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打动

    显然云舒还记得老段呢。

    宋如柏不由笑了笑。

    他抬手,轻轻地碰了碰云舒的脸颊。

    云舒的小脸绷得紧紧的。

    他碰了她一下,云舒被吓了一跳。

    “怎么了?”

    “没有什么。只是觉得你说这些话的时候很好看。”宋如柏温和地说道。

    他觉得云舒为老段的妻子抱不平,厌恶唾弃老段三心二意的时候的样子很美丽。

    她在他的面前展现她的性格,不再那么温温柔柔的样子,更加美丽。

    云舒觉得宋如柏这大概是受虐狂。

    不过她还是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又有些柔和。

    听到她这么讨厌三心二意的男人还觉得她美丽的人,云舒并不讨厌。

    因为这本身就是对她的欣赏还有赞美。

    “这件事会不会被那位段家嫂子知道?”她还是很关心地问道。

    “只怕高家嫂子会很快给她书信。她们这些女眷在北疆互相扶持,最抱团不过。而且,”宋如柏沉默很久,在云舒的疑惑的目光里对云舒说道,“唇亡齿寒。进了京城有老段这花花肠子的并不只他一个,只是别人胆子更小,没有老段胆子这么大。可在宫里跟宫女眉来眼去的可不是一个两个。”他也知道这是世间男子的劣性根,当年在北疆没条件的时候,自然老老实实的。

    可是现在权势富贵都有了,会看不得家中已经不再年轻,也从不美貌的糟糠,在看看那京城一个个如花似玉的美丽姑娘,会动小心思并不奇怪。

    京城这样繁华之地养大的美丽姑娘,哪里是北疆那些在寒冷之中面容粗糙的女子能比得上的。

    可是云舒觉得,一个女人的美丽,并不仅仅是外表,更重要的是她的内心。

    外表的美丽最多美丽十多年,等大家都老去了,都是小老太太了,还有什么美不美的。

    可是能陪着自己的丈夫在北疆那样寒冷艰苦的地方生活,照顾丈夫,生儿育女,辛苦勤劳,这对于云舒来说才是最美丽的。

    云舒便干脆地说道,“谁做了这样的事,日后你就不要叫他来我家里出现就是了。”

    她不想知道都有谁变了心。

    因为她根本就不想知道渣男们的名字。

    “陛下其实都看在眼里。他们只记得陛下是当初的八殿下,却忘了如今侍奉的那个已经是个皇帝了。”宋如柏便皱眉说道,“这样禁不住浮华的引诱,陛下心里只怕对他们会很失望,日后也不会信任了。”会被美色引诱的人心志必然不会坚定。今日被美色诱惑嫌弃了自己的糟糠,日后会不会为了更大的诱惑就背叛皇帝还有太子?做了皇帝,龙椅上那位就一定会有做皇帝的通病。

    疑心病。

    会叫皇帝不再相信他们,那往后的前程只怕都要靠边站了。

    就算不会被皇帝冷落,可是遇到了要紧的事,也绝对不会是皇帝信任的人。

    “陛下就算不会再信任这样的人,可只要看在过去的情分,陛下会对他们依旧很宠幸的。”除了不再信任之外,皇帝却依旧会善待那些不太坚定的武将,因为皇帝会记得他们辅佐他登上皇位的功劳。云舒皱了皱眉,犹豫了很久才试探地对宋如柏说道,“我看高大哥似乎对高大嫂挺好的。”她这么小心的样子,宋如柏便点头说道,“老高没动过这样的心。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是咱们这里头最胡子拉碴,最邋遢的一个?”他这话叫云舒笑逐颜开。

    “我就看得出来高大哥是个实诚人。”她笑着说道。

    宋如柏摸了摸自己的脸。

    “我也是个实诚人。我也没有变过心。”

    他心里一直惦记她,这么多年从没有改变。

    就算是现在已经得到陛下的封赏,也依旧没有改变。

    云舒当做没听见的样子。

    不过她的脸微微地红了。

    宋如柏这样无时无刻不在表白,叫她觉得很无语。

    “所以,我觉得陛下如今这样信任我,都是你的功劳。”宋如柏便对云舒说道,“因为我对你从没有变心,所以陛下觉得我是一个忠诚的人,所以才会这样信任我。小云,你看,我的荣华富贵其实还有你的一半。”他的声音带着几分男子特有的低沉的沉稳,云舒听到这话一愣,不由下意识地看向宋如柏,就见他的眼里都是郑重,看着她说道,“如果不是还想回来娶你,我在北疆的时候不会记得保护自己,可能早就死了。如果不是为了能名正言顺地回到京城,不是做一个人人喊打的戴罪之人,想要给你安定的生活,我也不会追随陛下带兵回到京城,卷入夺嫡的浑水。小云,成就了现在的忠义伯的是你,所以我的生命,我的荣华富贵,还有我的一切,都有一半是属于你的。”

    他本来就是孑然一身了无牵挂的人。

    如果没有为了云舒,没有念着云舒,念着回来娶他,他不会那么在意战场上的安全。

    死了就死了,也无所谓。

    可是为了云舒,他却得活着,也得拼搏出一份安稳富贵的生活,成为有资格娶她的人。

    宋如柏便苦笑了起来。

    当然,他有些拼搏过了头,一下子拼搏成了忠义伯,叫云舒望而生畏。

    “小云,无论是忠义伯,还是当初在巷子里做苦力的小子,都是我。”他看着云舒怔怔地看着自己,轻声说道。

    无论是当初老老实实看起来一无所有的宋如柏。

    还是现在的拥有了一切,高不可攀的忠义伯。

    其实都是他。

    他没有变。

    “我依旧是你认识的那个宋大哥。老段……以后我不会再和他有往来。不仅仅是为了我,也是因为你讨厌他。”宋如柏便对云舒说道,“我不在意得罪了谁,也不在意疏远了什么圈子,只要你喜欢的,我就喜欢。你不喜欢的,哪怕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也不会理会。我没有那么多需要你去委曲求全,或者要虚伪地应付的交际往来。”他沉默了很久才说道,“更何况陛下将我当到禁卫大统领的位置,这样的一个位置,陛下也会高兴看到我疏远京城的权贵,做一个只忠心他的孤臣。”

    所以云舒不需要去面对那些眼高于顶的贵族女眷。

    如果谁看不上云舒,那云舒日后就不跟他们往来也没关系。

    不需要委屈地强颜欢笑,被人白眼还要装作若无其事。

    只需要做现在这个在他的面前畅所欲言,看人不顺眼就叫对方以后别联系的自由自在的女子。

    就比如老段,她讨厌他,那以后就不要联系就行了。

    云舒没有想到话题突然从老段沾花惹草转变成了这样。

    可是听着宋如柏这样的话,她却觉得心里坚硬的地方松动了。

    不管怎么样,云舒也得承认,宋如柏的每一句话都正中她的心。

    她心里最害怕的,最不敢去面对的,都被宋如柏的这些话化解。

    甚至看着宋如柏看向自己的目光,云舒都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干脆地再一次拒接他。

    “宋大哥,你叫我好好想想。”她很久之后才轻声说道。

    宋如柏一愣,之后眼里露出惊喜。

    她没有拒绝他,反而松动了态度。

    “我说过,我愿意等着你。”他便看着云舒急切地说道,“你用不着着急。其实现在这样的相处我就已经很满足了。”他小心翼翼地守着云舒对自己这点转变,似乎生怕过于逼迫叫 云舒再一次对自己疏远起来。云舒看着宋如柏这样小心的样子,心里不由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谢谢你。”她看着宋如柏这样小心地等待自己,心里不是没有触动。在这一刻,云舒是真的感觉到宋如柏对自己是真心相待。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或许嫁给宋如柏是最好的选择。

    他明白她,理解她,也珍惜她,更重要的是,他日后的往来交际不会叫她感觉到被人轻视。

    今日北疆的那几位女眷和云舒的亲近,也叫云舒心里多少感觉到高兴。

    不过她还想要再仔细地想一想。

    所以她还是送了喜上眉梢的宋如柏出了自己的家门,自己慢慢地思考着自己对宋如柏到底是怎样的心情。

    不过她这样的思考也没过几天就忙碌了起来。

    因为陈平就要跟春华成亲了,不提春华的家里正忙得不行,只说陈家为了成亲,张罗的事多不胜数,大家就忙得滴溜转,哪里有时间儿女情长啊。

    不过云舒却还是觉得自己对也时常来帮忙的宋如柏的态度比从前更放松了。

    这样的转变虽然瞒得住别人,可是却瞒不住和云舒最要好的,打小一块长大的翠柳。

    所以这一天,好不容易才帮着把陈平成亲的新房给布置得差不多了,云舒才坐在屋子里喘口气,翠柳一脸坏笑地就来了。

    “我说,你最近和宋大哥怎么回事?怎么叫我感觉比从前亲近了很多?你说,是不是你答应宋大哥什么了?”

    看着翠柳一副坏笑的样子,云舒眼角跳了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