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高家

    她揉了揉眼角,对宋如柏客气地点了点头。

    “那少喝点儿。”这话就更奇怪了。

    云舒觉得自己这个回应也很奇怪。

    更奇怪的是,宋如柏竟然还点头应了一声,“知道了。”

    云舒晃了晃头,觉得自己大概还没有睡醒,和宋如柏招呼了一声就要进门,却见宋如柏迟疑了一下便看着她问道,“你要不要去老高家做客?高大嫂还说如果你有空,就叫你也过去。”这个邀请倒是叫 云舒意动,毕竟云舒还真的对快人快语的高大嫂印象不错,而且她现在已经是良民了,在各处走动也并不需要卑躬屈膝,觉得自己低人一等。只是跟着宋如柏一块去的话,这叫云舒心里有些不自在,便说道,“我就不去了吧。”

    “还是过去吧。就当做散散心。”宋如柏小心地看着她的神色。

    云舒想了想。

    她睡了一整天了,也不怎么累了,既然如此,去高家走走也挺好的。

    不管为了什么,可是总比关起门在家里守着空荡荡的宅子热闹一些。

    “那也好。”

    既然答应了要去高家做客,云舒也得预备一些上门的礼物,也没有预备得多么奢华,只叫婆子们去自己的烤鸭铺子里提了几只热乎乎刚出炉的烤鸭烧鹅,又去了京城里的一家有名气的点心铺子里买了点心还有蜜饯,云舒便和宋如柏一同去高家,路上的时候好奇地问了问高家的情况,等知道高家夫妻只有一个女儿的时候,云舒便又拿了自己绣的精致的荷包出来,里头塞了给小孩子会喜欢的各色样式的银裸子,觉得预备得周全了,便到了高家。

    高家得了皇帝赏赐的宅子,自然宅子也是十分华丽的。

    云舒进了门,就见高大嫂风风火火地迎出来。

    她也穿上了新衣裳,颜色搭配也是如云舒那样说给她的,因此,虽然看起来还是脸色不及京城里的红润白皙,可是却也挑不出什么错。

    看见了云舒,高大嫂就很高兴,又见宋如柏提着不少的东西,便对云舒说道,“来嫂子家难道还要带东西这么见外吗?”她一边说,一边大大咧咧地拉着云舒就走。云舒一边被她拉着往后头去,一边笑着说道,“因为是第一次上门,所以才要带些礼物,不仅是迎接高大哥与嫂子,也是为了热闹热闹。不过日后我再上门,就不会这么见外了。”她这么说倒是叫人心里觉得贴心,高大嫂便笑着点头说道,“可不是。我就受不了那些总是文绉绉地带着礼物上门的性子。这礼物还得有什么说道……谁受得了啊。”

    她一副被京城里的规矩给蹂躏得不行的样子。

    云舒见了莞尔一笑。

    京城里的规矩的确多得很。

    特别是显贵人家的规矩,多得累死个人。

    如果云舒不是从小生活在国公府里,这些规矩礼仪都是见惯了,学惯了的,骤然遭遇,那也得感觉水生火热的。

    不过高大嫂虽然做事依旧风风火火的,却行事少了几分粗俗,显然是认认真真地在学着京城里的规矩,因此云舒觉得高大嫂并不是那种不懂事,非要闹得不可开交的人物。她自然是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的,一边和高大嫂说着最近自己在家里做什么,一边叫高大嫂带着去了客厅,就看见老高正跟一个看起来七八岁的小姑娘在玩儿。老高身体那么简装,看起来虎背熊腰的,正在扮作打老虎,嗷呜嗷呜地在空地上转圈,每叫一声,那小姑娘就拍着手开心地也跟着叫一声。

    这么温馨的一幕,叫云舒都觉得心里软了。

    她不由觉得高大嫂是个十分幸福的人。

    当老高能守得住繁华还有外面的诱惑,在家里还对妻子和女儿这么自在,那自然是叫人觉得很幸福。

    “当爹的没个正经样子,这丫头片子也跟着闹腾。”高大嫂一边说,脸上的笑容却很大。

    云舒便也笑着说道,“父女情深,这是叫人觉得十分温馨的事。嫂子是个有福气的人呢。”她温温柔柔地说着,高大嫂便也笑了起来。倒是老高,装了一会儿老虎,见云舒跟宋如柏到了,便把女儿往怀里一抱走过来大笑着问道,“怎么这么晚才过来?快点儿,咱们要吃饭了。”他便对云舒说道,“叫你尝尝你嫂子的手艺。你放心,虽然难吃,不过吃不死人。”这话顿时挨了高大嫂好大的铁砂掌。

    老高惨叫了一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看起来很妻管严了。

    高大嫂见他没有正经的,便叫云舒说道,“你先坐会儿,我去做饭。”

    云舒本想说不如自己也去帮帮忙。

    不过想到自己那糟糕透顶的厨艺,云舒还是忍住了。

    她担心自己做的饭菜把人给毒死。

    不过看见老高家也有奴婢下人的,高大嫂还愿意亲自下厨,云舒不由对高大嫂更喜欢了几分。她虽然不是一个会做饭的,也不敢去厨房免得跟高大嫂双剑合璧的把厨房给炸掉,却可以留在客厅里跟老高的闺女一块玩儿。跟小家伙儿们玩儿是云舒最喜欢的事了,而且老高家的闺女也不怕人,虽然云舒陌生,可是等她怕生地咬了一会儿手指头,看见云舒那漂亮的荷包在她面前晃了一会儿,就果断地抛弃了只会做老虎的爹爹,投奔进了云舒的怀里。

    老高好大的汉子,看着闺女头也不回地跟着云舒跑了,顿时格外可怜。

    云舒一边笑着把荷包给孩子玩儿,一边抱着她小小的身体对老高问道,“这孩子几岁了?”

    “欢欢八岁了。”老高便说道。

    一边说,他便对云舒说道,“孩子还这么小,你嫂子就从宫里请了一位教养嬷嬷出来,天天教欢欢学京城里的规矩,今天好不容易放了一天的假,我这也是想叫孩子轻松轻松。”高大嫂自然知道日后他们一家在京城里,那孩子的婚事也肯定是在京城了。如果闺女的教养不好,那京城里那些规矩大得不得了的人家谁会愿意跟高家定亲呢?更何况女孩儿多学一学规矩在高大嫂的心里是肯定没错的,她就从宫里请了一位教养嬷嬷来教女儿许多的规矩。

    云舒听了倒是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想当初她八岁的时候都已经很能干了,自然也学了许多的规矩。

    只不过她还是摸了摸依偎在自己怀里的欢欢的小脸说道,“嫂子也是为欢欢着想。规矩多学一些总是没错的。至少不会叫有些不怀好意的人拿着做文章。”

    等着看北疆这些土鳖笑话的,在京城里不是没有。

    从前本不过是些北疆的泥腿子,却有从龙之功,一下子都发达了,跟火箭似的升迁上来,京城里怎么会没有眼红的人。

    这些傲慢的人没准就在外头想看看北疆武将的家中女眷的笑话,为了满足一些世家的讨厌的自负还有高傲。

    所以高大嫂愿意叫欢欢学规矩,不仅仅是为了欢欢自己,也是为了一家子。

    “你跟你嫂子说得一样儿。你嫂子最近也憋着一口气呢。这京城……”老高拍着大腿说道,“贼心眼子的太多,不如在北疆轻松。”

    云舒便笑了。

    不然怎么都说京城居大不易呢。

    方方面面都是不容易的。

    不过好在老高一家劲儿往一处使,高大嫂又是个难得的明白人,云舒倒是不担心高家。

    她只是垂头笑着问欢欢一些最近学了的规矩,听欢欢稚气地跟自己说着,便知道那位宫中的教养嬷嬷的确是没有藏着掖着,的确是把规矩都认真地传授了。她在心里点了点头,便在一旁听着老高跟宋如柏说着一些最近京城里各处的动静,听着倒是也受益匪浅。等到了高大嫂叫人开饭了,云舒便试吃了一下高大嫂做的饭菜,心里万分复杂……能把羊肉做的跟猪肉一个味儿也是不容易。

    不过味道还是不错的。

    除了做什么肉都跟猪肉一个味儿。

    “怎么样?味儿合你的胃口吗?”高大嫂拼命给云舒夹菜。

    云舒好不容易吃了一碗肉,觉得自己的喉咙都被肉噎住了,却还是点头笑着说道,“挺好的。”虽然做什么都一个味儿,不过却也挺好吃的。

    高大嫂顿时高兴了起来。

    她才刚想再给云舒夹些吃府,宋如柏就在一旁放下酒杯,对高大嫂说道,“她吃饱了,嫂子给她舀一碗汤就够了。”

    “这就吃饱了?”高大嫂见云舒点了点头,便看了看云舒面前的小碗说道,“吃得也太少了,怪不得这么瘦呢。”

    她似乎恍然大悟地说道,“这京城里的姑娘家家都纤细得很原来是因为吃得少啊。”她一边说,一边又对云舒问道,“那天在你家里的时候,你吃得也不少啊。”之前北疆女眷在云舒家里吃饭的那一天,云舒似乎并没有吃得那么少,虽然吃得也不多,可是胃口看起来还是不小的。云舒被揭穿了真相,便咳嗽了一声,对高大嫂坦白地说道,“那不是为了不叫嫂子们看出来我是个娇气的人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