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提醒

    宋大哥?

    老太太一愣,继而急忙问道,“就是忠义伯?”

    虽然提到自己的婚事,难免会感觉到羞涩,可是云舒还是红着脸点了点头。

    她并不是一个对感情遮遮掩掩的。

    既然愿意嫁给宋如柏,她为什么不能告诉大家?

    难道宋如柏是在做贼,叫云舒不敢声张吗?

    特别是云舒觉得,既然自己和宋如柏已经在谈婚论嫁,她也应该给大家一个明确的态度。

    她虽然是个慢热的人,可是却从不会吝啬将自己未来的丈夫告诉大家。

    所以她点了点头,对老太太笑了。

    “这是极好的。你和他之间也算是打小儿认识,知根知底的。而且忠义伯这个人,我听你们国公爷也提过几次,说是一个难得沉稳又行事谨慎的。北疆武将里头,到了京城就开始飘了的不是一个两个,可是忠义伯却能沉得住气,在陛下的面前也很是得到重用。”唐国公一向是个很严厉的人,既然能说宋如柏这么多的夸奖的话,说明宋如柏是真的在京城做得不错,因此才会得到唐国公的称赞。

    只是唐国公既然提到北疆武将里有发飘了的,就叫云舒有些尴尬了。

    这是不是说的威武侯啊?

    不过她想想也不可能。

    除了老段,北疆武将里头收了美人,家里闹得不可开交的也不是一人两人。

    唐国公必定说的是他们。

    “北疆武将里头,宋大哥和高大哥的关系不错。我也去过高家,高家的嫂子是个十分热情的人,行事虽然风风火火,可是却很讲究京城的规矩,还专门在学京城里的各处的礼仪,还会问我衣着打扮之类的,为人也很好相处。”见老太太露出几分兴趣,云舒先把老段的事记在心里,便对老太太说道,“高大嫂还请我吃过饭,昨儿去山里,就是跟高家的人一块儿去的。老太太,高大嫂从没有对我的身份有什么轻视还有偏见。而且……”想到昨日高大嫂大声说相信自己的话,云舒心头流淌着暖流,忍不住笑着说道,“她还说相信我的人品。”

    “这位高夫人倒是难得的明白人。”老太太便缓缓地说道,“北疆武将家中的夫人大多出身不高,我本以为行事会粗鄙一些,却没有想到还有她这样的明白人。难得的是为人明白,却并不会得志猖狂,轻视别人。”一边说,老太太似乎对高大嫂的印象不坏。她好歹是京城豪门的老夫人, 云舒在她的面前提一提高大嫂,高大嫂算是在老太太的心里有了几分印象,日后 也是有好处的。

    至少如果日后见到了,老太太也会对她有几分亲切。

    云舒便微笑着喝了一口茶。

    所谓投桃报李罢了。

    高大嫂对她极好。

    她便也愿意将高大嫂介绍给京城里的权贵人家,叫高家少走一些弯路。

    或许是需要老太太的一句话,高大嫂在京城这些贵族女眷之中就能日子好过很多。

    “你对这高夫人的心倒是难得。可见你是真喜欢她,她也是真的对你好。”云舒的用意老太太自然明白,见她不由笑着点了点头,比之从前在国公府做丫鬟的时候更活跃一些的样子,老太太也为她感到高兴,对云舒说道,“你好好筹备婚事。等你出嫁的时候,我给你预备一副好嫁妆,叫你体体面面地嫁到忠义伯府去。”她这么说的时候,云舒忙说道,“您都赏了我多少嫁妆了?我如果再要您的,那才是贪心呢。”

    “既然这样,那等你成亲的时候,我叫小三与小四去忠义伯府喝杯喜酒,也给你镇镇场子。”老太太便笑着说道。

    她想叫唐三公子和唐四公子在云舒成亲的时候过去忠义伯府坐坐,也是为了叫京城里的人知道唐国公府的态度,就是云舒是唐家罩着的,跟唐家很是亲近,她成亲的时候,连唐家的人都会亲自过来。这京城里那些人看见了,对云舒也会多几分重视,毕竟如果看不起云舒,不仅会得罪忠义伯宋如柏,也会得罪唐国公府。没准儿那些在京城安居百年的贵族们觉得得罪一个新贵忠义伯不要紧,可是如果要得罪唐国公府,他们总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老太太这番好意云舒倒是感受到了。

    不过提到唐四公子,她便下意识地把茶杯放在了一旁,沉吟了一会儿才说道,“其实今日过来,我还有一件事想在您面前问个明白,也好解惑。如果是我多心的话,倒是极好的,毕竟咱们唐家无事发生的话,我心里也高兴。可如果我没有多心,老太太,咱们国公府也得未雨绸缪啊。”她说起这些话的时候脸色格外严肃,老太太一愣,便也把手里云舒才做给她的针线放下,好奇地问道,“你从不是一个小题大做的性子。怎么,你是知道什么了吗?”

    云舒犹豫了一下。

    关于老段这件事,她想来想去还是跟老太太含糊地提了一句。

    “威武侯护着那女子,咱们没见着人。不过……”云舒先央求地看了一旁侍立的琥珀,看琥珀心领神会地叫了屋儿里的丫鬟都出去了,只留了自己与老太太,便看着沉了脸的老太太低声说道,“我也不是怀疑咱们家的小姐,可是老太太,四公子当初对我……这件事,天知地知,连老太太也不知道。我只是疑惑,威武侯是怎么知道咱们国公府里这样隐蔽的事的。他不知道,”她的手动了动才越发含糊地说道,“不知道别人对我求亲的事,却知道四公子的事。只怕这也不是我身边亲近的人。”

    老太太脸色难看了下来,点头说道,“你担心的没错。而且,你是真心为了咱们国公府,所以才会直接找上门来。难得你是个不怕我恼了也心里念着府里的。”她便扬声叫门外看着门的琥珀进来说道,“你去把小三小四都给叫来,我问问他们一件事。”她提到了唐三公子,云舒便疑惑地问道,“为何还要叫三公子过来。”她觉得十分奇怪,老太太便对她解释说道,“打从老二去了北疆,这二房里头,小三已经是当家做主的了。他弟弟是十分听他的话的,所以如果是二房真的出了事,就也得叫小三知道。”唐三公子的性子一向都是很能干,而且从不优柔寡断的,比唐四公子更多了几分沉稳与魄力,所以涉及到二房的事,老太太大多都愿意也跟唐三公子商量商量。

    特别是唐四公子对云舒曾经有意这件事,只怕唐三公子也应该知道。

    云舒便点了点头对老太太说道,“我也知道自己多管闲事了。而且没准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冤枉了咱们府里的小姐。”

    “你可别说这样的话。”老太太便叹息着说道,“你念着府里,我高兴还来不及。不然出了府里的,谁会对国公府里的事这么挂念。”她的神色有些阴沉,显然云舒提到的那几个疑点已经叫她心里有了不好的猜测。云舒忙给她倒了热茶喝了几口,不大一会儿,唐三公子兄弟联袂而来。看见他们兄弟两个来了,老太太瞧着这样一对年轻出色的孙儿也觉得心里高兴,微微翘了翘嘴角对云舒低声说道,“正想着给他们说亲呢。等小四下一科中了进士,就给他说亲。”

    “您想好给三公子说什么人家了吗?”唐三公子是庶子的庶子,这身份也十分尴尬。不过他的为人一向不坏,云舒对他印象不错,便关心地问了一句。

    她离开国公府的时候老太太还没有说过给唐三公子说一个怎样的妻子呢。

    “想给他说一个文官家的小姐。”老太太便笑着说道,“三丫头说这件事她包了。”

    唐三小姐嫁到了尚书府上去,之前在唐六小姐闹出五皇子侧妃的荒唐事的时候日子过得艰难了一段时间,不过如今也重新在尚书府站稳了脚跟。

    她身为二房的长姐,对弟弟妹妹们一向都很关心照顾,唐六小姐不久之前说的那门结亲年轻的一个县令的婚事就是她给张罗的。

    不过云舒想到唐三小姐为了娘家的弟弟妹妹们这么操心,脸色忍不住有些怪异起来。

    唐三小姐自然是一片真心。

    只是就怕她关心的那个不领情,最后反而坑了她这个热心的姐姐啊。

    她的脸色一瞬间在提到唐三小姐的时候变得很怪,老太太顿时也想到了,苍老的脸也有些阴沉了下来。

    如果当真是云舒想的那样,那唐三小姐算是被坑得头破血流了。

    而且不仅仅是唐三小姐被坑了这么简单。

    如果唐家闹出丑事,唐三小姐只怕就会被连累了。尚书府是读书人家,最重视清名,到时候唐三小姐的日子怕是要不好过。

    老太太一想到自己这个唯一还算是能看得过去的孙女儿会被坑了,便心有余悸地握了握云舒的手说道,“还好你过来提醒了一声,叫我也有时间准备,把这件事给好好地压下去,免得连累了三丫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