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拒之门外

    女人的心更细致一些。

    老段到了京城就改头换面,整个人换了一个人似的,就算是粗枝大叶的人都看得出来。

    高大嫂自然也看得出来。

    看着老段一下子闪烁起来的眼睛,她便冷笑了。

    老段竟然不敢反驳她。

    不过高大嫂再想说什么,老段却已经转投对宋如柏说道,“我先走了,宫里还有事呢。”他匆匆地就要离开,云舒这一次就见宋如柏对老段似乎冷淡了许多,竟然都没有回应。宋如柏这样的态度叫她心里不由咯噔一声,不由有些不安。可是这里还有许多人在,云舒便没有多问,倒是又和北疆的武将家眷们一同用了饭,热闹到了晚上,看着人家一对对夫妻恩恩爱爱地走了,云舒才见宋如柏去而复返。

    “怎么了宋大哥?”云舒便问道。

    “没什么。”宋如柏坐在云舒的对面喝着茶对云舒说道。

    他似乎并没有什么。

    可是云舒却觉得宋如柏此刻的心情不怎么好。

    “是因为威武侯吗?”云舒便斟酌着问道。

    宋如柏便顿了顿,片刻之后放下了手里的茶杯搓了搓自己的脸。

    “一个男人要变心快得很。”他便突然说道,“我对他很失望。”

    “对威武侯很失望?”

    “他叫我想到我父亲。”宋如柏便脸色压抑地说道。

    他这话叫云舒微微一愣,之后点了点头。

    宋如柏的父亲也是武将,也在外征战多年,宋如柏的母亲含辛茹苦地为他养儿子,养着家里。可是等那男人一回来,却带着美貌的妾室,叫宋如柏的母亲因此含恨而亡。而那个美貌的小妾以后还成了宋如柏的继母,那么多年叫宋如柏的生活非常艰难,特别刻薄宋如柏。因为那些年的经历,因此或许对于宋如柏来说最厌恶的就是跟他父亲有着一样做法的男人,而老段大概就是这样的男人。

    难怪宋如柏今日似乎都没有搭理老段。

    大概在宋如柏的心里,老段已经不算是兄弟了。

    “真的吗?宋大哥,你和他到底是兄弟一场,可别误会了他。这里头会不会有什么误会。”云舒还是希望不要有这样的事发生。

    糟糠之妻在男人得到了荣华富贵之后被抛弃,云舒并不喜欢这样的故事。

    她的心里也有些郁闷,虽然并没有见过老段的妻子,可是看着高大嫂今日愿意为之出头责问老段,还知道照顾生病的婆婆,这怎么想都不会是一个不好的女人。所以云舒的脸上便露出几分这样的神色,宋如柏看见了,微微为难,却还是对云舒说道,“绝对没错。虽然我不知道是谁,可我的确看见了。”他这样肯定,云舒不由露出愕然的样子问道,“你看见了?看见什么了?”难道是捉奸在床?

    不能吧。

    “我看见他和一个女人在银楼,他给那女人买了首饰。”宋如柏冷冷地说道。

    “这也不算什么。或许是买给他妻子的,央求谁来帮他挑选。”

    “可是他转手就把首饰插戴在了那女人的头发里。”这样的亲昵的动作,绝不可能是没有关系。宋如柏的脸色颇为难看,云舒也无力反驳,很久之后才轻声问道,“是个怎样的女子?”她想到老段身上的转变,便低声说道,“真是叫人失望。”她觉得会变心的男人是叫人失望的,宋如柏便垂了垂手里的茶杯,仔细地思考了一会才说道,“应该是个年纪不大的姑娘家。我只看见了背影与侧脸,因此并没有看清楚。可是她扑到老段的怀里,老段可没有推开她。”

    “年轻的姑娘家?多年轻?比那位段家嫂子还年轻吗?”云舒好奇地问道。

    “和你年纪差不多。”宋如柏神色凝重地说道。

    云舒倒吸了一口冷气。

    “和我年纪差不多?”天啊,老段瞧着都三十多了。

    这年岁差得也太多了。

    “他怎么可能会喜欢这样年纪的姑娘,这怎么可能呢?”

    “他都能做那女人的爹了。”宋如柏脸色沉了下来,带着几分冷色对云舒说道,“老段的儿子瞧着都比那丫头打。我见那女人打扮得十分静雅,应该出身不凡,也搞不懂这些名门淑女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知道老段有家有业,而且老段那模样……怎么还看得上他。”宋如柏便一摸脸对云舒说道,“你也瞧见了,老段生得也不英俊,行事就算调教了一段日子,可是到底还是有些粗鲁,除了一个威武侯的爵位,他还有什么。”

    云舒百思不得其解。

    “这样的女人只能是个例,绝大部分的名门淑女还是自尊自重的。”云舒觉得宋如柏也不用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可是想到老段的样子,那只能说是一个普通人,总是没有叫一个女子奋不顾身地和他在一起的,因此便皱眉说道,“可是如果当真是这样出身不错的姑娘,怎么可能会给他做小妾。就算那姑娘答应,那姑娘的家里顾着自己的家门荣光,也绝对不会答应的。”虽然这种女人在现代叫小三,人人喊打,可是在古代,这样的姑娘如果是要给老段做小妾的话,虽然依旧叫人厌恶鄙视,可是在法理上来说并没有问题。

    古代本来就是有小妾这种存在的。

    可是一个出身极好的年轻轻的姑娘,为什么要给老段做小妾啊?

    就算老段现在封了威武侯,可是京城这种地方,难道有爵位的男人还少了不成?

    不说一个侯,就是国公门第也不少。

    不至于没眼光地看上了一个老大年纪的威武侯,反倒叫自己成了会被人鄙视的妾室吧?

    云舒觉得这件事有些太奇怪了,可是宋如柏既然看见了,那就绝对不可能出错,此刻便冷笑了一声说道,“他做了这样的事,今日还敢若无其事地上了我家里来,面对北疆这么多的兄弟还有女眷,真是不要脸。”她最痛恨的就是这种跟着糟糠吃足了苦头,可是富贵之后就沾花惹草,不把糟糠放在心里的人,又觉得那女子叫人厌恶,忍不住对宋如柏问道,“那到底是谁家的姑娘?你没有问问他吗?”

    “我问了,他不肯说。”

    “那他想干什么?既然与那姑娘这么郎情妾意的,总是有曝光的一天,那姑娘的身份日后肯定会被咱们知道,何必遮遮掩掩。”云舒便冷冷地说道,“做的做了,又怕人家知道不成?”她倒是想知道到底是谁家的小姐这么不要脸,竟然跟老段厮混在一块儿,宋如柏见她气愤极了,便安慰她说道,“我盯着他呢。他做这样的事,败坏的是整个北疆武将的脸,也丢了陛下的脸。如果这件事被陛下知道,只怕陛下会对他很失望。”

    皇帝尚且对沈二小姐念念不忘呢。

    虽然也纳了几个嫔妃,可是却并没有把沈二小姐忘了。

    可看老段的样子,对糟糠应该是已经忘得很彻底了。

    “你说的没错。”现在北疆的几个武将正是最得皇帝信任,京城里都在关注的。

    老段如果闹了这一出,以后必定是大动静。

    如果只是看上一个宫女之类的,那瞧瞧地纳了在府里也没有人会说什么。

    可是如果是身份高贵的小姐,那必然会惹出一些热闹出来。

    云舒想一想都替皇帝感觉扎心。

    才刚刚解决了显侯府的事,老段的事儿只怕就要叫皇帝生气了。

    “如果一个男人管不住裤腰带,那他只怕也不值得被陛下信任,委以重任。”云舒便冷冷地说道。

    宋如柏好悬没有喷口血出来。

    他看着这么彪悍的云舒,万分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我好歹是个男人,你不要说得这么直爽。”什么裤腰带之类的……不过宋如柏倒是觉得云舒在他的面前更自在了,

    只有最亲近的人,才会叫云舒没有半点顾忌地这么说吧。

    看见他一边无奈一边却笑了,云舒干脆地说道,“日后我家不欢迎这种人。你不要再把他带到我的家里,真是脏了我家的院子。”她最讨厌的就是老段这种人,就算老段有权有势,可是云舒也不想和他有什么往来,也不想对他和和气气的了。她这话叫宋如柏轻轻点头说道,“你放心,日后我也不会与他兄弟相称。”他也没有办法面对跟他的父亲做出一样的狼心狗肺的事的老段。

    哪怕他曾经是他的兄弟。

    “这么说,高大嫂是看出什么来了。”云舒想到白天的时候的事,便轻声说道。

    “眼睛好使的都看得出来他的变化。”宋如柏不以为然地说道。

    “不过进了京城,把自己整理得清爽干净的确是需要这么做的。”云舒顿了顿便对宋如柏说道,“高大哥他们的胡子也该修一修了,京城里不流行土匪一样的大胡子大汉。还有衣裳……也该换上跟京城里的人差不多的衣裳。当然……”她便对宋如柏说道,“能帮他们这么打理的,只有他们的妻子,这才是最重要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