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溺爱

    宋如柏却已经继续说道,“我也喜欢孩子。”

    云舒心里呵呵了两声。

    她就知道一定会是这样的话。

    “我见了太子,会好好照顾太子。还有那几位未来的娘娘,”云舒便对宋如柏问道,“陛下想要怎么封呢?”

    “大概都不会封得太高位。这是陛下身边最早的一些嫔妃,如果封得太高,只怕会成为后宫之中难缠的角色。陛下也担心会影响到太子。”见云舒轻轻点头,宋如柏便继续说道,“陛下唯一担心的是太子的心情。你该明白陛下的意思。”皇帝不担心那些嫔妃的心情还有什么时候入宫,相反只担心太子的心情,这说明在皇帝的心里还是太子的地位最重要。云舒自然是觉得高兴的,脚下也轻松了几分,跟着宋如柏去了皇帝上一次召见自己的宫殿后头很近的一个大大的宫殿之中。

    这两个宫殿离的很近。

    “这是太子与陛下的居所。”宋如柏对云舒简单地说道。

    “太子和陛下最近住在一处吗?”

    “太子年纪还小,不合适单独居住。自从沈二小姐离京,他就一直跟陛下住。”

    宋如柏简单地说道,“这里都是陛下的心腹,后宫之中其他人无法影响到这里。”他这么说,就说明皇帝把太子严密地保护在身边,别人是没有办法对太子出手的。云舒一边觉得这样还算不错,一边一进了宫门,便听见院子里传来了很多的大呼小叫的紧张的声音。她迎面便看见许多的內侍宫女还有侍卫都站在宫殿的巨大开阔的院子里,一个穿着锦衣长得格外可爱的小孩子正卖力地挥舞着一把小小的宝剑。

    他太小了,虽然一脸严肃,可是却看起来依旧很漂亮可爱。

    只是大概是挥舞着那宝剑已经很久了的原因,这孩子的脸上额头上都在流下许多的汗水,身体也有些摇摇晃晃的。

    他顶着太阳在挥舞宝剑,看起来已经累得不得了了,然而那些宫女內侍只在一旁惊呼着看着,却没有一个人上前给他擦擦汗,或者叫他停下来。

    云舒便看见这小家伙儿大概是累得不行了,手里的小小的宝剑一下子从手里飞了出去,小小的人就摔倒在了地上。

    他摔在地上挣扎了一会儿,想要爬起来。

    云舒看着他有些辛苦,不由下意识地往前走了两步,想要把他扶起来。

    “住手。”就在云舒觉得有些奇怪,因为这孩子身边的宫女眼看着身份尊贵的太子摔倒在地上却都没有上前紧张地扶起他的时候,便听到自己的身后传来冷冷的一声。她被吓了一跳急忙转头,却看见脸色严肃的沈将军站在她的身后,看起来格外严厉的样子。他看了云舒一眼,又看了看那些紧张地看着自己露出几分畏惧的宫女和內侍,便看着摔倒在地上的太子说道,“自己爬起来。”

    他一开口,那些心疼得不得了的宫女和內侍们越发不敢说话了。

    “是。”京哥儿,也就是太子乖乖地趴在地上应了一声,之后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可是他似乎太累了,动了动,又无礼地把双臂撑在地面上一时爬不起来。

    沈将军就站在一旁抱臂看着,一点都没有去帮着扶一把的意思。

    云舒看着他那严厉又高大的背影,看一看满头大汗,摔倒了却没有像是其他孩子一样哭起来,只是默默地给自己使劲儿想要赶快爬起来的太子,心里对沈将军不由生出几分敬畏。

    这么严厉。

    这放在现代一定是个狼爸啊!

    “将军。”云舒犹豫了一下,见沈将军回头看自己的意思都没有,到底没有敢上去把太子扶起来。

    因为她觉得自己不应该挑战沈将军在宫中的威信。

    且不说沈将军对太子这么严厉是对是错,就算是她有异议,也应该背地里和沈将军提,而不是应该在这么多人面前给沈将军下不来台。

    所以云舒也只能站在一旁,看着太子挣扎了一会儿,竟然真的一声不吭地自己爬了起来,摇摇晃晃却努力挺直自己的小身板站在那里,似乎等待沈将军的检阅似的。不过看着他浑身无力的样子,云舒还是觉得有些担心。虽然她也觉得沈将军不叫人扶起太子是为了叫太子坚强,可是太子如今的年纪其实还小着呢,本来就不该过于这么叫他劳累,免得伤了筋骨。倒是沈将军似乎并没有继续叫太子劳累的意思,见太子已经累得不得了,便对那些围着的宫女和內侍说道,“去给太子梳洗。”

    他此刻声音里才多了几分温和。

    太子却先给他行礼,之后看见了云舒,眼睛微微一亮,对云舒笑了一下,也不叫人搀扶,自己慢慢地带着人去沐浴去了。

    “陛下叫我进宫看望太子。”云舒见太子一走沈将军就转头冷冷地看着自己,不由硬着头皮解释说道。她知道沈将军的心里自己大概蛮叫他看不顺眼的,所以也不怎么好和他没轻没重的。倒是沈将军看到云舒沉默了一会儿,扫过站在云舒身边没说话,却紧紧盯着他的宋如柏,对云舒说道,“我知道。陛下对我说过。”他率先走向了一旁的一个宫殿对云舒说道,“过来坐。”

    他的神色平淡,不过却没有为难云舒的意思。

    云舒小小地松了一口气,对同样紧绷着手臂似乎担心自己被沈将军训斥的宋如柏笑了一下。

    “我陪你过去。”宋如柏对云舒说道。

    虽然沈将军对云舒看起来和气多了,可是宋如柏还是不愿意叫云舒单独面对沈将军。

    谁知道沈将军会不会一下子又和云舒翻了脸?

    云舒倒是没有这种担心,只不过他还是觉得自己不愿意跟沈将军单独坐在一起,毕竟沈将军对她来说比较陌生。

    她低声谢过了宋如柏,和他一同跟着沈将军进了宫殿,和沈将军一同坐了,看着几个美丽的宫女给自己端了香茶与糕点,便谢了这几个宫女,这才默默地喝茶,一声不吭。她看起来格外沉静的样子,沈将军也没有说话的意思,至于宋如柏就更不会说什么了。一时之间这宫殿竟然寂静一片,一点声音都没有,甚至气氛也沉默得叫人觉得要受不了了。好长时间的沉默之后,沈将军突然开口说道,“京哥儿对我提过你几次,他很喜欢你。”

    “太子是个乖巧又可爱的孩子。”云舒目光无神正放空大脑呢,听到沈将军和自己说话,急忙收回了空荡荡的思绪客气地说道。

    “京城之中他如今认识的女眷不多。”沈将军见云舒似乎认真地听着自己的话,便淡淡地说道,“沈家的女眷目前在京城的不多。”岂止是不多,沈家的女眷之中只剩下唐国公世子夫人还有沈二小姐了,其他的都已经亡故,至于太子的亲舅母,也就是沈公子的妻子,如今还不知道该选谁好呢。而沈家那两姐妹还都不在京城里,所以遇到了皇帝要纳妃有可能冲击太子的心情还有地位的时候,皇帝和沈将军想来想去,竟然想不到有谁家女眷可以来陪伴疼惜太子。

    皇帝好不容易想到云舒曾经和太子有过亲近,太子又对云舒很是喜欢,所以云舒进宫倒也不算是不能解释。

    云舒便对沈将军说道,“我知道这都是陛下对我的信任。”

    不是皇帝信任她,她是不可能有机会亲近太子的。

    皇帝这样看重太子,自然也唯恐有人把太子给害了,所以他对太子身边的人是格外在意的。

    至于什么人会害太子,那就太多了。

    或者是一些有野心的皇帝的兄弟,或者是对太子之位有什么野心的即将进宫的嫔妃的家族,也或者是一些和皇帝有仇的人,这都是不一定的事。

    所以云舒是真心觉得皇帝对自己算得上是信任了。

    见她这么理智,沈将军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他沉默了很久,倒是云舒却忍不住对沈将军说道,“今日我见太子习武摔倒……”

    “怎么,你想对我如何管教太子指手画脚吗?”沈将军见云舒无语地看着自己,便冷冷地说道,“他是个男子汉,是个太子,既然摔倒,自己就应该爬起来,而不是叫人搀扶!难道应该如同那些小孩子一样叫他趴在地上哭,你们紧张地去把他给抱起来,心疼地一同哭泣吗?你们这些女人的性格都是这样心软!这样软弱地养出来的孩子,怎么做一国储君?怎么做一个男子汉?!”

    他一口气说得这么多,云舒差点被他噎死。

    狼爸,这肯定是狼爸。

    “我没觉得他摔倒了应该去扶他。自己摔倒自己爬起来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云舒打断了沈将军的话,沈将军微微一愣,看着这突然对他这么不客气的小丫鬟,很久之后冷笑了一声。

    他看着云舒冷冷地问道,“那你想说什么?还是你想给太子求情,叫他别那么辛苦地习武?!溺爱,这都是溺爱!”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