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两全其美

    “陛下。”云舒急忙把太子放在椅子里,起身给皇帝请安。

    她这样小心翼翼的,皇帝便摆手说道,“用不着这么多礼。”

    太子已经从椅子里跳下来,看着皇帝犹豫了片刻。

    他还是鼓起勇气,扑到了皇帝的怀里。

    皇帝愣了愣,年轻英俊的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他本来刚刚还有些紧张,唯恐太子对自己还有些排斥。

    毕竟后宫马上就要进一些嫔妃,皇帝觉得太子一定会心里不开心。

    只是没有想到太子对他还是那么亲昵。

    想到刚刚自己在门外听到的云舒的那些劝慰太子的话,皇帝不由对云舒笑着说道,“你又帮了朕一次。”虽然他是皇帝,是做父亲的,可是说实话,对于怎么养儿子,怎么叫儿子的心里能觉得开心是完全没有半点头脑,总是担心自己会粗心地顾虑不到太子想要的。见了太子已经精神多了,皇帝心里也更加高兴,一下子把太子举了起来,举在半空,听到太子高兴的声音,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此刻他到不像是一个皇帝,反倒像是一个年轻的父亲。

    太子和他的笑声在宫殿里回荡。

    云舒默默地看着皇帝此刻脸上的笑容。

    等他们父子玩了一会儿,皇帝才意犹未尽地坐在了椅子里,又把太子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对云舒轻松地说道,“我看你还是得经常进宫。这孩子的身边如果只跟着一些大老爷们儿,难免会有些心里话说不出来。”因为要保护太子,皇帝也是一个很小心的人,所以才把太子放在自己的宫殿里养育,不想叫后宫的嫔妃插手太子的生活。只是这虽然叫太子很安全,可是皇帝身边大多都是男子,男子的心思不及女子细腻温柔,皇帝也担心太子会受到什么委屈。

    就跟沈将军似的。

    格外严厉,却忘记了应该给太子一些疼爱。

    不过皇帝也不会叫太子被养在女眷的手中。

    他觉得男孩子还是应该被男子养大,才能像是个男子汉。

    不然,养于后宅,凭空多了几分脂粉之气。

    又是要男子汉养太子,又还想叫太子时不时被温柔地对待,皇帝的要求怎么这么多呢?

    云舒在心里腹诽,却毕恭毕敬地听着,并没有露出抗拒的意思。

    谁敢在皇帝的面前说不行啊。

    “刚才你给太子说的那些故事倒是有点意思。”皇帝刚刚在门口听了一会儿,此刻见云舒一脸错愕地看着自己,便摸着太子嫩嫩的小脸对云舒温和地说道,“小云,朕在这后宫之中能相信的女眷不多,所以日后你还是要多费心一些。”他目光温和,云舒不由把心里的腹诽都散去了,忙对皇帝说道,“不敢得陛下这样的夸赞。不过力所能及之事,我会尽力去做。不过我觉得太子殿下还是更需要陛下,而不是需要我。”她这话叫皇帝觉得很高兴,便抱着太子对云舒大笑着炫耀道,“那是自然!太子可是朕的儿子!”

    他一副傻爸爸炫耀乖儿子的样子。

    太子也笑着回头把脸埋进皇帝的怀里。

    云舒被炫了一脸。

    她很久都没有说出话来。

    不过看着皇帝对太子的疼爱,她觉得心里很高兴。

    然而皇帝跟太子父子情深的,就有点要卸磨杀驴的样子,不大一会儿,云舒就默默地从皇帝的宫里走出来了。她的身后跟着宋如柏,等两个人走到了宫中开阔没人的地方,云舒想到皇帝与太子夫妻情深把别人都给忘了,摇了摇头才对宋如柏无奈地说道,“陛下真是与太子太亲近了。旁若无人的。”不过她心里是很乐于见到这样父子情深的样子的,倒是忍不住对宋如柏问道,“陛下怎么怎么快就回来了?没有去太后娘娘宫里吗?”

    今天太后不是请了好几个即将进宫为妃的名门淑女进宫吗?

    皇帝难道没过去示好不成?

    “去了,坐了坐给了太后这个面子就回来了。”宋如柏便淡淡地说道,“陛下对这几位娘娘客气多过喜欢。”这几个嫔妃是有前朝的原因才进宫的,皇帝也是为了稳固前朝的局势,因此才会叫这几个女子进宫。云舒犹豫了一下,对宋如柏低声问道,“可有美人?”做女人的都喜欢八卦,云舒自然也不例外。宋如柏挑了挑眉,看了云舒两眼,见云舒八卦兮兮的,便带着几分笑意说道,“能进宫的就没有难看的女人。”

    那岂不是说都是美人。

    云舒便继续问道,“陛下当真没有看中哪一位吗?”

    宋如柏便摇头,不过想了想还是客观地说道,“虽然看不出脾气秉性,不过坐在太后宫中的时候大多都是温柔的性子。倒是其中两个出身不低,陛下就算是看在她们背后的家族,也会对她们与众不同几分。”他便将其中两个的身份说给云舒听,果然很高。云舒听了一会儿便轻轻点头,轻声说道,“这样出身高的嫔妃在宫中……”她似乎有些担忧的样子,宋如柏倒是知道她在担忧什么。

    若是身份很高又有家族势力的嫔妃生下皇子,只怕会动摇太子的地位。

    “别担心,还有沈家在太子的身后。而且身份再高的嫔妃也不是继后。母族再显赫的皇子也不是嫡皇子。”

    这不过是简单的一句话,可是云舒却一下子安心了。

    仿佛宋如柏很明白用最简单的话来叫人心里放心。

    “你说得对。是我杞人忧天了。”太子可不是没有人辅佐的。

    他可是沈家的血脉。

    “你怎么和陛下一同回来了?”她便笑着跟宋如柏一边在宫里走,一边问道。

    宋如柏刚刚不是跟着沈将军离开的吗?

    “中途遇到了陛下,沈将军去做事,我就陪着陛下在太后宫中坐了坐。”宋如柏见云舒此刻笑容轻松,便也微笑着对云舒说道,“太后不是一个有怀心的,我与陛下都还算轻松。”太后在先帝在的时候日子过得很不好,虽然占着中宫皇后的名分,可是这宫中没有哪个嫔妃把她当做中宫来敬重,皇帝还时不时想要废了她。她又没有儿女,如今得到陛下的照顾与礼遇,自然把皇帝当做是自己的大靠山,是绝对不会和皇帝冲突的。

    而且能在宫中生活了这么多年,太后也是有自己的智慧的。

    在皇帝选妃进宫这样难得的时候,太后一点都没有插手,都没有叫自己的娘家的女孩儿进宫来做皇帝的嫔妃。

    她处置宫中事物的时候也不偏不倚,从不会偏心什么。

    而关于太子的养育,太后也从不指手画脚。

    这样一个叫人觉得很安心的太后,正是皇帝所需要的。

    毕竟之前先帝死得有点不明不白的,虽然是皇贵妃毒死了他,可是关于先帝的死还是有人有些议论的。

    皇帝孝顺太后,其实也算是给自己的身上镀金了。

    “我今天没得罪沈将军吧?”云舒想到今日的放肆,一开始热血上头的时候没感觉,现在就觉得有些后怕了。她一想到沈将军那严厉的样子就有点哆嗦,此刻后怕起来,便小声说道,“我也不是有意和他对着干。”她这样后怕,宋如柏沉吟了片刻,想到沈将军那时候的异样,便缓缓地说道,“他倒不会怪罪你。我担心的是……”他皱着眉,似乎有什么难以处置的事,云舒急忙问道,“担心什么?难道他还会迁怒我们国公府不成?”

    难道因为她是国公府的丫鬟,所以沈将军就要迁怒不成?

    “这倒不会。”宋如柏目光复杂地看着云舒说道,“我倒是觉得他对你另眼相看了。”

    “什么意思啊?”

    “他从前不答应你嫁入沈家,是因为觉得你出身卑微。”见云舒微微点头,也同意自己这个意思,宋如柏看着云舒轻声说道,“可是这世间有一种女子,她的见识还有人品却可以叫人忽视她卑微的出身,愿意给她最好的。”他这话一开始有些不明不白的,云舒还在疑惑,然而片刻之后,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惊愕地抬头看着宋如柏。此刻宋如柏也在看着她,看着她愕然的眼睛,宋如柏便继续说道,“他对你改观了。因你为了太子而说出的那些话。只怕如今,他觉得就算你出身卑微也没关系,也是可以嫁到沈家的。”

    云舒一时不吭声了。

    她真是没想到还有这种“意外之喜”。

    简直叫她受惊过度。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现在答应嫁给沈公子,他可能不会再拦着。”

    之前沈将军反对得那么厉害,现在再答应的话,云舒觉得很怪。

    “或许他还会促成你和沈瑾瑜的婚事。”宋如柏说道。

    所以,当刚刚在沈将军用审视的目光看着云舒的时候,他觉得棘手极了。

    云舒就像是珍珠。

    看着温润平和,可是要紧的时候总是会盛放出叫人不能忽视的华贵的光彩。

    所以,沈将军只怕心里开始盘算要不要努力促成云舒和沈公子的婚事,两全其美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