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自由

    还叫一声宋大哥?

    可在唐国公府,宋如柏是她主子的贵客,她怎么能那么无礼?

    可如果叫一声“大人”,或者上前服侍宋如柏,宋如柏却不愿意叫云舒在自己的面前那么卑微。

    宋如柏这样的顾虑从未说出来,不过唐三爷是个聪明的人,靠着一些蛛丝马迹还有老太太一些含糊的话,就猜出来了。

    “没想到三爷会这么想。”云舒便低声说道。

    “他本来就是个聪明人。不过忠义伯也算是厚道人。他在咱们唐家人的面前从不提你,也没有叫咱们家知道他对你有意,替他在你的面前多说好话,如果不是我曾经对你们三爷提过一两句,你们三爷还被蒙在鼓里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忠义伯为什么不肯来咱们家做客。”老太太笑着说的时候,云舒倒是觉得唐三爷未必没有察觉宋如柏对自己的另眼相看。不过她没有说破的意思,听了老太太的话便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推辞您的恩典。只是老太太,您叫我再在府里多留几日,我想再给您最后做几件衣裳。”

    她万分不舍。

    老太太也是舍不得她的。

    “这些年我身上的针线几乎都是你做的。你出去了,我都觉得往后再也不能合心意了。”

    “就算我出去了,也照样给您做衣裳。”见老太太点了点头,云舒便笑着说道,“只是担心您日后有了更好的针线上的人,就嫌弃我的手艺了。”她管着老太太身边所有的针线,自然不可能这么干脆地就出去,总是得等到老太太再挑个针线叫她满意的丫鬟来接手。老太太倒是也觉得应该这样,点头说道,“那你就在府里再留几日。正好,你的身契还得送到衙门里去消了,换了良民的户籍册子回来才出去也正好。”

    云舒觉得这样才好。

    她便也点头应了。

    等老太太叫她回去可以慢慢收拾东西准备出府,云舒才回了屋子。

    翠柳和春华正等着她呢,见她一脸平静地进来,一开始都并没有多问,只是云舒的一句话却叫她们都蒙了。

    “你说什么?你也要出府?”翠柳抓着云舒的手臂惊讶地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叫你也出府了呢?”这倒是好事,毕竟做丫鬟再好,再体面风光锦衣玉食的,到底也是个服侍人的,不可能和自由的良民相比,甚至身份上就卑微很多。不然,翠柳如果不是个丫鬟的话,她嫁给赵小三那是更简单的事,也不可能叫赵大人气急败坏罚了赵小三跪在雪地里,还闹腾了那么久。

    在翠柳的眼里,被放出去做良民是主子最大的恩典了。

    所以她都没有想到云舒竟然也得了这样的 恩典。

    “老太太这么喜欢你,怎么舍得这么早就放你出去啊?”春华也好奇地问道。

    和她与翠柳这样对老太太无关痛痒,放出去了就放出去了,补足了人手就没问题不一样。

    老太太是喜欢云舒喜欢得不得了的,离了她就不开心的。

    可是没想到老太太这么喜欢云舒,竟然还舍得把云舒给放出去。

    “也是为了叫我的身份体面一点。”云舒便无奈地说道。

    “说起来也对。如今宋大哥可是忠义伯了。”翠柳便低声说道。

    她倒是脑子快,一下子就想到了宋如柏。

    云舒从前也没有瞒着她,因此翠柳知道宋如柏是想要娶云舒的,所以她觉得老太太放了云舒出去,对云舒来说是一件好事。

    不过翠柳笑嘻嘻地继续说道,“之前我和春华还羡慕你,说是你比咱们都强,做了一等大丫鬟。没想到你这大丫鬟也没做两天啊。”她一副嘲笑的样子,云舒气得不得了。

    只做了几天一等大丫鬟怎么了。

    好歹她还做了几日“姐姐”呢。

    “就算是出府了,可是大丫鬟我也做过了,好歹也知道做大丫鬟的滋味儿了。”她笑着跟翠柳闹了一会儿,见她们的东西都收拾得差不多了,便对春华笑着说道,“下回见着你,只怕得叫嫂子了。”春华跟陈平快要成亲了,这话说得没问题。春华大大方方地接受了这个称呼,不过去一旁吃糕点的时候,云舒却见春华的脸红了,就知道她心里还是很害羞的。她笑了一会儿,又叫翠柳帮着自己整理自己这些年攒下的各处主子赏下来的东西。

    光是唐国公之前赏给她的那些东西就是好几箱子了。

    云舒忙着整理,把自己累了个半死,竟然也仅仅收拾了少少的一部分而已。

    她坐在箱子上,又觉得家底丰厚竟然也是一种烦恼了。

    不过时间还来得及,云舒也想着慢慢来,倒是等春华和翠柳第二天先出府之后,云舒也要出府的消息一下子就传遍了国公府。

    对于其他丫鬟来说,云舒一向是个与人为善的厚道性子,虽然平日里讨老太太的喜欢,却并不是掐尖要强在老太太面前争宠,霸着老太太不给别的丫鬟讨好的机会。而且云舒的性子和气,也不是势利眼,在她的眼里老太太与各位主子夫人面前的大丫鬟和扫地的小丫鬟都是一视同仁,从来没有看不起谁,或者和人为难的。因此云舒在国公府里的人缘一向不错。知道她要出府,便有些人感到不舍,纷纷来和云舒说话。

    而且老太太跟前大丫鬟的位置又要空出来一个,也叫府中的丫鬟感到高兴。

    老太太跟前的位置一个萝卜一个坑的,想要去服侍老太太,就得老太太面前缺人。

    可是老太太这些年一直都不怎么缺人的。

    难得云舒要走,其实有些丫鬟心里很庆幸,也想过来打探云舒是真的要出府还是只是传言。

    云舒别的都没说,只承认老太太是要她出府。

    虽然大家都不知道这么讨老太太喜欢的云舒为什么突然要出府去了,可是她承认了这件事,也叫人都确认了。

    有些人猜测云舒是被老太太厌恶了,所以才会叫她出府,可是之后的几天里,云舒依旧躲在老太太的屋子里做衣裳,依旧得老太太的喜欢,便叫人明白,云舒出府不是失宠,也不是老太太不想看见她了,而是老太太疼爱云舒,因此才会放她出府。一时之间,各处的丫鬟都怀着各种心思在云舒的面前乱转,云舒觉得头昏眼花的,就越发地躲在老太太的身边。这些人总不能跑到老太太的面前和她说话,因此她倒是得了一两天的清净日子。

    她的户籍册子正在办。

    因为她不想再和当年卖了她的父亲有牵扯,因此老太太叫人通了衙门里的一些信儿,叫人单独给云舒开了户籍册子。

    也就是说,往后云舒就是她自己的一家之主了。

    这是一件有些难办的事,不过有了唐国公府的权势在里面走动,也是办的下来的。

    云舒一边等着自己的户籍册子,一边给老太太忙着做几件夏天要穿的衣裳,还要忙着打理自己要带走的各种东西,一时忙得很。不过她到底在府里头多年,也有一些关系不错的丫鬟朋友,因此在整理主子们赏赐的时候,有些寻常一些的绫罗绸缎,全都带走占地方又沉重,云舒想了想,便都将这些都还算是新鲜的绫罗分送给了与自己关系不错的丫鬟们,也当做是自己临别的礼物。

    随后她又收获了一些回礼,虽然并不是值钱的东西,难得是却是这份情谊,因此云舒也用心地收好,准备一块带回去。

    她整天忙忙碌碌的,不过给老太太的针线却并没有落下,不仅做了老太太的衣裳,连鞋袜也都做了一些,叫琥珀在一旁看着微微点头。

    “你倒是没有心浮气躁。”琥珀便对云舒满意地说道。

    云舒一向敬重多年照顾自己的琥珀,忙谢了琥珀的夸奖,便对琥珀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没有给姐姐预备绫罗绸缎,因为想着姐姐必定不缺。”虽然云舒在老太太面前得宠,可是却越不过琥珀在老太太心中的位置,每年老太太的赏赐中琥珀都是头筹,所以琥珀是很富的。更何况绫罗绸缎的也显不出云舒对琥珀的真心,云舒一边说,便从自己在老太太侧间的床上拿出了一套衣裳来对琥珀说道,“这是做给姐姐的。这么多年得姐姐的照顾还有指点,在我的心里,姐姐就和我的亲姐姐是一样的。”

    她这么多年,的确是受到琥珀的关照。

    甚至她得说,如果不是当年琥珀提携她,她不可能一下子就窜到老太太的面前,得到老太太的看重与信任。

    所以云舒是真的很感谢琥珀的。

    她在自己要离开的时候,就忍不住想给琥珀亲手做一身衣裳,作为自己对她这么多年关照自己的感激。

    琥珀愣了愣,垂头翻看云舒做给她的衣裳。

    这是上好的布料,样式也并没有逾越了琥珀身为丫鬟的身份,可是却格外出挑,上头的花样图案也是用了心的,而且十分符合琥珀的气质还有喜爱。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