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大归

    “这怎么行。”

    虽然和云舒的关系好,可是春华也不是那种看见人家有好东西就贪念的人。

    她就算是看着云舒得到宫中的赏赐和翠柳一同流口水,可是也不是为了和云舒讨要。

    “拿着吧。就当做是我这个做姐妹的给你们的添妆了。”云舒知道春华不是个贪心的人,便劝她说道,“再留几匹给念夏什么时候带去南边儿,咱们每个人都得一些新料子,一块做些新鲜的衣裳多好啊。”她和翠柳还有春华念夏是一同长大的,如今小姐妹们都慢慢地长大,也有了各自的生活,念夏嫁给春华的大哥跟着唐国公世子去了南边儿,不知几年才能相见。春华也要嫁给陈平了,这还不提翠柳也要嫁给赵小三。

    想现在这样姐妹们在一起的生活也慢慢地少了。

    “既然小云这么说,咱们就别跟她假客气。”翠柳推了推春华说道。

    对于春华做自己的嫂子,她很高兴。

    因为春华性子大咧咧的,又敦厚诚实,并不是一个小气的人。

    而且又是一同长大的小姐妹,往后春华做翠柳的嫂子,翠柳出嫁以后也会觉得娘家还跟从前一样。

    “那好吧。”春华犹豫了一下,知道云舒不是一个假客气的性子,便对云舒道谢,和翠柳一同高兴地看着这些锦缎,又对云舒问道,“小云你说,这些颜色都这么好看,咱们怎么选啊?”她觉得挑花了眼,云舒就上前帮她们每个人挑了两匹大红绣着金线,远远看上去就格外富丽的,又挑了两匹小媳妇儿最喜欢穿的那种娇艳活泼的颜色,这才坐在一旁啃着皇帝赏给她的香梨说道,“这能做好多身儿衣裳。新嫁人的小媳妇儿每天都穿得体面靓丽,这看在公婆夫君的眼里,也是开心的事是不是?”她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其实都是纸上谈兵,也没什么实际操作经验,不过春华却笑嘻嘻地跟在她的身边也一同啃香梨连连点头说道,“你说的对,你说的都对。这梨子真好吃。”

    似乎比起锦缎,还是好吃的更叫春华开心。

    云舒噗嗤一声笑了。

    “不过你带着这么多锦缎嫁到咱们家去,可别叫我娘看见。”翠柳也挑了几匹好看的料子,想着往后孝敬赵夫人这个对自己这些年都很好的婆婆,见春华已经挑好了坐在云舒身边,不由拍着手里的一匹暗红色,瞧着格外郑重的料子对春华说道,“不然娘只怕要问你要去给碧柳了。”虽然陈白家的现在是被陈白给吓唬住了,半点都不敢提碧柳,可是那到底是陈家长女,春华嫁过去面对这样的一个大姑子还有婆婆,也真是为难。

    陈白家的为人很好,也爽快不小气,可以遇上碧柳的事,就跟猪油蒙了心似的。

    叫翠柳说,春华的运气还是不如她。

    她虽然嫁到的是官宦人家,可是那些看不上自己的最多也就是小姑子还有妯娌,至少赵夫人这个做婆婆的是个明白人。

    女人在后宅生活,婆婆可是得好好相处呢。

    “那有什么,我还不能拒绝了?这些料子一看就不是你娘那个年纪能穿用的,如果说要给碧柳,我是不肯答应的。她害得陈平哥差点没了命,我可是要做陈平哥妻子的人,怎么还能以德报怨啊?我不出去给碧柳两巴掌就不错了。”春华性子是憨厚,可是也没有对丈夫的仇人赔笑脸的。之前对碧柳还能顾着些面子,可是现在,一想想陈平身上的刀伤春华就恨得咬牙切齿的,对翠柳说道,“我什么都不会给她的!如果,如果你娘逼我,大不了我就跟陈平哥去服侍二公子去。”

    唐二公子在边城,她跟陈平成亲以后索性一同去服侍唐二公子,避开陈白家的母女也就罢了。

    至于日后如果跟着唐二公子回到京城又怎么办,春华觉得还有陈白在。

    大不了直接去陈白的面前告一状就是了。

    “那就好。我就担心你心软厚道,因此叫我娘给为难了。只要你坚持什么都不答应,娘也拿你没办法。横竖咱们家当家的是我爹,我娘也得看爹的脸色。”这话说的真是有些不大孝顺,不过对于陈白家的,云舒觉得翠柳这么说还算是客气了的。她没说什么,静静地笑着啃着梨子听翠柳跟春华说许多在陈家怎么抱陈白父子大腿的经验之类的,又叫翠柳和春华给念夏也挑出几匹料子,这才把剩下的往床底下的箱子里一扔,之后就当做没有宫里那回事儿了。

    不过之后的一段时间,宫里时常会赏赐一些东西。

    虽然都是小东西,比如水果,又比如是一些糕点小食,都只不过是皇帝赏给老太太与国公府各房女眷之外给云舒随带的,可正是这份与众不同的随带就叫人觉得云舒完全不一样了。能和府里的老太太与夫人们一同得到赏赐,别说是个小丫鬟,就是连唐家没出嫁的小姐也没有这个体面,因此云舒觉得最近府里头的人看自己的眼神也有些不对,似乎觉得自己受到了宫中的垂青,叫她的身份都不一般了似的。

    可是这有什么不一般的。

    吃过水果和糕点,不还是老太太身边的小丫鬟嘛。

    云舒担心地跟着老太太,平时就给老太太做衣裳,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避开那些叫自己觉得都很无奈的目光。

    恰恰就在这个时候,似乎是老太太把显侯府的事说给了唐国公听,虽然唐国公为人真的有些冷酷,不然也不会明知道自己的女儿在夫家过得不怎么样,可是这些年无论是对嫁到显侯府的唐大小姐还是嫁到荀王府的唐二小姐的处境都无动于衷,可是当真涉及到了生死的时候,唐国公还是没有冷眼旁观,叫了一个心腹下人给唐大小姐传了信过去。因为云舒的主意虽然不错,不过好歹唐家还有好几个出嫁的小姐的名声不能因为唐大小姐毁了,所以唐国公夫人给出了一个主意,叫唐大小姐以“七出”之罪自清合离。

    她嫁到显侯府这么多年,没有为丈夫生儿育女,这就是七出之一的无子。

    这足可以叫唐大小姐以自愧自己无法为夫家绵延厚实,因此无颜留在夫家自请下堂了。

    不仅有理有据,而且是为了夫家着想,不管怎么样,至少比大难临头各自飞这样的理由光彩,叫人能接受得多了。

    唐国公觉得妻子这个理由倒也好。

    唐大小姐可不就是多年都没有生孩子吗?

    云舒觉得这个理由倒是比自己之前的馊主意强多了,怪不得唐国公夫人是一家主母,自己只是个小丫鬟。而且这样一来,唐大小姐自请下堂光明正大的,就不会被人讥笑指责,名声也完全保住了。这倒是唐国公夫妻的一番苦心了,她心里不由格外感念,自然也就等着唐大小姐的消息。只是等啊等啊的,等得冬天过去,春暖花开了,唐大小姐竟然在显侯府还没有一个动静,这难免连老太太都犯嘀咕,忍不住拉着云舒偷偷问道,“你说,是不是大丫头被显侯府给扣押了,所以才没有闹出来?”

    是不是显侯府发现唐大小姐要合离,知道这是唐家要跟显侯府断绝,所以先下手为强扣押了唐大小姐,叫她不能合离,跟显侯府陪葬啊?

    云舒也有点担心。

    “或者,是不是国公爷的话大小姐没有领会?”她也不安地问道。

    不然不能解释为什么唐大小姐现在还没有合离大归啊。

    难道合个离是一件满城的事情吗?

    不能吧。

    之前沈家二小姐跟前夫靖南侯世子合离的时候,那是干干脆脆,一个时辰的功夫就拉着自己的陪嫁合离大归了的。

    “不可能。你们国公爷叫的心腹是见了她,跟她说得明明白白,她还点头说知道了,怎么可能没有领会。咱们是直接叫她合离。”老太太不由微微皱眉说道,“现在我就担心显侯府是破罐子破摔,禁锢了她的自由,拉着她一块去死。典型的损人不利己。”如今已经是春天了,天气慢慢地缓和,先帝那点事儿早就成了过去的事,京城里现在都只顾着新皇了。新皇登基到了现在,已经皇位稳固,也已经改封赏的封赏,该嘉奖的嘉奖,安稳了朝堂上的人心,所以也腾出手来开始清算仇怨了。

    虽然老太太平常不怎么出家门,也知道京城里最近的气氛不怎么妙。

    朝廷里已经有人开始弹劾显侯府了,而且弹劾显侯的人还不少,各种罪状比当初他们无凭无据弹劾唐国公的时候详实多了。

    毕竟唐国公一向内敛持重,做事叫人挑不出什么毛病。可是显侯却不一样,不仅是他一口气杀了两个儿媳妇,只说当年沈家败落,而显侯上位以为自己成为了先帝面前第一得意人以后干的那些拉帮结派和五皇子沆瀣一气,排除异己,还有各种仗势欺人的事,这些事如果先帝还在,畏惧于先帝对皇贵妃母子的宠爱自然不敢有人弹劾显侯。可是现在分明是沈家血脉的皇帝虎视眈眈,那谁还对显侯客气?

    那些罪过加在一块儿,压根就没有人提及所谓的沈家三小姐的事,却已经能叫显侯府满门被清算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