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答应

    云舒噗嗤一声笑了。

    宋如柏也看着她笑了。

    “那你愿意嫁给我,是吗?”他似乎怕这是在做梦,还要和云舒多问一句。

    云舒便点了点头。

    她也不再担心宋如柏会嫌弃她的出身。

    在宋如柏为了她做了很多很多以后,云舒觉得这样怀疑宋如柏都是对宋如柏的一种侮辱。

    “那咱们什么时候成亲?”宋如柏便急忙对云舒问道。

    “你急什么。”就算是愿意嫁给宋如柏,可是云舒也觉得婚事应该慢慢地来,而不是急三火四,似乎她心里有鬼似的。见宋如柏格外遗憾的样子,云舒便对宋如柏说道,“我想先告诉老太太。宋大哥,虽然我只是老太太的丫鬟,可是老太太是看着我长大的,对我一向都很疼爱。在我的心里,说一句不害臊的话,我当她是亲人长辈。”她便低声说道,“我要成亲的话,当然得叫老太太知道。”她微笑起来,宋如柏便点头说道,“这是应该的。什么时候我上门去给老太太磕头。”

    “你之前都不登国公府的门,是为了我吗?”云舒便笑着问道。

    宋如柏此刻倒是有了几分轻松,坐在云舒的面前露出几分笑意。

    “我不想叫你给我端茶倒水。”

    “谢谢你。”云舒知道宋如柏不想叫她那时候面对自己感受到他们之间的地位的不同,便谢了他说道。

    “我喜欢你,当然要考虑你的心情和立场,这没什么重要的。”宋如柏却突然皱了皱眉对云舒说道,“不过今天老段的话叫我心里奇怪。”他并不是怀疑云舒,而是对云舒问道,“老段怎么会知道你在唐家的事?难道他认识某个唐家人,还跟你关系不好?”老段那些话才是叫宋如柏最生气的,因为他很担心老段听到的那些关于云舒的话,来日也会被其他人听到,进而误会云舒。

    云舒便沉默起来。

    “正好我明日去见老太太,再带一些寺里的青菜给老太太尝尝。”

    她便叹了一声对宋如柏说道,“和老段有来往的那个女人,我心里有了几分猜测。只是没有证据。”她便苦笑着对宋如柏说道,“如果真的是我猜想中的那个人,那高家嫂子没有拦住她闹开了,我倒是庆幸。毕竟,这不要脸的是个什么下场无所谓,我只怕她做的这些无耻的勾当连累了家里的好人儿。”她眉眼之间提到老段护着的那个女人的时候露出几分疲惫,宋如柏本来也不是木讷的人,看着云舒突然问道,“难道是唐家的小姐?”

    这话不仅云舒没有吭声,就连宋如柏这么说起来的时候脸色都有些难看。

    唐国公府可是京城显贵,唐国公位极人臣,唐家兴盛显赫,乃是京城一等一的大世家。

    而且唐家的男人都很出色,无论是唐国公这一辈还是唐国公世子这一辈都大多十分出息。

    再加上唐国公世子夫人乃是皇帝的表姐,太子的亲姨母,那可以想象唐国公府日后的兴盛会延续起码三代。

    可是这么显赫的唐国公府,如果闹出丑事来,那京城只怕也会地震。

    唐国公府不仅会因此蒙羞这么简单,甚至因为丑事跟北疆武将扯上关系,日后怕是还得有人说唐国公是为了拉拢北疆武将连脸都不要了如何如何。

    不管是唐家的谁做的恶心事,唐国公这唐家的顶梁柱都不可能会独善其身。

    宋如柏太清楚这里面的利害关系,所以脸色难看极了。

    云舒苦笑了两声。

    “所以我才得回国公府,一来我没有证据,也怕诬陷了无辜的人。可如果真的有证据说那女人是唐家的小姐,那我也得告诉老太太与国公爷一声,免得日后再有人撞见他们的事,叫国公府措手不及,那才是大麻烦。”她一心向着唐国公府也是有原因的,宋如柏也知道云舒在国公府长大,将国公府看得很重,便点头又问道,“要不要我陪你过去国公府?如果真的是老段勾搭的那个女人的话,我担心你在国公府吃亏。”

    “这是国公府里的丑事,你只当做不知道更好。”云舒便对宋如柏说道,“更何况我有老太太护着,不会吃亏。”

    唐家的家事还是别叫宋如柏参合。

    不然,如果宋如柏撞见了唐国公府这些事,亲眼目睹的话,唐国公心里也会不自在。

    至于等日后当真是这件事被揭穿,京城里差不多的人都知道了,那所谓法不责众,就算宋如柏知道了也无所谓了。

    “我好歹是唐家的自己人,就算是揭穿了什么,老太太和国公爷也只会当做自家的事。”云舒说的这番话宋如柏不是不知道,只不过他说道,“那你什么时候去,我送你到门口。”这真是叫云舒无语了,云舒一边笑一边摇头说道,“你先忙着陛下跟前的事就是了。你和老段闹成这样,别叫老段先恶人先告状了。”宋如柏跟老段割袍断义,老段又被收拾得那么惨,万一倒打一耙去宫里哭诉宋如柏的不是,皇帝倒是不大可能会相信,可是不管怎么说,北疆那么多的武将还是有几个人品不错的。

    云舒可不想叫宋如柏因为老段的关系就真的跟兄弟们疏远了。

    疏远了那些被京城迷花了眼的也就罢了。

    可是真正的兄弟,云舒希望宋如柏能够拥有,起码日后在京城也有帮助。

    她认真地为宋如柏考虑,宋如柏垂了垂头,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我会先处理老段的事。你也别为我担心这件事,横竖当初在场的还有老高,老段没法颠倒黑白。”他说到这里,便对云舒说道,“不过我也会忙碌一阵子。陛下赏给我的伯爵府,我会尽快照着你喜欢的样子修缮出来。等日后咱们成亲,就在伯府里办。那样更名正言顺。”他咳嗽了两声对云舒继续说道,“还有陛下赏我的那些赏赐,还有我的俸禄,改天我都给你送过来。”

    “咱们还没成亲呢。”云舒提醒他说道。

    把俸禄给她是什么意思?

    “虽然还没有成亲,可是提前把自己的俸禄给未来的妻子也是应该的。”宋如柏对云舒说道,“我在外面也没有什么花销。”他每天不是在宫中就是在回家的路上,时不时和同僚喝个酒就最多了,也没有大的花钱的地方,所以攒了不少的银子,现在能够给云舒保管,宋如柏觉得这样是极好的。他还对扶着额头没吭声的云舒说道,“以前你就管着我的家产,管得就极好。以后还都要拜托给你。”

    云舒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你的俸禄就自己留着花吧。在兄弟之间往来,身上没银子也不行。把陛下的赏赐之类的给我送来就行了。”

    “那也行。”宋如柏听话地点头。

    他似乎云舒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样子。

    云舒看着这么忠犬的宋如柏,突然有些怀疑,之前跟老段杀气腾腾打架十分强悍的那个宋如柏不是她的错觉吧?

    她却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等到了晚上的时候,送了一步三回头的宋如柏走了,云舒这才叫婆子给国公府送了信儿说明天给老太太请安去,沐浴一番去睡了。等到了第二天一大清早,她交待了婆子给宋如柏热着早餐,便早早地带着还算新鲜的青菜和自己给老太太做的针线去了国公府。她这一回回来就不再是国公府的丫鬟,而是“客”了,不过在老太太的面前,云舒也没觉得有什么变化,先把针线拿给老太太笑着说道,“整天在家里没事儿干,所以想着给您做几个帕子荷包儿的,您留着赏人也方便。”老太太身边有了接替云舒的针线上的人,云舒也不会抢人家的活儿给人家难看,所以她做的都是一些零零散散的心意,不再做大件的衣裳什么的了。

    老太太多日没有见她,心里也想得很,见云舒回了府里给自己请安,便感到十分贴心,笑眯眯地点了点头,翻看着云舒给自己做的帕子荷包、

    琥珀走过来给云舒上了茶。

    云舒急忙起身正容结果,对琥珀道了谢,这才重新坐下。

    “这些针线还是从前那么好。不过做这样的针线伤眼睛,你打发时间做一些也就算了,别过度了。”老太太叮嘱云舒说道。

    她担心云舒实心眼,为了孝敬自己,便不仅忙着自己的事还要额外给她做针线,累坏了眼睛。

    云舒忙笑着说道,“您放心,我仔细着眼睛呢。老太太,我昨儿去了一趟山里,吃了一处寺里的素斋很好,便讨了些山里僧人们种的青菜,味儿鲜嫩着呢,您也尝尝。”她笑着说到了这里,老太太果然露出了几分兴趣来说道,“你的嘴是极刁钻的,既然你说那青菜种得好,怕是真的很好。那中午的时候就叫小厨房做了,我尝尝看。难为你,吃个素斋还能想到我。”她十分高兴。

    老人家最喜欢的就是这份放在心上的惦记。

    “还有一件事我想跟老太太说。”云舒的脸便微微地红了,难得露出几分羞赧对老太太说道,“我……我答应宋大哥的求亲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