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撞破

    幸亏这些僧人是十分大方的。

    见云舒讨要,他们也大方地允诺送云舒两筐各种青菜。

    云舒谢过了,觉得这样的青菜得各处送一送,也叫家里人尝尝。

    比如陈家,又比如老太太。

    老太太上了年纪,如今越发是需要多吃素食了。

    如果吃着这里的青菜味儿好,把日后可以叫国公府里的人时常去山中的泉水那里取水,给老太太种些青菜来吃。

    她就不由多问了几句那山中泉水的情况。

    因为她是真的喜欢,僧人们也很高兴,便将那山泉如何都说给她听。

    云舒便轻轻点头,又说道,“如果日后有人来取水,我一定告诫他们不要喧哗吵闹,饶了各位的清净。”她自然是格外尊重这些隐居在山中的僧人的,见她这样有礼,僧人们越发地感到满意,因此便多烧了几样素斋给他们吃着。云舒胃口小,和高大嫂吃了些也就罢了,宋如柏吃得也不多,只是见云舒喜欢这山泉水,一直都在慢慢地喝着便记在心里。倒是老高,大口大口地吃着素斋,眼睛都瞪圆了,一副牛噍牡丹似的。

    云舒并没有嘲笑。

    她倒是觉得老高的吃相很可爱。

    吃到了好吃的,当然要大口大口地吃才香嘛。

    高大嫂见没有外人,也只当做没看见老高这么丢脸,过了一会儿,等老高风卷残云,把桌上的吃的全都给吃得一空,一抹嘴站起来,高大嫂便也兴致勃勃地站起来说道,“咱们去瞧瞧那山泉去,我倒是也好奇……这水甜津津的,又清凉,就是说不出来的好喝。” 她拉着云舒就走,云舒也十分好奇,便跟着高大嫂出了寺庙顺着一条山里的小路继续往山里走。两旁的树荫沙沙地响,地上泛着泥土的清香,云舒心情上来了,还四处去看,却见地上还有好几样现在这个时令的野菜。

    远处还有一些不知有毒没毒的蘑菇,瞧着都嫩嫩的。

    云舒看了两眼,觉得自己还是别随便吃比较好。

    “能吃。”宋如柏仿佛跟她心有灵犀似的,在她的身边突然说道。

    “能吃什么?”云舒便尴尬地问道。

    宋如柏用“早就看透了你”的眼神看着云舒。

    他们认识了这么多年,他早就知道她是个吃货。

    不然,怎么打小就折腾出那么多的好吃的。

    “蘑菇能吃吗?”云舒便无语地说道。

    她发现遇到一个跟自己太熟悉的人就是这点不好,想在宋如柏的面前装女神都装不起来。

    “是。你喜欢的话,回头我过来采一些。还有野菜。”宋如柏补充着说道,“今天没带筐。”他们今天是来山里拜佛的,又不是来采蘑菇的,因此也没有带装东西的东西。云舒默默地点了点头,便听宋如柏说道,“回头咱们吃烤蘑菇。”他的脸上带着细微的笑意,云舒的目光也柔和了起来,点头说道,“再炖个蘑菇汤。这样嫩的蘑菇炖汤吃最鲜嫩不过了。”她看着宋如柏笑了一下。

    宋如柏也笑了。

    他伸出手把有些拦住云舒去路的树枝之类的都提前拨开,回头见老高夫妻正看着他们。

    “什么时候烤蘑菇,叫上我们啊。”高大嫂急忙对云舒说道。

    云舒便笑着答应了。

    他们这一行人一路一边说笑,一边沿着山路往山里去,顺便看到了山里各处都有什么有趣的树木花。

    好在山泉的位置并不远,所出的地方也并不陡峭,因此等云舒这样在国公府里娇生惯养的小丫头到了山泉的地方,也并不觉得过于疲惫。倒是她到了山泉,见山石嶙峋之中一处不大的泉眼咕咚咕咚地涌出清凉的泉水,不由露出笑容,探身过去洗干净了手,捧起泉水喝了两口。这样刚刚出了泉眼的水比在寺庙里存放了一段时间的更清甜,不过因为也更凉,云舒也不敢多喝,喝了两口也就罢了。

    她擦了擦汗,四处看着。

    这对于她来说算是普通的山里的景色。

    不过高大嫂却是觉得很稀罕。

    她便拉着云舒又去看山林里的生得奇怪的,颜色娇艳各异的花草树木。

    静静的林子里,叫高大嫂也感染了几分安静的感觉,似乎怕惊扰了山里的清净似的,因此也没有大呼小叫,只是兴致勃勃地跟云舒一同沿着山路走着看着的。然而就在这时候,远处隐蔽的山路之后似乎传来了细细索索的声音。高大嫂一愣,急忙上前把云舒给拉到了身后护住她,有些紧张地看向那似乎传来响动的地方。宋如柏和老高也急忙走过来,把两个女子都护住,宋如柏便眯着眼睛叫大家不要作声,露出几分小心。

    虽然这山里没听说过有野兽,可是谁知道会不会是野兽出没呢?

    云舒见宋如柏的大手压在腰间的配剑上,老高也一副小心的样子,便捂住了嘴不敢吭声。

    只是过了一会儿,还是细细索索的声音之中,却叫她突然皱了皱眉。

    “怎么有女子的声音?”她突然压低了声音说道。

    “女人?”高大嫂也紧张得不行,听到云舒的话突然一愣,却见云舒细细地嗅了嗅。

    清新的山中特有的空气之中隐隐还夹杂着一缕女子身上的脂粉的浅浅的香气。这香气细微得很,云舒一开始也没闻出来,不过或许是因为他们站在下风口的地方,所以这么静静地站住了,叫她隐约闻出来了一些。

    宋如柏一向都是最信任云舒的。

    听到她这么说,便放松了一些。

    他不怕人,只怕危险的野兽。

    只不过如果那传来细细索索声音的地方是个女子,会不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这样的山里,如果是女子遇到什么就不好了。

    云舒也这么想,所以看了宋如柏一眼,果然就见宋如柏和老高严肃地对视了一眼,两个人拔出了配剑快步向着那里而去。他们直奔响声传来的地方,高大嫂顺势把云舒往后头拉扯了几下,免得遇到危险。就见老高突然咆哮了一声,巨大的声音惊起了林中无数的山雀飞鸟,听着就格外吓人,云舒听得浑身一哆嗦,便见老高猛虎一样扑进了山林之中,高大嫂尴尬地对云舒笑着说道,“咱们家老高就是嗓门儿大。”

    云舒眼角跳了跳。

    这不是嗓门大,这简直就是在打雷啊。

    果然下一刻,老高扑进去仿佛一下子就撕裂了那一片枝叶遮挡的地方,之后传来一声女子的尖叫声。

    片刻之后,两个人从山林之中跳了出来,老高却一副惊住了的样子,站在那里不动了。

    “老,老段?”他看着其中一个急切地在把身上已经凌乱的衣裳给忙手忙脚地系好的高大男人叫了一声。

    这一声的嗓门更大了。

    那高大的男人双手一僵,逆着山里的阳光,露出一张云舒并不陌生的脸。

    还真的如老高叫嚷的,那真的是威武侯老段。

    云舒的眼睛瞪大了,看着身上的衣裳乱七八糟,显然刚刚在做一些不怎么合适的事的老段,又急忙将目光落在那个已经躲在老段的身后掩饰着自己同样凌乱的衣裙的纤细窈窕的女子的身上。她惊叫了两声,似乎被老高这样粗鲁给惊吓住了,一边胡乱地系着裙子,一边忙着把自己的脸藏进老段背后的阴影里,之后等系好了裙子,她又急急忙忙地拿一双雪白的手捂住了脸,显然也知道自己如今这样的模样是见不得人的。

    “狐狸精!”此时此刻,高大嫂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们今日在山里来,这是抓住了一对野鸳鸯。

    只怕也是因为这处山中清净,很少有人往来,所以在这里暗中苟且呢。

    想到老段和那女子被老高惊吓出来的时候衣冠不整,高大嫂眼睛都红了。

    都说捉奸那双。

    从前她觉得老段只怕是有个狐狸精了,可是却没有证据,因此也不能把老段怎么办。

    可是今日看见老段与一个女人这样的情景,她什么都能肯定,什么都坐实了。

    老段的确是外头有人了,背着妻子跟外头的野女人在胡混。

    而且更不要脸的是,还在山里卿卿我我,这只怕是陪着狐狸精在山里散心,陪着她玩儿,顺便还能卿卿我我。

    这样又知道陪着女人游山玩水,又是知道护着那女人不敢叫老高和宋如柏看见,此刻还一手紧紧地将那女人护在身后的样子,高大嫂见了哪儿还忍得住。

    宋如柏和老高是男人,因此不好在这时候说什么,可是她却不在乎对一个女人动手。

    高大嫂快步上去就要把那个躲在老段身后的女人给揪出来。

    云舒见她气势汹汹地直奔那个女子,一副要杀人的样子,顿时也吓了一跳,忙跟过去唯恐高大嫂怒极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来。

    而且她的心里有些不安。

    因为那女子的侧脸虽然只不过是惊鸿一瞥,也没有叫她看出是谁,可是却叫她意外地觉得眼熟。

    这似乎是个自己认识的女人。

    只是到底是谁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