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出府

    这八成是唐国公的意思。

    因为唐大小姐在显侯府要完蛋的时候做了那么多叫唐国公无法忍耐的事,因此,等唐大小姐需要娘家的时候,娘家真的对她袖手旁观了。

    她现在也算是求仁得仁。

    虽然她的丈夫显侯庶子因为罪过不轻而被斩首了,可是她没有离开显侯府,这不是很节烈吗?

    现在做奴婢,也是她自己的选择。

    云舒在显侯一家被抄家斩首之后,就跟老太太说了,自己要出府了。

    因为她觉得老太太最近的心情还算是平稳,也不怎么需要她陪着了。

    老太太也没有再挽留云舒。

    她倒是专门和云舒一块吃了一次饭,之后就叫云舒带着很多的东西离开了唐国公府。

    云舒心里有万分的不舍。

    哪怕是曾经很多次回到自己的宅子,可是她也没有一次这样清楚地感觉到,她从国公府这样离开,从此就不能再自称是国公府上的人了。

    因为这份伤感与不舍,叫云舒忍不住流泪。

    国公府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是她被维护的地方,是她平安地生活并没有收到半分成长上伤害的地方。

    老太太对她的恩情,是她一辈子都无法还完的。

    无论是老太太对她这些年的教导还有维护,还是老太太对她这样痛快地放手,只为了叫她得到更好的生活。

    那不是三言两语,几句感激的话,给老太太多磕几个头就能叫人明白的。

    因为这份不舍,云舒一步三回头地从唐国公府上离开。

    哪怕面对自己的是成为自由的人的崭新的人生,可是对于云舒来说,她对自己从前做丫鬟的那些年并不觉得屈辱而不能提及。

    那同样是她成长的人生之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一路难过地到了宅子,云舒便谢了那些国公府里帮着自己把很多的行李都送回来的下人,这才叫了家里的婆子来把自己把许多的东西都搬去库房里去。她这一番动静折腾得就大了,因此惊动了对面的赵夫人。赵夫人好奇地带着人过来看,见是云舒,不由一愣之后笑着问道,“怎么是你回来了?又是从府里出来休息两天?”她满面春风的,显得格外高兴,云舒自然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高兴,当然就是赵雨与翠柳已经定亲了,赵夫人终于能叫翠柳给自己做儿媳,心里的高兴都掩饰不住。

    赵夫人一向对云舒和翠柳都很善待,也从没有看不起她们的身份,因此云舒对她是格外尊敬的,忙福了福便红着眼眶说道,“我们老太太恩典,放了我的奴籍,叫我出府了。”

    “放了你奴籍?你现在是良民了?”赵夫人顿时露出诧异。

    她知道云舒是国公府里老太太身边得宠被倚重的丫鬟。

    没有想到那位老夫人竟然这样慈善,不仅放了翠柳的奴籍,还放了云舒这样叫她喜欢的大丫鬟的奴籍。

    按说如云舒这样被老太太倚重信任的大丫鬟,不用到十八岁十九岁的,一般是舍不得叫她这么早就出府的。

    至于会不会耽误了女孩子嫁人的花期,这哪里是主子们会考虑的问题。

    一般主子身边的大丫鬟用到快二十岁,即将错过嫁人的年纪,主子也未必舍得放一个得心应手的心腹出来。

    可是云舒才十六岁,竟然就被放出来了。

    “这可真是天大的好事啊!”赵夫人知道云舒是个家底丰厚的姑娘。

    家底丰厚,又守着京城里的烤鸭铺子,那是日进斗金的。本来身份上还是个奴婢,可是现在却又成了良民,不仅如此,她这么讨唐国公府老太太的宠爱,甚至舍不得耽误了她,要把她放出来,这份看重还有喜欢,不说都是人脉。只凭着云舒得到的这份宠爱,日后遇到点难事想回国公府求求曾经的主子,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一想通了这些事,赵夫人便对云舒说道,“你真是好运气。”最难能可贵的是,云舒竟然出了府而不是留在唐国公府给主子做了姨娘小妾。

    那位老太太真是极为善心了。

    “是。遇到老太太,是我命好。”云舒也笑着说道。

    赵夫人见她脸上的笑容和从前比起来更加多了几分自由自在的舒心,虽然眼眶还红着,对主子还是不舍,不过却越发容光焕发,心里也为云舒高兴,拉着云舒说道,“这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了,你如今成了良民,我也为你高兴。这样,今天来我这儿,咱们一同吃饭,也乐呵乐呵。”她便转头对身边的丫鬟说道,“叫家里再出来几个人,帮着小云搬东西。”她吩咐家里的人帮着云舒搬动那些带回来的东西,不大一会儿,知道云舒今天回来的陈平和翠柳也带着好些人过来了,赵夫人就更高兴了,叫他们也跟自己回赵家,只叫云舒家里的婆子盯着就是了。

    陈平见都是女眷,便对赵夫人笑着说道,“我帮小云张罗这些,叫她们几个丫头片子跟您去后宅说话去吧。”

    他还回头把一脸高兴的春华也推了出来,郑重地把她交给云舒和翠柳,就去云舒的宅子里忙活去了。

    “这样也好。”因为翠柳和赵雨订了亲,此刻见到赵夫人就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她是个大方爽快的性子,不好意思的感觉过去了,就跟着赵夫人依旧高高兴兴地说话。春华虽然尚未嫁给陈平,不过看样子也是和赵家走动过的,见翠柳已经扯着赵夫人的手笑着说话,便跟云舒走在后头低声说道,“我在外头都听说了,老太太很是舍不得你,前几日精神都不大好。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出来了。”

    云舒干笑两声。

    这是谁传的妖言惑众啊。

    老太太心情不好明明是被唐大小姐算计娘家给闹的好不好?

    不过老太太的的确确舍不得她倒是真的。

    “你放心吧,老太太如今精神好了许多。而且府里还有五公子六公子在,老太太每天高兴着呢。”唐三爷的两个儿子如今正是玉雪可爱的时候,又调皮又可爱,整日里围着老太太转,老太太有了两个小孙儿自然心情好得很。见翠柳脆生生地跟赵夫人说着话,云舒便压低了声音问道,“我听说显侯府被抄家之后,很多显侯府的上的产业都被官家给卖了,陈平哥不趁着这个时候多买一些,给你们小家当家底啊?”

    显侯府不论如何都是大家族了。

    这样的大家族被抄家,所有的产业都被判入官家,自然就会被发卖。

    云舒早些年贪图便宜的时候,也买了不少这样的犯了事儿的犯官家中的产业。

    因为便宜。

    不过云舒如今的产业也已经不少了,这一次她没有什么兴趣。

    不过显侯当初投靠皇贵妃和五皇子的时候是的确显赫得意过的,因此他的家业之中也会有些好东西。

    “买了买了。”关于陈平的家底,春华在云舒和翠柳的面前一向比避讳的,甚至可以说,她只避讳陈白家的,唯恐婆婆算计了陈平这些年辛辛苦苦积攒出来的家业,便笑眯眯地对云舒说道,“捡便宜的事儿谁不干啊?天大的好处在里头呢。若不是遇到显侯府的事,我和陈平哥也买不到那么好的家业。你不知道,好大的良田连成一片,还有各种古董宝石绸缎什么的,虽然也花了不少银钱,可是这些从前都是花钱也买不到的。咱们的家底起码翻了一倍。”

    她竖起白生生的手指。

    云舒就笑了。

    京城附近的良田本来就是有数的。

    如果不是赶巧了显侯的事儿,陈平还想在京城附近买大批的良田?

    那才是做梦。

    真的如春华所说的那样,有钱也买不到。

    可既然买到了手里,日后翻个一两倍的价值是很轻松的。

    “该出手时就出手,有魄力。”当然,也得有门路。

    不然显侯府的那些好东西被不知多少人盯着,如果不是陈平靠着国公府的权势,也抢不到那么多的好处。

    这或许就是唐国公给两次都跟自己在宫里差点没了性命的陈白的好处了。

    “我也这么说。”春华便对云舒说道,“如今家里有了这样丰厚的家底,我也高兴着呢。好歹陈平哥这些年的心血没有白费。”她是真心为陈平高兴,云舒却是真心为她和陈平两个高兴,提醒她说道,“这不仅是陈平哥的家底,也是你的。陈平哥这么努力,我听说他以后还要努力赚大钱,都是为了你啊。”他笑着说着,春华的脸红扑扑的,却格外高兴。她挽着云舒追着赵夫人进了赵家的屋子,一同坐下,云舒便四处看了看,不由露出了疑惑的目光。

    “怎么没见大奶奶与方姐姐呢?”一旁,翠柳已经好奇地问道。

    按说赵大奶奶和方柔这两个做儿媳的应该来陪赵夫人这个婆婆说话了。

    赵夫人脸上的笑容僵了僵,便笑着对翠柳说道,“你大嫂子诊断出来有了身孕,叫她养着呢。”她似乎提到赵大奶奶有些不愉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