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友好

    “嫂子们吃了早饭没有?不然一块吃着早饭,咱们说说话吧。”

    云舒便笑着邀请。

    “没呢。我们昨天晚上才到了京城,今天本来想在京城里逛逛早市,不过我一想,不如来见见你。”高大嫂便对云舒说道,“在你家里吃饭倒是好得很。咱们可都知道了,你家的饭菜可好吃了!只是你一会可别嫌咱们胃口好啊。”她并没有十分美貌,相反,生得十分平常,又因为在北疆经历的多了,所以看起来比同年龄的女子要沧桑一些,可云舒还是更喜欢她这样的性子还有和自己说话的态度。

    她对她说话用的是很平等的话。

    “嫂子们爱吃我才高兴呢。”云舒便叫婆子们摆饭,又请了几位女眷入座。

    高大嫂就坐在云舒的身边,好奇地看了看桌上的吃的,点头说道,“闻着就香,只是都太精致了。”

    “那就多吃几口就好了。”云舒请了她们吃饭,见她们都埋头吃上了,便也端着一碗粥吃,不大一会儿,便看见高大嫂笑着看着自己。

    “嫂子怎么了?”云舒不由好奇地问道。

    她还摸了摸自己的脸,觉得自己并没有失礼,更加一头雾水了。

    “老高说你好客真是没说假话。咱们这么哗啦啦地上门,才刚认识,你却并没有嫌弃咱们不懂礼貌。”高大嫂见云舒露出了几分疑惑的样子,便哼了一声对云舒说道,“倒是有的人,自己跟咱们一样的出身,就嫌弃咱们这样的女人粗鲁了。”她一边说,一边有些不高兴,一旁的几个女眷都露出了气愤的样子。云舒才想问一句,一旁已经有个女人十分不高兴地说道,“老段到底是什么回事儿?段家大嫂留在路上没跟着咱们进城,他也不知道多问一句,却只顾着嫌弃咱们说话声音大,说笑的声音大了。”

    这显然是老段挑剔过她们了。

    其实按云舒的想法,老段挑剔的没错。

    这京城里都是人精。

    北疆女眷这样进了京城,如果还是摆出粗俗的样子的话,那日后也只能抱团玩耍了。

    京城里其他的女眷大概都会觉得她们不配和她们往来。

    不过云舒却并不会挑剔他们。

    好歹北疆的女眷都是良民出身,可没有云舒这样曾经被卖了当丫鬟的事儿。

    她跟北疆的女眷半斤对八两,有什么好笑话嫌弃人家的。

    “这老段,才进了京城多久啊,嘴里就各种规矩不规矩的了。”高大嫂抱怨着说道。

    她似乎格外不满,又似乎是有些说不出的不高兴。

    云舒默默地想着老段那倒腾得十分干净整齐的样子。

    她想了想便关心地问道,“这么说,段大嫂还在路上吗?我听说是段家老太太病了,可还好吗?”她的声音十分柔和,高大嫂觉得云舒说话的样子格外好看,便下意识地没有多批判老段,只对云舒说道,“段家老婶子上了年纪了,身体受不住。而且又惊喜了一场,这精神头就不够用。大夫都给她看过了,叫她得慢慢养,不能着急。这路上就耽搁了。段大嫂叫咱们先进京城,她陪着段家老婶子慢慢地回来。”她似乎和段家的女眷都很亲近,显然从前在北疆的时候,这些女眷之间的关系都是很好的。

    云舒便听了。

    高大嫂想到这里,便对云舒说道,“其实我还是有件事要求你。”她对云舒格外诚恳。

    “什么事?”云舒好奇地问道。

    高大嫂脸上便露出几分赧然。

    “小云,虽然咱们是第一次见,可是嫂子也看得出来你是怎样的人品,所以在你的面前也不说虚的。嫂子就是想请你跟咱们说说京城里的规矩。”她在云舒错愕的目光里叹了一口气对云舒说道,“这都到了京城了,咱们死抱着北疆时候的那一套是没好处的,所以想学学京城里的规矩,至少别叫人笑话咱们是泥腿子。”她拍着自己的手对云舒说道,“也不能给咱们的男人抹黑。”

    其实她自己心里也是明白的。

    既然到了京城,就得按着京城的规矩来了。

    不能还在北疆似的那样没规矩。

    不然,连累的就是自家的男人也被京城嘲笑,在京城格格不入了。

    显然她们都是明理的性子。

    “我听老宋说了,你是国公府里出来的,那大家族里的规矩还有礼节应该是明白的。”高大嫂见云舒轻轻点头,便对她苦笑着说道,“除了你,咱们也不知道该去求谁,问谁了。小云,你觉得我多心。按说如果咱们几个要学规矩,求陛下赐几个教导规矩的人就行了。可是我就是觉得那些宫里头的人看咱们的眼神不一样,哪怕是教导咱们,看咱们的眼神也跟看烂泥没什么区别。”

    那就是京城还有宫中看人的高傲的心态了。

    云舒多少明白高大嫂的心情。

    学规矩没问题。

    可是不能叫人在心里笑话,看不起她地那样学。

    “如果几位嫂子都有时间,我每天也空得很,嫂子们有空就过来,咱们一块儿说说京城里的规矩,互通有无。只是要说我能教导嫂子什么,那也是高看了我。”云舒便斟酌着说道。

    她并没有拒绝,顿时叫高大嫂脸色亮了起来。

    至于云舒的什么互通有无,高大嫂就觉得文绉绉的,却也爱听。

    “你说什么咱们都答应!”她拍了拍云舒的肩膀,见她对自己一笑,并没有嫌弃自己的粗鲁,便对云舒直截了当地说道,“所以之前我跟你抱怨老段,不是抱怨别的。到了京城就学京城里的规矩,这都应该的。可是老段这家伙也不能摆出一副挑剔看不上咱们的样儿说这种话。他是不是忘了他自己是什么出身了!”她性子直率,自然看不上老段腿上的泥还没洗干净就嫌弃他们是泥腿子了,云舒便笑着点头,又听高大嫂说道,“陛下赏了咱们不少的绫罗绸缎,小云,咱们的衣裳怎么做啊?”

    云舒便给她们指点了一处京城里不错的做衣裳首饰的地方,又说了简单的衣裳的搭配。

    都是很简单的搭配,不会出错,高大嫂就知道云舒是用了心的。

    她不由对云舒格外感激。

    “你是个真心实意的姑娘,小云,往后我就认了你做妹子了。”她便对云舒说道,“以后咱们还得常来常往呢,你叫咱们一声嫂子,那以后你就是咱们的亲妹子。”她似乎对云舒格外热情的样子,一旁的几个女眷也纷纷点头,云舒如今已经不是丫鬟出身,因此也并没有拒绝。等到了快中午的时候,宅子外面又热热闹闹起来,之后婆子们就说北疆的几个武将上门了,还有宋如柏也过来了。

    云舒便请了他们也都进来。

    宋如柏走在最前面,脚步快得很,见了云舒笑吟吟地跟高大嫂站在一块,他似乎松了口气。

    “怎么,还怕我把小云给吓着了?”高大嫂见宋如柏一马当先地进来,哈哈笑了起来。

    宋如柏却摇了摇头并没有说什么。

    云舒便笑着看了她一眼。

    “你出门的时候说逛逛街,怎么逛到小云这来了。”老高看见高大嫂就走过来问道,“老宋在宫里知道你浩浩荡荡带了这么些人马过来就急了。你看看,这才中午就把咱们都叫出来了。”

    云舒想一想就知道宋如柏担心什么。

    担心北疆的女眷与她第一次见面,过于生疏怕她应付不过来。

    她便笑了笑。

    “有什么好着急的。”高大嫂顺手就掐住了老高的耳朵,看起来很熟练地拧了半圈儿,云舒便看见老高哎哟哎哟地歪着脑袋叫了起来,虎背熊腰的人却看起来跟小猫儿似的。不过如此倒是能看得出来高家夫妻的感情的确很好,她正笑着看着的时候,却见威武侯老段走过来,脸色有些尴尬地对眼睛斜斜地看着自己,掐着腰十分凶悍的高大嫂说道,“之前说话不中听,叫你们不高兴了真是对不起。不过我也没有恶意。”

    他看见老高被拧着耳朵,一旁这么多人看着呢,便对高大嫂说道,“现在是在京城里了,给老高在外头留点面子吧弟妹。”

    这话云舒觉得其实没错。

    不过她觉得高大嫂对老段心里还存着气愤,怕是听了这话不顺耳。

    “这是在小云家,又不是在外头。在外头的时候,我把他捧得高高的!”高大嫂便看着老段冷笑着说道,“怎么着,侯爷还想教我做个贤妻良母吗?进了京城当了侯爷了,好大的威风。”

    她气势这么厉害,云舒都不敢吭声的,却见老段已经面红耳赤了。

    老高却和老段好歹也是兄弟,见老段脸皮涨红,急忙对妻子瞪眼睛说道,“少说两句!老段不都是为了你好吗!”

    “少说两句?我可不会!我还想问问侯爷呢,你这身儿衣裳这么好看,哟……还知道挂个玉佩啊!谁给你打扮的啊?段嫂子可还在路上呢,你把自己打扮得油头粉面的给谁看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