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驳斥

    云舒觉得郁闷死了。

    自己要出府,老太太本来心情都不好,唐大小姐这么哭着上门求援,越发叫老太太的心情坏了。

    不过她觉得自己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唐大小姐了。

    当唐大小姐跪在老太太的面前哭着求老太太救救她的丈夫的时候,云舒一时差点没认出来。

    在老太太面前跪着的是一个容颜憔悴,虽然不过二十多岁,可是却已经露出了沧桑疲倦的女人。

    看着这样一个容貌都憔悴了的女子,云舒差点没法把她和记忆里的那个笑容亲切,大方得体却格外美丽的唐大小姐放在一起。

    她一时站在老太太的身边,看见老太太的目光里也有几分怜悯还有悲哀。

    “老太太,求您了,你救救他吧!”唐大小姐今日哭着来求老太太,哪怕是曾经被唐国公厌弃,警告她不许再来见老太太都顾不得了。她胡乱地在地上爬到了老太太的面前,叫两个丫鬟给挡住了,便给老太太磕头说道,“求您了,去求求父亲,求求三叔吧!显侯府的事,我家夫君是无辜的啊!”她觉得遭了显侯和显侯世子的无妄之灾,老太太却觉得有些不快,看着她冷冷地问道,“你这么久没有见到我,见我的第一面不是问你的父亲,不是问候我,而只是为了你的丈夫?”

    老太太觉得失望。

    之前,唐家叫人给唐大小姐传话说,叫唐大小姐赶紧合离。

    因为那时候老太太就猜出来了。

    皇帝是不可能放过显侯府的每一个人的。

    可是唐大小姐叽叽歪歪,这样那样的,因此叫唐国公失望到了最终懒得管她。

    如今她的丈夫被锁拿了,竟然又想到娘家了。

    老太太毫不怀疑,唐大小姐能在这种夫君被锁拿下狱的节骨眼上跑到唐国公府上来,那肯定背后有显侯的纵容。

    不然,她还能从显侯府跑出来?

    “我知道错了,也知道所嫁非人了。可是老太太,当初是父亲,是您给我选的这门婚事啊!”唐大小姐哭着说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的意思是,当年是我和你父亲把你塞到那个火坑里去的?造成你如今这个境地的是我和你父亲的错,是不是?”老太太听了这话顿时气坏了,颤巍巍地指着唐大小姐质问道,“当年就算是我和你父亲挑错了人,没看出显侯是个坏种,可是沈家的事以后,我是不是跟你说过,显侯府不是好地方,叫你不必嫁到显侯府,再给你挑一门门当户对的婚事?当初你是怎么说的?你拒绝了我,拒绝了你父亲,一心想着皇贵妃与五皇子能给显侯府带来无上的光荣,所以一心要嫁到显侯府,我有没有说错?”

    这简直就是倒打一耙。

    显侯没有暴露的时候,那是多么和气亲和的好人。

    连沈大将军都把自己最真实的女儿嫁到显侯府。

    没有人看得出来显侯是那么无耻的人。

    所以当初给唐大小姐挑了显侯府这门婚事,老太太也是疼爱唐大小姐所以才会如此。

    可是显侯一旦露出小人行径,老太太不止劝了唐大小姐一次。不仅是她,唐国公夫妻也不是没有说过显侯府不是好人家。

    可是唐大小姐被显侯府日后的权势迷住了眼睛,就算是死也要嫁过去。

    怎么到了现在,反倒成了老太太的罪过?

    她气得眼前都隐隐有些发黑,云舒急忙扶住了老太太,却见唐大小姐哭得一副不能开口的样子,皱了皱眉才对唐大小姐低声说道,“不管怎样,老太太都是大小姐的祖母,就算是为了孝道,也没有指责老太太的道理。”她如今也不是丫鬟了,虽然不至于大放厥词,可至少也可以畅所欲言了,此刻见老太太气得脸都白了,云舒不由心里也生出怒意,一边端了茶给老太太喝两口消气,一边对唐大小姐缓缓地问道,“过去的事,是非黑白自在人心,大小姐也用不着在这里这样指责老太太。而且,我觉得大小姐也不是为了指责老太太当初给你挑错了婚事才上门的,对不对?”

    唐大小姐一抬头,看着云舒,不由愣住了。

    她自然认识云舒。

    可是看着云舒那张美丽而且娇嫩的脸,再想想自己如今沧桑的容颜,唐大小姐不由悲从中来。

    如果她如从前那样得娘家长辈的疼爱,也会在显侯府过得很好,何至于年纪轻轻却已经疲惫苍老。

    “小云,你怎么敢指责我?”

    “我没有指责大小姐。只是我是服侍老太太的,谁敢狼心狗肺,对老太太不敬,我自然也只能护着老太太。大小姐,你今日来是要为大姑爷求情,夫妻情深着实令人感动。可是我只想问大小姐一句话。”云舒看着唐大小姐问道,“大姑爷被锁拿下狱,那奏折之中弹劾他的罪过是真的吗?是他做过的错事吗?不是有人诬陷,而是他的的确确犯了错,的的确确是应该被王法审判的,是吗?”她的话叫唐大小姐一下子哑口无言。

    “是与不是,大小姐难道不能有一个回答吗?”

    唐大小姐听到云舒的问题,脸色发白很久之后才哭着说道,“是……他是做错了事。可是老太太,他以后会改的!求您跟父亲说一声,饶了他这一次吧!”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既然做错,那被锁拿得到应有的处置有什么不对?大小姐,咱们国公爷如今虽然得到陛下看重,可是却更应该秉公持重,不肆意妄为。可是你怎么能叫国公爷这个时候为了救自己的女婿,就忘记了王法,忘记了公道,只为了救一个犯错的人?既然犯了错,那如何处置自有公断,得到应该有的处置。等大姑爷赎完了自己的过错,再来提他日后知错就改,这才是应该有的做法。”

    云舒的一句句的话叫唐大小姐摇摇欲坠。

    她一边痛哭,一边看着云舒。

    “这是唐家的事,和你一个奴婢有什么关系!”她早年对云舒格外拉拢亲切,也看起来很尊重云舒似的。

    可是等到了紧要的时候,却还是暴露出她对云舒的看法。

    云舒无论怎么得老太太的看重,在她的心里也只不过是一个卑贱的奴婢罢了。

    “这不是唐家的事!”老太太见唐大小姐对云舒这么尖叫,猛地把手里的茶扔在桌子上对唐大小姐冷冷地说道,“这是显侯府的事,和唐家有什么干系!显侯自己保不住儿子,那唐家自然也不会帮他什么!还有你,滚回你的显侯府去,爱做显侯府的好媳妇,你就做一辈子,我不想再看见你!”她微微颤抖的手指指着唐大小姐,总是很慈爱的脸难得这么无情,冷冷地说道,“小云说的没错。他既然真的做过坏事,那就应该叫他尝尝王法的滋味!这时候你想到你父亲了。从前有好的时候,你怎么不想想你的父亲?你还不如小云关心这个家!”

    她真的太失望了。

    云舒都这么关心唐家,关心唐家的未来还有安危,还能想到唐国公如今虽然显赫,可是却要更加小心谨慎。

    可是唐大小姐完全想不到娘家的为难,大大咧咧地就上门来,指责了这么多,只为了救她的丈夫。

    除了她的丈夫,她是完全不顾唐家的死活,完全想不到唐家会不会被显侯府连累一同受到牵连。

    这么自私的人。

    老太太失望透了。

    云舒急忙扶着老太太,叫老太太别气得受不了。

    “可他是父亲的女婿啊。”唐大小姐心都冷了,看着老太太这么无情的样子,忍不住想到唐国公那双冷酷的眼睛,脱口而出,“他不是和唐家没有关系的人。他是唐家的女婿,为什么唐家不能救救他?老太太,如果我的夫君获罪的时候,唐家对他这个姑爷都置于不顾,那和当年沈家获罪显侯府却置若罔闻的时候有什么不一样?您和父亲总是看不起显侯府,可是现在做的,选择的,不都是当初显侯选择的那一切吗?你们有什么资格看不起显侯府?!”

    她这话就是胡搅蛮缠了。

    唐国公可不是显侯。

    当初唐国公是保护了沈家的血脉的。

    云舒便一边给老太太拍着后背,一边淡淡地说道,“大小姐这话就大错特错了。显侯当年被人鄙视,并不是因为对沈家置若罔闻,而是忘恩负义!他是被沈家提携因此才显赫起来,又与沈大将军是最亲密的异性兄弟,可是在沈家获罪的时候,却是他第一个跳出来杀人放火,诬陷沈家,这才是无耻之徒。至于我们国公爷当年为沈家做的事,谁不说国公爷是个风骨凛然?至于如今显侯府落难,唐家将显侯府置于不顾,那也是理所当然。毕竟,显侯可不是咱们国公爷的朋友,反而是国公爷厌弃之人,他罪有应得,国公爷不救罪大恶极之人,这有什么错?这正说明我们国公爷是一位正直的人,绝不会为了所谓的一个姻亲,就将王法国法全都不顾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