第487章喜事

    唐六小姐完全不理会二夫人的哭喊。

    甚至看起来她对二夫人这么哭着几乎摔倒在自己的面前并不在意。

    可是唐四公子是个孝顺的,急忙上前扶住了掩面痛哭的二夫人。

    “说了这么多,你也只不过是贪慕虚荣还有荣华富贵罢了!”他气愤地看着妹妹,见母亲为了妹妹这么伤心,便对这样不孝的妹妹失望地说道,“就算是想要嫁到高门大户,这京城里这么多的大户人家,有的是没有成亲的人,为什么你要和一个有了妻子,年纪都能做你父亲的人勾结在一处?你有没有想过母亲的心情,有没有想过咱们唐家的脸面?你做了这么丢脸的事被人撞破了,以后唐家怎么办?大伯父与咱们这么多的努力,都因你一人蒙羞,你不知羞愧吗?”

    “只要我过得好,唐家的脸面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唐四公子不能相信似的问道。

    “你们这些人在外面风光的时候没有想过我的死活。既然这样,我想要荣华富贵,凭什么还要管你们!”唐六小姐恶狠狠地说道。

    “六丫头,做人不能这么没有良心啊!”二夫人便哭着说道。

    良心?

    唐六小姐便冷笑了一声。

    云舒坐在一旁,见老太太和唐国公夫人都在沉默,便也不插嘴,同样安静着。

    倒是唐国公夫人端着茶,拿茶盖抹着茶水上的浮沫听了一会儿,见二夫人已经被唐六小姐气得站都站不稳了,便开口平和地说道,“二弟妹,你别伤心。既然六丫头这么说,那咱们也有自己解决的办法。”她转手把茶杯放在一旁,见唐六小姐扭头忌惮地看着自己,显然是心里忌惮自己这个伯娘远远比二夫人那个软弱的母亲要厉害的。唐国公夫人眼底露出几分冰冷,看着唐六小姐缓缓地问道,“我只问六丫头一句话。你和威武侯的事,已经到了何种地步。”

    “大嫂?!”二夫人惊慌地看着唐国公夫人。

    唐国公夫人这一句问题,叫二夫人心里顿时惊慌起来。

    “大伯娘这是什么意思?”

    “你既然这么痛快地承认,也没有哭着求家里人的谅解,可见你对和威武侯之事胸有成竹。”唐国公夫人看着唐六小姐那张美貌又隐隐带着几分得意的脸说道,“既然是这样,只怕你和威武侯之间的关系,已经到了就算是咱们发现,阻拦,也不能回头的地步,因此你才这样有恃无恐。”这么一句话叫似乎本来就很得意的唐六小姐一下子没说话,似乎唐国公夫人这么直截了当,过于开门见山了。

    唐六小姐喜欢开门见山。

    可是当唐国公夫人这样开门见山,却叫她对于唐国公夫人此刻的眼神过于难堪。

    就像是她承认什么,就会更加丢脸了一样。

    “怎么,敢说却不敢认?难道要我去问高将军家的夫人吗?”唐国公夫人便看着唐六小姐问道。

    云舒便垂了垂眼睛。

    她刚刚和老太太的话,唐国公夫人应该都知道了,不然,唐国公夫人怎么会直接提到了高大嫂。

    不过唐国公夫人这么干脆,还是叫云舒觉得唐国公夫人是个厉害的人。

    不过是三言两句的,就把唐六小姐的气焰给打压了下去。

    不然光看唐六小姐刚刚又是怼老太太,又是抗衡二夫人的,气势如虹,仿佛唐国公府里是唐六小姐的天下了似的。

    “大伯娘是在羞辱我吗?”见唐国公夫人提到高大嫂,唐六小姐顿时想到了昨天在树林里几乎叫高大嫂把她给扯出来的狼狈,脸色阴沉地质问。

    “你做都做了,还何必在意我这一句两句的羞辱。”唐国公夫人微微一笑,见唐六小姐气愤又咬牙切齿的样子,再看二夫人在一旁掩面痛哭的无能样子,便缓缓地说道,“更何况,既然你不在意唐家的荣辱,我又何必在意你的脸呢?”她平平淡淡的两句话,却叫唐六小姐有一种衣服都被扒光了的羞辱的感觉。她瞪着唐国公夫人,咬牙切齿的,很久之后才对唐国公夫人说道,“没错!我和他的确已经……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我有身孕了!”她本想用傲慢并且盛气凌人的样子来说出这句话,可是当她迎着唐国公夫人那双含笑的眼睛的时候,又觉得自己似乎只是掉毛的公鸡似的。

    老太太闭了闭眼。

    云舒却并不觉得意外。

    唐六小姐昨天被撞见的时候就是衣裳凌乱的样子。

    她既然这么承认,那云舒觉得没什么好觉得不敢相信的。

    只是想到唐六小姐闹出这种事,唐家的名誉,云舒便有些担心。

    她正想着这件事,却见唐国公夫人轻轻地吐出一口气,看向自己。

    “小云,还好你过来报信得及时。不然,若是等过一段时间,她真的大了肚子,那唐家的脸就真的没了。”唐国公夫人便对云舒温和地说道。

    她是真的感激云舒没有顾虑什么就来唐家报信,这么快就叫唐六小姐现了原形。

    不然,如果是过了一段时间,唐六小姐和尚书府引荐的那个年轻的读书人议亲的时候被发现大了肚子,那唐家的脸就全都没了。

    一想到唐国公父子在外面努力地振兴着国公府,唐六小姐却要扯她的丈夫,她的儿子们的后腿,唐国公夫人就对唐六小姐充满了厌恶。

    “我是从国公府里出来的,自然是要为国公府着想。”云舒便忙说道。

    “我知道你是个好的。母亲没白疼你一场。”唐国公夫人便一边帮沉默不语的老太太顺着气,一边对云舒露出笑容,之后脸色一沉看着一脸趾高气扬,拼了命不想在她的面前处于下风的唐六小姐说道,“这么说,你是非要嫁给威武侯不可了?!”她的目光扫过二夫人,见她靠在儿子的肩膀上哭个不停,完全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便收回目光对唐六小姐说道,“你口口声声自己是国公府的千金小姐,可是你却未婚有了身孕,还想给威武侯做姨娘?”如果想要荣华富贵,嫁入高门大户,那就嫁好了。

    可是为什么要做姨娘?

    还是用这样难看的手段?

    见唐六小姐似乎笑了一下,唐国公夫人便平静地说道,“当初你要给皇子做侧妃,虽然丢脸,可是好歹五皇子的身份也算是贵重。如今一个威武侯的姨娘你都愿意去做了……”她摇了摇头似乎很是鄙夷,心里也忍不住生出几分对唐六小姐这种自甘堕落,宁做贵人妾,不做寻常人的正妻的做法格外厌恶。然而尚未说什么,却听见门口传来唐国公的声音。她急忙看过去,便见唐国公已经大步往这里过来了。

    唐国公一出现,整个屋子里的气氛顿时不一样了。

    如果说刚刚唐六小姐还是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她在看见唐国公面无表情地走过来的时候,顿时惊慌起来,似乎想把自己缩进墙角,显然是格外畏惧唐国公。

    老太太和唐国公夫人却一下子有了主心骨似的。

    “母亲这么焦急地叫我过来做什么?”唐国公才从外面回来,就听身边的人说,老太太打发了唐三公子过来似乎有急事,连衣裳都没换就过来了。此刻见屋子里都是女眷小辈,唐国公皱了皱眉,没去看吓得跟掉了毛的鹌鹑似的的唐六小姐和脸色刷地一下白了的二夫人,反而看了云舒两眼说道,“你今日来看望母亲,是为了你的婚事?我在宫里听忠义伯说了。”唐国公见云舒战战兢兢地站起来,似乎也很怕自己似的,便皱眉说道,“没有半分要做伯夫人的体统!你最近多带带她,教教她规矩,教教她怎么做个伯夫人。唐家出去的……不能叫人看了笑话!”

    显然,对于云舒这么没胆的样子,唐国公很看不过去。

    唐国公夫人倒是一愣,不由好奇地问道,“伯夫人?你说小云要做伯夫人了?这是怎么回事?”

    她这么问的时候,二夫人也惊讶地看向云舒。

    唐六小姐投向云舒的目光越发嫉恨交加。

    “就是忠义伯。”唐国公见云舒讷讷地垂头答应了便对唐国公夫人说道,“就是那个宋如柏。早就和小云有旧,已经和陛下说了,要三媒六聘娶她做正室夫人。陛下也很高兴,说他们俩很般配。有了陛下这句话……不会有人觉得小云配不上忠义伯。”唐国公一边说,眼角的余光便见云舒似乎笑了,便收回目光对唐国公夫人说道,“只是她从前没见过什么世面,也不知世家之道。你费心一些,这段日子多教教她。就算是个榆木脑袋,能学会几分也比什么都不懂强得多。”

    他的话把云舒打击得头晕脑胀的。

    谁榆木脑袋了?

    云舒心里气愤,却不敢叫唐国公发现,默默地坐回了老太太的身边。

    唐国公夫人忍着笑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小云好歹也是在母亲跟前长大的,有了这么好的婚事,这也是咱们唐家的喜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