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难得

    云舒心里有这种不妙的想法,不过一闪而过。

    她和老太太去的是后宫。

    不论沈家兄弟还是宋如柏,也不可能总往后宫钻吧。

    所以狭路相逢什么的,应该是不太可能的。

    云舒心里便安稳了一些。

    她虽然对沈家并没有芥蒂,不过却觉得能不惹麻烦就别惹麻烦,相见不如不见吧。

    怀着这样的心思,云舒就跟翠柳告别了十分不舍的陈白家的,第二天一早就回了国公府。国公府里眼下倒是和从前差不多,老太太的面前也并没有什么大风波,云舒回了国公府先给老太太请安去了,见她回来了,老太太正听琥珀说进宫要预备的各色给太妃娘娘祖孙的礼物,忙叫琥珀先停一停,叫云舒上前笑着问道,“在外头可还好?我怎么瞧着不过几天的功夫,你的眉眼更长开了一些。”云舒从前虽然也是个美貌的姑娘,不过却少了一些风情的感觉,中规中矩,看起来本本分分地老实。

    出去了几日,她瞧着眉眼多了几分顾盼的风韵。

    老太太便觉得云舒比从前更漂亮了。

    不过她觉得这样很好。

    “从前你就是太本分,太老实了。”她便嗔怪地说道,“现在这样儿才好。”

    云舒干笑了一声。

    她一个丫鬟要那么多的风韵风情干什么?

    她在府里当差的时候恨不得垂着头,当个不解风情的傻大姐。

    就这样儿呢,之前唐四公子对她脸红,说的那些话都把她给吓坏了。

    如今老太太说她眉眼长开了,云舒心里一跳,又做出了老实的样子来笑眯眯地说道,“老太太您是一日不见我如隔三秋,看我什么都是好的。其实我从前也是这样儿。”她一下子又格外敦厚的样子了,老太太无奈地指了指她,却看起来更加慈祥了几分,叫她站在自己的面前一同听琥珀说了都给宫里的太皇太妃预备了什么,这才对云舒说道,“我记得之前府里头就给你们做了新裙子,都穿上吧。如今宫里已经有了新皇,也该喜庆一些,焕然一新。不然都穿戴得旧旧的,难免叫人觉得不讨喜。”她这么说,云舒就明白了,又见琥珀对老太太问道,“太后那里要不要预备一份礼物?”

    如今宫里也是有太后的了。

    虽然这位太后娘娘膝下无儿无女也无宠,被先帝在时的皇贵妃挤得成了边缘人,差点成了废后,不过耐不住人家有福气。

    别管宠妃皇子怎么蹦跶,人家就好好地到了现在,成了太后娘娘了。

    更何况新皇对这位太后还不错,所以她也不可能会跟从前一样被人轻视了。

    不然如果是先帝在的时候,太后做皇后的时候外头的女眷进宫,对她都视而不见的。

    “你想得很对。如今那位也已经是太后娘娘了。”老太太不是一个趋炎附势的人,相反,她做事总是很守规矩,就算是当年在太后娘娘即将被废后的时候,她一日没有被废后,唐国公府对中宫都是格外尊敬,在各种年节还有太后生辰的时候也必然会有寿礼进宫。既然从前都这样尊敬,那如今就更不会缺了礼数,因此老太太便对琥珀说道,“把那尊之前从寺庙里请回来的白玉观音带着,太后娘娘会喜欢的。”

    琥珀便答应了一声。

    她见老太太已经没有了吩咐,便看了云舒一眼,叫她留着跟老太太说话,自己就带着几个丫鬟去忙着整理进宫要带的东西。

    屋子里一下子就没人了,云舒便站在老太太的面前,翠柳也进来磕头。

    老太太便对翠柳叮嘱说道,“跟着我一同进宫去给太皇太妃请了安也是好的。你什么时候定亲?定亲之前我就放你出去。”她温和地和翠柳说了两句话,就叫她可以回去整理要进宫的穿戴,却见云舒还站在一旁,便对她关心地问道,“我怎么瞧着你像是有心事的样子?难道在外头还有人给你受气了不成?”她这样关心,云舒犹豫了一下就把自己在外头和沈公子与沈将军的事说给老太太听,老太太听了脸色阴晴不定了一会儿,叫云舒坐在自己面前的小凳子上叹气说道,“不然,你以为我和你三爷为什么要叫你出去?也不是为了照顾那位宋大人,而是叫你没有察觉,打着一个旗号避开他罢了。他第一次来府里的时候我就有这样的察觉。”

    “我也觉得您是察觉了什么,因此才打发我避开公子。”

    “不说我之前的想法,只说现在他要娶你做妻子的事。沈家……如果沈家还是没翻身的时候,我倒是乐意你嫁到沈家去。只可惜沈家如今是陛下的母族,瑾瑜那孩子是陛下唯一的表兄弟,这样的身份,他身边的妻子的一切都会被放大,我倒不是担心别的,只担心你辛苦。”老太太便对云舒说道,“而且之前我担心的是,沈家哥儿是想纳你做妾。那怎么行!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是怎样的性子,我难道不知道?你是不会给他做妾的。我又担心他缠着你,和你们三爷说了这件事,他就说,正好儿,你是与那位宋大人认识的,只说咱们国公府为了感谢他,叫了你出去照顾他两天,这不引人瞩目也就罢了。而且谁知道沈家的哥儿的热情有几天呢?谁知道他竟然是要娶你做妻……罢了,没准儿过几天他自己就觉得还是名门淑女更适合一些,就把这段心事给忘了。”

    谁知道沈家那孩子还追到云舒的家里去。

    这可不像是一时兴起了。

    倒像是对云舒真的是有意。

    而且本以为是讨云舒做妾室,因此老太太才会觉得不高兴,觉得沈公子有些僭越。

    如今云舒又说的是沈公子要娶她为妻。

    她一时不由感慨良多。

    “他说出那些话的时候,我其实心里是很感激他的。能不顾及我的身份,也明白我的心愿,愿意以妻子的位置给我。可是我却还是退后了。”云舒沉吟片刻对老太太说道,“老太太,说起来我还是怕事的人,不及沈公子勇敢。”沈公子倒真不像是一个古人,不然,如果是在古代,云舒这样的丫鬟在他的眼里永远都是低微的。而沈公子愿意冲破这样的阶级观念迎娶云舒,这其实是一件很有勇气的事。

    他其实真的是很优秀勇敢的人。

    其实最没有勇气,还不如沈公子一个古人来的有勇气的是云舒自己才对。

    “我其实更自私。只想自己的生活舒舒服服,也没有勇气跟他一同去拼搏一份属于我们的生活。”

    “你是女子,如果选错了路就很难回头。这世间对女子的态度更苛刻,所以做女子的,自私一些,少一些勇气也无妨。”老太太见云舒垂着头没有说话,便温和地说道,“这些男子无论什么时候后悔回头都可以,沈家的哥儿有勇气娶你,是因为他有可靠的退路,就算日后觉得你不适合他,他其实只要走回头路,另选贤妻,依旧是这京城之中最瞩目风光的人。当然,他并不是那种人,不过你身为女子,自私一些才是应该的。”她抬手温和地摩挲着云舒细腻的脸颊说道,“多为自己着想,这也是应该的。”

    云舒眼泪都差点掉下来。

    “老太太,您总是安慰我。”老太太总是会开解她的心情,叫她觉得她并没有她自以为的那么不好。

    “你把心事说给我听,我自然是要开解你的。”老太太便又问了沈将军找云舒的事,摇头说道,“他也是为了沈家。”

    云舒便将那一天宋如柏从宫中匆匆回来护着她的事说了。

    老太太听了不由错愕起来。

    “你说谁?宋大人?那位宋将军?忠义伯?”老太太诧异地对云舒问道。

    宋如柏刚刚封了伯,又做了禁军大统领,正是京城里最被人关注的时候。

    老太太却没有想到宋如柏竟然也想求娶云舒。

    她一时听得愣住了,云舒便红着脸把宋如柏这段时间都做了什么,说了什么都给她说了。等听到说宋如柏并没有把云舒在他的同僚面前藏着掖着,觉得云舒是个不能被人介绍出去的人,相反,还大大方方地叫云舒跟那几个北疆来的将军认识,老太太许久之后才对云舒说道,“忠义伯倒是有心了。一个男子有没有把女子放在心中,只看他会不会把她介绍给自己的朋友们,在朋友们面前对她的态度就知道了。他在北疆武将的面前对你依旧维护看重,北疆武将也会更尊重你,知道你是不能羞辱的人。难得,真的很难得。”

    “这么说,北疆来的那几个武将,你都看见了?”

    “是。”云舒便点头说道。

    老太太沉吟起来。

    “说起来,忠义伯说的话也没错。他和北疆武将抱团,这妻子的人选就并不需要什么名门淑女了。他又是孑然一身,只有一个疏远的,为人狠毒的继母,日后也不会有人为难你。那你是怎么想的?你想嫁给他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