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辩论

    云舒沉默了好一会儿。

    她还什么都没说呢。

    “我觉得溺爱和关爱是有分别的。”

    云舒没想到自己小小年纪就要和人辩论这种养儿子方面的问题。

    重要的是,这养的也不是她的儿子。

    “什么意思?”沈将军见云舒依旧心平气和,并没有被自己的几句话气得恼羞成怒,不由冷冷地问道。

    “不溺爱孩子是正确的,这世上不是有一句话嘛,所谓慈母多败儿,所以将军对太子严厉一些,我觉得将军的确是为了太子着想。”毕竟,云舒见惯了那些豪门大户里的女眷把儿子养育成纨绔子弟之类的,那也大多都是腻歪。所以对太子严格一些,云舒并没有觉得不好。所以她的话叫沈将军严厉的样子慢慢缓和了几分,沈将军这一次用欣赏的目光看着云舒说道,“你倒是明白事理。”

    云舒额头的青筋微微跳了跳。

    她忍耐了一会儿,这才慢条斯理地继续说道,“可是不溺爱,却并不代表不能去关爱,去爱护自己的孩子。将军,你既然严格地要求太子,证明将军是真的对太子很疼爱。可是这份疼爱,为什么不能化作当太子完成了你严格的要求之后的一个小小的夸奖,一个小小的拥抱,或者一句对他的鼓励呢?当疲惫的孩子被严格地教养过,就算将军不想溺爱他,叫他成为自己看不起的纨绔子弟,可是将军又明不明白,或许只是来自于你的一个奖励,一个满意的目光都会叫太子的心里充满了快乐还有勇气?”

    “你说什么?”沈将军诧异地问道。

    “我是说,就算你要严格要求太子,也请你叫太子知道你对他是关心的,是满意的。或许对于你来说,这些不过是一些毫无用处的感情,可是将军,你是大将军,大英雄,自然不会在意这些小小的微末之事。可是对于太子这样的孩子来说,他在心里将你当做最爱的亲人,而来自于亲人的爱护,会叫太子更加有勇气成为更好的,更坚强,更符合将军要求的人。而不是在疲惫还有辛苦过后,一句冷冰冰的叫他去沐浴就了事。”

    云舒的态度很温和。

    沈将军沉着脸看着她,很久都没有说话。

    “巧舌如簧。”他冷冷地说道,“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知道,你是个巧舌如簧的丫头。”

    “可是却没有恶意,也没有鲜果伤害谁。我知道将军为什么这样严厉地教导太子,可是将军,请将军也为太子想想,他这样乖巧懂事,这样认真地完成将军的每一次的严厉的教导,这都是为了什么?太子是一个好孩子,既然这样,作为他在京城的为数不多的亲人,将军难道不应该也去爱护太子,叫太子感受到亲人长辈给他的那份温暖吗?”云舒见沈将军虽然瞪着眼睛看着自己,不过却没有说话,叫自己滚蛋的意思,不由在心里轻松了几分。

    她都担心狼爸会把自己给打出门去。

    不过他这么说的时候,宋如柏坐在一旁抹着嘴角,似乎笑了一下。

    沈将军却笑不出来。

    “我不会。”他恶声恶气地说道。

    “不会什么?不会关心人吗?”云舒诧异地问道。

    沈将军冷冷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云舒不由笑了。

    “那将军就也学着去关心人好了。”她和气地对沈将军争取着对太子的关心,对他说道,“不然将军也可以试验一下。等明日,如果太子习武之后完成了将军的吩咐,也叫将军觉得满意,您可以摸摸他的头,或者抱抱他。如果太子明日学着写字给将军看,将军也可以试着夸奖一下太子,哪怕在夸奖过后挑剔太子的错漏,可是我觉得太子也会变得更有劲儿努力的。将军不妨试试看。”

    “我说我不会。”沈将军冷声说道。

    他一副拒绝的样子。

    云舒笑了笑。

    她笑着看着紧紧地盯着她的沈将军温和地说道,“凡事都有第一次。将军可以学嘛。只要踏出第一步,将军以后就肯定学会了。”她笑眯眯的,看起来一点都不激动,也没有声嘶力竭地和他辩驳,可是沈将军看着云舒那双柔和的眼睛,却沉默起来。许久之后,他收回目光冷冷地说道,“既然你这么会关心人,就时常进宫,多照看太子。”他的样子看起来并不愉悦,板着一张脸似乎在恼火什么,然而宋如柏却看着他突然皱了皱眉。

    “我自然是愿意时常进宫看望太子的。可是将军,对于孩子来说,至亲的爱护是其他任何人都不能代替的。”云舒觉得自己爱护太子和沈将军爱护太子并没有冲突。

    谁也没说太子非要得到两份疼爱是不是?

    “而且女子疼爱孩子的方式,可男子肯定并且疼爱孩子的方式,对于孩子来说是不一样的感受。女眷的疼爱会叫太子感到温暖安心,而如将军,如沈公子或者陛下的那些肯定还有夸奖,却会叫太子变得坚定,慢慢成长成为优秀的坚强的男子汉,这不正是大家希望看到的吗?”云舒说到这里,见沈将军依旧没说什么,却似乎在思考的样子,便也不再多说,反而是一会儿太子就已经换了干净的衣裳,浑身清爽地扑进来,一下子扑到了云舒的面前,伸手抱住她的腿。

    “云姨。”他仰头叫了一声。

    云舒眼角微微一跳。

    她可是豆蔻年华的小美女,怎么成了“姨”了?

    每一次听到太子会叫自己一声阿姨,云舒都觉得自己似乎真的变成了老阿姨。

    这种称呼放到从前,那可是会被打的。

    不过谁敢打太子啊。

    云舒硬着头皮微笑着,叫太子爬到了自己的椅子里和自己一块儿坐下来,见他乖巧地坐在自己的身边安安静静地接过自己递给他的茶杯,不由笑着说道,“今日见到太子,觉得太子和从前不一样了。似乎把你从前更精神,也更可靠了呢。”她笑着摸了摸太子的头,见他隐蔽地挺了挺小小的身子,耳尖儿通红似乎不好意思,眼睛却明亮起来,便笑着对太子问道,“如今殿下除了习武读书,每天还做什么?”

    她一边说,一边给太子揉捏着小胳膊小腿儿。

    经过了那么大的练武的动作,她觉得可以给太子按摩一下。

    虽然她也知道沈将军不会叫太子习武超过他能承受的极限,不过云舒还是觉得心疼。

    太子忍不住软软地依偎进云舒的怀里,感觉到她给自己按摩,露出了幸福的样子。

    “除了读书习武,还在父皇的身边听很多的大学士和尚书大人们商谈朝廷里的事。我虽然不懂,可是听着听着,也知道一些外面的事。”他这样安静又乖巧地靠着云舒,云舒不由心里发软,想了想便笑着点头说道,“这是陛下对太子的一番疼爱啊。能在那么多有见识有阅历的老大人的身边听一些他们对朝廷,对天下的见解,哪怕太子一时听不明白,可日后等您慢慢长大,终有一天曾经的这些见解也会成为太子对这个天下与朝廷的理解的一部分。太子只需要倾听就好了。不过太子殿下小小年纪就能在那么枯燥的地方坐得住,而且还听得进去那些叫人不能理解的话,殿下真是了不起。”

    她笑眯眯的,又温柔又亲切,太子的脸微微发红,却又觉得更高兴。

    沈将军冷眼看着云舒和太子温温柔柔地说话。

    看着太子那快乐的眼神还有明亮的眼睛,他却微微愣住了似的,很久之后,他深深地看了云舒一眼。

    “云姨……”

    “为什么叫他云姨?”沈将军打断了太子问道。

    太子一愣。

    他对沈将军格外尊敬的样子,听到他询问,便乖巧地说道,“宋叔叫我这么叫的。”

    云舒沉默着看着宋如柏。

    宋如柏转头装作看不见她的目光。

    沈将军冷冷地点头。

    他显然是看出宋如柏到底是藏了什么心机。

    “不过是个称呼问题。”云舒觉得太子真的太乖巧了,忍不住大着胆子摸了摸他的小脸儿,见他依旧和当初的京哥儿一样笑嘻嘻地看着她,并没有因为身份变得更加高贵就和云舒有什么隔阂,便笑着对太子说道,“太子喜欢叫我什么就叫我什么。”她这样温柔,太子看了云舒一会儿,想了想才诚实地说道,“我更想叫舅母。”他到底年幼,也刚刚进宫,因此还没有什么心机,直接就说大实话。

    云舒一下子尴尬了起来。

    她没想到沈二小姐连这些事都没瞒着太子。

    “那还是叫云姨吧。”她觉得此刻沈将军的目光就跟刀子似的。

    他别是把自己当做是想走太子路线妄图嫁到沈家的狐狸精了吧?

    一想想那种想法,云舒就觉得郁闷。

    “为什么?舅舅不好吗?”太子疑惑地对云舒问道。

    他显然也明白这是云舒的拒绝。

    云舒更尴尬了。

    “难道我做殿下的云姨不好吗?”她狡猾地反问太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