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座上宾

    “陛下变得高大了,也变得沉稳了,不过我觉得陛下虽然变得更像是个大人了,笑容却没变,还是当初我见到陛下时的样子。”云舒见皇帝笑着看着自己,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脸红地说道,“我这些年在国公府里受主子的庇护,只知道儍吃儍喝,自然是什么都没变的。可陛下却也依旧是当年的样子,也是当年那样宽容。”她其实不想拍马屁的,可是皇帝都把马屁送到她的面前,她顺手拍一拍也没什么,所以云舒继续对皇帝说道,“当年陛下就不因我的僭越恼怒,如今也对我依旧宽容,陛下的心胸没变。”

    “你说错了。朕早就变了。”皇帝却突然沉了脸,脸色露出几分杀意地说道。

    他一下子变了脸,宫殿之中的气氛也变得冰冷了下来。

    云舒觉得在沉沉的压力之下,自己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她默默地想了想是不是马屁拍到马腿上去了。

    不过下一刻,她还是摇了摇头。

    “您对别人变了,可是却对您看重的人从没有变过。”

    “你真是厚脸皮啊。你的意思是,在朕的心里,你觉得你也是朕看重的人吗?”皇帝挑眉问道。

    他虽然年轻,可是这么多年在北疆出生入死,如今又是天下之主,自然有不怒自威的气势,就算是没有再目光肃杀,可是却依旧叫人不敢呼吸似的。

    “我没有这么觉得。就是……陛下愿意单独召见我,说明陛下的心里我还不算是‘别人’吧。”云舒胆子大了点说道。

    反正如果得罪了皇帝她也活不成的。

    不如大胆一点,没准儿皇帝又笑了呢。

    更不要提宋如柏给云舒吃过定心丸了。

    他说过,皇帝还记得她当年的那些情分。

    皇帝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云舒想一想就觉得不怕了。

    “是老宋跟你说了什么吧?”皇帝这才露出几分无趣,见云舒没有瑟瑟发抖地跪下给自己磕头赔罪,反而确定了自己不会伤害她似的,他不免喃喃地说道,“真是无聊。本以为能吓得你趴在地上对朕求饶。怎么外头那么多大臣都怕朕,你和老宋却不怕呢。”他虽然看起来是抱怨的样子,可是一张英俊的脸却已经露出了和曾经一样的笑容,背着身回到了宫殿之中的龙椅上坐着,又对云舒说道,“过来坐吧。都是曾经的旧人……能和朕这样说话的旧人已经不多了。”

    他虽然一边笑,可是一边眼底多了几分怨恨与杀意。

    那一刻,爽朗阳光的样子褪去,似乎这才是如今的皇帝真正的样子。

    他的心里充满了仇恨还有愤怒,无论是对先帝,还是对朝堂上当年对沈家,对他做出了那么多落井下石的事。

    云舒顿了顿,却没有说什么,反而走到皇帝龙椅下面的一个椅子里坐了,这才对皇帝说道,“听说陛下要见我,我真的格外感激。而且陛下并未对我和当年有什么不一样,我觉得看见了陛下,就想到当年的陛下。”当初的八皇子是个很贴心,善于照顾人的少年,不过是吃过云舒孝敬的一顿饭,记得云舒喜欢吃水果,之后宫中有什么新鲜花样的水果,他总是会记得叫宋如柏带出来一份,这叫云舒十分感动。

    也正是因为八皇子给云舒的感动,才会叫她在当年八皇子离开京城的时候冒着风险送了他那么多御寒之物。

    皇帝见云舒脸上带着笑容,便挑了挑眉梢,也笑了起来。

    他眼里的怨恨散去了一些,看向云舒的目光充满了柔和。

    “对,朕也记得当初。明明你在朕这个八皇子面前诚惶诚恐的,可是朕那时候就是觉得你的心里对朕不是敬畏,而是……嫌朕这么身份高贵的皇子对你来说是麻烦。旁人那时候都巴结朕,只有你不仅不巴结,还一点便宜都不肯占。朕都说你家的饭菜好吃了,叫你随便跟朕要赏赐,可是你却只知道要水果。柚子还好吃吗?”皇帝便戏谑地问道。他竟然还记得那些蜜柚什么的,云舒更尴尬了,仿佛自己在皇帝的印象里就是个贪吃鬼,很久之后才不安地说道,“自然是好吃的。拖陛下的福,柚子能保存好久呢,我吃了很久很久,还做了柚子茶。不过其实不仅是水果,陛下忘了?您曾经还赏了我羊脂玉扳指的。”

    “那可不是因为吃饭赏你的。不是因为你为老宋怼了他继母赏给你的吗?”皇帝悠然地靠在龙椅上问道。

    云舒不敢置信地看着皇帝。

    这么久远的事,仿佛细节皇帝都记得?

    “您还记得那些事?”云舒觉得皇帝记得太清楚了。

    “关于朕的事,朕什么都记得。好的坏的。好的会叫朕这些年念在心底,慢慢地成为朕心里最值得怀念的事。至于坏的……”皇帝转着拇指上的一个翡翠扳指,见云舒还是诧异地看着自己,便开玩笑地问道,“要不然朕把这个扳指也赏给你?”他拇指上的翡翠叫云舒看,明显是现代叫那个什么……帝王绿的,看起来就值钱得很。不过云舒尴尬地说道,“不要了。陛下还是再……”

    “再赏你水果吗?”皇帝也不勉强,反而笑着问道。

    云舒便讷讷地说道,“我还是更喜欢吃喝玩乐。”

    皇帝看着她很久,见她头都要埋到地里去了,便突然笑了笑。

    “你看,朕记得的人永远都是这样。小云,朕说你没变,就是说你的心永远都还是当年认识你的样子。无论朕是八皇子,是落魄的皇子,还是如今的皇帝,你对朕的态度依旧和从前没有任何分别。”他见云舒有些迷茫地抬眼看着他,不由带着几分怀念的笑容,目光放空并没有落在云舒的身上,轻声说道,“那一年的冬天真是冷的。朕看着母妃的血冷掉,看着舅舅和舅母的尸体在朕的面前没有温度,看着先帝的身边站着另一个女人,还有他们的儿子,看着他对一旁的人吩咐的那一句八皇子若干反抗,便就地诛杀。他还把朕困在了冷宫里,看着朕挣扎,看着朕受到身边人一个一个的抛弃,最后只剩下老宋一个。”

    云舒觉得皇帝此刻的样子有些叫人怪害怕的。

    她知道皇帝的心里藏着怨恨,也听唐三爷说过皇帝变得心狠手辣。

    无论是先帝之死还是皇贵妃的死,都跟皇帝脱不了关系。

    可是她一直都没有直接面对这样眼里慢慢地露出憎恨的皇帝。

    “陛下……”她有些不安。

    “不仅是朕,还有瑾瑜,还有沈家的女孩儿。死的死,合离的合离,瑾瑜没入奴籍,堂堂将军府的贵公子,成了一个可以被人随意糟蹋的贱奴。”皇帝见云舒担忧地看着她,便露出一个笑容说道,“你放心,朕没疯。只不过是想告诉你,世态炎凉而已。”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云舒说道,“当年落井下石的那么多,朕以为自己会死在那个冬天。先帝他对朕真是狠绝。你知道朕去北疆的路上是怎么度过的吗?”

    云舒听宋如柏说过了。

    此刻看着皇帝,她突然理解了皇帝的那些憎恨。

    “老宋应该都给你说过吧。丧家之犬。朕那时候就和丧家之犬一样,连那些带着朕和老宋去北疆的人都看不起朕,轻视朕。所以朕才说你对朕有功。小云,朕记得你雪中送炭的情分,也记得那份温暖。”皇帝见云舒有些诚惶诚恐地想说什么,便摆手笑着说道,“朕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伤害过朕的,朕至死不会放过。对朕有过帮助的人,朕也永远都不会忘记。你送来的那些保暖之物,还有食物,都救了朕。不仅是救了朕,而是当年朕以为自己众叛亲离,可是你的帮助叫朕知道,原来朕还是有人在关心的。”

    云舒当年毫不犹豫的帮助,叫他在那个寒冷的冬天感受到了温暖。

    “我并没有想过陛下如何回报。”

    “朕当然知道。那时候朕已经落魄到底,你从朕的身上也拿不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可你这样没有希求回报的帮助,这份情分比什么都要珍贵。”

    皇帝一边说,一边拿扳指抵着嘴角思考了一会儿。

    “所以,朕这一次见过你,不会赏赐你什么。”

    云舒抽了抽额角。

    虽然她并没有希求过赏赐,可是真的不赏赐也是叫人服了这抠门的皇帝了。

    至少也给她一个婉拒的机会啊!

    皇帝见云舒无语地看着他,便一笑,露出几分戏谑说道,“不过日后你可以得到朕的庇护。”

    “什么庇护?”

    “你的出身……日后你如果成亲,朕会给你庇护,给你看重。得到朕的另眼相看,你日后不会叫你成为女眷之中会被人嘲笑排斥的异类。”

    见云舒诧异地看着自己,皇帝便对她露出几分温和与阳光的笑容。

    “你日后都会是朕面前的座上宾。”他顿了顿才对云舒继续补充说道,“无论你嫁给谁,朕的承诺都不会改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