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求援

    “很好,我很喜欢。小云,谢谢你。”

    琥珀拿过了衣裳对云舒说道。

    她看着云舒的目光都比从前更加温和了。

    云舒见她喜欢,心里也很高兴。

    “日后如果琥珀姐姐想要出来玩儿,就来找我。”她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对琥珀说什么了,倒是琥珀很快给她找到了接替自己为老太太做针线的丫鬟,叫云舒觉得很意外。她没想到这么快琥珀就找到了,见到了接替自己差事的丫鬟,云舒就见她跟自己年纪差不多的样子,性子也十分稳重,琥珀告诉她,这是唐国公夫人孝敬给老太太的丫鬟。因为彼此都不是刻薄的性子,因此云舒和这个丫鬟相处得还不错,交接得也很顺利。

    虽然这丫鬟做的花样不及云舒灵巧,可是也是极为难得的了。

    后来云舒听她说,她家中的母亲是做针线的绣娘。

    与云舒的遭遇差不多,母亲都是绣娘。

    不过这丫鬟比云舒更幸运一些,家中很和睦,之所以能在府里当差,是因为她爹是唐家的世仆。

    因此,她也就进来当差。从前一直都服侍唐国公夫人,这段时候唐国公夫人听说云舒要出府,才把她送给了老太太。

    唐国公夫人自然是一心孝顺老太太的。

    云舒想到她是世仆出身,便也为老太太放心了,利落地把差事都交接得差不多,这一日老太太叫她到了面前,将户籍册子给了云舒温和地说道,“办下来了。日后你在外头一个人生活,如果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就来府里跟我说。”她把户籍册子放在云舒的手里,这一刻云舒才真正地感觉到了自己已经成了良民,一时有些恍惚仿佛是在做梦,一时又觉得心里难受,不由落泪说道,“我还是舍不得老太太。”

    “你是出府去了,又不是再也不能进来了。隔三差五过来跟我说说话多好啊。”老太太拉着云舒给她擦眼泪。

    她眼里也格外不舍。

    云舒便摇头说道,“可是我心里空落落的。”她从前一心服侍老太太,如今突然得到了自由3,惊喜之外就是失落了。

    “这真是傻话了。就算是以后离了我,可是你还会嫁人,有夫君,有儿女,整日里忙碌着,怎么会空落落的呢?”老太太一边说,一边就对一旁的琥珀吩咐说道,“把给小云的东西都装上,一会儿都送到她家里去。”她便对云舒说道,“我身边的丫鬟出去的时候,我都给了她们日后出嫁的嫁妆。你也不例外。你是个有钱的人,因此我也不给你乱七八糟的,只给你几样精贵的好东西,日后也是能显出你的身份。”她给的东西自然是极好的,云舒虽然不知道老太太要给自己什么,却知道老太太再这上头从不吝啬的。

    因此她也没有拒绝,只是却又忍不住落下眼泪。

    老太太急忙叫她坐着安慰。

    “那我过几日,等宅子里安顿好了就回来给您请安。”云舒便对老太太说道。

    “那可太好了。到时候你再带些好吃的,好玩儿的进来,叫我也高兴高兴。”虽然云舒经常折腾府里的小厨房,不过到底因为不过是个丫鬟,所以从不敢过于放肆。等她出了府在自己家,那岂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怎么折腾吃喝就怎么折腾吃喝?老太太一想,倒是露出几分期待。云舒一边笑着点头,一边想着要不要回头烤点小饼干之类的来给老太太尝尝,那些脆脆的倒也罢了,老太太如今喜欢吃软的。

    不过还有软一些的夹心软饼。

    酥酥软软的饼皮,里头再加上酸酸甜甜的果酱,老太太应该会喜欢的。

    她心里盘算着回头孝敬老太太的事,骤然听到外面传来了唐三爷的脚步声,之后,唐三爷脸色凝重地匆匆而来,上前对老太太低声说道,“母亲,今日有御史弹劾显侯了。”他看起来十分严肃,俊美的脸都有些冷了下来,老太太一愣,倒是并没有意外,反而好奇地问道,“打从陛下登基,这弹劾显侯的奏折就没有断过,你现在这么说,难得是因为有什么变故不成?”显侯害死了沈三小姐,还对沈家落井下石,当年头一个跳出来指证沈大将军有不臣谋逆之心,算是把沈大将军给证死了,皇帝一直恨毒了显侯。

    早些时候皇帝刚刚登基,因此暂时没有动静,没有收拾显侯。

    虽然看清楚了显侯必然是要完蛋,因此弹劾显侯的奏折一直没有断过,显侯一直做着惊弓之鸟,可皇帝却一直没有动静。

    他不说处置显侯,也没说原谅显侯,就一直看着显侯在惊慌之中做挣扎。

    云舒知道皇帝的意思。

    当初皇帝就已经说明白了。

    他就是要看着显侯惶惶不可终日,看他沉浸在惶恐里,却还在心里心存侥幸的那种感觉。

    所以听说显侯那里没准有了变故,云舒越竖起耳朵听。

    她也不是外人,而且又和宋如柏还有沈家关系密切,因此唐三爷也不会瞒着她,只是摆手叫老太太屋子里其他的丫鬟都出去,便压低了声音对老太太说道,“这回弹劾的不是显侯,也不是显侯世子,反而是显侯的庶子,就是……就是大丫头嫁的那个。”这话才叫老太太脸色也同样凝重了起来,皱眉问道,“你说什么?有人弹劾显侯府的别人了?”当年得罪了皇帝的只不过是显侯与显侯世子这父子俩,所以皇帝登基之后,弹劾显侯府的都只不过是在弹劾这两个跟皇帝有不可转圜的恩怨的人。

    至于显侯府上的其他人,都是小虾米,没怎么被人放在眼里,而且或许在别人的眼中,这些小虾米也没有被皇帝放在眼里。

    大家都以为皇帝只是要杀显侯父子。

    不管是为了讨好皇帝,还是为了什么,反正弹劾的奏折是只冲着显侯与显侯世子的。

    虽然零零星星的也有一些人弹劾显侯的其他儿子,可是那大多都淹没在了浩瀚的奏折之中,也没有叫人觉得溅起什么浪花。

    皇帝也沉默着并没有说要处置显侯的其他儿子的样子。

    正是因为这样,甚至连显侯都有一些隐隐的期盼,期盼皇帝至少能放过自己其他的血脉,至少给显侯府留一条后。

    可是今日突然有人弹劾显侯的庶子,这也不是第一次显侯的庶子被弹劾,所以老太太看着唐三爷的眼睛问道,“这也不算什么特别的事。为什么你这么紧张?”难道是因为这小子是唐国公府的大姑爷,因此唐三爷才会这么紧张,唯恐会因此连累了唐国公?老太太觉得有些不太像是这样,唐三爷却已经苦笑着对老太太说道,“如果只是弹劾,我也不会这样来寻母亲。平日里弹劾显侯府的奏折难道少了不成?谁会把一件弹劾放在心上。可是这一回是陛下竟然批了这奏折,叫人将他给锁拿下狱了。母亲,这是不是……”他一时惊疑不定。

    从前弹劾显侯的奏折那么多,皇帝一直没有开口。

    可是这一次却一下子就锁拿了显侯的庶子,这是不是证明皇帝要对显侯府动手了?

    而且不仅是要处置显侯和显侯世子。

    看皇帝今日锁拿显侯庶子的样子,显然是没想放过显侯府的其他人。

    唐三爷这才匆匆地来看望老太太。

    “如果这是陛下的一个信号的话,那显侯府就有大祸临头。”唐三爷见老太太许久之后疲惫地叹了一口气,便斟酌着对她继续说道,“母亲,我看陛下是要诛显侯全家,不可能留活口了。”当年沈三小姐被杀,显侯府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为沈三小姐说句话的。他们一家得了沈大将军的提携还有恩惠,却在关键关头没有人为沈三小姐说一句公道话,这在皇帝的心里只怕杀了显侯满门都并不会叫他手软。

    云舒沉默地想到皇帝提到沈三小姐的悲痛还有怨毒的样子,同样没吭声。

    其实这样的恩怨里,她也没法说皇帝过于狠毒,或者说显侯是罪有应得。

    这是显侯府和沈家,和皇帝之间的恩怨,别人在一旁看着也就罢了,指手画脚就算了吧。

    “这件事,唐家上上下下都不要议论,也不要评价。关起门由着陛下吧。陛下忍了这么多年,不叫他一口气发作出来,只怕也是后患。”老太太缓缓地说道。

    “我也是这个意思。至于大哥那里,我也并不担心。”唐国公的确仗义,可也不是对每一个人都仗义的。

    他虽然曾经维护了不少人,可是无论是唐三爷还是老太太,甚至是云舒都毫不怀疑,唐国公肯定不会维护显侯。

    不然但凡唐国公愿意庇护显侯,为显侯在皇帝的面前求情,他也不会对唐大小姐置之不理,完全不管她的死活了。

    云舒这么想的时候,却没有想到自己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唐三爷才说了唐大小姐的那个夫君被锁拿问罪,到了下午的时候,唐大小姐便已经披头散发地嚎哭着上门求援来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