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后悔

    “我陪着咱们老太太进宫来看望太皇太妃。”

    云舒便恭敬地说道。

    沈将军在一旁默然无语。

    沈公子笑着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你陪着老夫人过来也是应该的。见过陛下了吗?”他语气轻松,云舒却越发紧张地说道,“见过了。陛下赏了我许多的赏赐。”她觉得自己此刻和沈公子说话都是一种折磨。不是折磨她,更像是折磨沈公子似的。因此她的脸上便露出几分为难的样子。沈公子看见了,便笑着退后了两步说道,“原来是这样。那你去吧。”他很轻松地就放云舒离开,翠柳在一旁不敢动,一抬头却撞见沈将军看向云舒的目光,顿时吓了一跳。

    她还记得沈将军跑来家里警告云舒。

    唯恐云舒被沈将军治罪,翠柳急忙拉着云舒的手,给沈将军和沈公子施礼之后就走。

    云舒被翠柳拉着仿佛是落荒而逃的样子,心里不是没有松了一口气的。

    可是她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她看见了沈公子毫无留恋已经转身往太皇太妃宫里去的背影。

    那背影挺直秀美,带着青松一般的优美的姿态,仿佛永远,无论暴雨还是雷霆都不会叫他折腰。

    看到这样的沈公子,云舒心里安慰了一下,觉得或许沈公子已经慢慢地走出来了。他毫无留恋,也没有回头看她,这却叫云舒觉得轻松了许多,因此她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跟着火急火燎的翠柳一同去了吃饭的地方。只是当他回头专心地跟翠柳走开的时候,却不见沈公子心有所感一般转头看回去,却也只看到了一个已经头也不回的背影。他眼神黯淡了一下,又很快地转身,依旧从容地走自己的路。

    “如果,我是说如果……”沈将军见到弟弟这样微笑的样子,不知为什么却心里有些后悔。

    他不是不知道弟弟喜欢谁。

    可是他却做了这样的恶人。

    那时候当他想要棒打鸳鸯的时候,沈将军觉得自己无愧于心,并没有做错什么。

    可是此刻看着弟弟那张看起来很正常却失去了光彩的笑容的脸,他却隐隐觉得自己后悔了。

    “没什么大哥。这些天我也已经想明白了。小云的确不合适嫁到沈家。”沈公子见到沈将军带着几分思索地看着自己,便冷静地笑着说道,“她想要安逸的生活,想要有一个丈夫护着她,宠着她,不管发生什么也不会叫她受委屈。可是这是我做不到的。”他的目光隐隐带着伤感,见沈将军默然无语,便低声说道,“在咱们这样的人家,谁会一点委屈都受不到呢?为了大局,为了大势,为了陛下为了太子,或许有很多委屈,她受了我却为了沈家不能给她出头,叫她白白受了委屈,受了别人的讥笑,而为了的也只不过是所谓的沈家的复兴还有门第之见的交好。”

    云舒这样的身份,必然会受到京城里那些大家族的白眼还有嘲笑。

    可是他为了沈家的复兴,或许会忽视了云舒的委屈,当做不知道,或者有些委屈叫云舒受了,他也不可能为她讨还公道。

    因为这是要拉拢那些大家族跟沈家交好,重新簇拥在沈家的左右。

    “我不能这么自私,叫她受这样的委屈。现在想想,老宋大概才真的适合他。”沈公子声音温润清朗,转头目光之中含着几分笑意地对沈将军轻声说道,“老宋本来就出身不高,就算现在封了忠义伯,可是他不想给谁面子也不必给谁面子。如果小云受了委屈,他大可以为小云讨回公道,也用不着为了那些所谓的世交故交的就心生犹豫迟疑。”他顿了顿才继续笑着说道,“可是大哥,我不是输给了老宋,我是输给了小云。”

    他输给的永远都不是宋如柏。

    就算云舒日后要嫁给宋如柏,也不是他输给了他,而是输给了云舒。

    她想要的生活,他给不了,宋如柏却能给她。

    所以她才选择了宋如柏。

    “如果我也是老宋那样的出身,她未必会选择老宋。”沈公子沉默了一会儿才继续苦涩地说道,“可如果我只是老宋那样的出身,又怎么会遇到她。”他忍不住想到了当年的事,想到了那个寒冷的,白雪皑皑的冬天。他和她守在那个僻静的小院子里,哪怕外面的风波无数,哪怕他随时都有可能会被先帝赐死,可是在那个并不过于温暖的小房子里的一切都叫他刻骨铭心。他甚至想到曾经云舒曾经笑着和偷偷听了主子的意思来给她送东西的叫翠柳的丫鬟说起一句话。

    她似乎给翠柳讲了很有趣的故事,因此翠柳抓心挠肝地要听之后的故事。

    她笑容轻松地靠在大门边上,沐浴在冬天的阳光里,带着几分柔和与温柔。

    他站在远远的地方看着她用宠溺的目光看着那个急切的小丫鬟,又觉得她的目光如果能都只落在他的身上该有多好。

    她说的故事,他只听了那么寥寥不多,可是却只记住了一句话。

    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

    那时这句话叫他听着心生伤感,可是现在沈公子却想,这句话也多么合适自己和云舒。

    她和他是有缘分的,不然怎么会遇见,怎么会患难,怎么会朝夕相对。可是如果真的这样有缘分,又是什么叫他和云舒成了现在这样?

    想到这些,沈公子便动了动嘴角,轻声说道,“也只不过都是水中月,镜中花罢了。”他没有再说什么,沈将军一时竟说不出安慰弟弟的言辞,很久之后才说道,“或许是我错了。”或许他应该成全弟弟,或许他不应该去找云舒的麻烦,叫弟弟的心事最终因为他做的这件事而成为泡影。可是沈公子却只是摇头说道,“这不是大哥的错。小云说的没错。大哥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为了沈家。我都明白。说起来,我也是一个没有勇气,也无法放下一切的人。如果我真的为了小云不顾一切,不顾沈家的复兴,和她远走高飞,那或许才是真的愿意为她做什么都愿意吧。”

    可是他却还是舍不下沈家,舍不下太多自己的亲人。

    所以到了现在,和云舒有缘无分,他谁都不怪。

    “她不会和你远走高飞。一个不愿承担责任的男人,她是不愿意托付终身的。她不是只知道风花雪月的女人。”沈将军皱眉说道,“你愿意抛弃家族的责任,她却不会愿意。”他这话叫沈公子一下子愕然了,不由笑着对他说道,“大哥竟然看得清楚小云的为人。”他这么笑起来,沈将军便淡淡地说道,“只是觉得她的确不像是和平常的丫鬟罢了。”此刻太皇太妃的宫门已经在前头,因此他们兄弟便不再多说,直接进了宫门去给太皇太妃请安。

    随后,听说皇帝也赶了过来陪太皇太妃和太后吃了饭。

    云舒倒是没见那些盛事。

    不过她和翠柳在别处宫室吃了一顿饱的,觉得宫里的伙食当真是很不错了。

    精致又美味,而且菜色丰富,虽然有些过于精致,可云舒却觉得宫中的饮食还是有精妙之处的,没有宋如柏那几个北疆来的兄弟如老高之类的说得那么可怕。她一想到老高苦着脸抱怨的样子,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翠柳正吃着一碗消食茶,好奇地四处看着有些安静的宫室,一边对云舒说道,“原来从前老太太身边的姐姐们来宫里待遇这么好,还给单独吃饭啊。早知道,我们就多陪着老太太进宫来蹭饭也是好的。”她对云舒咬耳朵说道,“怪不得爹也总是喜欢跟着国公爷进宫。大概爹也喜欢吃宫里的饭菜吧。”

    云舒无语了。

    她看着翠柳好一会儿才无奈地说道,“我觉得陈叔进宫大概跟你不太一样,不是冲着那两口吃的。”

    在翠柳的心里自己的爹爹到底是什么形象啊?

    为了两口吃的就欢天喜地地进宫的吃货吗?

    陈白高高兴兴陪着唐国公进宫,更大的原因是因为风光体面,显得他有牌面儿,有唐国公的倚重吧。

    不过看着翠柳笑嘻嘻戏谑的眼睛,云舒真是同情了一下陈白。

    这世上再也没有一个敢这么拿老爹开涮的闺女了。

    “不过今日你去陛下面前,陛下都跟你说什么了?”翠柳压低了声音窃窃私语的,不过到底这是宫里,云舒也担心隔墙有耳,因此含糊地说道,“陛下只不过是还记得曾经咱们见过他的事。”她说了一句就不提皇帝了,翠柳也想到这是在宫里,因此也不提了,忙着吃吃喝喝。不过就算是吃吃喝喝,也没有风卷残云的样子,好歹也得给唐国公府做出面子,所以云舒没有吃多少,等老太太出来带着她们出宫,皇帝的赏赐就到了。

    不说什么绫罗绸缎了,都是各色鲜艳的颜色,瞧着都很喜庆,云舒就知道皇帝身边的那几个內侍都有心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