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报备

    云舒无语了。

    如果不是当初自己也八卦过翠柳和赵雨,那云舒一定会一声不吭。

    “也不算,反正慢慢来吧。”她对翠柳说道。

    不过显然对宋如柏的态度更加亲近了。

    翠柳露出了恍然的样子,对云舒贼贼地笑了两声,又和她一同去帮忙了。

    因为春华也是唐国公府世仆之中得唐国公看重的,因此她和陈平成亲的时候,来了不少国公府里的有权有势的管事,就连唐国公也叫人给陈平赏赐了一份新婚的贺礼,给陈白高兴得露出了雪白的牙来。云舒跟着人在成亲的时候忙前忙后的,也累得不行,等到了晚上陈平跟春华入洞房了,云舒才拖着疲惫的身体想了想,到底没有回家,留在陈家跟翠柳一个屋子睡了。

    等到了大清早上的时候,春华已经换了新婚的新妇的发髻,和陈平一同给陈白夫妻请安。

    云舒和翠柳坐在一块儿,看着红着脸很羞答答的春华,觉得自己仿佛看见了曾经那个爱说爱笑的春华。

    原来姑娘家成亲以后,就会变得这么羞涩啊。

    云舒忍不住笑了。

    “你们小两口往后要和睦,不要吵架。还有阿平,我知道你性子狡猾,往后不许欺负你媳妇。”陈白家的如果不涉及到长女碧柳的时候,真的是一个特别好的人,也不是为难儿媳的性子,见陈平跟春华夫妻之间十分恩爱的样子,她还是很高兴的,又拉着春华叮嘱说道,“如果他有什么地方别扭着跟你生气,你就告诉我,告诉你父亲。看我们不收拾他的。”她对春华十分疼爱的样子,春华也急忙说道,“您放心吧,如果他叫我生气了,我一定告诉您。”

    她可是唐国公府大管事的闺女。

    陈白自然是十分看重的。

    陈白家的也对这个儿媳是满意的。

    毕竟,春华成亲的时候带来不少的嫁妆,可见她也是得到娘家疼爱的。

    这嫁妆就是女子在婆家的底气。

    陈白家的只看见春华的嫁妆丰厚,就对春华觉得挑不出错来了。

    “快跟你的妹妹们坐吧。”陈白家的又问了春华喜欢吃什么,好叫厨房给预备,一边叫她去跟翠柳云舒一同坐着去。对于爱吃什么这个问题,春华很爽快地说道,“我什么都爱吃。”她本来就是一个吃货,可不是吃什么都喜欢么。翠柳听得噗嗤一声笑了,然而春华跟她一个屋子做了那么久的姐妹,自然也知道她并不是鄙视自己,因此便也露出了一个笑容。她直接跟翠柳云舒坐在一块儿,云舒就给她倒了些水果茶,低声问道,“什么时候回娘家去?”

    “过两天的,不着急。”春华一边喝水果茶,一边对云舒说道。

    她见陈平坐在自己的身边对她笑,直到现在才觉得不好意思。

    显然她也想到昨夜的风光旖旎。

    云舒当做没看见。

    在新婚的夫妻面前,单身的人总是没有人权的。

    “是先要回府里给主子们磕头吧。”翠柳在一旁板着手指头说道,“昨儿哥哥和你成亲,国公爷,大夫人,还有老太太都 叫人赏了东西出来,等过两天你们肯定得去府里磕头。”她一边数着春华和陈平成亲时候的热闹,一边叹气说道,“只是怪累人的。成亲一次简直就像是被扒了一层皮……一想想我也要成亲,再挨累一次,我觉得骨头疼。”她昨天跟云舒忙前忙后地张罗,自然是十分疲惫的,春华急忙对她说道,“虽然累,可是 也高兴啊。谁会不喜欢成亲。”她还对翠柳继续说道,“而且挨累的都是别人。做新娘子的,咱们就端庄地往那儿一坐,坐一晚上一点都不累。”

    云舒眼角微微抽了抽。

    这么说原来成亲的时候还是做新娘子最幸福。

    看见她们感情十分好的样子,陈白不由十分欣慰地点了点头,又对陈平叮嘱了几句。

    可是陈白家的看见春华和云舒翠柳都热热闹闹地说话,眼神却不由黯淡了一下。

    昨天陈平成亲,碧柳这做姐姐的却并没有出现。不仅没有人没有到场,而且还没有叫人送什么贺礼,这叫陈白家的不由心里十分伤心。

    此刻看着春华这样亲近小姑子的样子,陈白家的动了动嘴角,想转头求陈白饶了碧柳,叫碧柳回来。

    春华一看就是个大大方方的性子,如果碧柳回来,她一定也会对碧柳很不错的。

    自己的儿女们日子都过得好,那才叫真的好不是吗?

    只是看着陈白今日高兴的样子,陈白家的又觉得不敢开口。不过她也并不急着叫陈白重新原谅长女,毕竟长女的确是做了叫陈白父子不能忍受的事,这种事得慢慢地用时间去消磨。等时间久了,陈平心里这口气出去了,再叫碧柳跟他姐弟重归旧好吧。心里已经想着这些,陈白家的便用欣赏的目光看着春华,觉得春华这么厚道,的确是一个做妻子的好人选。从前她看重云舒和陈平之间的婚事,也只不过是因为云舒性子温柔,会容忍碧柳。

    只是这些年看下来,云舒性子倒是真的很温柔,不过如果触及她的底线,她的性子也不好惹。

    她又跟翠柳同仇敌忾,是不可能去喜欢跟翠柳有仇的碧柳的。

    如果是这么想想,春华还是比云舒更适合当陈家的儿媳妇。

    只是陈白家的也是看着云舒长大的,见云舒如今也已经出了国公府,也已经是可以嫁人了,又美貌温柔,不由忍不住对陈白低声说道,“小云也是可以嫁人了。如今翠柳都快成亲了,你说,咱们要不要给小云寻摸寻摸人家?”她是真心关心云舒,因此还在思考自己认识的人里有没有适合云舒的,一边对陈白念叨着说道,“从前还以为小云能在老太太跟前多留两年,叫老太太给挑个人家,可是如今她出了国公府,这日后的婚事也叫人操心。”

    “你也知道她得老太太宠爱?既然知道她得宠,就该知道老太太不会无缘无故地放她出来。这种事你操什么心。”陈白便打断了她的话道,“更何况你的眼光……”看看妻子的臭眼光……虽然碧柳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想当初能给碧柳接了王家那一门烂婚事,妻子的眼光显然也就是这种程度了。陈白哪儿能叫陈白家的在云舒的婚事上张嘴,越发不客气地说道,“好好预备翠柳的婚事就行了。小云的婚事轮不着你操心。”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老太太是想想给小云选一门婚事?可是让她出府……难道这门婚事极好?”陈白家的顿时想到了老太太在翠柳的婚事上的操作,忙追问到,“难道也是官宦人家?”她一副追问个不停的样子,陈白摸了摸嘴角没吭声,半晌才说道,“不管是谁家,你只要记住了,你别替小云操心,给小云惹麻烦就是。”他并没有说出云舒会嫁给谁,可是陈白家的心里却已经有了猜测,低声说道,“会叫老太太给放了身契,做了良民,难道真是跟国公府里说的似的,宫里头对她有些想法?”

    最近云舒得到皇帝单独的召见,这件事是瞒不过国公府里的人的。

    国公府里的人的确说什么的都有。

    特别是她突然被老太太放出了国公府,这叫国公府里的传言更多了。

    能叫一向都离不得云舒的老太太把她放了身契给放出去,这叫人觉得古怪,又叫人觉得有什么内情。

    因此,陈白家的的确在府里听人神神秘秘地说什么,云舒可能会进宫当娘娘。

    因为是得到了皇帝的看重,因此唐国公府才不敢继续把她当做奴婢。

    陈白扯了扯嘴角。

    “胡说。”他冷冷地说道,“小云做事光明磊落,怎么可能会进宫。往后你这样的话在嘴边多想想,免得得罪了人。”他不耐烦地叫陈白家的别操心云舒,云舒又不知道,只和春华翠柳说了一会儿的话,就和翠柳一同去屋子里补觉去了。她累了这一天,骨头都累得疼极了,简直比在老太太的跟前当丫鬟还累,一觉睡到了天亮,她跟翠柳才一同爬起来,又跟陈家的人吃了一顿饭,便告辞回了自己的宅子。

    她才走到自家的宅子门口,便看见宋如柏打开门似乎要出门,便招呼了一声。

    昨天宋如柏跟着陈平也忙前忙后的。

    他身为伯爷,与陈平十分要好仿佛兄弟的样子,这叫陈平的脸上格外光彩。

    “你回来了?”宋如柏见云舒的精神不错,便走出门问道。

    “宋大哥,你要出门吗?”云舒见他要出去的样子,便好奇地问道。

    宋如柏便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便对云舒说道,“我去老高家喝酒。晚上就回来。”

    云舒觉得这话怪怪的。

    就像是跟妻子报备似的,要不要说得这么周全啊?

    而且看宋如柏的样子,似乎十分理所当然似的,仿佛把自己的行程告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似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