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亲事

    二夫人答应了?

    云舒不由露出几分异样。

    二夫人真的是一个慈爱的母亲。

    知道这门婚事是唐六小姐能得到的最好的婚事了,所以她迫不及待地答应。

    哪怕唐六小姐不肯同意。

    “那位大人知道六小姐和五皇子的事吗?”云舒便皱眉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二房的婆子们也没说。不过我想应该是知道的。这京城里到处都是流言,有心人一打听就打听出来了,怎么可能不知道。”虽然二房的婆子们夸了那位大人很多,说唐三小姐说的,说那位大人性子温和,人和气得很,又是个懂礼仪的人,可是能年纪轻轻就成为县令,听说在任上还做得不错,这能是等闲之辈,能是被人随意糊弄的吗?所以陈白家的觉得唐六小姐的那些事可能瞒不住。

    云舒也觉得大概是瞒不住。

    不过唐三小姐既然提了这婚事,那就应该是有把握把这件事给办成。

    她便点了点头说道,“如果那位大人答应会娶六小姐,说明他是个不介意妻子从前经历的人。”这样的人也还算是心胸开阔。

    不然唐六小姐身上也没有人家贪图的地方。

    又不是唐国公的女儿,就算是因她攀上了唐国公,一个侄女婿能得到什么辅助。

    不过二夫人院子里四处漏风也叫云舒无语了。

    唐三小姐给妹妹说了亲事,姐妹怎么吵架,男方是怎么样的人,二夫人是怎么回应的,竟然连陈白家的这样不在二房侍候的都知道,还是二房的婆子自己传扬出去的。

    二夫人到底有没有管束自己的院子啊。

    她觉得有点无奈,不过却没有再多说什么,倒是给陈白家的倒茶温柔地说道,“婶子喝点水吧,润润嗓子也好。”她一向是个会照顾人的性子,陈白家的见她今日回来对她亲热了很多,少了当初在赵家的冷淡,不由受宠若惊地说道,“还是小云记挂我。”她一下子变得小心翼翼的,云舒和翠柳也很无奈。不过考虑到陈白家的一旦不小心翼翼的时候就要为碧柳出头,云舒觉得还是多吓唬吓唬她也好。

    正这么想的时候,宋如柏和陈平一同进来。

    陈平笑嘻嘻地拉着宋如柏坐在了陈白的身边。

    “刚才说什么呢?”见陈白笑呵呵的也不说话,陈平便笑着问道。

    “说些家常话。”陈白觉得现在家里的气氛就很好,又温馨又平静,碧柳不再这里,没有她吵闹的家是多么和平,所以他脸上的笑容也很轻松。见陈平一边说一边去捞桌上的水果吃,陈白也不在意,只探身对宋如柏说道,“你是个大忙人,我听说这几日一直在宫里头约束宫中的禁卫,还剔除了一些先帝时留下的漏洞。”他本想说有一些皇贵妃母子还有其他先帝皇子留下的党羽,不过觉得有些对先帝大不敬,便含糊了。

    宋如柏也回应得很含糊说道,“都是服侍宫中那么多年的老人,也该放出去给他们更广阔的前途,也叫禁卫中融合一些新人,新鲜的血液。”

    他回答得中规中矩。

    陈白见他已经历练出来,游刃有余的样子,便笑着点头,之后目光落在云舒的身上片刻。

    他是顺着宋如柏的目光看向云舒。

    看到宋如柏坐在那里,看起来闷不吭声,如从前一样厚道,却无声地把云舒喜欢的水果推到了她的面前,陈白脸上露出了然之色。

    不过见云舒一副很无语的样子,陈白又觉得有些有趣。

    他当做自己的目光只不过是随意扫到,不过脸上的笑容却多了一些,还下意识地哼了个小调。

    显然陈白的心情不错。

    宋如柏知道自己的心思瞒不住陈白,便低了低头。

    陈平一双滴溜溜转的眼睛也不知在想什么。

    这屋子里,除了陈白家的看到宋如柏进门,见他如今已经长成了一个高大的,肩膀厚实,看起来很能承担的成年男子,不由眼里恍惚了一下,想着自己的心事,对屋子里的一下子异样起来的气氛茫然不觉。她只不过想到,宋如柏在经历这么多年的打磨之后,成为了这样一个看起来就很可靠,靠得住的男人的样子,可是王秀才这么多年过去了,不说在科举上一事无成,早年那点少年才子的名声在几次落榜之后已经荡然无存,还有他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看起来很单薄。

    如果宋如柏跟王秀才打起来,大概王秀才都抵不过宋如柏的一根手指能打。

    更何况还有爵位。

    陈白家的心里难受得很,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对宋如柏笑着问道,“阿柏,你回了京城,又封了爵位,陛下可说要给你说门好亲事?你可得好好挑了,你现在是忠义伯,你的妻子就是忠义伯夫人,可不能丢了你的脸。”她这话是真正的关心的话,然而陈白却微微皱眉说道,“阿柏自己心里有数。什么好婚事不好婚事的。他现在的身份,还用得着娶高门大户的小姐才脸上有光吗?”

    “我只是关心阿柏。”陈白家的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不由有些委屈。

    陈白便不悦地说道,“行了。阿柏心里有数。”他不着痕迹地看了一声不吭的云舒一眼。

    宋如柏却并没有什么不高兴的,相反,他先谢了陈白家的对自己的关心,这才对她说道,“已经有了心上人,也已经禀告了陛下,陛下也说我的眼光很好,看中的那个是这京城里最好的一个姑娘。”他这么说的时候,云舒不由露出几分错愕,却见宋如柏抬头飞快地看了她一眼,就继续对圆了面子,微微缓和了的陈白家的继续说道,“虽然她不是高门大户的小姐,可是如果她能嫁给我,那才是我脸上的光彩,京城里都会羡慕我,觉得我娶到了最好的那个。”

    云舒听着听着,不由脸有些发烫。

    翠柳偷偷地在桌子底下捅她。

    “这么好的姑娘?是谁家小姐?”陈白家的听了,心里为碧柳又感到格外遗憾和后悔,却忙不迭地问道。

    “她还没有答应我。因我现在还做得不够好。所以……”宋如柏便看着陈白家的。

    陈白家的顿时明白了。

    宋如柏还没有得到佳人芳心,自然不可能随意提到人家小姐的名字,连累那位小姐的清誉。

    “你已经够好的了,也不知道那家小姐到底在挑剔什么。”堂堂忠义侯,宫中禁卫大统领都要挑剔,这位小姐也不知是谁家的。

    以为自己能进宫做娘娘不成?

    “她并不是挑剔。在她的心里,身份地位都不是最重要的,而是那个人才最重要。我知道现在的我还不足以叫她喜爱,因为我还有不足之处。”宋如柏的这些话,云舒都真的很无语了,只能用看似平静的脸色来面对。倒是陈白听得忍俊不禁,笑着对宋如柏说道,“你说的对。不看重你的身份,你的地位,知道你是忠义伯还拒绝了你的,这说明这姑娘的心里名利富贵都不是第一位的,正说明她心思纯净。你倒是有眼光。”

    “我就是想问问,你真的跟陛下说了?”陈平也在一旁笑着说道。

    他们两个一插嘴,陈白家的就没法再问什么了。

    宋如柏眼里带笑,见云舒也一副漫不经心,实则关心地看过来,便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我并未对陛下说是倾慕谁。是陛下自己猜出来的。”他这就是跟云舒解释了。

    他不是故意在皇帝的面前提云舒,给云舒施压。

    云舒便笑了。

    “陛下竟然也知道这位姑娘?能被陛下知道,那这姑娘与陛下认识?“陈白家的不由惊讶地问道。

    “认识。正是因为陛下一直都记得她,所以才会说我喜欢的姑娘是京城最好的。”当他们落魄的时候,只有云舒对他们伸出了手。

    她熬夜做了的保暖的衣裳,随身的酒水还有干粮,都不会叫皇帝和他忘记。

    所以皇帝说云舒是这京城里最好的姑娘,这其实没什么错。

    宋如柏便想云舒看了过去。

    云舒恰巧也在看向他,对上了宋如柏的眼睛,云舒怔了怔。

    那双眼睛里的温柔叫她有些动容。

    她怔住了一会儿,才转过头去,不再和宋如柏对视。

    不过想到宋如柏刚刚和陈白家的说的那些话,她还是觉得很感动的。

    “又认识你,又认识陛下。也不知是谁家的小姐。”陈白家的喃喃了一句,却并没有往云舒的身上想。倒是陈白笑着在一旁岔开了这个叫云舒有些坐立不安的话题说道,“你好不容易歇了一天,就在咱们家里好好休息休息,阿平的这些婚礼上的事不用你帮他忙。娶媳妇的是他,又不是你。”他这话叫陈平不以为然,坐在一旁说道,“也是叫宋大哥有点经验。不然如果他要成亲的时候,岂不是要忙乱套了。”

    他振振有词的。

    翠柳还在桌子底下偷偷去捅云舒的腰。

    宋如柏便对陈平说道,“我不急着成亲。”人还没追到,拿什么成亲。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