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普通

    因为春华和翠柳都要成亲了。

    云舒本想把从前主子赏赐的料子给她们挑挑。

    这些年,她也从国公府的各位主子手里得到了不少的好料子,都没舍得用,都收着呢。

    不过有些料子都放了些年头,瞧着色彩难免不新鲜了。

    既然皇帝想赏她,云舒也只不过是想着能叫春华和翠柳的嫁妆更好看一点。

    毕竟春华也就算了,嫁到陈家去,陈白夫妻都不是刻薄的。

    可是翠柳是要嫁到赵家,赵家不管怎么说都是官宦之家,如果有宫里的锦缎作为陪嫁,也不会叫赵大奶奶总是拿翠柳的出身说事儿。

    赵大奶奶再是官宦门第的小姐,也没有宫里的锦缎做衣裳。

    别想总是看不起翠柳。

    “朕还以为为了什么,原来是为了你的小姐妹。是不是那个……”皇帝瞧着头想了好一会儿,这才有一点印象说道,“当初在你家里的时候有个小丫头。朕不记得模样儿了,不过却记得仿佛是有这么一个人。还有唐家小二和他身边的一个小厮。”他说着说着就笑了,见云舒连连点头,便豪爽地说道,“这有什么。那就多挑几样儿,这宫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这绫罗绸缎。”他就吩咐內侍多按着云舒的要求挑几匹。

    “别太多了。陛下,过犹不及。”云舒觉得內侍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微妙,不由急忙对皇帝说道。

    她可不想在宫里出风头。

    “那就挑三十匹,怎么分配随你自己的心就好。”皇帝见云舒一副不安的样子,想了想,不由笑着摇头说道,“你想多了。朕看重你,不过朕对你可没有非分之想。”她说得云舒更额头冒汗了,內侍们都垂着头不敢去听,倒是皇帝笑了一会儿,摇着头对云舒说道,“不过和你说了这么久的话,朕觉得心情好得很。小云,你对朕来说是故人,是旧日的情分,也算是与朕一同经历过艰苦与绝望,对于朕来说,你就如老宋一样,是朕看重的,也珍重的。”他的目光格外郑重,云舒便福了福低声说道,“只要陛下还需要我,我还是从前陛下面前的那个小丫鬟。”

    “听话一点就行了。”皇帝摆了摆手笑着说道。

    不过他似乎因为云舒的这句话而很高兴的样子。

    看他的样子,还是当年那个被云舒奉承两句就已经高兴地笑得一脸灿烂的八皇子。

    云舒也觉得心里有一点感慨。

    不管怎么样,皇帝待她的确格外礼遇。

    不管别人怎么说,可是她对皇帝的印象还是和以前一样。

    虽然说伴君如伴虎,对于皇帝,云舒也看出他似乎和从前有了很大的不同,不过这对于云舒来说都不重要。

    只要皇帝还当她是他口中的故人,那云舒就一直都是。

    “我先告退了。”见皇帝点了点头,云舒这才福了福,叫內侍们带着回去太皇太妃的宫里。不过这一次很明显的,內侍们对云舒的态度就跟之前不一样了,对她更加亲热,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亲兄妹呢,姑娘长姑娘短,笑容满面,特别亲切。云舒却并不鄙夷这样的行为,她还对这些內侍们道了谢,并不是得到皇帝的另眼相看就盛气凌人的样子。因为她态度很自然,也没有看不起他们,內侍们对云舒的笑容就真诚多了。

    走到一半,前面快步走过来一个匆匆的人影,见到云舒更加快速地过来,似乎有些焦急。

    “宋大哥?”见是宋如柏额头上带着汗过来,云舒便叫了一声。

    “我听说陛下召见了唐家的一个丫鬟,就想到是你,所以想去看看你。”宋如柏见云舒和內侍们的关系不错的样子,就知道云舒没有受什么委屈,便用沉稳的样子对云舒说道,“现在你出来了,我也就放心回去了。”他似乎走这一趟很平平常常的样子,可是额头上的汗却暴露了他刚刚的焦急。云舒无奈地看了格外紧张的宋如柏一会儿,这才对他说道,“我知道你担心我君前失仪,不过宋大哥,别小看我啊。”她这话叫宋如柏露出了一个细微的笑容,他看着云舒点了点头说道,“是我没有想到你在陛下面前依旧没有失态。下次不会这样轻视你了。”

    不然怎么说?

    难道要说他担心吓坏云舒吗?

    云舒如今的说法倒是极好的。

    “那我先回去了。”宋如柏说道。

    不过他的脚下没有动弹。

    云舒见他要回去做事,正点了点头,却见他站在自己的面前没有动。

    “怎么了?”

    “我还是送你去太皇太妃宫中。”宋如柏才说道。

    “不用了,你帮正经事吧。有几位內侍大人在,难道我会迷路了不成?”见宋如柏点了点头,可是却沉默地跟在她的身后,一路往太皇太妃的宫中去了,云舒眼角看见內侍们似乎在打眼色,不由更无奈了。不过说起来宋如柏又没有做出什么下流的事,这宫中的路那么多,难道还不许忠义伯到处走了不成?因此云舒也没说什么,一路直接到了太皇太妃的宫门口,大家停下来了,其中一个內侍便对云舒说道,“姑娘先进去陪着两位娘娘,等姑娘出宫的时候,陛下的赏赐咱们再给姑娘送过来。”

    这样倒是不过与惹眼,云舒便谢了这几位內侍的心意,看着他们笑着走了,这才看向宋如柏。

    “我已经平安到了娘娘的宫里了,宋大哥,你可以回去了?”云舒便笑着问道。

    宋如柏轻轻地点了点头。

    “陛下他……”

    “他说日后将我当做座上宾。我对陛下说,他还是当年的那位殿下,从没有改变。”见宋如柏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云舒便对他说道,“宋大哥,陛下不是一个过河拆桥的,你好好辅佐他。陛下现在能相信的人不多,你也要多保护陛下。”她说得很认真,宋如柏听了,对云舒轻声说道,“我都明白。”他知道云舒的意思,也知道云舒是为了什么叫他好好地保护皇帝,见四处无人,显然云舒也是见到这宫门口四处开阔不会藏着偷听的人,因此才这么说,他便放心地对云舒说道,“从前我是为了前程赌一把。可是现在,我是真心要守护陛下。”

    云舒笑着点头,就要往太皇太妃的宫里去。

    “我这些天吃得不太好。”宋如柏在她的背后突然说道。

    云舒觉得这个不需要她担心。

    “宫里饿不着你。”她丢下这一句话,直接走了。

    不过这句话却叫宋如柏不知怎么,脸上露出了一个真心的笑容。

    他看着云舒的背影消失在了太皇太妃的宫中,这才转身大步地走了。倒是云舒到了宫殿外面,先请了宫女通报,之后就被叫进了宫殿之中。此刻太皇太妃似乎心情不错,和老太太说了一句话,这才对云舒温和地问道,“陛下叫你回来了?”她慈眉善目的,云舒却不敢怠慢,福了福这才说道,“陛下说后脚就过来陪娘娘们一同吃饭,还得在前头张罗张罗。”她这话说得叫人高兴,无论是太皇太妃和太后自然都愿意皇帝对自己更亲近孝顺,听到皇帝真的要过来陪她们一同吃饭,自然都露出了笑容。

    “陛下这几日忙得厉害,瞧着都廋了。”太后便说道。

    “那就叫厨房炖些补身子的,给陛下好好补补。”太皇太妃也点头说道。

    老太太多看了云舒两眼,似乎有些担心她,不过因为是在宫里不好多问,只能忍耐着脸上带着笑容和太皇太妃说话。

    等到了快晚上的时候,皇帝带着沈家兄弟过来吃饭,因为多了几个年轻人,因此桌上一下子就热闹了。

    云舒还有翠柳几个唐国公府的丫鬟被太皇太妃安排着去侧殿歇着顺便也吃口热乎的,她自然没身份在这样的场合在宫中服侍。

    不过能在宫里白吃白喝还不服侍人,这才叫爽吧。云舒没什么异议,和几个国公府出来的小姐妹一同去侧殿。

    去侧殿的时候,她迎面和沈将军沈公子撞见。

    沈公子的脸色格外苍白,俊秀的面容泛着憔悴的味道。他似乎神色有些恍惚,迎面见到云舒,他突然脚下一顿。

    片刻,似乎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他又急忙抬脚向这边走来,对云舒露出毫无芥蒂的笑容。

    他的眼睛里已经没有爱慕喜爱的痕迹,看云舒的目光似乎是在看一个普普通通的朋友一样。

    也就像是他曾经的喜欢都已经过去了,再也没有半点对云舒的异色。

    沈将军站在弟弟的身边,沉默地对云舒点了点头,没有半分疾言厉色,相反,还很平静。

    云舒看见沈家兄弟,又想到皇帝对自己说的那一席话,不由有些为难。

    她便给沈将军和沈公子福了福,却听见沈公子用很亲切的,似乎像是在平常问候云舒一样笑着问道,“你怎么进宫了?”

    他毫无异样,云舒却觉得自己在沈公子的面前更想要消失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