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割袍断义

    他这么怒气冲冲的时候,云舒都愣住了。

    她见老段对自己误会这么深就知道,老段大概知道一些什么关于她的事。

    被逼入……她和沈公子的事。

    所以,云舒是有心理准备的。

    可是她却万万没有想到,老段嘴里说的她是个狐狸精的原因,竟然不是沈公子,是八竿子打不着……也不对。或许说是应该只是一个小小的涟漪之后就没有了动静的唐四公子。若说沈公子和她之间的事,云舒倒是能理解老段会知道,因为这件事沈公子并没有过于遮掩,云舒身边的人都知道。可是唐四公子曾经对她有意这件事,知道的可就太少了。不仅是太少这么简单,甚至连唐四公子都绝口不提,这件事水过无痕,从来没有叫人知道过。

    老段刚刚来到京城,唐国公府的大门朝哪边儿开都未必知道,怎么会知道唐四公子的事。

    唐家几个公子里,唐四公子又不是最出色的那个,老段怎么会知道他?

    云舒便将目光落在老段的身后。

    对于老段身后拦着的是谁,她心里已经有些猜测。

    不过老段在这里拦着,她也不好把那个女人给扯出来。

    而且如果这样扯出来,以高大嫂一定会闹得满城风雨的样子,说起来被连累的无辜人倒是有些冤枉。

    云舒微微一愣便镇定了下来。

    不过她刚刚沉默的一下子,却叫老段认定了她的确是个心机深沉,勾引这个勾引那个贪慕虚荣的女人。

    “老宋,你看看这些身份卑下的丫鬟都在做什么吧!”老段便对宋如柏苦口婆心地说道,“这些出身卑贱的丫鬟宫女的,对咱们哪儿有什么真心,不都是贪图咱们吗?你从前没见过多少女人,所以才会被这样一个心眼多的丫头给骗了。如果想要成亲娶妻,还得是大户人家的小姐,那才跟咱们般配,那才对咱们是真心的,没有贪图咱们什么。”他一副劝着宋如柏的良心的样子,高大嫂却突然在一旁冷笑着说道,“说得这么多,也改变不了你是个背着妻子在外面胡搞的男人!我相信小云绝不是你说的那样子!你把所有的事都指责到小云的头上,就跟你多清白似的。再怎么样,小云跟老宋也是清清白白的,没有跟你似的,衣裳都解开,在林子里就滚到一块儿去了!”

    高大嫂的话叫云舒不由露出几分愕然。

    “嫂子……”

    “小云!虽然咱们认识的时间不长,可是嫂子相信你!嫂子也相信老宋的眼光!”高大嫂便看着老段大声说道,“少说没用的!把你身后的女人交出来!我倒是要拎着她回京城去问问,到底是谁家的丫头这么不要脸,林子里就怎么放浪,还敢倒打一耙!”她的这种信任叫云舒不由格外感动,转头对高大嫂道谢,之后又努力地叫自己的心情平和,这才看着一脸恼火的老段说道,“侯爷的眼里我是什么样的人,我并不在乎。毕竟我又不是银子,总不能人见人爱。而且侯爷和我没什么瓜葛,就算侯爷误会我,对我来说也不疼不痒。”

    “你什么意思?”老段便问道。

    “我之所以问侯爷这番话,只不过是想知道谁在背后捣鬼污蔑我。虽然我不在乎侯爷的耳朵里听到了什么关于我的不堪的言论,可是我却不想见到我在意的人对我有什么误会。而且我也知道了……”她看着老段,那双眼睛里闪过了一点了然,老段顿时想到了什么,脸色突然就变了,便听云舒平淡地说道,“侯爷说了不该说的话。我心里已经有数了。”她已经隐约地察觉到了跟老段有瓜葛的这个女人是谁,既然这样,就不用费心再多听老段的那些指责自己的话了。

    老段果然脸色阴晴不定。

    宋如柏一只手压在云舒的肩膀上,声音微沉地问道,“你问完了自己想知道的事吗?”

    “问完了。”云舒点头说道。

    宋如柏便抬手将她拉到身后,冰冷地说道,“既然你已经问完了,我就不客气了。”他突然大步上前,一只手扯住了老段的衣襟,把他牢牢地提到了自己的面前,一声不吭,一拳头重重地落在了老段惊讶的脸上。这一拳头把老段给打得顿时惊呼了一声,身形晃动,宋如柏却只是把他甩在地上,也不去看老段身后那个女人惊慌失措地尖叫了一声,捂着脸转身就往树林里逃窜,完全没有想要和老段做同命鸳鸯。

    她跌跌撞撞地消失在了树林里,头也不回,一下子就舍弃了刚刚护着她在拼命的老段。

    高大嫂想要去追,把她给扣住,老高急忙拉着她说道,“算了,抓住了她又有什么用。”

    “我就是想看看是谁家不要脸的!”高大嫂便气愤地对丈夫说道。

    “你知道了又有什么用?揭穿了她,以后老段更肆无忌惮了,你是生怕段家不闹起来。”老高便闷声闷气地捂着被老段锤得肿起来的眼眶说道,“如果那女人真的叫老段破罐子破摔给抬进门,老嫂子可怎么办?”这女人既然知道逃跑,可见不愿意叫人知道她的身份,既然这样,那还不如不知道她的身份,她也不好意思给老段做妾吧?如果真的闹出来坏了那女人的清誉,她没出路了,只能来给老段做妾,那段家就没有安静的日子了。

    高大嫂不由一愣。

    “小云,你说呢?”她觉得云舒是在京城长大的,又见惯了大户人家的事儿,便想问问云舒的主意。

    云舒心里苦笑,却微微皱眉说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件事问侯爷岂不是更好。”她正紧张地看着宋如柏和老段,也怪不得老段当初在皇帝进京的时候占据了头筹,他的确是一个十分强悍的武将,就连刚刚的老高显然也不是他的对手。而此刻,宋如柏和老段算是半斤对八两,宋如柏已经是武将之中厉害的了,却能跟也被打出了火气的老段打得不分上下。不过这不分上下也只不过是一时的。

    就在云舒和高大嫂说话的时候,宋如柏已经连续几拳头落在老段的脸上,把老段给打在趴在树林的地上爬不起来了。

    看着宋如柏把老段给打得满脸是血,云舒急忙上前对胸口剧烈起伏,眼神冰冷的宋如柏劝阻说道,“宋大哥,够了。”

    宋如柏听到她的阻拦,顿了顿,突然又将趴在地上的老段拎起来,叫他挣扎着对上了他的眼睛警告说道,“这几拳头,是你羞辱小云的代价。只要有我在,没有人能羞辱她,也没有人能诬陷她的清白。既然你说做兄弟的不能为了一个女人就挥舞拳头,那老段,日后你我就不再是兄弟。任何一个看不起小云的,都不是我的兄弟。如果下一次你再对小云这样羞辱,我绝不会放过你。”他一把将满脸是血的老段给丢在地上。

    云舒却听着宋如柏的这番气势汹汹的话愣住了。

    看着站在自己的面前,高大的身影把自己掩在身后的宋如柏,她的心里突然有许多不同的滋味儿。

    总是很平和的心也突然激烈地跳动了起来。

    “宋大哥。”

    “我说过会护着你,就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哪怕只是在误会你,我也不会答应。”宋如柏转头对云舒说道。

    他的脚下趴着老段,叫这份承诺那么明显而真实。

    云舒不知此刻自己能说什么。

    她看着因为老段的鄙视还有误会比自己还要愤怒的宋如柏。

    “可是他是你的袍泽。”

    “背叛自己的妻子,又羞辱你的人,不配做我的兄弟与袍泽。”宋如柏干脆地说道。

    “老宋,你,你为了她,竟然想和兄弟们为敌吗?”老段似乎也没有想到宋如柏竟然要跟自己不做兄弟,不由大声质问道,“北疆武将一向团结,我们都忠心陛下。你也要叫陛下失望,和我们不做兄弟了吗?”他的声音挣扎,显然也露出几分害怕,宋如柏沉默片刻才冷冷地说道,“我依旧忠心陛下,依旧将北疆的袍泽当做我的兄弟。可是这里面却不包括你。就算陛下因此对我失望,厌恶了我,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比起什么荣华富贵,还有什么同气连枝同进退,在我的心里还是小云的尊严更重要。”

    如果老段没有侮辱云舒,那宋如柏只会疏远老段,并不会这样兄弟都没得做。

    可是既然老段看不起云舒,还把云舒想成那么不堪的女子,宋如柏就连兄弟都不会和他做。

    “从今以后,你我之间割袍断义。”宋如柏冷冷地说道。

    老段一下子没了力气,趴在地上,浑身都是脏兮兮的泥土还有血迹,似乎也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就为了一个女人,为了一个丫鬟……”他低声说道。

    可是这句话却叫宋如柏的眼神更冷了。

    “和你割袍断义,只怕是我最明智的选择。人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丫鬟怎么了?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