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进宫

    “我说,宋大哥的事,你是怎么想的?”到了晚上的时候,云舒索性和翠柳没有回去,翠柳便背着人问道。

    云舒仔细地思考了一会儿。

    “如果说不感动,不触动那是不可能的。”对于每一个喜欢自己的人,云舒都心怀感激,毕竟别人的感情对于云舒来说都是应该道谢的事情。不过云舒还是迟疑了一会儿,对翠柳说真心话说道,“不过还是没有男女之情。”就如同她感谢沈公子对自己的感情一样,云舒也会觉得宋如柏对自己的这份心意弥足珍贵,值得自己去珍惜,而不是厌烦和嘲笑。可是她还是觉自己的感情并没有一下子升温的感觉。

    她是个慢热的性子。

    不会因为被人所喜爱,被感动了,就一下子也喜欢上谁,然后愿意嫁给他。

    只能说对于宋如柏来说,云舒还愿意接触下去,因为她并不讨厌宋如柏。

    和一开始就和她不可能的沈公子相比,宋如柏的生活环境对于云舒来说更友好,自然叫她愿意再继续观察下去。

    “没事。宋大哥不是也说了嘛。他不着急。你慢慢来吧。”翠柳也知道云舒是个细心的人,不过见云舒对于宋如柏并不排斥,没有对沈公子那样避开,她的心里便有些期待地对云舒说道,“不过我觉得还是宋大哥和你更适合一些,毕竟他家里也没有人来找你麻烦啊。”不然跟沈公子似的一会儿冒出来一个沈将军,一会儿……没准儿还得冒出一个沈公子的哪位姐姐。就比如唐国公世子夫人,虽然对她们这些老太太身边的丫鬟一向都很和气照顾,可是她能愿意一个从前服侍唐家的丫鬟做自己的弟妹吗?

    这么一想,翠柳便觉得云舒拒绝沈公子也有几分道理了。

    她便叹了一口气说道,“嫁人还是得嫁一个叫自己日子过得自在一些的。”她这话很感慨的样子,云舒都听得忍不住笑了,歪头看着她问道,“这么说,你嫁给赵小三就是觉得自己的日子会过得自在?他叫你觉得自在?”她不提宋如柏的事了,翠柳越就不提了,反而仰起头得意地说道,“那颗不是!他就叫我觉得自在,用不着在他的面前伪装。我就是我,性格是这样,生活上的习惯也是这样,不需要改变来顺从自己的丈夫,也不需要低眉顺眼的做一个丈夫身后的女人。”赵小三和她打小就认识,她是怎样的人,赵小三完全知道。知道她性子有些泼辣计较,也知道她对姐姐的不满,知道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他不需要她变成什么温柔的贤惠妻子,也不会挑剔她的很多的臭毛病。

    嫁人就要嫁给会叫自己的日子过得自在,不需要伪装的人。

    云舒倒是觉得翠柳这话没错。

    不过她还是对翠柳提醒了一句说道,“那你也不能太欺负他。在外头的时候还是要给他面子的。哪怕他在自家屋儿里跪搓衣板呢,可是在外头的时候,你要护着他的面子,不能叫他没脸。”她这都是从前在现代的时候看了很多的书籍才知道的道理,如今一套一套的说给翠柳听,顿时叫翠柳一脸星星了,等笑闹了一会儿,云舒才对翠柳笑着说道,“咱们都在外头多久了?什么时候就回国公府吧。总不能叫老太太的身边没人。”她出来打着所谓照顾宋如柏的旗号,吃喝用度都用的是国公府里的,这算得上是假公济私了。

    云舒觉得自己还是别忘了自己的本分才好。

    不然乐不思蜀了可坏了。

    “行。”翠柳又凑过去对云舒问道,“你对老太太是无话不说的。你会……把沈公子和宋大哥的事说给老太太听吗?”

    云舒愣了愣。

    “不然你随便提一句吧。不然老太太心里还得记挂着你,没准儿心里还得想着帮你挑个夫君。你忘了?老太太只怕也怕你跟琥珀姐姐似的不肯嫁人呢。”翠柳这话算是提醒了,云舒垂头想了想便若有所思地说道,“沈公子这件事只怕是瞒不住咱们府里的。你也知道,沈家和唐家一向亲近,沈将军专程找我找上门说这件事,老太太怕是也得有些耳闻。倒是宋大哥这件事……”她沉吟片刻便无奈地说道,“说给老太太听听也好。老太太是阅历丰富的长辈,我也想听听老太太的意见。”她没有长辈,所以可能对于自己的婚事会一叶障目,会太自以为是,因此错失良缘,或者有什么婚事不合适的地方。

    而且她怀疑老太太是有些察觉沈公子对她的想法。

    不然怎么会突然把她送出国公府了呢?

    想到沈公子之前到访国公府的时候对自己就格外亲近一些,云舒心里不由有些了然。

    老太太既然送她出来,避开沈公子之后的到访,可见老太太是对她和沈公子的事不太看好。至于宋如柏,老太太年长,又一向耐心,或许能帮云舒分析分析。

    “你说的也对。不过老太太能放心了。好歹你还是乐意嫁人的。”不然云舒跟琥珀似的,说什么都不肯出嫁,只想服侍老太太终老,那老太太就要郁闷了。

    翠柳笑嘻嘻地说了,云舒也笑着点头。

    等到了第二天,宋如柏进了宫,陈白便叫云舒跟自己说说闲话。

    他半句都没提宋如柏的事。

    不过看他把宋如柏夸了又夸,又说宋如柏的生活环境并不是那种非需要所谓的门当户对,云舒心里就有数了。

    她一向感激陈白对自己的这份照顾的,对于陈白也更加敬重,因此便认真地听了。见她一脸认真的样子,陈白心里也有了几分意料之中,微微笑着对云舒说道,“不过好在你如今出了府,不然咱们想这么坐着说说话也是难得。“他一边笑着一边和云舒说话,翠柳坐在一旁坐得都不老实,又看了看这,又看看那的。见她都快要定亲的年纪还这么坐不住,陈白便笑着说道,“都是主子们把你给惯的。”

    “那也是主子们疼我,因此才惯着我。”翠柳坐在一旁急忙对摇头笑而不语的陈白问道,“爹,老太太不是说过一阵子就放我出府吗?那我的嫁妆……”

    她眼睛都亮了。

    “你的嫁妆都给你收着呢。”

    “我的嫁妆和碧柳的一样就行。免得她日后上门还找事儿,说爹娘偏心我,还说我占了她的东西。”翠柳便哼了一声傲气地对陈白说道,“家里当年给她出了什么陪嫁,那我也一样的陪嫁就行了。至于我的私房如果比她的丰厚,那她可找不着毛病。”她在国公府当差这么多年,不说和云舒陈平一块儿做生意还有买良田攒下的一份产业,只说在府里头的月钱还有逢年过节国公府里主子们的赏钱都已经能过上很好的日子了,所以她说这话半点都不虚的。

    陈白便笑着点头。

    “你能这么想倒是很好。”和碧柳非要把娘家的产业都抢到自己的手里不一样,陈平和翠柳兄妹都是大方的性子。

    只要被过分苛待了他们俩,他们俩从不计较的。

    不过陈白也没想叫翠柳受委屈就是了。

    他显然在孩子里面更喜欢陈平和翠柳,便对翠柳说道,“再给你预备一套上好的官窑出来的瓷器。到底你以后嫁的是官宦,有官窑出的瓷器也体面。”他笑得格外慈爱,一边对云舒说道,“也给你一块预备了。一炉出来的,都是最上好的瓷器,往后你也是要嫁人的。”他一向对云舒翠柳一视同仁,云舒心里感动,忙谢了陈白,陈白便摇头说道,“这都是做长辈应该给你们预备的。”

    他今日心情不错的样子。

    云舒便把自己和翠柳想回国公府的想法给他说了。

    陈白也觉得云舒顾虑得对。

    她们到底是服侍老太太的,根基还在老太太身边。

    在外头自然自在快乐,可是却等于疏远了自己的根基。

    所以陈白便答应帮她们给府里传个话,问问老太太是不是已经可以回去了。

    等晚上他回来的时候,便叫云舒和翠柳到自己的面前说道,“老太太已经传话出来,说叫你们先回去也好。宫里来了信儿了,说是太皇太妃娘娘邀请老太太进宫说话,老太太说要带着你们俩一同进宫,也算是见见世面。”叫云舒和翠柳进宫,这两个小丫鬟就也算是见识过皇家体面的人了,云舒也就算了,婚事没定。而翠柳已经差不多是要嫁给官宦之家去,那能进宫见见世面就是一件很值得往后提及的荣幸的事。

    老太太也是想给翠柳抬一抬身份。

    毕竟虽然翠柳只是个丫鬟,可是能进宫见见皇家的风采,那就算是赵家也没有女眷能得到这样的殊荣。

    云舒也觉得老太太用心良苦。

    她便和翠柳一口答应了下来,准备收拾收拾就回国公府去。

    不过一想到进宫,云舒不由就想到宋如柏如今也是禁军大统领,还有沈将军沈公子也时常进宫。

    不会那么巧,在宫里也遇到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