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女眷

    对于赵家的家事,云舒是不会多管闲事的。

    因此虽然赵夫人看起来脸色不怎么红润,可是云舒还是没有问。

    赵夫人显然也没有把家里的不痛快的事跟别人说的样子。

    不管她跟赵大奶奶之间有什么问题,可赵大奶奶怎么也是她的侄女,赵夫人肯定不想叫人觉得自己对自己的侄女有什么不喜欢的地方,劲儿叫赵大奶奶为难。

    这种感情云舒也明白,所以见赵夫人不说,她便对赵夫人笑着说道,“往后我要住在这条街上,还得夫人您多多照顾。”她一下子把这件事给岔开了,赵夫人脸色好看了一些,对云舒也笑着点头说道,“这是自然的。不过没准也轮不上我照顾你。”她显然带着几分揶揄的感觉,云舒心里猜测只怕宋如柏不知在赵夫人的面前露出什么痕迹,便也只是笑了笑,趁着这个时候方柔就过来了。

    她现在的气色倒是不错。

    显然赵二哥对她很好,也很叫她安心。

    赵夫人看见方柔进来,脸上笑了笑,心里却叹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说,次子如今算是飞黄腾达了。

    可是这儿媳妇儿却还是需要次子给她宽心,给她安慰,为她忙碌。

    看着自己的儿子忙了外头的事,还要忙着家里的事,赵夫人为儿子心疼。

    不过儿子已经成家立业,赵夫人现在也想开了,也对次子对儿媳这样操心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是她还是觉得次子是个没有福气的人。

    如果有福气的话,怎么会娶了一个羸弱又敏感的妻子呢?

    方柔至今还不会管家,外头的家中生意还得她的儿子去料理帮忙,连看账本都稀里糊涂的不知所措,这叫赵夫人觉得心疼儿子得不得了。

    可就算是这样,赵夫人也从未对方柔再挑剔什么。

    自从赵雨和翠柳订了亲,赵夫人心里不圆满的地方也圆满了,因此看什么也都更看得开了。

    “母亲。”方柔给赵夫人请安之后急忙坐在云舒的身边问道,“我听身边的人说,说是你已经从国公府里出来了?小云,恭喜你。”她真心为云舒感到庆幸,因为无论云舒从前再怎么风光,她也只是一个丫鬟。可是现在云舒被放出了国公府,她的身份就是平民,至少不会再低人一等了。因为和云舒也是多年的交情,因此方柔格外为云舒庆幸,又对云舒低声说道,“我叫厨房做了你喜欢的饭菜,都是你喜欢的。”她和云舒的关系最好了,自然对云舒也最上心。

    云舒便急忙谢了她。

    见她脸色很好,她便笑着问道,“方姐姐明日来我家里做客吗?”

    方柔便去看赵夫人。

    赵夫人笑着点头说道,“都是邻居,你们时常往来才好呢。”她倒是愿意叫方柔和云舒更和睦,因此对于方柔和云舒那么要好乐见其成。方柔见婆婆点了头,便也急忙答应了。大伙儿在一起吃了饭,云舒谢了赵夫人的宽待,这才和翠柳春华一同出来。才走到赵家的门口,她就见宋如柏正挽着袖子在自己的家里搬着好些沉重的箱子忙里忙外的。看他头上还有汗水,浑身上下都是灰尘,云舒眼角跳了跳,看向坐在一旁喝茶格外悠闲的陈平。

    “你怎么不去帮忙?”春华便走过去问道。

    “有宋大哥在,还有我什么事儿啊。”陈平不觉得自己是逃避劳动,还笑嘻嘻地对一脸无奈的云舒说道,“而且我也不敢抢宋大哥的活儿。宋大哥说了,谁敢跟他抢活儿干,他就跟谁急。”

    抢着干活儿?

    那是傻子吗?

    云舒更用力地抽了抽眼角,看着宋如柏浑身都是热气地从自己的面前走过,又去把好几个沉重的箱子搬到了库房里,不由无奈地上前说道,“宋大哥,你别干了。叫家里的人来吧。”宋如柏好歹现在已经是大官儿了,还是忠义伯,怎么在她家还干力气活儿呢?云舒都觉得亚历山大了,然而宋如柏却只是一味地摇头说道,“不沉,没有几个箱子了。”他越过云舒就又去干活去了。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不是我不干活,是宋大哥不叫我做。”陈平在一旁笑着说道。

    “那也是你不对!你怎么不给宋大哥擦擦汗,怎么不叫宋大哥喝口水?”春华跟宋如柏不熟,便有些过于不去。

    她对宋如柏心里是有些敬畏的。

    不管是因为宋如柏的地位,还是当初京城大乱,唐家差点被陷入不利之地,是宋如柏救了唐家的人。

    总是春华对宋如柏格外敬畏。

    看见陈平这么习惯地把宋如柏当苦力,春华都觉得不安了。

    “就算给宋大哥擦汗倒水,也不该我来啊。”陈平小声嘀咕了一声,见云舒一边叹气一边跟着宋如柏去张罗库房,便忙对云舒说道,“还有后院的柴火也快用完了。”他还提醒宋如柏干什么活儿。云舒气得嘴都要歪了,见宋如柏似乎意动的样子,急忙说道,“别听他的!宋大哥,你用不着劈柴。”她气得眼睛都圆溜溜的了,难得比从前的温柔谨慎多了几分活泼,宋如柏却没有答应她,只是一边将最后的几个箱子给放进库房,看着云舒把库房锁上,一边轻声问道,“我听说你从府里出来了?”

    “是啊。”云舒见他果然去劈柴了,不由转头瞪了笑嘻嘻的陈平一眼,跟着他无奈地说道。

    宋如柏是个十分固执的性子。

    如果他想做什么,似乎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现在他要去劈柴了。

    “是一件喜事。”宋如柏便说道,“你安心地在这里住着,我看着呢,没有人敢上门叨扰你。”云舒孤零零一个住在宅子里,难免会觉得害怕,所以宋如柏才给了她这么一个保证。云舒一愣,又觉得心里有些感动,对宋如柏说道,“那我先谢谢你。”难得她这一次没有拒绝他的帮忙,宋如柏顿时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劲儿!他劈了半天的柴,等柴房里的柴火堆得高高的才停下来。

    云舒就拿了温水给他洗脸擦手,又给他拿了茶水。

    宋如柏一口气地喝了。

    “对了,过两天高大嫂就来京城了,到时候只怕会想见见你,和你亲近亲近。”宋如柏便对云舒低声说道,“她们从北疆来,在京城人生地不熟,而且又不知京城里的礼节,难得遇到了一个和和气气的你,会邀请你的。”他竟然说中了,等云舒在家里忙碌了两天,这一天才起来,就见婆子进来跟她说外面有客人上门。她急忙收拾收拾便叫婆子们预备早饭,一边迎了出去,果然就见到了客厅里坐着几个穿着和京城的服饰有些区别的妇人。

    看起来大多都是三十多岁的年纪,面容都带着几分衰老,没有京城的女人保养得那么白白嫩嫩的。

    这几个妇人说话的声音也大,看起来都是爽朗的性格,和京城里的妇人那说话都斯斯文文不同。

    不过虽然她们身上的衣裳都很旧,却很干净,眼神也都很开朗,并不是难相处的人。

    见云舒进来,正在好奇地看着这屋子里各处摆设与字画的几个女人都看向云舒。

    云舒见她们似乎对自己露出了一种敬畏的样子,不由咳嗽了一声。

    可见这屋子里的摆设还有装饰把这几个总是在北疆的嫂子给镇住了。

    不过这不是云舒的能耐。

    这宅子当初可是从一位老翰林的手里买来的。

    能做翰林的都是饱学之士,休养与见识都是顶尖的,这宅子里的一草一木还有各种的装饰都是那样的有文化的人摆弄出来的,能不镇住别人吗?

    就连云舒当初刚刚把宅子买到手里的时候都被镇住了呢。

    他便忙上前给这几位妇人福了福。

    “你就是小云吧?”这些女人之中有个领头的,显然是北疆武将女眷之中最能做主说得上话的,上前就把云舒给拉住了,笑着说道,“我听我们家老高都说了,说是老宋家旁边儿住着一个水灵灵的小姑娘,又和气又明白道理,我一看见你就知道,说的定然是你。”她对云舒格外友好,又是一个大说大笑的性子,跟老高……云舒想了想,想到老高也是这样的性子,便觉得眼前的这女人与老高格外般配,笑着说道,“那您一定是高大嫂。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您跟高大哥都是开朗亲切的性子。”

    高大嫂便哈哈地笑着说道,“那你日后就叫我嫂子。真是怪了,才第一面,怎么我就觉得你跟我这么投缘呢。”

    她显得很高兴的样子。

    云舒自然也觉得她对自己并没有偏见,便和她认识了。

    高大嫂就把一旁的几个好奇地看着云舒的女人都介绍给云舒。

    云舒看着她们,又对上了那一天偷偷摸摸跟踪宋如柏的几个人,自然觉得更加亲切几分。

    不过高大嫂的手粗糙得不得了,握着云舒的手,云舒觉得自己的手都被磨得有些疼。

    不过她的脸上笑吟吟的,却并没有在意这样的小事。

    她只是觉得这些北疆的女眷似乎都很不错,叫自己很容易地就融入了进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