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误会

    云舒心里正奇怪着,所以就慢了一步。

    高大嫂已经扑到老段的面前,抓着老段的衣裳要把他身后遮掩的女人给揪出来。

    “是谁?到底是谁?”

    她这段时间见多了从前在北疆的那些姐妹们被丈夫另纳美色因此伤心的样子,此刻见老段竟然这么无耻地也干这样的事,她的性子泼辣,自然就闹了起来,一心要把躲在老段身后的狐狸精给揪出来。老段哪里能叫她伤了身后的人,手忙脚乱地把她拦住,又拼了命地护着身后那个一声不敢坑,拼命地躲在他身后的那个女人,难免手脚就粗重了一些。见他竟然敢对妻子推推搡搡地怒骂,老高也不能忍受,大喝了一声和老段扭打在了一起。

    一转眼之间,场面顿时十分杂乱。

    云舒看得焦头烂额的,见老高显然不是老段的对手,此刻只能护着妻子,忙上前拦着红了眼睛的高大嫂说道,“嫂子别着急,如今人都在这儿,难道还能跑了不成?你小心一点,别手脚无眼,伤着了你。”她这一上前,宋如柏便飞快地走过来,将同样看起来十分恼火的老段和老高分开,又皱眉看了被老段死死护在身后,只露出一片衣裙的那个女人,皱眉看着老段问道,“老段,你刚才在做什么?拿拳头挥向自己的兄弟?只为了一个女人?”他的声音慢慢地冷了下来,看着目光一下子游移起来的老段说道,“为了一个不是你妻子的女人?”

    “我……”老段其实也不是十分理直气壮,一边摸着嘴角被老高揍出来的血迹,一边不知怎么回应宋如柏。

    在这件事上,他的确是理亏的。

    不过此刻护着身后的女子,他又忍不住露出几分倔强。

    “她是我心爱的人,我为什么不能为她做事?”

    “不要脸!”高大嫂听到他竟然这么说,顿时气得发疯。

    已经娶了妻子的人,忘记了妻子这些年对他的好,刚刚成了威武侯就有了什么心爱的女人,这不是无耻是什么?

    云舒都在一旁听不下去了。

    宋如柏越发地皱眉,看着一脸执迷不悟,似乎陷得很深,仿佛为了身后的女人什么都不顾的老段,很久之后才冷冷地说道,“所以,在你的心里,一个会勾引你,涉足你的姻缘的女人,比任何人都重要,比你的妻子,你的儿女还重要?”他显然是不能理解这样的男人的,云舒却在心里更加觉得那个不敢出声的女人有些奇怪,一边安慰着高大嫂,一边走过来对宋如柏轻轻地说道,“宋大哥,佛门清净之地,别闹出这样难看的事。咱们找个地方好好把这件事说清楚吧。既然撞见了侯爷这件事……不管怎样,也得说个清楚。”

    她声音温和,宋如柏微微点头,显然是答应了的。

    老段见到云舒走出来,一张嘴就安抚住了高大嫂,又叫宋如柏这样听话,不由露出几分怒意。

    他重重地哼了一声。

    宋如柏刚刚温和下来的脸陡然又冰冷了下来。

    他看着老段,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你是什么意思?”他的目光锐利,看起来都不像是平常那个宽厚的,沉默寡言的老宋了。不过老段却还是冷冷地看了有些疑惑的云舒一眼,露出几分怒气来气冲冲地说道,“老宋,你刚刚指责我为了一个女人什么都不顾,连兄弟都不顾了。可是你有什么资格这么指责我?你不也是为了这个一个美貌年轻的丫头,就连我这个兄弟都疏远了吗?而且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别被她骗了!”

    他短短的时间,似乎对云舒的成见很深。

    云舒顿时露出愕然的表情。

    因为从前她和老段接触的时候,老段似乎并没有这么厌恶她。

    可是此刻,老段眼里看向云舒的目光充满了厌烦,似乎还有些看不起她,一脸她不是个好东西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

    “你敢羞辱她。”宋如柏的脸色沉沉的,看着老段,一双拳头用力地捏紧,带着几分杀意地说道,“你竟然这样做!”他一直都把云舒当做自己最重要的人,从来对云舒都那么珍惜,可是如今老段竟然敢这么侮辱云舒,顿时就叫宋如柏的心里生出愤怒。他的样子比刚刚老高的还要可怕,老高见了,因为和宋如柏做了多年的袍泽,就知道宋如柏只怕是动了杀意,急忙上前来抓住宋如柏的手腕低声说道,“老宋老宋,冷静一点。”

    “他欺辱你的妻子的时候,你怎么不冷静?”宋如柏冷冷地问道。

    老高觉得自己都要压不住宋如柏了。

    他额头上冒汗,却又觉得宋如柏这话格外有道理。

    做男人的,怎么能叫自己的心上人被人欺辱。

    因此,老高只能讪讪地放开了握住宋如柏的手。

    宋如柏便转头看着有些懊悔的老段。

    老段似乎没有想到自己脱口而出的话会叫宋如柏这么生气,因此有些后悔。不过他感觉到自己背后的衣裳被轻轻地扯了扯,便又充满了力气,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仰着头看着脸色铁青的宋如柏说道,“我又没有说错!老宋,你和我又有什么区别吗?你为了自己的心肝儿要对自己的兄弟挥拳头,难道我就不能护着我的心爱的女人?做人可别太不厚道了!”他愤愤不平,似乎觉得自己想得很对,宋如柏脸色冰冷,云舒却急忙拉住他说道,“宋大哥别生气。”

    云舒此刻一头雾水。

    她不知道老段为什么对自己成见那么深。

    因为云舒觉得自己没干什么会叫老段对自己印象不好的事。

    难道是为了替宋如柏抱不平,觉得宋如柏在她的面前太卑躬屈膝了?

    可是这明明是宋如柏和她之间自己的事,这老段也没有什么资格参合吧。

    因此,云舒也想问个明白。

    “侯爷,我不知道你对我有什么误会,可是既然你张嘴闭嘴我不是一个好东西,我也想知道我到底做了什么,夹袄侯爷对我这样厌恶。所谓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如果是我做错了什么叫侯爷看不过去,侯爷只管说给我听。如果的确是我做错了,那日后我也会好生改正。”她看着老段十分温和,宋如柏见她拦着自己,便沉声说道,“他不知道你这样对他!”可是宋如柏也知道,云舒之所以没有闹起来,反而心平气和的,也都是为了他。

    北疆武将之中,以老段和宋如柏得到的封赏最为优厚。

    一个做了威武侯,一个做了忠义伯,这是北疆武将中的标杆。

    就算宋如柏日后都疏远了老段,可是如果挥舞拳脚相向的话,也会叫人觉得不好。

    云舒却只是微微摇头。

    她就是觉得这件事十分奇怪。

    老段为什么会觉得她不是个好东西。

    “什么有则改什么……我不懂你的大道理。果然就跟别人说的那样,你一向巧舌如簧,一张嘴能把死的说成活的!”见云舒微微一愣,老段粗鲁地扯了扯衣裳,闷声闷气地看着云舒说道,“从前我还以为你是个好的,谁知道你心机那么深,嘴甜心苦,最知道踩着别人往上爬了!你还知道狐媚人,老宋那么正直的人,就被你迷得晕头转向的,什么都不顾了!”他这番话便叫云舒露出几分思索。

    巧舌如簧,嘴甜心苦这种词,可不像是老段能说出来的。

    而且还知道她一张嘴能把死的说成活的。

    这难道是什么人在老段的面前嚼了舌根子?

    云舒的仇人不多,此刻她的心里不由生出了几分猜想,宋如柏却已经暴怒了。

    云舒感觉到宋如柏的怒气,都觉得害怕。

    她似乎从未见过宋如柏这样暴怒的样子。

    不过她急忙一边拉着宋如柏,一边对老段正容说道,“侯爷的话我不能苟同。侯爷这样无凭无据的指责,我也不能承认。若是侯爷当真觉得我是个狐媚人的人,又或者我是个心机深沉的人,那就请侯爷给我一些证据,说说我都做了什么,叫侯爷会这样觉得我。”她的脸色已经平和,仿佛被辱骂的不是自己似的,老段一愣,之后有些不自在地动了动腿脚,似乎不太想说。

    “怎么,侯爷莫非还要顾及什么?”云舒眯起眼睛问道。

    “我怕什么。”老段被她一激,顿时便哼了一声,之后看向云舒身后的宋如柏说道,“老宋,你都被她给骗了。她和你好,不过是因为你现在是忠义伯了,她想做伯夫人,所以才会勾引你。你不知道,她特别会勾引人,想当初在唐家做丫鬟的时候,她勾引唐家四公子,把唐家四公子迷得团团转,还说想要收了她做姨娘!可是你这个忠义伯一冒出来,她就把唐家四公子给甩了,来勾搭你……她就是这么一个贪慕虚荣富贵的下作女人!”

    老段一边说,一边用力地唾了一口说道。

    “我是你的兄弟,不能看着你受骗,今天一定要把她的真面目揭开给你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