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邀请

    高大嫂的脾气看起来可不怎么好。

    更重要的是,老高对高大嫂格外尊重。

    如果这件事闹起来,只怕老高会和老段公然翻脸。

    那北疆武将到时候怕是要内讧啊。

    “内讧就内讧吧。抱团有抱团的好,分开了也或许并不是坏事。”宋如柏缓缓地说道。

    云舒一愣,又觉得自己明白了宋如柏的意思。

    北疆武将抱团固然是一件好事。

    可是好事之后也未必全都是好事。

    皇帝会愿意看到北疆武将这么抱团,铁板一块,同进退吗?

    当皇帝掌握了天下大权以后,只怕也未必……

    “高大哥对高大嫂是真的很好。”云舒便不再提北疆武将的事,岔开了话题。

    她不愿意多说,宋如柏自然也顺着她,倒是过了一阵子,等翠柳跟赵雨的婚事已经开始预备的时候,云舒收到了高大嫂的请帖。

    这请帖还是宋如柏给她送来的。

    “去……”云舒看了看请帖,便问宋如柏说道,“高大嫂要去寺庙里拜佛,怎么寻了这么偏僻的一个寺庙?”若说京城里有名气,香火旺的寺庙很多,也更气派,更是京城里的女眷都喜欢去的地方。可是高大嫂这次邀请云舒去的寺庙却并不是那些香火旺盛,香客多的寺庙,相反是个人烟不多,藏在山里的一个有些偏僻的小寺庙。这寺庙云舒虽然也听说过,不过她是没有去过的,毕竟从前跟着老太太出去寺庙礼佛,大多都是京城有名的那几家大的寺庙。

    所以云舒觉得有些好奇。

    宋如柏也是在京城长大,三教九流都是熟悉的,也知道这寺庙,便对云舒说道,“虽然寺庙不大,不过却清净。想必拜佛是假,最近被那些想要跟高家接触的人给烦着了,要避避风头是真。”这话叫云舒顿时恍然大悟,点头缓缓地说道,“原来如此。”虽然老高在皇帝的封赏之中并不拔尖儿,不过最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皇帝对老高更加重用了几分,哪怕赶不上威武侯老段与忠义伯宋如柏在皇帝面前的分量,可是也算是北疆武将之中格外受到重用的几个了。

    因此,高家最近不少人来拜见,把高大嫂给烦得不行。

    因为里面很是有一些不怀好意的,带着什么干女儿上门的。

    高大嫂虽然性子烈,可是也知道不愿意为丈夫树太多的敌人,所以就打着要拜佛的名义避开这些人。

    云舒想了想,觉得这倒是也挺有意思的,便回了一封信给高大嫂算是答应了下来。

    她本想问问翠柳去不去,只是翠柳最近被陈白家的关在家里忙着做成亲以后孝敬婆婆的鞋呢,因此脱不开身,便也就罢了。

    等到了跟高家约定的那一天,云舒就发现宋如柏跟老高也去。

    老高倒是和喜欢上山的样子,宋如柏便也跟着云舒,这两位北疆的武将跟着,云舒觉得就算是去偏僻的地方也不怎么害怕了,所以跟高大嫂一同上了车往京城外的山里去了,一边对高大嫂谢了这两天高大嫂又叫人送过来的两样酱菜,高大嫂便也笑着对她说道,“前两天你叫人送来的那个……双皮奶,欢欢可喜欢吃了。”因为有来有往,云舒自然不会只收高价的东西,所以就叫人做了几样女子喜欢吃的吃食给高家送去。

    此刻听到高大嫂称赞,云舒便笑着说道,“既然欢欢喜欢吃,那下回我叫厨房多做些给她。”

    “别麻烦了你。”几坛子酱菜就换了精致的京城里的吃食,高大嫂有些不愿意占便宜。

    云舒便无奈地说道,“不过是做些点心,能费什么事。嫂子从前总是叫我不要见外,怎么如今反倒自己见外了。”双皮奶又不是什么特别难做的东西,京城里也是有许多人家会做的,既然高大嫂不愿意叫云舒费事,云舒便将双皮奶怎么做说给高大嫂听,高大嫂便对云舒道谢,继而对她说道,“跟你出来还是更自在。”她显然最近忙着帮着自家那些老嫂子弟妹的跟京城里的美人斗争因此累得不轻,云舒也不好卷入这些北疆女眷的内讧之中,只对高大嫂说道,“嫂子多休息休息,才能精神好。”

    “我知道。”高大嫂便点头,又对云舒低声抱怨说道,“你不是外人,我实话跟你说。我这些日子都已经算是忍着脾气了。”她下意识地拿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对云舒说道,“我和老高就欢欢这么一个,这些年就再也没有个动静。也不是我不想生,可就是生不出来。不然,我也想再给老高生个儿子,不说继承香火,只说往后我和老高如果没了,欢欢总是还有个弟弟做依靠,不会叫婆家给欺负了去。”她脸色有些黯淡。

    云舒微微一愣。

    不过她还是柔和地说道,“若是嫂子有这个想法,我倒是知道京城里有几个名医专门擅长妇人之事,嫂子不如去看看,是不是需要进补,或者需要调养身体。”

    “我也去看过,说是体寒,不容易怀孕。”高大嫂便摇头对云舒说道,“而且生欢欢的时候,正赶上那时候北疆的一次大战,我月子都没做,抱着欢欢冰天雪地地跟着跑,因此落下病根来了。”她便对云舒说道,“当初我跟老高就说过,实在不行的话,日后就养一个养子。你也知道,北疆那地方,每年战死的袍泽不少,留下孤儿寡母还算是幸运。最可怜的倒是那些瞧着男人死了,就自己把家里的家底一卷也跑了没人管没人顾的孩子。”她这么说的时候自然是脸色沉痛,之后继续说道,“只是我和老高还没来得及收养一个,也尽尽心,陛下就打回了京城来。”

    关于养子的问题,云舒倒是没觉得什么。

    身在军中的人养育战死的袍泽留下的孩子,这也不算是什么稀罕的事。

    就比如沈将军不就是当年沈大将军的养子嘛。

    因此,云舒觉得高大嫂这么想也没什么不好的。

    把养子养大了,其实跟自家儿子没什么分别。

    就如沈将军,对沈家尽心尽力,简直就是鞠躬尽瘁了。

    “那嫂子的意思是想毁北疆去收养一个孩子吗?”云舒便好奇地问道。

    “现在也用不着我了。你知道陛下是个念旧情的人,前不久他已经叫人去了北疆,拿出了大笔的陛下自己私库中的银子在北疆开了一个保育堂,专门收养那些战死在北疆的将士留下的孤儿,如今北疆的那些孩子也不必再经历什么磨难,能好好地读书习武。因此我和老高都觉得他们也未必再需要咱们这样的人去收养了。”

    “是陛下的意思?”云舒瞪大了眼睛。

    她觉得感动,又觉得皇帝的确是会做这样的膳食的。

    皇帝对曾经对他雪中送炭的一个小丫鬟都会念念不忘地回报。

    更何况是曾经在北疆的那些将士的孩子。

    因此云舒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她不由微笑起来。

    “陛下真是做了一件大好事。”

    “可不是嘛。只是如此一来,我这儿……”高大嫂咬了咬牙对云舒说道,“我只有欢欢一个,日后只怕生育上也困难了,所以这段日子才有这么多的人上门,说是老高现在也已经是陛下面前的红人,也不能无后啊,就说要给老高再说一个好人家的小姐,做个二房给他生儿子。如果说他们从前只说送个美人是给老高享受美色的,我早就打出去了。可是他们打着要给老高延续香火的话,我却下不去手了。”

    她自然是觉得对不起丈夫的。

    因为她只生了一个女儿,恐怕就要叫老高午后了。

    都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如果老高没有儿子,那日后怎么办?

    高大嫂觉得自己心虚,所以才只能避让出来,而不是理直气壮地把人都给几棍子打出去。

    “高大哥不同意吧。”云舒想到老高对高大嫂那么弱势的样子,便笑着说道。

    那么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怎么可能不是一个女人的对手。

    之所以做了妻管严,只不过是因为是珍重自己的妻子。

    这样的男人只怕未必会愿意为了所谓的延续香火就纳妾的。

    “他的确不同意,说没儿子就没儿子吧,以后给欢欢招个上门女婿。可是我还是觉得对不起他。”高大嫂便轻声说道。

    “这有什么对不起的。既然是高大哥自己的选择,这说明高大哥的心里更在乎嫂子和欢欢,一家人快快乐乐的不是挺好的吗?而且人心隔肚皮,人心也贪婪,嫂子能放心日后如果纳进门的二房会甘心只做一个二房吗?”云舒便温和地说道,“不如就听高大哥的好了。至于嫂子说不容易有孕,那就多看看名医,反正你还年轻着呢。”她也不会多说参合别人家的家事,对人家家里的纳妾不纳妾的指手画脚的,只不过是给高大嫂一个思路,叫她想一想就算是给高大哥纳妾,那妾会不会是个老实的。

    而且高大嫂那么讨厌小妾的性子,也根本不能忍受自己的家里有小妾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