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愿不愿娶我

    “你当初也只不过是个军汉而已。”宋如柏转身对云舒说道,“咱们走吧。”

    他转身背对着老段,老段停顿了一会,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捂着伤口看着宋如柏。

    “老宋,咱们这么多年的兄弟。”他干涩着声音说道。

    “正是因为这么多年的兄弟,我才对你这么失望。你对小云的那些话,又何尝不是在羞辱我。至于那个女人……那是你自己在羞辱你自己。背叛妻子的男人,都叫人恶心。”宋如柏头也不回地说道。他的声音格外地冷,老宋张着满是鲜血的嘴,激烈地喘息着,却不能说出什么。云舒没有开口,上前扶住了高大嫂的手说道,“嫂子,咱们走吧。”她与高大嫂就往山外走。

    老高往地上唾了一口带血的唾沫,也跟着高大嫂走。

    老段急忙又叫了一声。

    “老高,你也要和我不做兄弟了吗?”

    “我觉得老宋说的没错。打从进了京城,你就变了。”老高看着露出几分央求的老段说道,“老段,我脑子笨,也没有你和老宋讨陛下喜欢,能为陛下分忧。可是我知道起码做人的道理。咱们的媳妇儿跟着咱们吃了那么多年的苦,当初在北疆冰天雪地的时候,那些美人也都没见她们多看咱们一眼。现在咱们有了荣华富贵了,就算是有了金银珠宝,我也只想好好地补偿媳妇和孩子,而不是去跟别的女人拉拉扯扯的。老段,你变得太快了,我现在觉得,只怕过不了多久,在你的眼里大概我也不配和你做兄弟了。”

    “不会的!”老段急切地说道,“咱们一起在北疆……”

    “如果你还记得在北疆的兄弟情,怎么不多想想在北疆的时候和嫂子的夫妻情呢。”老高摇头说道,“外头的女人是好,可是再好,也好不过跟着自己吃着苦,帮自己操持家里的妻子。老段,那个女人……如果你断了,这件事咱们就过去,咱们就还是兄弟,从此以后我对这件事绝口不提。可如果……”他目光十分复杂地看着沉默起来的老段,失望地说道,“可如果你执意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我也不能做你的兄弟。”

    “为什么?我只是遇到了自己真心喜欢的女人。”老段轻声说道。

    “可是人总得讲良心。”老高说道,“美人谁不喜欢,可是咱们得拍着胸脯讲一句良心。还有,不管你从哪儿听来的那些混账话,说小云是个不好的姑娘,我都觉得你错了。小云是连陛下都夸奖过的姑娘,而且我知道,当初陛下和老宋落难的时候,是她伸手帮了一把。你还记得陛下时常用着的那些御寒的东西?那都是小云给做的。我不相信一个对落难的朋友都能这么照顾的女孩子,会是你口中说的那样的狐狸精。如果你听到了什么这样的话,那我觉得给你说这些话的人应该不是什么好的。”

    老高一直觉得云舒是个不错的女孩子。

    如果老段听到的云舒不好是听别人说的,那显然说云舒坏话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老高就想提醒老段一句。

    可是老段却只是摇了摇头说道,“我相信我的女人。”他完全没有把老高的话听到心里去,老高便不由露出失望的表情,摸了摸疼得慌的脸说道,“既然这样,那我跟你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一心要跟那个女人在一起的话,就得想想怎么跟快要来京城的婶子还有嫂子解释。”他看着老段说道,“你在她们不在京城的时候纳了一个小妾,她们的心情你明白吗?”他的话格外严肃,老段却垂下了头不再说什么。

    见他这样,老高也不再说什么,叹了一口气转身走了。

    宋如柏早就跟着云舒走了。

    他们把一声不吭,看起来失魂落魄的老段丢在了身后,云舒跟高大嫂一同往寺庙里走,高大嫂把老段给骂了一路。

    “这狗王八,竟然干这样的事。都是老高拦着我,不然我非罢了那小妖精的皮不可!”高大嫂愤愤地对一脸苦笑的云舒说道,“而且这老段也是奇怪了。如果是想纳妾,怎么不赶紧把这小妖精给抬进门?至于这么没名没分地胡混吗?”她还有些对老段有些厌烦地说道,“在这里还闹得这么厉害,还说道你的是非。”这么看的话,高大嫂完全没有把自己跟唐四公子的事儿放在心上,云舒便也没有提及,对高大嫂问道,“那嫂子现在该怎么办?”

    “我看他舍不得跟着小妖精断了。不行,我得去找段家老婶子,把这件事给她说说。不能做了侯爷,就叫老段伤害了段家嫂子。”

    高大嫂便冷哼着说道,“老婶子是他亲娘,如果说一句不答应叫小妖精进门,老段还能不停他娘的?”她仿佛这话就像是拦着不叫狐狸精进门就能把老段的心给收回来似的。云舒便默默地听着,又对高大嫂说道,“嫂子如果去找人,先别说得那么激烈,我听说段家的老夫人是不是还病着呢?别叫老人家气坏了。咱们慢慢儿说,平心静气地说,你觉得呢?”她一向都很温和,高大嫂便急忙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段家老婶子最是个烈性的脾气,知道老段干这种事,只怕是要气死。”

    老高愁眉苦脸地跟在她们的后面,对宋如柏说道,“真是这个理儿。这要是段家婶子还有段嫂子进了京城,那老段还不叫她们给扒了皮?”他似乎很怕段家的女眷似的,宋如柏却只是甩着疼痛的拳头板着脸说道,“这都是他应该得到的教训。”他的脸色还是铁青一片的,云舒回头看了他一会儿,这才转头过去说道,“你的手是不是受伤了?回家我给你上点药。”这话其实并没有什么,可是宋如柏却觉得自己听出了什么,面容一下子放晴了。

    云舒便对也看过来的高大嫂笑了笑。

    高大嫂是过来人,也明白了什么,脸色也好看了几分。

    只有老高捂着脸在骂老段对自己心狠手辣,完全没有察觉。

    只是因为这么一件事,大家都没有了什么游山玩水的兴趣,因此云舒回到了寺庙,又坐了坐,便与高家的人一同下山了。

    宋如柏就算是恼火成这样,也没有忘了把寺庙给云舒预备的青菜和泉水都给搬着送到了云舒的家里。

    等云舒叫婆子给自己那么金疮药,宋如柏坐在她对面的椅子里,看着她认真地垂头给他手上和老段打斗的时候落下的伤口上药,便低声说道,“我不会叫人再这么说你的坏话。”他感觉到云舒扶着他的手微微一颤,便继续说道,“小云,我不怕和人翻脸,也不在意什么同气连枝。我曾经一无所有,所以为了你,我也不怕再落得一无所有。”这样的话叫云舒喉咙哽咽了一说,她垂着头给宋如柏包好了伤口,这才点头说道,“我都知道。”

    宋如柏便点了点头。

    “你刚刚护着我的时候,我不是没有触动。一直以来,其实我也只不过是想要嫁给一个会无论发生什么都信任我,护着我的人。”云舒依旧垂着头坐在宋如柏的面前,声音沙哑地说道,“我的夫君不需要有那么多的雄图壮志,没有什么振兴家业的理想,也不需要为了家业或者一些不得不的理由委屈我。我受到伤害的时候,他站在我的面前遮风挡雨。当我疲惫的时候,他可以把肩膀借给我做我的依靠。然后和和美美,关起门来过小日子,没有那么多的社交……我是说没有那么多的京城里的人际往来。因为我其实很懒的。从前跟着老太太,所以勉强做一个叫人交口称赞,和人往来的人。可是以后的生活,我想简单一点。没有那么多的宴席还有往来,就是舒舒服服的,过普通的生活。”

    “这些我都能给你。”宋如柏郑重地说道。

    云舒便抬头对他笑了一下。

    “从前我还觉得担心。可是今天,你为了我和老段反目,我才相信你为了我什么都会做。”

    宋如柏看着云舒带着眼泪对自己微笑,一时有些慌乱起来。

    “小云,我不是想要惹你哭。”他看着云舒紧张地说道。

    “我没有哭。只是觉得很高兴。宋大哥,我很高兴遇到了你。”云舒摇了摇头说道。

    这句话叫宋如柏下意识地愣住了。

    “你……你的意思是……”

    “你为我做得够多的了,哪怕是石头也能捂热了,更何况是我。我也不是没有心肝的人。会对你对我的好无动于衷。”云舒便对宋如柏笑着说道,“如果宋大哥你还愿意娶我的话……”

    云舒觉得,如果是能够嫁给宋如柏这样在关键的时刻保护自己的男人,会很幸福。

    而且,他护着她的时候,她是感觉到心动的。

    “我愿意。一直都愿意。”宋如柏觉得这一刻惊喜从天而降,生怕云舒反悔似的,断然地对云舒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