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变了

    “原来是这样。那你说,我要不要也叫欢欢以后少吃点。”

    为了迎合京城的潮流,高大嫂倒是也有些迟疑了。

    小姑娘把脸埋进饭碗里,觉得自己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用不着。”云舒见小家伙儿被吓得不轻,忍不住笑着说道,“小孩子多吃一些是福气。而且吃得少也未必是好事。”其实吃得多,营养丰富才会身体好嘛。云舒这么一说,高大嫂本来也是心疼孩子的人,便点头说道,“那也就算了。”她在和云舒说话的时候,宋如柏拿着酒杯默默地听着,等老高和他提到了威武侯老段的时候,他皱了皱眉,却听见老高对他问道,“你最近跟老段怎么像是疏远了似的?他之前跟我说,本想和你出去喝酒,你却连话都不和他说了。”

    “老宋这么做才是应该的。你也不看看那家伙现在成什么样儿了。如果不是心虚,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怎么不敢来见我呢?”高大嫂不客气地说道。

    云舒惊讶地看着宋如柏。

    原来宋如柏说跟老段再也不往来,就真的是这样啊。

    不过她倒是觉得心里很高兴。

    如果真的跟宋如柏说的那样,老段在外头跟女人勾勾搭搭牵扯不清,那云舒觉得这种人不适合做朋友。

    她也不喜欢这样的朋友。

    “可好歹也是这么多年的兄弟。”老高便低声说道。

    他似乎真的是妻管严,高大嫂沉了脸,他就缩着脖子不敢说话了。

    “多年的兄弟怎么了?就算是多年的夫妻,他也没有把段家嫂子放在心上。睡在一张床上的女人都能背叛,往后对你这个多年的兄弟只怕也没有什么好在乎的。”高大嫂便冷笑着说道,“今天背叛同甘共苦的妻子,明天就能背叛兄弟,后日就能背叛陛下!这种人,叫他滚回北疆去就好了!我倒是要看看,那不知道是谁家的小浪蹄子,还愿不愿意跟他回到北疆去,也跟他在北疆吃那十几年的苦!”她一边这么说的时候,一边脸色格外难看,云舒便知道高大嫂是真的非常愤怒。不过她沉默了一会儿倒是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坐在一旁心里格外赞同。

    老高便不吭声了,一会儿瓮声瓮气地说道,“你别生气了。以后我也不和他来往了就是了。”

    “这还差不多。跟着他这种人容易学坏。”高大嫂一锤定音。

    老高忙点了点头。

    他显然是很听话的。

    云舒见一旁的小家伙儿也急急忙忙地点头,这高家就是高大嫂的一言堂,不由笑了起来。

    “小云,你也不是外人,所以我才在你的面前说了这么多不中听的话。”高大嫂便对云舒说道,“咱们当年在北疆的日子太苦了,吃的是糙米,每天吃苦受冻的,好不容易日子好过了,咱们跟着陛下拼杀出来,可是有了好日子,那些混蛋却不往好日子上过。”她抹了一把鼻子,眼眶微微泛红,见云舒急忙拿了绣着精致的帕子给她,便感谢地接过来对她轻声说道,“咱们这些人才到了京城多久啊,可是你知道吗?就有那几个混账竟然还纳妾了。”

    “纳妾?”云舒诧异地问道。

    “可不是。说是外头的人送来的,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美人,个个儿水葱似的。”高大嫂便对云舒冷笑着说道,“都不用他们自己出去寻摸,直接就有想讨好他们,结交他们的人给送到家里来了。还有人敢送到我家里,叫我一棍子给打出去了。”她这番话格外泼辣,老高坐在一旁缩了缩脖子,显然也见过妻子的威风,还不一定挨了几棍子呢。不过高大嫂却没有看他,只是对云舒说道,“老高还算是正派人,也没有留那几个美人。可是别人家的却有几个,凭着妻子哭闹,也把那美人留了下来,口口声声说什么送美人是人情往来,如果不受会叫人嘲笑排斥,其实不过是管不住自己的裤腰带而已。”

    云舒下意识地看向宋如柏。

    宋如柏呛了一口酒,对云舒说道,“有人送了美人给我,我给卖了。”

    “卖了?”云舒看着宋如柏惊讶地问道。

    “就如嫂子说的,不收的话,人情往来过不去。只是如今我俸禄不高,家底浅薄,手上没钱,也养不起这样娇滴滴的美人。”宋如柏见云舒用暴殄天物的眼神看着自己,便跟老高一样老实,小心翼翼地说道,“好在这些美人的确是绝色的美人,转手卖了还能赚些银钱,也能叫我手头宽裕些。”他也只不过是卖了两个美人,之后就再也没有人送他女人了,相反,大家都直接送他银子。

    银子是宋如柏最喜欢的,自然却之不恭。

    他已经在皇帝的面前报备过。

    因此,就算是受了不少的银子,可是皇帝也默许了。

    宋如柏这番话叫云舒觉得脑子晕晕的。

    原来还可以用这样的手段。

    “我之前就跟你说,学着老宋先把那几个美人给留下,转手一卖不是一大笔银子?”老高便在高大嫂厉害的目光里缩着脖子说道,“可是你偏不听。”他格外羡慕宋如柏这会做生意的,高大嫂却哼了一声说道,“老宋性子实诚,我不担心。可是你……你看那几个美人的时候眼睛都直了,你以为我没看见吗?”她反手就拧住了老高的耳朵,虎背熊腰的汉子被拧得嗷了一声,如同小猫一样老老实实地为自己辩解着说道,“在外头看见了好看的景儿我也多看两眼。可是我真的对你一心一意啊。”

    高大嫂便笑了一声,放开了他的耳朵,看他躲到了阴影里跟闺女一同瑟瑟发抖去了。

    云舒忍俊不禁。

    “瞧着嫂子与高大哥这样夫妻相处,我瞧着都觉得幸福得很。”

    “他就是人老实。只是如今我才明白,老实的男人是这么难得。”高大嫂脸色便黯淡着对云舒说道,“前些时候咱们一块儿热热闹闹地进了京城,可是这才几天的功夫啊,各家就有各家的难过的日子了。”她那些嫂子弟妹的,或许也有几家的男人抗住了那些诱惑,可是却也有各有各的烦恼。高大嫂便拍着自己面前的桌子低声说道,“要不然我怎么不爱去那些人的家里了呢。看着如花似玉的小狐狸精们在面前转,看我那些老嫂子弟妹们站在她们的面前无力的样子,我真是心里难受得很。”她是北疆长大的女子,性子烈,可是在京城,却偏偏无法用那些在北疆的作风来帮助那些同伴。

    所以高大嫂仰头喝了一杯酒,咳嗽了起来。

    老高急忙过来笨拙地给她拍着后背。

    “你不喜欢的话,那以后就别去那几个家伙的家里了。”老高心疼地说道。

    “如果我不去,那几家府里更没有咱们北疆女人的立足之地了。”高大嫂便说道。

    “我这不是看你心里难受吗。”看着一同生活了那么多年的老姐妹失去丈夫的宠爱,面前还站着很多的年轻美貌的女人,将北疆的女人越发地给对比成了黯然失色的样子,高大嫂的心里不好受,老高看着也心疼。只是他也没有办法,毕竟,就算是他出面劝了那些兄弟,可是那些兄弟如今尝到了各种荣华富贵带来的甜头,也不会把他的话放在心里了。这种感觉叫老高也很无力,云舒也不知道怎么劝慰,等吃过了饭,云舒跟宋如柏从高家告辞,云舒便问道,“竟然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了?”

    “还好。还是有几个兄弟跟从前一样的。”宋如柏手里提着一个小坛子的酱菜。

    这是高大嫂做的,云舒觉得味儿不错,如果早上配着粥吃更好,因此高大嫂就热情地给云舒拿了一小坛子。

    她本来还想拿更多,只是云舒觉得这一坛子足够自己吃两个月了,便婉拒了。

    云舒跟他走在夜色里,突然问道,“你是真的把美人给卖了?”

    “卖了。我还跟他们说明白了,我不喜欢美人,就喜欢银子。想要跟我结交,还是给银子更叫我高兴。”见云舒的脸在月色之下微微露出笑意,宋如柏走在她的身边看着她的笑脸柔和地说道,“更何况我还得攒银子娶媳妇呢。”他这话叫云舒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却慢慢地柔和了,微微挑起了眉尖儿对他问道,“仿佛你要娶的媳妇是个贪银子的似的。”这话里带着几分笑意,宋如柏却摇头说道,“只是想给她更好的生活而已。”

    他的脸上带着几分柔和。

    云舒便笑了。

    “这么说,你和老段是真的不往来了?”

    “我懒得跟他往来。看见他,就想到从前我父亲。”宋如柏的眼里闪过冷冷的光。

    云舒便好奇地问道,“还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姐吗?”

    “不知道。我也不在乎。爱谁家的小姐谁家的小姐。”宋如柏对老段勾搭上了谁家的小姐并不在乎,露出几分冷漠。

    见云舒十分好奇的样子,宋如柏便问道,“要不然我去查一查?”

    “我其实也不是很在意。只是看高大嫂为段家嫂子抱不平的样儿,只怕日后这件事有的闹。”云舒微微皱眉,对宋如柏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