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承认

    琥珀便领命去了。

    一时之间屋子里安静了下来。

    云舒坐在一旁垂着头不吭声。

    唐四公子却露出几分不安,看着老太太想说一两句为唐六小姐辩驳的话,却说不出口,露出几分着急。

    唐三公子却脸色格外凝重。

    这件事一个不好,就要连累整个唐国公府,可不是唐六小姐一个人的事、

    唐三公子对于唐六小姐一个人的死活并不在乎。

    可是如果连累整个家族,那唐三公子就有话要说了。

    “小三,你出去跟人再说一句,叫你大伯与三叔回来,就直接到我这里来。”老太太便对唐三公子说道,“这府里的事儿,还得你们这些爷们儿做主。”她这样的时候还是更加看重沉稳能干的唐三公子。唐三公子看了弟弟一眼,便点头答应,也起身走了。等过了片刻他便回来,对老太太低声说道,“大伯父和三叔都没有在府里,我已经吩咐了他们身边的人,等大伯父与三叔回来,就来您这儿。”

    他才坐下,就见唐六小姐脸色僵硬地跟着琥珀进了门。

    唐六小姐的脸色很不好看,目光也闪烁。当她看见老太太身边坐着的云舒的时候,脸色微微一变,露出几分慌张,然而下一刻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变得傲然而且完全不在乎了的样子。看见她这么一个样子,云舒心里就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却见唐六小姐见了老太太,便抬着头说道,“老太太为何叫我过来?既然小云来了,咱们不如开门见山地说话!没错,昨天与威武侯在一起的就是我。”

    她这么直截了当,云舒都看的惊愕了。

    难道做人没有半分廉耻不成。

    这种事是怎么好意思这么得意地承认的?

    难道与一个已经有了家室的男子私通,是一件这么可以炫耀的事情吗?

    不然,为什么唐六小姐的脸上不见半分羞愧,还用一种开门见山,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态度对老太太说这样的话?

    甚至老太太都没有开口询问,她自己就承认了。

    “你竟然这么说话!”老太太也没有想到,本以为唐六小姐还会跟自己狡辩一二,或者断然否认,指责云舒陷害她之类的,之后自己再拿出一条条的证据叫唐六小姐解释。可是她还没有开口,那些叫人揪心的证据还没有拿出来,唐六小姐竟然就这么主动承认,这简直就是那种进了衙门的贼还没有用什么刑就自己全都给坦白了似的。虽然心里早就猜测唐六小姐干了这种下流的事,可是她这么无耻地承认,叫老太太气得脸都白了。

    “你还要不要脸?你怎么能这么厚颜无耻!”

    老太太指着唐六小姐骂她。

    “厚颜无耻?我怎么厚颜无耻了?小云这丫头当初勾引我哥哥的时候,我怎么没见老太太骂她做人厚颜无耻?老太太,四哥,你们大概不知道吧?昨儿小云厉害着呢,叫忠义伯为她神魂颠倒,为了她还和威武侯发生争执,跟威武侯打起来了呢!”唐六小姐便冷笑着看向云舒,见云舒垂着眼睛没有说话,便看着老太太说道,“老太太,你是这么偏心这个丫鬟,却没想到她也不是个好东西!你口口声声要身边的丫鬟都清清白白,当初珍珠给三叔做了姨娘,你何等厌弃珍珠。可是小云当初勾引我四哥的时候,你又是怎么做的?你装作看不及哦按!你这样偏心,养出这么一个下作的,一心攀高枝的丫鬟,又怎么可以来指责我厚颜无耻!”

    “六妹妹,你胡说什么!”唐四公子顿时站起来说道。

    他的脸都通红着。

    显然看见唐六小姐竟然站在老太太的面前这样指责老太太,唐四公子是觉得很过分的一件事。

    老太太可是他们的祖母,是长辈啊。

    “难道我还要受委屈不成?你们一个个地宠着这个个奴婢,又有谁来心疼过我?老太太偏心她,四哥,你不是也很偏心她?她如今被我才骂了两句,你就觉得受不了了。可是我受委屈的时候,我要被远嫁的时候,你又在哪里?你又为我做过什么?”唐六小姐此刻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索性完全撒泼,见唐四公子一张脸通红,眼睛一转便痛哭起来大声说道,“你是我的亲哥哥,可是你为什么不为我着想?你,你……”

    “六小姐何必转移话题呢?”云舒见老太太沉着脸看着唱作俱佳的唐六小姐,便皱眉说道,“今日我不是来指责六小姐与威武侯的事。而是想问问六小姐,为何在威武侯的面前诬陷我,说我的坏话,令威武侯对我的成见那么深。六小姐大概想错了,我今日上门不是为了指责没勾引有妇之夫,也不是为了揭发你跟威武侯牵扯不清,而是为我自己寻一个公道。你在外面说了我那么多的坏话,难道我不应该要一个公道吗?”

    她见唐六小姐停止哭泣,恨恨地看着自己,便皱眉说道,“而且,无论什么公平不公平,六小姐你和威武侯之间的事都是你自己做的。为什么要把这些错过推到别人的身上,就像是你和威武侯在一起都是别人的错似的。难道是老太太,四公子逼着你去和威武侯在一起了吗?”她这两句话下来,已经气得摇晃了的唐四公子顿时眼睛一亮点头说道,“小云说的对。六妹妹,你和威武侯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真的做了那些事?可是威武侯是有夫人的啊!”

    他用失望的眼神看着妹妹。

    唐三公子坐在一旁,对唐六小姐哭诉什么完全不予理会。

    他只是在思虑着什么,又忌惮地看着唐六小姐。

    “你到了现在还护着小云……没关系,我也没指望你!”唐六小姐冷笑了两声,也不去看自己的哥哥,反而看着老太太断然地说道,“没错,我就是和威武侯在一起了。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我们就是要在一起。你们又能拿我们怎么样呢?我可是唐家的小姐!”她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摆明了一副自己就是要跟威武侯在一起的态度,这样的态度叫老太太盯着她很久,突然看向门口。

    门口的地方,二夫人正和唐国公夫人站在一起,摇摇欲坠,脸色惨白。

    “六丫头,你刚刚和你祖母说什么呢?”二夫人脸惨白惨白的,像是个死人似的,显然刚刚在门口听到的话叫她受到巨大的打击。看见唐六小姐霍然转身看向自己,二夫人眼泪流出来,格外狼狈地慢慢走过来,一双手抬起来想要抚摸唐六小姐的脸颊。然而这样的情态却叫唐六小姐十分不耐烦似的。她一下子就把二夫人的手给拨开,又见唐国公夫人理都不理自己,径直走到老太太的面前,就仿佛她是个叫人恶心的东西似的,不由冷笑了起来。

    “母亲难道刚刚没听见不成?如果母亲没有听见,那我再跟母亲说一边。我和威武侯在一起了。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我们都不会再分开。”

    “住口!你怎么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怎么不要脸了?难道母亲曾经很要脸吗?当初嚷嚷着叫我做五皇子侧妃,闹得人尽皆知的时候,母亲怎么不说要要你的脸?”见二夫人震惊地看着自己,唐六小姐便翻了一个白眼冷笑着说道,“如果不是当初父亲与母亲不要脸,把我的名声给坏了,难道以我的身份还嫁不得一个侯爷,一个国公爷不成?可正是因为我的名声叫你们给坏了,你们觉得丢脸了,所以现在想把我扫地出门,还想把我嫁给穷门小户出来的不知哪儿冒出来的东西,把我远远地打发了,我告诉你,做梦!”

    二夫人被唐六小姐此刻眼睛里对自己的怨恨深深地刺中了。

    浑身哆嗦地看着一脸尖锐的女儿,这个自己最疼爱,最爱惜的女儿,二夫人只觉得自己的命都要没了。

    她这辈子的心全都牵挂在自己的儿女的身上,而唐六小姐这个最小的女儿是她的命根子。

    她做了那么多,拼命地在府里讨好着老太太,都是为了叫儿女们的生活好过一些。

    当初五皇子侧妃的事,唐二爷固然是因为利欲熏心,可是二夫人却是因为疼爱女儿。

    她本以为如果五皇子能登基,自己的小女儿怎么也能在宫中凭着唐家之女的身份享尽荣华富贵,这后半生都会过得很圆满幸福。

    因此,见唐六小姐愿意嫁给五皇子,她才会答应。

    可是为什么一转眼,唐六小姐却在深深地怨恨着她?

    难道她这个做母亲的为女儿还做得不够多吗?

    “作孽啊!”二夫人眼见自己这辈子的疼爱都被唐六小姐这么弃之如敝屣,不由痛哭起来。

    不管这么样,她都是有些底线的人。

    无论是怎么样,她心心念念地想要为女儿寻一条最好的路,可是唐六小姐却并不领情。

    “一个穷县令就想把我给打发了?大伯父的女儿,不是做了王妃,就是嫁入侯门,甚至三姐姐都能嫁到尚书府上去,凭什么我就只能低嫁给一个那样的穷书生?为什么我就不能嫁入高门大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