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浮生半日闲

    如今的片刻软弱,也只不过是因为被人戳中了伤疤。

    云舒从不会在别人的伤疤上大放厥词。

    她因此没再说什么。

    高大嫂便轻轻地点头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能放弃半分希望是不是?”她便叹了一口气,和云舒说起了别的事,便说道,“前些时候我进宫给太子请安了,太子小小年纪,却已经有了做太子的样子,这样我就放心了。只是我就是觉得陛下宫里那几个嫔妃看了碍眼。”她是追随皇帝的人,因此自然也知道沈二小姐的事。不过高大嫂是忠心耿耿,一片忠心对待皇帝,绝对不可能将这些事说给那些不知根底的人听,此刻和云舒说起来,也是因为皇帝曾经告诉过她,云舒知道太子的身世。

    而且听说云舒出身的唐国公府和沈家是姻亲。

    唐国公世子夫人可是太子的亲姨母。

    既然如此,高大嫂自然能在云舒的面前畅所欲言。

    “太子最近还好吗?”云舒便关心地问道。

    “好着呢,小脸儿又圆润了些,特别可爱。”高大嫂就对云舒说道,“现在不是沈将军在教导太子吗?从前,我还觉得沈将军是个没有血泪的人,不过看他现在教导太子,还会摸一摸太子的头发夸奖两句,我真是刮目相看。原来沈将军的心里也有柔情。”她这话叫云舒干笑了两声,也不知怎么回事,云舒就觉得自己的脖子凉飕飕的,仿佛下一刻就要被曾经被自己大言不惭的沈将军给砍了似的。不过沈将军竟然对太子多了几分关照,云舒也为太子高兴,点头说道,“到底是太子的长辈,沈将军做事还是有分寸的。”

    “听说这京城里许多人家都想把自家的小姐给沈将军做续弦,也不知道谁家的小姐有这样的福气。”高大嫂便说道。

    云舒觉得沈将军未必会答应成亲。

    听老太太的意思,沈将军因为妻子的过世,对妻子不能忘情,因此这么久以来一直都没有续弦。

    她倒是好奇地问道,“沈公子的婚事呢?”

    “不知道,沈家没信儿啊。”高大嫂虽然也和沈公子的关系不错,不过出身军伍的还是更尊重军中的强者。沈公子虽然也很优秀,不过却是个文弱的性子,高大嫂很喜欢沈公子这样的年轻人,可是她更关注的却是沈将军这样跟着他们打过仗的强者。见她似乎并没有知道沈公子的事,云舒也就不问了,感觉到车子已经进了山里,便将车帘子跳起来,看着外头郁郁葱葱的单总景色。

    山中总是碧绿的一片,空气也清新,这是京城里没有的自在。

    云舒觉得呼吸的空气都比京城里更干净清爽。

    她不由看着两旁的树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看向后面。

    宋如柏跟老高都骑着马跟着,似乎像是护送她们似的。

    见云舒的目光落在宋如柏的身上,高大嫂便对云舒笑着说道,“老宋这人难得会愿意跟着女眷走动,说起来,打从我认识他,他就没有对别的姑娘这么亲近过。”她显然也知道宋如柏的几分心思,见云舒笑了笑没有说话,高大嫂便感慨地看着云舒那美貌柔和的脸颊说道,“从前的时候咱们都知道老宋心里有人,却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姑娘,叫他念念不忘的。如今到了京城咱们才第一次看见你,见了你才知道难怪他心里放不下。”

    “往后嫂子在京城里久了就知道,我这样儿的姑娘多不胜数。”

    “可是他却只认定你一个了。陛下早就赏了他伯爵府,可是他却一直没有搬过去,留在你家隔壁,这心思谁看不出来啊。”高大嫂便对云舒说道,“如果你有点喜欢他,可得抓住机会,不然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了。现在外头的那些狐狸精都看着他们呢,一不小心可不就得被狐狸精们迷了去。”她这话倒是为了云舒着想,云舒笑着点头,却玩笑着说道,“能被人迷惑走的男人,其实我也不稀罕。”如果是随随便便就被人勾引走了,那云舒还觉得幸亏没有嫁呢。

    不然所嫁非人,那一辈子都毁了。

    这古代想离婚可没有现代的时候那么方便。

    高大嫂也笑。

    “老宋是不可能被迷了去的。他可是正派人。”

    “所以我不担心啊。”云舒对高大嫂眨了眨眼睛。

    虽然这话是对宋如柏的肯定,不过高大嫂就是莫名心里同情宋如柏了。

    这么性子坚定不容易被忽悠的姑娘,想娶进门可太难了。

    “得了,你们俩的事儿我可不参合。”高大嫂一仰脖儿,便哈哈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跟着云舒往外头看,便啧啧地说道,“从北疆出来才知道,外头原来这么暖和,这么多绿色。”北疆终年寒冷,冰雪覆盖,他们见多的都是冰冷的银白,很少能看到郁郁葱葱的绿色。此刻感受着山里的这份绿树成荫,高大嫂目光便迷离了几分,轻声说道,“到了京城咱们才知道,外头原来是这样的。难怪大家都不想回北疆了。”

    如果是只在北疆生活过,他们不知道生活得那么贫瘠,日子还能过。

    可是经历过了京城的繁华,他们大多数人都不想回到北疆了。

    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

    在好地方生活过,谁愿意回到北疆去生活。

    如果那么轻松的话,那当初唐二爷被唐国公被绑着去了北疆的时候怎么一副要死了的样子呢?

    她便点头说道,“这是自然。京城里可是最好的地方。”

    “你不觉得咱们忘本了吗?”高大嫂便好奇地问道。

    “哪里是根本呢?陛下在的地方才是大家的根本。跟着陛下有什么不对吗?”云舒见高大嫂默默地想了想,便笑着说道,“想过好日子这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人这辈子奔着的不都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吗?”她笑容惬意温和,高大嫂便也忍不住露出了微笑,拉着云舒的手轻声说道,“怪不得老宋舍不下你。”她并没有说宋如柏为什么会舍不下云舒,云舒也没有问,只一路这么说说悠闲的话到了山里的那个寺庙,高大嫂下了车看了寺庙两眼,便似乎傻了似的。

    “这和咱们之前去过的京城里的寺庙不一样啊。”她便对云舒说道,“还不如人家的一个大雄宝殿宽敞呢。”

    “隐居于山中,人也少,因此也用不着那么大的寺庙。不过好在清净,这倒是有几分佛门避居世外的超然的清净。”云舒见寺庙不大,便委婉地说道。

    不然难道怎么说呢?

    难道要说太简陋了,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寺庙吗?

    倒是云舒去惯了大的寺庙,因此心里更加惊讶一些。

    这寺庙不大,瞧着也有些年头了,不过虽然有些破败了,却的的确确清净,叫人觉得心里都宁静了下来。

    而且里面的僧人不多,却都很用心,云舒还听到有僧人在念诵经书,那种祥和的感觉是在大的寺庙中感受不同的。

    她便和高大嫂下了车,往寺庙之中去了。

    因她们穿戴都不俗,瞧着并不是小门小户的出身,而且身后还跟着两个高大的男人,因此寺庙之中待客的僧人也不敢怠慢,引着她们在寺庙之中各处地行走,云舒也都恭恭敬敬地与高大嫂拜了寺庙之中的几尊佛像,又给了僧人香油钱,便到处走着散散心情。高大嫂出身北疆,就算这寺庙小,却也走得兴致勃勃的,与云舒到处走了很久,又在这寺庙之中用了素斋。

    云舒吃了这寺庙中的素斋,倒是有些惊讶。

    因为难得这素斋做得十分精心,也十分好吃。

    哪怕只是豆腐素鸡之类的,可是却叫她觉得难得的入味好吃。

    就连几样青菜吃着也格外清甜,和别处的不同。

    因为自己是个吃货,云舒便好奇地对给自己送了素斋的僧人问道,“这青菜吃着格外清甜,也不知是什么原因。”

    她也只不过是随口一问。

    如果是商业机密的话,她也不会追根问底的了。

    不过显然这不算人家寺庙里的商业机密,僧人便笑着说道,“只不过是浇菜的水好。这水是这山里的一处清泉,格外甘甜清冽,用这泉水来浇水种菜,各种青菜的味道就与外头的不同。”这话倒是叫云舒格外感兴趣。见她感兴趣,那僧人还给她端了一杯泉水尝尝。

    云舒喝了就微微点头。

    因为在国公府里也算是见惯了好东西的,就比如老太太素日里吃的茶水,也都是京城外的各处有名的山泉,却也没有今日尝过的这种甘甜的滋味儿。

    “这泉水真是难得。”

    “如果施主喜欢,下山的时候就带一些回去。”僧人便将泉水的位置告诉云舒。

    云舒就有些尴尬了。

    “那再送我一些青菜行吗?”这连吃带拿的,怪叫她不好意思的。

    见她嘴馋得跟僧人讨要青菜,还似乎知道不好意思,宋如柏坐在一旁也忍不住露出几分笑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