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爱子

    太子年纪还小,显然被她问住了,黑眼睛看着云舒,竟然没有反驳她。

    云舒便笑着给他塞了一嘴的点心。

    沈将军冷眼看着她挤兑太子,却皱着眉没有说什么。

    “我先走了。”他起身说道。

    云舒和太子急忙都看向他。

    太子挣扎着想要从云舒的怀里爬起来送他,沈将军犹豫了一下,板着脸走到了太子的面前。

    他似乎很不习惯,又似乎在挣扎,总之用很别扭僵硬的动作把大手生疏地盖在太子的头上,胡乱地摸了摸。

    “太子今日很好。”他硬邦邦地说道。

    显然这样的话,沈将军从前是从来说不出口的。

    不过云舒却微笑起来。

    就是这样才对。

    疼爱一个孩子,就要叫他知道自己是被深爱着的。

    不然就算放在心里疼爱却不能传达给孩子,又有什么用呢?

    虽然沈将军的动作很生疏,不过熟能生巧嘛。

    太子似乎也没有想到对自己总是很严厉的舅舅会一下子对自己这么慈爱。

    对于云舒来说,沈将军这动作要多僵硬有多僵硬,干巴巴的。

    可是对于太子来说,这已经是叫他满足的慈爱了。

    “是!”他的声音一下子活泼了几分,眼神更加明亮地对沈将军大声说道,“京哥儿明天还要努力,努力不辜负舅舅的期望!”他似乎一下子精神头就和刚刚不一样了,沈将军总是冷着的严肃的脸上难得露出几分错愕。他看着一下子似乎精神起来的外甥,又下意识地看着微笑的云舒,也不知过了多久,这才收回目光说道,“舅舅很高兴。”他总是板着的脸似乎也柔和了一丝丝。哪怕只有一丝丝,可是云舒却觉得不错了。

    “宋大人,你也该走了。”沈将军已经转身对坐在一旁的宋如柏说道。

    宋如柏似乎看着他在沉思什么。

    片刻之后,他才起身点头说道,“大人说得是。小云,”他转头对云舒说道,“晚上我过来接你。你今日好好陪着太子。”他的眼里似乎藏着一抹叫人觉得奇怪的思虑,云舒没有看真切的功夫,他却已经飞快地收回目光,与沈将军一同走了。等他们这两个高大的男人走了,云舒一下子觉得宫殿里的空气都变得轻松了,一边依旧给太子揉着小胳膊小腿儿,一边笑眯眯地问道,“太子一会儿想做什么?还是想玩游戏?”

    “我知道父皇为什么叫云姨进宫。”太子趴在云舒的怀里,突然小声说道。

    云舒愣了一下。

    之后,她便笑了笑。

    太子虽然小,可也不是好糊弄的,虽然在亲近的人面前总是没什么心机,可是也不代表太子是一个没有防备的孩子。

    “这么说,宫里的消息太子已经知道了?是谁告诉太子的?”

    “宫里都传开了,父皇也并没有瞒着我。”太子窝在云舒的怀里,小小的脸贴着云舒的衣袖,很久之后小声说道,“云姨不要为我担心。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父皇的身边会有很多的嫔妃,她们也一定不会真心喜欢我,甚至有可能会伤害我。而父皇也不仅仅只属于我和母亲的了。”他的话听起来格外乖巧,然而那颤抖着的小肩膀却叫云舒知道,当发现自己的家里被闯入了那么多陌生的女人,她们或许还挤走了自己的母亲,甚至自己可能会成为她们的众矢之的,甚至她们还要抢走他的父亲,这是一件会叫小孩子感到很害怕的事。

    云舒没说什么。

    她只是拍着太子的肩膀作为安慰。

    “云姨,我还是更喜欢在北疆的父亲。”太子小声说道。

    “我知道。因为那时候的他只是属于你一个人的父亲,是不是?”云舒温和地问道。

    太子犹豫了一会儿,无声地点了点头。

    “可是留在北疆的陛下,就没有办法保护太子了。”见太子犹豫了一会儿,抬头用黑色的眼睛看着自己,云舒想了想就对太子说道,“陛下之所以要成为陛下,不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太子。在北疆做点心一个人的父亲,固然会叫殿下感到幸福,可是他却无法保全心爱的你。太子殿下应该知道陛下当年的处境,如果不是陛下登基,如果是陛下的任何一个兄弟继承皇位,那陛下必然会惹来杀身之祸,到了那个时候,就连累了你的舅舅,你的姨母,你的母亲还有你。陛下之所以成为陛下,是为了成为最拥有权势的人,保全自己心爱的所有的人。”

    太子静静地听着。

    云舒却笑着摸了摸太子的额头说道,“而陛下心爱的人里,太子是最重要的那一个。”

    “可是为什么还要有那么多的女人?”太子茫然地问道。

    “成功易守功难。想要坐稳这个皇位,陛下就会有很多的迫不得已。可是陛下的心里依旧深爱着太子还有你的母亲。如果不是把你当做最深爱的人,那今日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不是吗?”云舒心说大人的世界太复杂了,皇帝纳妃,沈二小姐远走他乡,其实都有很多复杂的原因。不过对于一个孩子来说,云舒觉得还是不要说得那么复杂黑暗,还是更简单干净一些,免得太子小小年纪就叫皇帝和沈二小姐那对夫妻搞出心理阴影什么的,便对太子微笑着说道,“正是因为深爱太子,陛下才会紧张太子的心情。太子殿下的心情我也明白。正是因为深爱陛下这个父亲,所以才不想把陛下和其他人分享,对不对?”

    太子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太子殿下的心里,陛下既然是与众不同的,那自然听到纳妃的传闻会觉得自己的父亲被分走了,心情不会好。可是殿下,父子之间是要坦诚一些的。遇到了这样的事,不要闷闷不乐,自己放在心里,而是要去告诉陛下你舍不得把陛下分享给别人的心情。爱是要说出口的,是要分享沟通的,而不是憋在心里,叫人无法察觉。”云舒便对太子鼓励地说道,“太子殿下不是小男子汉吗?既然是男子汉,就应该对陛下说出自己的担忧,自己的不舍,叫陛下知道太子殿下的心情。”

    太子如今在宫中只剩下皇帝一个父亲了。

    只要他和皇帝的沟通没有问题,皇帝的心里,太子一定会是他最疼爱的儿子。

    而不是日后或许被那些嫔妃们吹着枕头风,父子沟通不良渐行渐远。

    “要对父皇坦诚我的心情吗?父皇会不会觉得我小气?”太子有些不安地抓着云舒的衣摆问道。

    “孺慕自己的父亲,希望父亲只疼爱自己,就算是小气的话,可是也是太子殿下的真心。”云舒耐心地说道。

    她并没有劝太子看开皇帝纳妃的意思。

    谁能看得开啊?

    别说太子这么小的孩子,就比如云舒年纪也不小了,也依旧心里恨死了当初给自己娶了一个继母回来的那个亲爹呢。

    当然,云舒完全不爱那个无情的父亲。

    可是对于孩子来说,看到有其他女人占据了本属于自己母亲的位置,心里当然看不开。

    她不觉得太子这是小气。

    不过她也知道这是一件很无奈的事。

    父亲做了皇帝,那必然会遇到这样的事。

    沈二小姐运气好,撒腿跑了。可是太子却还是要习惯的。

    好在他很幸运,皇帝是真心爱着他这个儿子。

    “那我以后可以叫父皇多陪陪我吗?”太子期待地问道。

    “为什么太子殿下不去多陪陪陛下呢?当陛下一个人看奏折的时候,太子殿下哪怕不能帮一把手,可是只要陪在陛下的身边,哪怕只是闲时给陛下的手边无声地送一杯茶,给陛下披一件衣裳,那也是太子的孝心,也是太子与陛下父子之间的陪伴不是吗?”见太子忍不住对自己笑了,似乎轻松了很多,还用力地点头,云舒心里也觉得温暖,对他温和地说道,“太子殿下,二小姐如今已经不在陛下的身边,你的父皇只有你了。你要好好地陪着你父皇,他才能够觉得更幸福。”

    “我会叫父皇幸福!”太子有些羞涩地说道。

    云舒觉得太子真的太乖了。

    而且完全不需要人怎么花心思劝。

    看着这么可爱又漂亮的太子殿下,云舒差点没忍住大胆去亲他一口。

    不过现在的京哥儿的身份可不是她能随便说亲就亲的,所以云舒只能遗憾地看着太子。

    太子却看起来变得跟刚刚习武的时候那紧绷的样子不一样了。

    他的眼里有着之前云舒没有见到的光。

    那是云舒希望从太子的眼里看到的。

    所以看着现在的太子,云舒便知道皇帝叫她进宫的希望是达到了。

    她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应太子的要求给他讲一些有趣的小故事解闷儿,这样安静的宫殿里,看着安静地趴在自己怀里的太子,云舒都觉得仿佛这不是在宫里,而是在曾经的自己拿个安静的宅子里了。

    她讲了几个小故事,下意识地抬头想要晃晃脖子精神一下,却看着宫殿门口愣住了。

    皇帝带着宋如柏站在门口,也不知站了多久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