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确定

    她既然这么说,其实已经是在肯定云舒的猜测了。

    云舒看着老太太一下子苍老的眼睛,心里便格外难受。

    “老太太……”她将老太太视作自己的长辈,哪里愿意看见她老了老了还要为自家小辈这么操心上火的。

    “没事。这么多年,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老太太便拍了拍云舒的手说道,“我还撑得住。”

    云舒忍不住眼眶发红。

    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希望老段的事是真的。

    她不想对任何人幸灾乐祸,只希望老太太能安度晚年,做一个万事不愁的老封君。

    她垂着头急忙眨了眨眼睛,不叫眼泪掉下来。

    见她这样一心一意地心疼自己,老太太也忍不住在心里生出几分感怀。

    “你倒是比我的亲孙女儿还心疼我。”她便无力地说道。

    “这说的什么话,我在您的身边长大,受您多年庇护。”云舒觉得自己都快要说不下去的时候,便见唐三公子兄弟已经到了老太太的跟前行礼。唐四公子见到云舒正坐在老太太的身边,不由惊讶地问道,“小云今日回来给老太太请安了吗?”他从前对云舒有些想法,不过这么久了,又有庶兄时常在一旁监督着他读书,因此那点心动也都已经过去了。虽然看到云舒依旧有些对自己当初孟浪冒犯了云舒的愧疚,可是对云舒却十分正常。

    云舒起身给他们兄弟福了福,便看向老太太。

    “您是有事寻我们兄弟要吩咐吗?”唐三公子便对老太太轻声问道。

    他是个敏锐的人,看得出老太太和云舒的神色有些异常。

    老太太便对云舒说道,“你来问问他们。”

    云舒便急忙点头,顿了顿,这才对面对唐四公子说道,“当初四公子曾经对我说过一些话,四公子还记得吗?”她不愿再具体提及什么,免得大家彼此尴尬,不过这么含糊着,唐四公子也一下子明白了,一张俊俏的脸通红一片,他手足无措地看着云舒,又回头看了看顾虑地看着自己的庶兄,便忙给云舒深深地拱了拱手愧疚地说道,“之前冒犯了你,我一直都没有对你说一声对不住。从前我行事轻浮,一切都是我的不是。”

    他给云舒道歉,云舒惊讶地愣了,继而看向微微露出几分温和的唐三公子。

    “四公子,你不需要这样。”

    “不。三哥说的话我觉得很有道理。我身为读书人,却做有辱斯文的事,对一个女子这样轻浮,本就不应该逃避,而是应该给你一个交待,至少也要对你说一声对不起。这也是对你的尊重。”唐四公子耳朵都涨红了,给云舒又行礼又鞠躬的,云舒无语地看着很是听兄长话的唐四公子,无奈地说道,“我今天提到这件事,不是跟四公子生气的。而是我只想问问四公子。”

    见唐四公子疑惑地抬头看着自己,云舒便看着他的眼睛轻声问道,“这件事,公子曾经告诉过谁?还有谁知道这件事?”

    “只有我知道。”唐三公子虽然不知云舒为何这么问,不过见老太太似乎也在倾听,便知道这件事格外重要,正容对云舒说道,“这件事,连夫人面前四弟都没有提及过。四弟当初犯了糊涂,却也不想叫你有损清誉,所以没有对任何人提到过。”他的人品云舒还是信得过的,云舒也不相信唐三公子会对外说这件事,便沉吟了片刻对越发迷惑的唐四公子直截了当地问道,“四公子没有对……六小姐提过这件事?”

    关于老段的事,云舒一直猜测的那个人就是唐六小姐。

    无论是昨天树林里的那熟悉的,云舒只在唐六小姐身上闻到过的熏香,还是关于唐四公子的事,云舒怀疑的都是唐六小姐。

    而且昨天那女人跌跌撞撞逃离的背影,云舒觉得太熟悉了。

    “没有。”唐四公子嘴快,急忙说道,“六妹妹对你一向都不喜欢,如果我告诉了她,她一定会拿这件事找你的麻烦。我怎么会告诉她。”他这么急迫,很怕云舒不相信他的样子,云舒便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我相信三公子与四公子。”她这样温和,唐四公子便有些手忙脚乱地问她,“是不是六妹妹又对你做了什么?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不会帮她的。”他是个真挚的少年的性子,然而唐三公子因为已经做了官,想得便多了些,若有所思地看了云舒片刻,突然皱眉说道,“她未必不知道。”

    “三哥?我没有告诉过她。”

    “你还记不记得你从前身边那个莺儿?”唐三公子便对弟弟问道。

    提到莺儿,唐四公子的脸更加通红,还不安地看了老太太一眼。

    当初莺儿是从老太太的院子里出去的,不管怎么说,也算是老太太院子里的人。

    “她不是早就被三哥你……放出去了吗?”唐四公子便低声说道。

    “莺儿从前仿佛就和小云有过节,我没有记错吧?”唐三公子便询问地看着云舒。

    云舒没有想到现在这件事竟然牵扯出一个莺儿,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和她从小就有过节。”当初莺儿仗着自己的姐姐是老太太跟前的大丫鬟,在她们这些小丫鬟里头好生出了风头,却叫云舒给抢了老太太跟前的差事,因此跟云舒一直都很是敌对。她心里想着莺儿的事的时候,唐三公子便对老太太也解释了一下这莺儿的事。虽然莺儿是老太太院子里出去的,不过老太太早就把她给忘了,只是还记得她的姐姐翡翠。

    翡翠当初花言巧语地骗唐二小姐把她从老太太的跟前要过去,之后做了荀王的小妾这件事,老太太还记得真真儿的。

    所以一提到莺儿和翡翠,老太太便沉下了脸。

    “你继续说。”她对唐三公子说道。

    “这个莺儿早前想做四弟的通房,跟四弟面前的几个丫鬟争风吃醋,很是轻浮,我一向都看不过眼。只是您也知道四弟是个和善的脾气,不愿生事,她当初又是您院子里出来,夫人亲自给了他的,便也让着莺儿几分。这丫头性子机灵,又一心盯着四弟身边的人,多少也知道四弟的心事。”唐三公子脸色冰冷地对老太太说道,“当初我看出她是一个祸头子,因此把她从四弟身边要过来,随意寻了个事把她给打发出了国公府,免得她在四弟的面前兴风作浪。当初她还在府里的时候,我便时常盯着她,不许她亲近四弟,那时候我就看得出来,她与六妹妹之间走得很近。老太太,她当初只怕心中怨恨小云抢了四弟的心,六妹妹又与小云有仇,这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只怕也会谈论到小云。”

    他这么一说,老太太便沉默了下来。

    云舒也不吭声了。

    这仿佛越发能把唐六小姐给锤死了。

    虽然都不知确凿的证据。

    可是万事就算再巧合,也没有一桩连着一桩的巧合。

    那么多的巧合撞到一块儿,就不是巧合,而是真相了。

    所以她就没有再说什么,转头忐忑地看着老太太,等待老太太的决定。

    老太太微微颤抖着手,在安静下来的屋子里轻轻地呼吸着,之后便抬头对云舒说道,“这件事不是小事。你说的,还有小三小四说的,足够叫我把六丫头叫过来,亲自问问她,叫她自己辩解了。”一开始她没有叫唐六小姐直接过来问话,就是为了心里还有几分期待,期待云舒是猜错了,与老段闹出事来的不是唐六小姐。因此老太太为了护着唐六小姐的尊严还有体统,没有第一时间叫她过来,免得唐六小姐做闺阁小姐的会因为被这样怀疑而受到伤害。

    可是现在,老太太觉得必须要叫唐六小姐过来了。

    这是不能拖延的事。

    如果真的跟老段往来的是唐六小姐,那简直就叫国公府太丢脸了,必须要相处妥善的,不连累整个唐家的处置的办法来。

    “老太太,您想叫六妹妹过来?可六妹妹最近被母亲禁足,还病着呢。”唐四公子便不安地说道。

    唐三小姐给妹妹说了一门外地的亲事,对方是个年轻出众的读书人,年纪轻轻就做了县令,唐四公子觉得这婚事很好了。

    可是唐六小姐不愿意,觉得做个县令太太辱没了她高贵的出身,在国公府里好一顿吵闹。

    二夫人这一次没有心疼女儿,见唐六小姐闹着不肯嫁,就狠了狠心把她给关了起来,叫她闭门思过赶紧自己把事儿给想明白了。

    因为这么件事,唐六小姐也闹着说自己病了,这几天都不许人探望。

    “不许人探望……”老太太便冷笑着问道,“所以,你们这几日都不知道她有没有出府?”

    “她出府干什么。”唐四公子忍不住问道。

    “叫她过来。什么病了?就算是病了,就算是爬,也叫她爬到我的面前。”老太太沉着脸叫了琥珀到自己的面前说道,“再去问府里头各处的门房,二房最近,特别是昨天,有没有人用过府里的车出门。”她直到现在,想到云舒提到的熏香,就不想说话了。如贵族世家的熏香,大多都是各家的独特的配方,也是为了显示家族的深厚的底蕴。唐六小姐平日里熏的熏香就是唐国公府特有的,只这一条其实就已经足够叫她确定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