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奴籍

    云舒愣了一下便问道,“失望的事?他还会背叛陛下不成?”

    宋如柏却摇头说道,“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云舒便叹了一口气。

    她的确是担心的不是老段会背叛皇帝。

    再傻的人也知道谁是自己的根基。

    老段不可能背叛皇帝,影响自己的前程。

    她只是……

    刚刚老段随口提到的见过的京城里的善解人意的姑娘,希望她只是多心了吧。

    她记得老段是有妻子儿子的。

    如今提到京城的姑娘是什么意思。

    而且老段拾掇得这么干净清爽,看起来似乎也不像是男人自己的手笔。

    “京城里才进来,乱花迷人眼的,难免叫人迷失。你多劝劝。就算是再好看的花朵,可是也不是自家养的。”云舒对宋如柏说道。

    “我知道。之前我就对你说过,我会劝着他。”宋如柏之前就劝过老段,老段那时候还是一副愧疚的样子听了他的,对宫里的宫女也开始保持距离,因此宋如柏觉得老段还是有救的,只不过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大概是老段被封了威武侯之后……他似乎就变得躲躲闪闪了起来。宋如柏心里虽然这么想,却并没有告诉云舒,叫云舒跟着操心的想法,便对云舒说道,“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国公府。”

    “老太太说还想叫你去国公府坐坐呢。”云舒随口说道。

    “以后的吧。”宋如柏说道。

    他似乎并不愿意去国公府做客。

    可是这又不代表他和唐国公疏远。

    因为虽然不上唐国公府的门做客,可是宋如柏在朝中的时候和唐国公似乎关系还不错的样子。

    这些男人在前朝的事复杂得很,想得也多,又是什么避嫌,又是什么多心的,因此云舒也是不管的,邀请了一句,将老太太的善意传达到了也就罢了。她叫 宋如柏送到了唐国公府的侧门门口,宋如柏停下来没有跟着她进门的意思,云舒便自己进了门,又对站在国公府外看着自己的宋如柏挥了挥手,看着他对自己微微点头转身走了,走向的方向是宫里的方向,云舒便转身也去了老太太的身边。

    翠柳和春华的东西已经收拾得差不多,只等着要出府去了。

    云舒顾不得别的,先去给老太太请安,又说宋如柏刚刚并未进府。

    “忠义伯没有进府,我倒是能明白他的顾虑。”老太太没有问云舒为何今日进宫,只叫云舒走到自己的面前,抬手慈爱地摸了摸云舒的手臂,看着她美丽温柔的模样,便笑着说道,“你也长大了。想当年你刚刚到了我面前服侍的时候,还是个小大人儿似的小丫头。”云舒打小就稳重谨慎,与普通的轻浮或者心眼多的丫鬟不一样,对老太太实心实意的。见她这么怀念,云舒也忍不住笑着说道,“我也记得刚刚到了您面前,您对我格外宽容。”

    她年纪小的时候,总有做事不周全的时候。

    可是老太太从未骂过她。

    云舒想到那时候老太太对自己的宽容还有爱护,都觉得心里无比的感激。

    她能成为现在这样看起来温柔美丽,在宫中都知进退,被老高称赞的女子,都是因为老太太的熏陶。

    “这话是没有道理的。你从小谨慎,很少出错。”老太太叫云舒坐在自己面前的小凳子上,看着她温和地说道,“一晃儿你也这么大了,虽然说我还想多留你两年,可是这段时间我左思右想,这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早叫你出府,晚叫你出府,都是一样的。”她这话叫云舒一愣,差点没有明白老太太这是什么意思,急忙对老太太问道,“您是想要赶我走吗?”她可刚刚当上一等大丫鬟,才升职加薪,怎么老太太就要叫她出府的样子?

    “你看,你就是这么聪明。”见云舒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老太太便笑着问道,“知道为什么我要叫你出府吗?”

    云舒沉默了片刻,才慢慢地问道,“是因为我的亲事吗?”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老太太轻声问道,“是因为宋大哥还有沈公子的事,因此您不想叫我以丫鬟的身份和他们接触,唯恐我的身份会妨碍了我的亲事,因此您要放了我出府做个良民,是吗?”她其实早就应该想到老太太对她出府的事是有打算的。因为老太太本来就是一个为人着想的人。之前翠柳要跟赵家小三定亲的时候,老太太就说过一句话。

    她说既然翠柳要和官宦之家的孩子定亲,那就不能叫她以丫鬟的身份,以服侍人的身份去面对赵家。

    所以老太太才会把翠柳给放出了府,放了她的身契叫她做一个良民,好能和赵家平等地定亲,也是为了给陈家和赵家面子。

    而眼下,因为沈公子和宋如柏对云舒求亲,老太太就也不能叫云舒继续留在她的身边做丫鬟了。

    那样对云舒来说不好。

    而入老太太是不愿意叫云舒有什么叫人看不起的地方的。

    “不仅是这样。还有宫里,陛下那儿。我瞧着陛下似乎很喜欢召见你,而如果你只是一个丫鬟的身份却被屡屡召进宫中,那就太显眼了。”

    老太太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叫云舒出府。

    她舍不得云舒。

    云舒陪伴了老太太这么多年,是十分贴心懂事的。

    只是想到云舒的未来,老太太觉得还是不能叫云舒继续留在自己身边,只做一个被人轻视的丫鬟。

    虽然云舒就算被放出府做了良民,她做过丫鬟这件事也会叫人议论纷纷,可是至少她的身份却是平民,不是奴婢。那会叫云舒在面对别人的时候更加平等。

    她虽然没有明说,可是云舒却全都是明白的。

    她沉默不语很久。

    其实说起来,云舒除了舍不得老太太之外,本来就一直在想着自己出府的事。无论是做生意还是买良田买宅子的,云舒一直以来的希望就是在唐国公府里舒舒服服地长大,然后就出府当个小地主什么的,守着几亩田一个宅子几个铺子,无拘无束不必服侍人地生活。只是她虽然打算得这么美好,却没有想到老太太会这么早就要把她放出去做良民。她半晌之后,从宫里出来的时候的高兴的感觉都不见了,微微红着眼眶对老太太低声说道,“我舍不得。”

    除了老太太,她没有舍不得的。

    可是老太太却是她最舍不得的。

    和春华翠柳放出府欢天喜地不同。

    云舒也愿意不再做丫鬟。

    可是她却真的舍不得老太太。

    在她的心里,老太太就像是她真正的亲人,就像是她的亲祖母一样。

    “哭什么。难道你出了府就跟咱们唐家恩断义绝了?”见云舒急忙摇头,老太太便笑着说道,“就算是你放出去了,可是也随时都可以回来看望我,到时候还是在我的面前说话聊天解闷,咱们还是跟从前一样。”可是这怎么能一样呢?从前,唐国公府对于云舒来说就像是自己的家。可如果被放出去,云舒再回到国公府,那种感觉就与现在完全不同,只不过是客人了。不过云舒却并没有再说什么。

    老太太既然这么说,就说明老太太已经下定决心要叫她出府了。

    云舒明白老太太的良苦用心。

    所以她还是愿意接受的。

    对于她来说,出府也并不是天塌了,如其他丫鬟那样死了也不肯出去。

    其实对于云舒来说,出府代表着自由,代表着平等还有自在轻松。

    她也愿意出去。

    “我才做了您的大丫鬟。”云舒便低声说道。

    “可不是。”老太太便唏嘘地说道,“如果不是你们三爷提醒了我,我本来还想留你两年。”她这话叫云舒不由一愣,急忙问道,“三爷和老太太您说什么了?”她没想到唐三爷提醒老太太要把自己给放出国公府做良民,自然是格外好奇的。老太太见她十分好奇,笑着说道,“你们三爷观察了忠义伯很久,回来就跟我说,忠义伯在外头的时候对他十分亲近,只是他一邀请他来国公府,忠义伯就会找个有理有据的理由婉拒。一开始,他还觉得忠义伯的确是有事忙着,不过时间久了他就觉得忠义伯这是避开来国公府。”

    云舒也想到今日宋如柏不肯来国公府的事。

    “真是奇怪。”她便也点头说道。

    “并不奇怪,而是为了你。”老太太见云舒愕然地看着自己,便温和地说道,“你在国公府是做丫鬟的,他如果上门,你岂不是就要做服侍他的奴婢?这个忠义伯……他看重你,不愿叫你在他的面前端茶倒水低他一等地服侍他,所以他索性避开了。”云舒和宋如柏在外头的时候是不讲究身份的,不管宋如柏到了怎样的位置,哪怕他现在是忠义伯,是大统领,可是云舒还是自在而且平等地叫他一声宋大哥。

    在他和云舒的中间是没有地位和世俗的眼光的。

    可如果宋如柏到了唐国公府,云舒又该以身份身份来面对他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