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出宫

    这些绫罗绸缎都是宫里出来的,自然都是最好的,云舒对给自己送过来这些,特意给自己挑了颜色花纹的內侍道谢,这才又见到了一整车的好几筐的水果。

    各种新鲜的水果都有,还有冬天的时候少见的香梨之类的。

    老太太在车上看了,笑着微微点头,等出了宫就叫云舒进了车里服侍,一边问道,“这是陛下赏给你的?”

    云舒就将皇帝说的那些话都给老太太说了。

    “陛下是个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人。”老太太专注地听了一会儿,听皇帝跟云舒的谈话,听着这是对唐国公府依旧信任,并没有因为唐二爷干的那些事心存忌惮的意思,便松了一口气对云舒说道,“这样还好。不然这京城最近弹劾你们国公爷的真是不少。”打从皇帝刚刚进了京城平定大乱之后,弹劾唐国公的奏折就已经雪片一样飞到了宫里。虽然皇帝没有什么训斥唐国公的意思,可是老太太却记得一句话。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再深厚的君臣信任,也赶不上日复一日的离间和挑拨。

    皇帝现在对唐国公依旧这样信任,老太太就放心了一些。

    毕竟唐国公现在权势太重,不仅在朝廷里格外被皇帝信任,而且还成了太子身边信任的人。

    “我瞧着陛下的模样,虽然已经有了帝王心术,不过却并不是一个心胸狭窄的人。不过我看他的意思,显侯府是全完了。”云舒便低声对老太太说道,“陛下别的时候都还好,只是提到显侯府就……老太太,咱们大小姐还在显侯府呢。”她这也只不过是随口一提罢了。想当初唐大小姐非要嫁到显侯府去,令唐国公大怒,对这个庶出长女就没有了耐心,打从唐大小姐出嫁之后,又在皇贵妃上位后干出来把皇贵妃给引到了唐国公府这样可恶的事,唐大小姐就彻彻底底地被唐国公厌弃了。

    这段时间显侯在唐国公面前卖惨,也想利用唐大小姐来求唐国公出面帮帮他,可是唐国公却拒见长女。

    唐大小姐这段时间都没见着唐国公,更别提帮显侯这个公公说情了。

    可虽然是这样,如果皇帝所谓的靴子落了地,那显侯府肯定是全都完蛋了。

    以皇帝对沈三小姐的怀念还有痛心来看,皇帝不杀了显侯全家,至少也得杀一半儿。

    好歹唐大小姐也是老太太的孙女,也曾经疼爱过,这祖孙之间的关系虽然平常有些龃龉,可是涉及到生死的时候,未必老太太就能狠下心见死不救了。

    老太太是个对身边的丫鬟都很慈爱的性子,又怎么会眼睁睁地看着唐大小姐去死呢?

    “糊涂,糊涂啊!”老太太听到云舒提到唐大小姐,不由深深地叹气,脸色一下子就疲倦了下来,对云舒摇头说道,“当初不仅我劝她,你们太太劝她,这府里这么多人劝她别嫁到显侯府上去,可是她看中了显侯对沈家落井下石得了先帝的圣心,觉得显侯府出了五皇子妃日后必然会显赫,非要嫁到那种人家去。可是你瞧瞧这些年,她也没有过上什么好日子。”显侯府本来就是跟红顶白的势利眼,沈三小姐都葬送在显侯府,更何况唐大小姐一个唐家庶女。

    打从她在娘家唐国公府失宠,就在显侯府日子过得江河日下。

    这些年,唐大小姐也真是没有过什么好日子,不是跟丈夫的得宠的姨娘们争宠,就是受到显侯府妯娌婆婆的白眼还有冷遇,连下人都不把她这么一个庶出的奶奶放在眼里。

    现在,唐大小姐真的要陪着显侯府去死不成?

    “其实说起来,如果您真的舍不得大小姐的话,其实也有办法。”云舒想到唐国公府现在这烈火油烹的得意,不由也担心唐家为了唐大小姐的事再落人话柄,因此便对老太太出主意说道,“叫国公爷去搭救大小姐难免落人话柄。只会叫人觉得国公爷是个狠心的人,只救自己的亲闺女,却不救显侯府的其他女眷,或者不念旧情,生生要断了显侯府的一家子性命,自私自利,或者会被人弹劾国公爷假公济私。明明知道显侯府被陛下厌恶,却要违逆陛下救嫁到显侯府去的大小姐,这些话可不好听。”

    “谁说不是。他也为难啊。”

    “那不如叫大小姐率先和显侯府的姑爷合离。”云舒舔了舔嘴角,心里有些怦怦跳。其实这种话,她平常是不会僭越地对老太太说的,毕竟唐大小姐好歹也是主子,她一个丫鬟怎么能出言提到这样的事呢?可是想到老太太对自己的庇护,还有当自己提到了沈公子和宋如柏的事老太太对自己的关心,她怎么也不愿意独善其身,便对沉吟起来的老太太低声说道,“如果叫大小姐和姑爷合离,自然就大归回到了娘家。到时候就算是陛下要清算显侯府,也不会清算到已经和显侯断了关系的大小姐的头上,国公爷就不会为了大小姐出手,自然不会叫人诟病。不过……”

    现在就合离,自然就是极好的选择。

    不过这件事却并不是上好的点子。

    “你是觉得这件事会害了大丫头的清誉是吧?”

    身为女子,应该对丈夫不离不弃才叫节烈。

    如果看见夫家要出事就慌慌张张地合离,把自己撇清,不和夫家同舟共济,就算是命保住了,可是名声却必然是烂透了。

    唐大小姐只会叫人指责耻笑。

    云舒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之前才不愿意说唐大小姐这件事。

    因为就算是保住小命,可是后半辈子也算是没脸见人了。

    就比如显侯府,当姻亲落魄的时候就弄死儿媳,这叫多少人家看不起啊。

    唐大小姐如果要合离,她只会被人指责不能跟显侯府风雨同舟。

    不过到底不可能给唐家的其他人带来什么影响。

    大家都知道唐国公是很不喜欢显侯的,所以,当显侯要完蛋的时候,他的女儿合离大归,其实对唐国公不疼不痒,相反还可以证明唐国公跟显侯彻底划清界限的态度。

    起码皇帝会愿意看到唐国公和显侯之间没有瓜葛的。

    “你啊。”老太太想到这里,便拍了拍云舒的手臂对她叹息着说道,“你是真的为了我,为了唐家尽心尽力了。你为什么愿意出这个主意,我知道。这都是因为你想叫国公府更好,更安慰。小云,我知道你一直都是个好孩子。”她慈祥地对云舒说道,“这件事你只说给我听就是了。往后也用不着对别人说是我的主意,免得叫人记恨你。”如果唐大小姐知道这件事是云舒的主意,就算活下来也会怨恨云舒坏了自己后半生的名誉,所以老太太不会叫人知道这是云舒的主意。

    “那大小姐的名声……”女子的名声可比不上男子那么轻松。

    男子坏了名声还可以再娶。

    可女人坏了名声,那未必比死了轻松。

    “没关系。送出京城谁还认识她。她照样能成亲。”老太太不以为意地说道。

    云舒觉得京城外的人家真是倒了血霉了。

    先是唐六小姐,现在又是唐大小姐,怎么都是这样的要嫁到他们外地去?

    “她虽然是再嫁之身,不过好在在显侯府没有孩子,如今也还年轻,日后嫁到地方上去,给人做个继室生儿育女,也能后半生有靠。”见云舒沉默不语,老太太便淡淡地说道,“其实说起来,她也只是因为不得你们国公爷的喜爱,因此才到了现在还没有和显侯府合离回来。如果是你们国公爷的爱女,谁会忍受自己的女儿在显侯府受那样的气。姨娘一个一个地叫她那家那个给纳到屋子里来,一屋子的乌烟瘴气。庶子一个一个地生,倒是把她这个正室给挤得站不住脚了。”唐大小姐那个出身庶子的丈夫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这些年弄了一屋子的小妾,半点没有把唐大小姐这个正室给放在眼里。

    庶子一个个地冒出来,唐大小姐这个正室却没有生育儿女。

    这不是欺负人吗?

    云舒听了老太太的话,不由抽了抽嘴角。

    她得说一句老实话,便老实地说道,“如果大小姐真的是国公爷心爱的女儿,那显侯府早就把大小姐捧成公主娘娘了,哪儿敢叫姑爷纳妾啊。”

    这话叫老太太忍俊不禁。

    她点了点云舒的额头,又懒得再提唐大小姐,只是先和云舒问了皇帝的其他态度。

    云舒捡了些有趣的事说给老太太听也就罢了。

    等回了国公府里,老太太便请了唐国公还有唐三爷一同说说话,云舒便退出来跟翠柳一同回了屋子。等几个府里的婆子讨好地把她在宫里得的赏赐给搬进来,云舒送了她们每人一些感谢费笑着请她们自己去打酒吃,回头看见一匹匹颜色光鲜又鲜艳的绸缎小山一样堆在屋子里,便露出了土豪的气度,对春华和翠柳挥了挥手充满了暴发户的味道说道,“挑喜欢的拿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