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变了

    “他就算是想要促成也晚了。”

    “沈家的阻碍只有他。如果他都答应了,你如果……”宋如柏不愿意提到沈家的婚事。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想要娶云舒的。

    可如果云舒更喜欢沈公子的话,他还是愿意退让。

    “小云,在我的心里,你能幸福是第一重要的事。如果你觉得嫁给沈瑾瑜会更幸福,我也会帮你。”他看着云舒说道。

    “你想多了。”云舒摇头说道,“我很感谢沈将军慧眼识珠,肯定我的人品。可是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她和沈公子之间的妨碍,并不是简简单单的沈将军一个,而是世俗的眼光,是门第之间的差距,还有很多很多。云舒不得不承认,她其实是考虑过沈公子的求亲的。如果不是考虑过,她不会分析这么多的利弊,也不会清楚地认识到她和沈公子之间的差距。见宋如柏站在自己的面前没有说话,云舒很无奈地说道,“而且沈将军以后就会知道,其实在对待孩子的问题上,每一个女子都是我这样的想法。我并没有比其他女子有什么不同之处。”

    沈将军大概见识太少了。

    以后见识得多了就知道,云舒那一番说辞,其实是很普遍的道理。

    她并没有比其他女子优秀或者美好。

    “不说这些了。”知道自己没有得罪沈将军,云舒就放心了,倒是对宋如柏说道,“我瞧着陛下对太子真是疼爱。只是……”她犹犹豫豫地四处看了看,见四下无人,便将曾经皇帝说过沈二小姐拒绝后位的理由给宋如柏听,低声说道,“陛下一直以为二小姐是不想拖累他和太子的名声才离开的。可是如果日后陛下知道二小姐是不愿意和其他女人分享丈夫,会不会觉得二小姐是在骗她,进而迁怒太子?”

    她觉得沈二小姐离开皇帝的理由,是不是应该对皇帝坦诚?

    不然,谎言总有被看破的那一天。

    如果是那样,皇帝对沈二小姐的感动都不复存在,只怕还会恨她把自己当成傻瓜。

    “你以为陛下不知道?”见云舒一愣,宋如柏便也低声说道,“二小姐没有在这上头隐瞒过陛下。她告诉过陛下,离开他,一个是为了陛下和太子的名声,另一个却是因为她不想看见陛下宠幸别的女人,她觉得恶心。陛下心里很愧疚。”见云舒凑过来,眼睛里又亮起了八卦的光,宋如柏无奈地看着她说道,“只是这样的话陛下不可能告诉别人。他也顾着二小姐的名声。二小姐为了他的名声离开,那叫大义,叫做顾全大局。可如果是为了女人离开他,那叫咱们知道,二小姐岂不是成了一个嫉妒的女人?”

    所以皇帝隐瞒着沈二小姐不好的话,对外告诉云舒这样亲近的人,只说是二小姐为了自己。

    云舒觉得皇帝真是用心良苦。

    “陛下这套说辞是说给北疆那些人听的。毕竟二小姐当初的身份……北疆的人知道的也有几个。所以你别真信了就行了。”宋如柏不在意地说道。

    “那北疆的人能信陛下这些话吗?”云舒急忙问道。

    “能。北疆的人没有京城里的人这么多心眼儿。”

    云舒看着宋如柏,觉得宋如柏这话有些嘲讽的感觉。

    京城里的人心眼很多吗?

    “我听说北疆的女眷就快要来京城了,到时候怕是京城里要热闹一阵子了。”云舒跟宋如柏说起北疆的女眷,宋如柏便也跟她多说了几句,正说着呢,却见远处大步流星地走过来了两个高大的男人。一个是对云舒格外和气的老高,另一个就是刚刚因公封侯的老段了。这还是皇帝对北疆武将论功行赏之后云舒第一次见到宋如柏的这几位同僚,她便停了下来,见老高和老段都走过来,便福了福笑着打了招呼。

    “大妹子怎么今天进宫了?真是赶巧儿了。”老高一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样子。

    “还没有恭喜段侯爷和高大哥被陛下封赏呢。”云舒笑着说道。

    不知为什么,她对老段不及对老高那么亲近。

    或许是因为两个人的衣着打扮吧。

    老高还是从前那一身衣裳,瞧着跟从前没什么不一样的。

    可是老段不仅穿着华贵的锦衣,而且还刮了胡子,跟老高那种胡子拉碴的不一样,他的脸上的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瞧着人也清爽得很多,发髻也十分细致,看起来,跟京城里每一个勋贵的样子差不多,却少了几分北疆武将的粗犷的感觉。

    或许是因为他看起来像是一个贵族了,因此云舒觉得心里多少亲近不起来。

    想必这样认真地打理自己的形象,老段也不乐意云舒胡乱地叫他一声段大哥了。

    果然,当云舒笑着叫他段侯的时候,老段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同喜同喜。老宋不是还封伯了吗?”老高却还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见云舒笑着点头,便对云舒很高兴地说道,“我还有喜事呢。陛下赏了我好大的一个宅子,我特意要在老宋的伯府的边儿上,日后跟老宋还做了邻居!”他似乎很得意自己选的宅子,对云舒兴致勃勃地说道,“再过几天,你嫂子就能进京城了!等到了那时候,我请你过来咱们家吃酒,你也和你嫂子亲近亲近。你嫂子没来过京城,小云,我在这京城也没有熟悉的人,你就帮帮忙,跟你嫂子多说说京城里的事儿。”

    他一副乐得不得了的样子。

    云舒见他一副高兴坏了的样子,便笑着点了点头,一口答应了下来。

    “如果嫂子愿意,我带着嫂子四处转转也是好的。”

    “那就说定了!”老高急忙跟云舒约定,见一旁老段看着云舒似乎在想什么,便对云舒说道,“只可惜你段大哥家里出了点事儿。”他这话叫云舒关切起来,宋如柏却不动声色地看了老段那拾掇得格外体面的样子。他似乎在思考什么,老高却是一个粗犷的性子,对云舒说道,“你段家嫂子得晚一些才进京城。她们在路上耽误了。”她这话倒是叫云舒想起来,似乎说是老段的老母亲在路上病了,因此段家的女眷得晚些进京城,便关心地问道,“嫂子需不需要什么帮忙呢?虽然我没有人手能出力,不过前些时候家中的哥哥带回来给我一些上好的人参……”她嘴里的哥哥就是陈平了。

    “用不着。什么人参之类的,陛下赏了我们各家多了去了。叫我说,那玩意儿苦嗖嗖的,吃了还流鼻血。”老高便抱怨说道,“从前在北疆也吃过人参,也没有叫人流鼻血啊!”他和云舒抱怨,云舒便忍俊不禁地笑道,“陛下能赏给高大哥你的都是宫中珍藏的上好的人参,都是药性最好的。和外头的寻常人参也不一样。”北疆那种物资短缺的地方的人参只怕都是普通货,药性肯定没有宫中珍藏的好。

    “你说得也对。”

    “不过高大哥吃人参能流鼻血,这说明是好事。”

    “好事?”

    “说明你健康,不需要大补,可不是一件好事吗?”云舒笑着说道。

    老高一听,突然咧嘴大笑起来。

    “大妹子说得对!哎呀,”他便对云舒说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说的话就是叫人心里高兴,心里舒坦。”他一向对云舒格外热情,云舒也觉得他是在称赞自己,所以也笑着应了。倒是老段看了云舒一会儿才说道。“京城里的姑娘都是善解人意的。”他说了这么一句话,老高一愣,转头对老段问道,“你见过很多京城里的姑娘吗?你说的不会是那些宫里的宫女吧?咱们大妹子可跟那些一心讨好心里却笑咱们粗鄙的宫女不一样。那些宫女心眼儿多,小云可是真心对咱们。”

    “我说的不是宫女。是……”老段突然不吭声了。

    “是什么?你什么时候还见过京城里别的姑娘吗?”老高追问道。

    “没什么。我就是胡乱说说。”老段含糊了一句,又急忙对他说道,“陛下召见咱们,咱们可别耽误了。”他虽然现在把自己拾掇得像是个贵族了,可却并不是一个很有心计的权贵,看起来还是万事不怎么藏心眼的大大咧咧的武将,因此这么一慌乱似的,云舒不由看出来几分。她想了想老段刚刚说的话,皱了皱眉,却没有露出什么神色,只是笑着对老高说道,“侯爷和高大哥快去见陛下吧。什么事都赶不上陛下的事重要。日后咱们又不是不再见到了。什么时候有空再说话。”

    老高这才没有追问老段,跟云舒笑着告别之后,一同去见皇帝了。

    云舒看着他们两个高大的背影,一会儿后,便对宋如柏低声问道,“我怎么觉得威武侯有些怪怪的。”

    老段被皇帝封了威武侯之后,云舒就越发地感觉到他似乎变了样儿似的。

    “他早就这么怪了。我只希望他别干叫人失望的事。”

    宋如柏也看着老段的背影缓缓地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