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皇帝

    云舒把自己的意思又说给老太太听。

    老太太听了,不由叹了一口气。

    “你说的也没错。罢了,我是管不了你了。只要你别学你琥珀姐姐就是。”好歹云舒是要嫁人的,还在认真地考虑宋如柏这件事,这可比琥珀那种不合作的态度强多了。因此老太太本有些失望的,回头想想琥珀,竟然觉得云舒这样的想法自己还能接受,这大概就是琥珀给她的下限太低了,叫她觉得只要丫鬟们还愿意嫁人自己就可以承受,所以一边叹气一边又格外欣慰地说道,“如果你当真愿意嫁给忠义伯,我就给你预备多多的嫁妆,叫你风风光光地嫁人。”

    她这么说的时候,心里也盘算了起来。

    云舒是个没有家的孩子。

    不要提她爹了。

    能卖了年幼的女儿去给人做奴婢的,那个家不提也罢。

    如果是这样,那姑娘家出门子的时候又该怎么办?

    不如从国公府里出嫁。或许还能显得体面一些。

    不过这都是云舒愿意成亲之后的事了,老太太现在只不过是在心里打算着,也没有对云舒提到。倒是等到了进宫的那一天,云舒和翠柳一同穿了府里给丫鬟们做的新衣裳跟着老太太进了宫。她进了宫就跟着老太太去拜见了太皇太妃。对于这位在先帝和新皇两朝之间都过得不错的太皇太妃,云舒从不敢等闲视之,因为她觉得这位是很有智慧的后宫长辈,不然也不会在宫中过得这样被两位帝王都那么尊重。

    太皇太妃的下头坐着一个有了一些年纪的贵妇人。

    听宫女们说,这就是太后娘娘了。

    这位太后娘娘并不美貌,脸上也已经褪去了年轻的痕迹,有了很多的皱纹,看起来比年纪上来说还要年长几分的样子。她坐在太皇太妃的身边,对于老太太倒是格外温和,虽然不大爱说话的样子,可是对老太太却目光亲近,显然也是因唐国公府这些年对于她这个失宠的先帝皇后格外尊敬,因此心有感激的。云舒身为丫鬟,在宫里没有站着的地方,因此和翠柳还有几个国公府里的丫鬟都站在殿外。

    她看着这华美的宫殿,不由心里也心生赞叹。

    虽然之前二皇子在京城闹了一场,还把皇宫给搅和得天翻地覆,不过如今新皇登基之后,这宫中看起来已经焕然一新,之前那些打仗的痕迹也都看不见了。而且宫里的宫女们看起来也不再惊慌失措,反而恢复了从前的皇家的气质。至于那些皇家之中的各处的宫殿,还有各处的美景之类的就更别提了,云舒一路走来都觉得这些地方变得开始多了新意。不过这可能也是因为慢慢地到了春天的原因,春暖花开,万物复苏,到处都是美丽的绿色的原因,所以云舒觉得这一次进了宫心情还蛮好的。

    翠柳也站在一旁,规规矩矩地站着,却拿眼睛欣赏着太皇太妃宫中的景色。

    老太太对太皇太妃与太后都跟从前的态度差不多,只是听到自己的外孙女病了,不由露出几分担忧。

    “这孩子又病了。”她低声说道。

    她的外孙女自然就是太皇太妃的孙女,太皇太妃便摇头说道,“也是因到了春天,她一时高兴忘了倒春寒,所以有些咳嗽。”她解释了一番,眼底也带着几分对孙女的怜惜,老太太自然更挂念自己独女留下的唯一的血脉,便和太皇太妃一同去看望了养病中的外孙女一面,之后才回来,才刚刚落座,云舒就见几个脸上堆笑的內侍们一同进来,见了太皇太妃便急忙磕头说道,“陛下叫奴婢们给太皇太妃娘娘,太后娘娘请安。还有唐国公太夫人,陛下说他晚上过来看望两位娘娘与太夫人,一同吃个饭。”因为唐家当年庇护了沈家,所以皇帝对唐家是很亲近的,老太太进宫皇帝要来问一句,而且还要一同吃个饭,这倒是情有可原。

    所以太皇太妃便笑着点头答应了。

    她看了一眼站起来笑着却没有动地方的內侍问道,“陛下还有什么旨意?”

    “陛下没有什么旨意。就是……”这內侍停顿了一下。

    太皇太妃便似乎想起了什么笑着说道,“我倒是差点忘了。”她转头对老太太问道,“你们府上,之前我说叫一个叫小云的丫头进宫给我看看,你可还记得?”她这么突然一问,老太太一愣,继而想到叫云舒进宫的确是太皇太妃的意思,忙招呼了站在门口有些愣神的云舒说道,“进来给两位娘娘磕头。”她这叫云舒一下子回神,自然不敢怠慢,虽然有些困惑太皇太妃怎么还记得自己,毕竟自己一个小丫鬟对于在宫中的贵人来说也算不得什么有必要用心记住的人物,不过云舒还是上前给太皇太妃与太后磕头。

    “抬起头叫我看看。”太皇太妃便说道。

    显然她不记得云舒了。

    云舒便微微抬起头。

    “是个本分的孩子。”太皇太妃便思考了一会儿,这才想起了什么对老太太问道,“是不是之前那个做了五色汤圆的那个心灵手巧的?”她一边说也一边笑了,一边叫云舒起来,一边对她笑着说道,“陛下说早年和你有些渊源,只是他身为皇帝不好召见一个女子,因此才请我叫你进来。既然如此,你就去给陛下磕个头吧。”她便对那几个內侍说道,“这孩子就交给你们,一会儿你们再把她给我带回来,可不许看她面嫩腼腆,就叫她在宫里有什么委屈。”

    她格外叮嘱了一番,那內侍便赔笑说道,“奴婢们怎么敢委屈娘娘们看重的姑娘。”他一边对更有些疑惑的云舒点了点头,就带着云舒一同出了太皇太妃的宫中。云舒正一头雾水呢,虽然之前见着宋如柏的时候,宋如柏也说皇帝还记得她,没准儿会什么时候要见她,不过云舒只以为这不过是皇帝随口说说,毕竟皇帝日理万机,不知多少的朝政都理不清的时候,有什么时间见一个小丫鬟。

    可是今日皇帝还叫內侍来带她过去。

    虽然心里有些摸不着头脑,可是云舒却忍不住想到数年之前那个笑得一脸飞扬气质的少年皇子。

    就像是阳光一样,待人也赤诚。

    也不知这么多年过去,当年的八皇子变成什么样了。

    这么想想的话,云舒倒是觉得心里格外期待了一些。

    她垂头看起来格外本分,一副不敢张扬的样子,內侍们不时都回头看她一眼,只觉得格外诧异。因为刚刚登基正繁忙无比的皇帝竟然会突然叫他们来带一个小丫鬟去见他,而这个小丫鬟看起来也没什么别的特别的地方。虽然生得美貌,可是这宫里最不缺的就是美丽的女人。而且还一副规规矩矩的样子,没有什么鲜活或者引人记忆的样子,这叫內侍们都猜测着,这小丫鬟的来历有些奇怪。

    皇帝最近那么忙,为什么会对一个小丫鬟另眼相看?

    云舒也想问这个问题。

    不过她把疑惑放在心里忍着,一直跟着內侍们去了前面的宫殿。就见前面的宫殿和后宫那种奢侈的美不同,相反,更肃穆威仪,充满了压在人心底沉甸甸的那种厚重的历史沉淀的感觉。她叫內侍们引着上了大殿,在门口的时候,那內侍便低声提醒说道,“咱们就不跟着进去了。姑娘自己进去就是。”他还提醒了云舒别如何给皇帝磕头什么的,云舒默默地记住了,又迈过了高高的门槛儿,走进了肃静的宫殿之中。

    她一进门,身后的宫殿大门就关起来了。

    云舒也不敢抬头,便急忙磕头说道,“奴婢拜见陛下。”

    她觉得自己郁闷死了。

    这就是她不爱进宫的原因了。

    进了宫,仿佛大家都是她的主子,她得多跪多少人,多磕多少头啊。

    心里郁闷了一下,不过云舒的脸上还带着诚惶诚恐的样子。宫殿里安静了一会儿,也没有叫她起来的声音,很久之后才传来了几声脚步声。片刻之后,一片明黄的袍角在云舒的眼前划过,云舒一愣,却听见头上传来男子的笑声说道,“起来吧。瞧着不情不愿的。”这话说得怎么叫云舒这么慌张呢?她有不情不愿吗?不过也不知是怎么,这样的一个戏谑的调侃,却叫云舒的心里一下子就踏实了,她便有了胆子往头上看了一眼,就见到了一个英俊健壮的年轻男子。

    他穿着明黄色的龙袍,面容还很年轻,微微卷起的袖子露出了强壮的手臂,看起来和从前那个在深宫之中眉眼飞扬的八皇子有些相像,可是气质上却不一样多了。

    那是一种历经过生死之后的威仪。

    不过他那么一笑的模样,乃是和当年爽朗阳光的样子一模一样。

    云舒道了谢,从地上爬起来站在皇帝的面前。

    “你打量朕这么久,怎么样,朕变了吗?”

    皇帝见她干脆地爬起来,不由露出了一个怀念的笑容。

    “你是真的没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