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赏赐

    云舒脸上微变。

    “陛下的意思是……”

    “瑾瑜和老宋都跟你提过亲了吧?”皇帝好整以暇地看着云舒,见她没有说话,相反有些顾虑的样子,便笑了笑对她温和地说道,“你别怕。我和大哥不一样。”他说的大哥肯定是性子强硬的沈将军了。见云舒听到沈将军似乎也没有什么怨恨的样子,皇帝便笑着说道,“大哥顾虑得都对。可是朕想……小云,你曾经对朕有过最大的帮助,也算是救了朕一命,所以真想告诉你,身份出身,永远不是你嫁给谁的难题。”

    云舒听着皇帝对自己的这番话,喉咙里仿佛被哽住了。

    “我没有。”她低声说道。

    “只要你喜欢的,无论是瑾瑜还是老宋,朕日后都会承认你,不会叫人轻视你,把你当做一个丫鬟出身。”见云舒没有说话,皇帝便缓缓地说道,“朕经历过这样的事,所以如今,朕也不想叫自己看重过的人也经历这样的事。你不是说你是朕看重的人吗?那朕自然是要护着你,不要留下遗憾。”他的目光带着几分怅然和失落,云舒听着却觉得有点不对,一时疑惑地看着皇帝,却见皇帝对她笑着问道,“你已经见过京哥儿,也知道二表姐的事,对吗?”

    云舒轻轻地点头。

    “二表姐不敢承担皇后之位,也都是为了朕。她说不愿做朕的污点。”皇帝低声说道,“朕无数次告诉她,朕不在乎靖南侯府的事。就算她是二嫁给朕,从前曾经嫁入靖南侯府,就算二嫁的皇后会被人非议,可是朕也不在乎。朕只不过是想要和她一家团聚。可是她却说,她再嫁的身份如果成为朕的妻子,会叫朕的圣名因此被辱没,也会叫这京城之中的名门官宦对朕生出猜忌,因此,她宁愿远远地走开,也不愿成为朕的污点。”他苦笑着说道,“可是对于朕来说,她从不是污点,是朕心爱的人。”

    云舒觉得心里的复杂一下子全都荡然无存了。

    她眼角微微抽搐,看着皇帝那烦恼又难过的样子,更加沉默起来。

    这可和沈二小姐说得不一样啊。

    沈二小姐可不是因为再嫁会叫皇帝丢脸,因此才离开京城的。

    不过看着皇帝年轻英俊的脸,云舒很久之后才安慰地说道,“陛下只要好生抚养太子,二小姐会安心的。”

    “朕也只有京哥儿了。她不在朕的身边,只有京哥儿对于朕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亲人。”皇帝便对云舒说道,“正是因为朕与表姐的事,所以你和瑾瑜,也或者你和老宋的事,朕才希望更圆满。看到你们能够圆满,朕心里也能感觉到多多安慰。不要在意大哥说的话。他那嘴里从来都没有好话,打小就是个榆木脑袋。”他看似嫌弃,可是句句都在这亲热,云舒不由笑了笑,决定不提沈二小姐这个危险的话题,却还是对皇帝说道,“多谢陛下。只是我觉得自己觉得自己就算成为陛下的座上宾,也不应该过于张扬。”

    “你看你,就是这么小心。”皇帝笑了。

    他看着云舒,眼底带着几分怀念,也或许也是在怀念曾经的最美好的岁月。

    之后,他便慢慢地沉下脸色来对云舒问道,“你们府里还有个五皇子侧妃?”他讥讽地问道。

    云舒迟疑了一会儿。

    她不喜欢唐六小姐。

    可是唐六小姐如果被处置了,会不会叫人觉得唐家失宠呢?而且唐三公子兄弟也会因为唐六小姐因此受到连累。所以她想了一会儿才对皇帝说道,“这件事是当初我们二爷干的,二爷为了功名利禄,因此才把六小姐要送到五皇子府里去,我们国公爷与老太太都是反对的。二爷因为这件事,因此被国公爷厌烦,不然以我们国公爷护犊子的性子,也不会舍得把他丢到北疆去。陛下,六小姐的事……您不如多多责罚二爷吧。叫他在北疆天天干活儿,叫他吃糠咽菜,叫他知道陛下的震怒。”

    “你这一句句的,都是为了唐国公在开脱。不过你放心,朕也知道这件事与唐国公无关,谁家没有个败类呢。”皇帝便笑着对云舒说道,“更何况就算是朕要清算,也清算不到一个还没进门的空壳子侧妃身上。五皇子不是还有个正妃吗?”他的眼底闪过一抹冷冷的光,云舒听了一愣,继而想到五皇子妃乃是显侯的女儿,不由迟疑地对皇帝说道,“显侯这些年一直都想与国公爷重修旧好,只是国公爷一直都对显侯十分厌恶。陛下如果要处置显侯的话,显侯怕是又要求见我们国公爷了。”她看起来是抱怨显侯这个天大的麻烦似的,然而话里话外却都是唐国公跟显侯没什么关系,皇帝笑着听了,轻轻点头说道,“朕自然是不会放过显侯府。”

    “显侯世子的继室,那位李家的小姐也已经死了。我觉得显侯府做事有些过分了。”云舒低声说道。

    显侯趋炎附势,为了巴结龙椅上坐着的人,先杀了沈三小姐,又杀了皇贵妃的侄女,这样心狠手辣,说实在的,她真是希望显侯府赶紧完蛋。

    不然这显侯府太叫人害怕。

    不是一般人,绝对干不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

    这得心多狠毒啊。

    云舒一想想显侯这种人在京城里窥视国公府都觉得背后毛骨悚然的。

    “朕还不着急。朕得慢慢儿来,看他日日惊慌,看他没头苍蝇似的在京城里打转,就像是靴子,另一只靴子永远不落下来,他就永远跟惊弓之鸟一样。”皇帝想到显侯当年对沈家做的一切,便冷笑了一声轻声说道,“当年,显侯夫人与显侯府的小姐也是母妃宫中的座上宾。母妃对她们那么善待,那么亲切,当做自家的孩子一样看重。沈家当年出了事,朕没想求显侯别的。哪怕他明哲保身,知道沈家必死无疑不为沈家求情也无所谓。朕只希望显侯府能看到曾经那么多年的情分上保全了……“他胡乱地把面前的冷茶喝了,这才对云舒继续说道,”还有沈家那些不被人知道的产业,他也都告诉了先帝,以此来换取显侯府的繁荣。朕放过谁也不会放过他。“他冷冷地说道。

    他说不出的话,云舒却知道。

    沈家的人都希望显侯府能护住沈三小姐。

    可是沈家三个小姐,却只有本以为最安全的沈三小姐死了。

    “三小姐的事……”云舒就不知怎么宽慰了。

    “她的性子打小就弱气。如果换了二表姐,显侯敢来杀她,她只怕当场就先给显侯父子的脑袋给砍下来。这点朕明白,她们俩性子不一样,因此有这样的分别的人生也是可以明白的。”皇帝最后便对云舒说道,“不过朕去见二表姐的时候,二表姐难得说很喜欢你的温柔体贴。小云,你也是她另眼相看的人,而且二表姐说,如果你愿意嫁给瑾瑜的话,她不是阻力,她乐见其成,所以你不需要顾虑她的心情。”

    “陛下去见了二小姐?”云舒诧异地问道。

    “她说相见争如不见。不过她昨晚离开京城,朕自然是要带着京哥儿送她一路。”

    “二小姐竟然这么走了?”

    太潇洒了吧?

    说走就走了,一点预兆都没有,甚至都没有半分的拖沓。

    云舒太意外了。

    就算是在皇帝的面前,她也露出了惊讶的样子。

    “她的性子你还不知道吗?”皇帝见云舒似乎很遗憾没有送送沈二小姐,不由笑着说道,“不过幸亏你不知道。朕和她分别的场面,为什么叫你来参合。”他玩笑了一声,见云舒又不吭声了,就知道她心里还有些顾虑,便对她温和地说道,“今日朕突然见你,你一定被朕吓坏了。你先回去吧。愿意服侍唐国公太夫人,你就继续服侍。不过朕日后会多给你几分体面,叫你和其他人不一样。”他一边说,一边叫外面的內侍进来,说道,“给她预备几样儿新鲜的水果,难得些的,免得背后偷偷说朕小气。”

    他这么玩笑,云舒很无奈了。

    那几个內侍在外头自然什么都听不见,一进宫殿听到皇帝对云舒说话这样温煦亲切,不由都露出了惊讶的样子。

    他们看云舒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了。

    毕竟皇帝的性子现在算不上和气,能和云舒这么玩笑,显然在他的心里,云舒是和其他人都不一样的。

    “再挑几匹上好的料子给她。珠宝首饰就算了,我担心她吓死。”皇帝便继续说道。

    云舒沉默了一会儿,犹豫着对皇帝问道,“那能给我挑几样颜色鲜艳的料子吗?”

    她这么主动,皇帝都一副惊讶的样子问道,“为什么?你想打扮给谁看啊?”他露出八卦的样子,云舒更无奈了。

    她想揉一揉圆角,却忍住了,只能对皇帝头疼地说道,“我有两个小姐妹就要成亲了,宫里的锦缎都是世间难得的,鲜艳的颜色喜庆,我想给她们做嫁妆,也能瞧着更光彩,更风光一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