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太子

    “我?”

    云舒愣住了。

    虽然皇帝总是说要把她当做座上宾,可是云舒一点都没有想到皇帝是认真的啊。

    她心里自然是不愿意的。

    所谓的座上宾,就是皇帝面前说得上话的,那必然会被人瞩目。

    可是云舒就是想安安分分地过平凡的日子。

    她一点都不觉得皇帝时常召见自己是什么需要得意的事。

    因为这份荣耀并不是云舒想要的。

    她安安分分地生活,难道不行吗?

    “可是琥珀姐姐……”云舒想说不想进宫,也完全不知道皇帝召见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她也不想知道。可是这样的话在喉咙口却没有说出来,因为不仅叫人觉得这是虚伪,而且皇帝的召见难道想拒绝就能拒绝的吗?她犹豫了一会儿,这才对仰头看着自己的翠柳说道,“那我先去跟老太太说一声。”她如今是老太太跟前的大丫鬟,也不知道这么进宫被人见到会对国公府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大家不会以为国公府是有什么目的吧?

    她这么说,显然在心里把老太太当做是比皇帝更重要的人。

    琥珀微微点头,不苟言笑的脸上露出了笑意。

    她难得温和地对十分无奈的云舒说道,“不要太在意宫里。陛下心里对你很看重,这是一件好事。”

    是好事。

    可是也是麻烦事。

    云舒觉得这件事真是麻烦。

    不过琥珀对她的关心她还是明白的。

    所以云舒对琥珀道了谢,一同去了老太太的面前,而宫中的內侍也在和老太太说话。

    老太太一边等待云舒过来,一边正和內侍关心地问这几日太皇太妃的起居安康,知道太皇太妃在宫中的日子还是很好的,她便露出了笑容。

    就在这时候云舒进了门。

    见到是皇帝身边那几个对自己蛮和气的內侍,云舒便也笑着点了点头,彼此打了一个招呼。

    “老太太,我……”那几个內侍对云舒颇有好感,见云舒此刻娴静地走进来去和老太太说话,便直接从屋子里走到外面去等待云舒,不去听云舒和老太太说什么。云舒见他们出去了,便松了一口气对老太太低声说道,“我不知陛下为何单独召见我。”她自然知道皇帝对她没有什么别的心肠,只是皇帝的性子叫云舒看来,如今颇有一种极端的感觉。大概是经历过世上最痛苦的事,因此皇帝的对自己愿意善待的人格外地好,很希望这天下所有人都知道他愿意善待谁。而皇帝怨恨的人,皇帝也会叫人看到他的憎恨还有报复。

    就像是惶惶不可终日的显侯就是皇帝报复的对象。

    可是皇帝善待的人又都会得到荣宠。

    比如唐国公,比如宋如柏还有北疆的那些被论功行赏,一个个都很显赫起来的北疆武将,甚至一个曾经对皇帝抱有善意的小丫鬟,皇帝也会赐给她太多的荣宠。

    这就叫云舒觉得冒汗了。

    她觉得皇帝这泼天的富贵叫自己有些承担得心累。

    “你别担心,陛下如今就是这样的性子。”见云舒都有些不安了,老太太便笑着安慰。只是想到府中最近那些传闻,她不免不舍地看着云舒,对她慈爱地说道,“等你从宫中回来,我和你说一件事。”她看起来似乎格外舍不得的样子,云舒看着老太太的眼睛,看着她慈爱又不舍的目光,不知怎么心里就更加不安了。只是皇帝还在宫里等着,老太太也没有和她说多余的话,只是摆了摆手叫云舒跟着那几个內侍一同进宫。

    进宫的路上,云舒试探地问了问皇帝为什么叫她进宫。

    那几个內侍支支吾吾的说得含糊,似乎格外为难的样子。

    云舒更加一头雾水。

    倒还是等进了宫,看见了宫门口的宋如柏,云舒才觉得心里安稳了一些。

    “宋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我过来接你。”宋如柏先对那几个內侍点了点头,几个內侍顿时似乎得到了轻松的样子,跟云舒打了个招呼便匆匆地离开,只把云舒留在宋如柏的面前。

    这就更加奇怪了。

    云舒不由疑惑地看着宋如柏。

    难道皇帝召见她进宫就是为了叫她和宋如柏有接触的机会?

    皇帝不会这么闲吧?

    “我带你见太子。”在云舒胡思乱想,觉得皇帝这大概是想乱点鸳鸯谱的时候,宋如柏却半点没感觉到云舒心里转悠的是这种想法,一脸严肃地给云舒引路,一同往宫中的一侧走去,低声说道,“你知道太子是谁。就是京哥儿。”他的脸色有些严肃,云舒一愣,满脑子的混乱一下子就停顿了下来,想到乖巧可人的京哥儿,再看看此刻这么严肃的宋如柏,云舒不由心里咯噔一声,急忙追着宋如柏问道,“是太子有什么事吗?”

    “不是。你放心,太子没有事。只是今日……”宋如柏见云舒一着急便抓住了自己的手,顿了顿。

    云舒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见到自己的手慌乱之下抓住了他的手,急忙松开。

    “我不是有意的。”

    宋如柏看了她一会儿。

    “我倒是希望你是有意的。”他缓缓地说道。

    云舒抽了抽眼角。

    她觉得宋如柏再也不是那个沉默寡言,老老实实的宋大哥了。

    当然,宋如柏从来都不是个老实人就是了。

    “太子怎么了?”云舒决定不和宋如柏胡说八道,反而忧心忡忡地问道。

    “沈二小姐离开了京城,太子就留在陛下的身边。对他来说,陛下是他身边唯一的亲人。”见云舒微微颔首表示自己明白,宋如柏便沉默了片刻,对云舒说道,“今日,即将进宫的几位陛下的嫔妃来给太后请安。”见云舒一下子抬头诧异地看着自己,宋如柏的脸上有些无奈地对云舒低声解释说道,“之前陛下已经压着这几位嫔妃很久了,就是想着不想叫二小姐和太子看见后宫出现了新的嫔妃。只是既然嫔妃既然已经选好了,都是对陛下稳固朝中有利的,陛下总不能一直不叫人进宫。”

    “今日就进宫吗?”云舒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虽然她知道……身为皇帝肯定是会有很多的嫔妃的,可是不管怎么,当她听说这件事的时候给她的冲击还是很大。

    先帝的时候云舒没有这种感觉。

    可是现在她却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这大概是因为皇帝还有沈二小姐都是她认识的人吧。

    而云舒还是觉得自己更偏向沈二小姐。

    皇帝纳妃的话,最伤心的肯定不会是皇帝。

    她的嘴里不由叹了一口气。

    虽然她知道皇帝也有很多的无可奈何,可是她就是觉得难受。

    “她们今日不进宫,得选一个良辰吉日。不过今日专程都进宫来给太后请安,也算是即将进宫的一个信号。”宋如柏见云舒脸色黯然,知道她大概是为了沈二小姐感到难过,便低声说道,“陛下心里也难过得很。不过身为君王,本来就会有很多的不得已。二小姐既然洒脱,你也不要为她难过。倒是陛下今日心情不好,所以正在宫里批阅奏折,也没法去看望太子。所以才叫我在这里等你,送你去太子那里好好安慰太子。”

    看到自己的父亲身边多了那么多的女人,太子的心里会很不安,也会很难过吧。

    而且沈二小姐不在京城,如今京城里太子认识并且亲近的人不多。

    皇帝一下子想到太子和云舒倒是颇为亲近,因此才会突然把云舒召到宫里来。

    不是为了叫她做座上宾的,而是叫她去好好哄哄太子。

    云舒听着宋如柏的解释,心里不由生出了几分对太子的怜惜。

    他的母亲不在身边,又要见到父亲纳妃,或许从此以后宫里会出现很多的异母的弟弟妹妹,这对于年纪小小的太子来说,是多么难过的事啊。

    “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事,那我早就进宫了。”云舒便对宋如柏皱眉说道,“我本以为陛下是想给我一些好处,因此才觉得为难。可如果知道是为了太子,我也不会这么拖延。”她一边说一边脚下也变快了,对看着自己露出几分温和的宋如柏催促着说道,“那咱们快去见太子吧。宋大哥,你也叫陛下……”她还是咬着牙停顿了一会儿,才说道,“你去和陛下也说说。太子的不安,是害怕失去陛下才会不安。陛下不如多陪陪太子。”

    她可不能叫皇帝觉得太子是个叫人放心的好孩子。

    爱哭的孩子才有糖吃。

    如果太子太懂事了,太叫人放心了,那慢慢地皇帝也不会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了。

    虽然云舒不是想叫太子学会争宠这样的事,可是最起码一个孩子亲近父亲,总是应该表达出对父亲的爱与不舍。

    这也是为了皇帝和太子的父子之情。

    “你心里很心疼太子?这么喜欢孩子吗?”宋如柏见云舒为了太子咬牙切齿的,便看着她低声问道。

    “自然是喜欢的。”云舒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又觉得宋如柏问自己的这句话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便闭嘴不说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