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报仇

    这其实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云舒都不明白,为什么唐大小姐不反省反省显侯一家都干了什么,却回来指责自己的父亲。

    就因为觉得唐国公是一个会包容她的人吗?

    云舒觉得“包容”二字,跟唐国公一点关系都没有。

    虽然唐国公是国公府的顶梁柱,是唐家的庇护,可是云舒一点都不觉得唐国公是个心慈手软的人。

    他对听从他的人会格外护持。

    可是如果忤逆了他……

    也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云舒觉得聪明人都不应该想和唐国公作对。

    唐大小姐本来是个很聪明的人。

    如果不是聪明人,不会身为庶女还在国公府里过得那么舒坦,还得到了唐国公夫人的喜爱,甚至连唐国公都给她谋划了婚事。这样一个曾经大方稳重的聪明人,为什么突然在这个时候变成了唐国公最讨厌的那类人,云舒觉得大概是显侯府的风水不好,连累了唐大小姐的智商。她心里在想显侯府的风水也太坏了的时候,便听见老太太已经叹了一口气对被云舒此刻的话堵得哑口无言的唐大小姐说道,“你这些话真是叫我寒心。看在你是唐家的子嗣,我这一次不和你计较。你走吧。”

    “老太太,您帮帮显侯府吧。”唐大小姐却还是央求说道。

    她此刻无力再谴责什么。

    只是希望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如今你这一套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知道你能活命。”老太太见云舒一愣,显然没有看出唐大小姐的心机,便对唐大小姐冰冷地说道,“想踩着你父亲与唐家,成就你不离不弃,在显侯府落难的时候依旧对自己的丈夫不离不弃的忠义节烈,可是你就大错特错。”她这话叫云舒一愣,不由疑惑地问道,“老太太,您这话的意思是什么?”她觉得自己不明白,可是唐大小姐却已经露出慌乱。

    “就算她是显侯家的儿媳,可是陛下看在她父亲,一定会对她网开一面。就算显侯府全家死绝了,她也会被陛下宽恕回到唐家。”老太太冷冷地看着唐大小姐,突然冷笑了一声,见云舒露出几分思索,便说道,“你以为她来国公府是为了救她的男人?或许吧……可是她更是为了做给这京城里的人看的。都看见她是为了丈夫奔走的好女人,知道她是个贤惠的女子,就算是她的丈夫救不回来,可是她也尽力了。这是多么好的女人。等她日后活下来,还会再嫁。到了那个时候,她还是能嫁给一个不错的人家,有着没有背叛前任夫君的恶名。”

    “那咱们国公府的名声岂不是成了见死不救?”云舒不由恼火地问道。

    “所以说她想踩着国公府成就自己的贤惠名声。”老太太见唐大小姐不敢和自己对视,便笑了。

    “我老了,这样的事见的多了,算什么。”她便对唐大小姐说道,“既然你对显侯府这么情深义重,我和你父亲也舍不得叫你左右为难。你放心,你的那个丈夫,我们是不会出手相救的。至于你……既然愿意跟显侯府共存亡,那我会禀告宫中,不会叫陛下对你网开一面。你愿意对显侯府不离不弃,患难与共,我就帮你坐实了你的这份用心。”她刚刚说了这些话,唐大小姐那憔悴的面容顿时露出惊慌之色。

    “老太太,您不能这样对我!我是父亲的长女啊!”

    刚刚她还只顾着哭诉自己的丈夫。

    可是这一刻却只想到自己了。

    云舒不由格外失望。

    她心里十分难过,不想去看算计到了唐家头上的唐大小姐。

    老太太却觉得这样的事见得多了,因此并没有怎么放在心里,看着唐大小姐说道,“你回去吧。显侯府是什么下场,你是什么结局,都是你当年自己的选择。既然你做错了选择,就应该明白做错选择会遇到什么。”唐大小姐只不过是赌当初的五皇子会成为皇帝,赌输了而已,其他的并没有更多。如果她只是赌输了这一件事,唐国公府不介意拉她一把,把她从显侯的泥潭里拉出来。

    可是唐大小姐反手就算计唐家,谋算自己的利益,却叫人感觉心寒。

    她难道不知道自己能在显侯府快要完蛋的时候还能活命是靠着谁吗?

    可是她却还是更在意自己的利益,而不是救了她一命的唐国公府的利益。

    既然这样,唐国公必然是会完全放弃唐大小姐的。

    这点内宅女眷的算计,在唐国公那等在朝廷里呼风唤雨的权贵的眼里完全无所遁形。

    唐大小姐已经如同一滩软泥一样瘫软在了老太太的面前。

    云舒觉得看都不想看她一眼了,走出门,叫了老太太院子里的几个婆子,直接把唐大小姐给拖了出去,这才回到了老太太的跟前轻声说道,“您别难受。”

    “该难受的早就难受过了。我倒是并没有因为她难受。只是陛下突然对显侯庶子下手到底是什么用意呢?”老太太喃喃了一句,云舒也觉得自己猜不透皇帝到底在想什么。不过因为老太太心里不太痛快,因此云舒也没有急着搬家,还是留在府里陪了老太太几日。这几日京城之中真是风起云涌,不说因显侯庶子被下狱之后,又经了刑部,很快就又揭开了这人的几个罪过,罪证确凿不说,而且是显侯庶子自己亲口承认,所以一定是不可能从大牢里放出来了。

    还有朝廷里连续弹劾显侯父子的奏折又是无数。

    这都也就罢了。

    更叫云舒惊讶的是,被关在大牢之中的显侯庶子或许是为了活命,或者是为了大难临头各自飞,在刑部审问的时候,交待出来的一些罪过都亲口指认了背后指使他的人是显侯与显侯世子,一下子就把自己的父亲与嫡亲的兄弟拖下了水。如果说别人交待出了这些,或许还不会叫京城动荡。可是如今指认显侯父子的是显侯的庶子,都是一家人,这样的指控就格外有理有据,并且被人相信了。

    很快皇帝就命大理寺彻查显侯与显侯世子的罪过。

    显侯府顷刻就被围了起来,只许人进,不许人出。

    而显侯与显侯世子,还有几个显侯的儿子与身边要紧的管事都被关进了大理寺去。

    显侯府的败落,竟然是从内部,从显侯的世子揭发自己的父亲与兄弟开始。

    云舒这才明白了皇帝为什么先拿显侯的庶子开刀了。

    显侯庶子并不在显侯府格外得宠,也不大受到重视,比起显侯世子来说,他一个庶子在显侯府的日子过得并不怎么痛快,而且显侯在皇位之争中站错了队,连累了整个显侯府,在显侯的庶子们的眼中,那真是好事儿没有他们,等到了要清算的时候却没有落下他。那样的矛盾还有怨恨,如果是到了关键的时候,这些庶子们自然会毫不犹豫地出卖显侯父子来换取一点点自己罪责的减轻。

    显侯被自己的儿子出卖,和当初他作为兄弟出卖了沈大将军也没有什么两样。

    都是被自己信任的人出卖。

    这对于显侯来说只怕是巨大的打击。

    皇帝要的就是这种打击。

    直接杀了显侯,显侯不会感受到被至亲背叛的痛苦。

    皇帝恨极了显侯,怎么可能不叫他尝一尝这种痛彻心扉的滋味。

    来源于皇帝的报复真是格外惨烈又可怕。

    云舒觉得皇帝这一次出手之后,这京城里不会再有人敢得罪皇帝了。

    他在国公府的几日之中,京城风云变幻的,短短的几天的功夫,显侯与显侯世子就在大理寺被无数的罪证给压垮了,再一转眼,皇帝就以无数的罪过褫夺了显侯的爵位,将他打成了白身,之后又是戴罪之身,之后又是数项重罪加在一块儿,显侯的男丁几乎被皇帝连锅端了,全都被大理寺判了斩首,而显侯府被抄家,女眷被发卖,无数的消息在这几天都被蔓延着,余下的一些老幼妇孺全都没入了奴籍之中。

    就仿佛当初沈公子成为了奴籍一样。

    皇帝压根就没有想过给显侯府半点活路。

    只不过显侯府的女眷被发卖的时候,很少有人敢买,因此竟然发卖不出去,因此都重新压入了奴籍之中后,被送到了官奴的地方做粗活去了。

    唐大小姐也成了官奴,被送去做浆洗上的奴婢。

    云舒听说唐大小姐好歹活了下来,便也不管了。

    皇帝还算是仁慈了的,除了当初迫害过沈家三小姐的显侯夫人还有显侯府的几个有罪的女眷,如唐大小姐这样平常在显侯府无权无势的女眷,皇帝好歹并没有杀了她们,只不过是叫她们做了奴婢,云舒觉得皇帝真的已经格外仁慈,并不是为了报仇就滥杀无辜的人。因为这样,云舒对皇帝更加有了几分尊敬,倒是她想到唐大小姐,不由心里无限的唏嘘。

    唐大小姐成了奴婢,本可以被娘家买回来过平安的生活。

    可是这一次,国公府却没有理会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