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府中

    又何至于如今只是个秀才娘子,看不见前程。

    想想丈夫对长女的冷酷,陈白家的又忍不住伤心了起来。

    如果早知道宋如柏能做忠义伯,她就把碧柳嫁给他了。

    不是比那个如今越发过分了的王秀才强得多吗?

    至少看宋如柏对陈白的敬重,还有和陈平的亲近就知道,他肯定会善待陈家的女儿。

    她拿帕子压了压眼角的泪痕,这才对上前关心她的云舒和翠柳笑着说道,“我这几日身体好了很多,你们别担心,好好在国公府里当差就好。赵夫人最近可好?”她对翠柳问道。

    之所以陈平这么着急成亲,也是因为翠柳之后也要成亲,他这个做哥哥的得在妹妹成亲之前把妻子娶进门。

    翠柳一想自己都要和赵小三定亲,之后成亲,便不由脸红红地对陈白家的说道,“赵夫人也身体很好。这几日我和小云住在她家里,也时常去看望夫人。”她兴高采烈的,显然是因为婚事结得好的原因。一时想到陈平的婚事,翠柳的婚事,陈白家的脸色不由生出几分说不出的懊悔,低声说道,“可惜你大姐姐了。”从前,她还觉得王秀才是读书人,这王家是书香门第,因此碧柳嫁过去是一件很光彩的事。

    可是宋如柏一封爵,一下子陈白家的心里空了似的。

    她再想想陈平娶了国公府大管事的孙女春华,翠柳更是嫁到了赵家,做了官宦人家的儿媳,再回头看看,一个秀才之家,竟然也没有什么好风光的。

    “我当年错了啊。”

    当年,她是怎么觉得王家好得谁家都比不上的。

    陈白家的后悔的时候,云舒和翠柳对视了一眼,都垂着头偷偷撇嘴。

    当年碧柳嫁到王家以后,就跟进了宫当了娘娘似的,陈白家的多高兴啊。

    怎么现在还后悔了呢。

    不过云舒才不想听陈白家的说碧柳现在过的是什么坏日子,不然陈白家的又要求她和翠柳帮忙什么的。她帮谁都不会帮助差点害死了陈平的没良心的人,所以只是垂着头当做听不出陈白家的的意思。翠柳这一次难得沉得住气,竟然也没有开口,陈白家的等了一会儿,见两个小丫头都不吭声,不由伤心欲绝,才想说点什么,叫孩子们想想姐妹之情,陈白却已经笑着过来对云舒和翠柳问道,“要不然进去坐着?”他警告地看了妻子一眼。

    陈白家的打了一个寒颤,不敢说话了。

    陈白从宫里被放出来以后发了好大的火儿。

    陈白家的现在多少有点怕他。

    “爹,京城里咱们的那几个铺子还好吧?”翠柳便关心地问道。

    “好着呢,已经重新回到规矩上去了。最近京城里出来的人渐渐多了,生意比之前也红火了很多。”陈白满面带笑,带着云舒和翠柳一同进屋。虽然陈白家的看着垂头丧气,可是陈白却春风得意的样子,显然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跟唐国公在宫里经历了两次生死,他已经很是得到唐国公的看重,手里的差事越发多了,便继续说道,“如今国公爷已经将京城里的大部分外务都交给了我。我也总算是……”他拍了拍大腿,十分得意。

    他也算是出了头了。

    如今他在外头,也能得外头的人叫他一声陈大管事了。

    陈白在唐国公跟前奋斗了这么多年,现在有了这样的重用,怎么可能不高兴。

    云舒便笑着祝贺他。

    “还好。不过是国公爷的几分看重。我还得慢慢经营。”陈白笑着摆了摆手,似乎不在意似的,不过云舒却知道他有多得意的。倒是陈白一边笑,一边对云舒和翠柳说道,“老太太叫你们回宅子去歇两天,不过也别忘了府里,在外头玩野了。好在府里现在风平浪静,没什么事。”因为唐二爷被绑去了北疆,唐国公府里一片安然,云舒便好奇地问道,“最近府里没有什么大事吗?”

    “没有。都太平得很。”陈白不怎么留意内院,只不过是见唐国公和唐三爷最近都没有什么为难的事,便随口一说。

    倒是坐在一旁的陈白家的想说什么。

    “怎么了?”只要妻子不作妖,陈白还是很看重妻子的,便温和地问道。

    陈白家的不安地看了陈白两眼,见他没有对自己发怒的意思,便露出几分轻松地说道,“其实也不是风平浪静。六小姐昨天还在二夫人的面前和三小姐吵起来了。”唐三小姐已经出嫁了,嫁的是尚书府,也算是一桩好婚事,只不过却有一个拖她后腿的父亲。唐二爷之前到处求助京城里的权贵的时候,去了尚书府跪在地上求老尚书救他,听说哭得涕泪横流的,这叫唐三小姐在尚书府格外丢脸。

    亏了唐二爷被送走了,而且老太太还叫人专门送了补品给她,代表着国公府对她这个出嫁之女依旧看重,尚书府的那些闲言碎语才慢慢平息。

    唐三小姐在尚书府老实了这么久,见风波平息,才好意思回娘家走动走动,也是散散心。

    不过唐三小姐也从来不是一个耍性子的人,陈白家的说唐六小姐和她吵起来了,云舒就本能地问道,“是六小姐又做了什么?”

    她觉得肯定是唐六小姐的错。

    “也说不上是六小姐做了什么。只不过是三小姐给六小姐说了一门亲事,六小姐嫌弃对方门第不高,官职低微,因此觉得三小姐对她不上心,是想毁她的后半辈子,是故意使坏,所以才吵起来了。”关于唐六小姐的婚事,之前二夫人就在老太太的面前提过,要把唐六小姐远远地嫁掉,免得她在京城这难做人。因为知道这件事,云舒就点了点头,格外好奇地问道,“是什么人家?”唐三小姐对一母同胞的妹妹还是很疼爱的,既然是她提的婚事,那应该不会太差。

    不过想来不符合唐六小姐的标准吧。

    “是……”陈白家的想了想才说道,“具体是谁家,咱们也不是在二夫人院子里当差,因此不知道。不过听那些二房的婆子们跟咱们闲话,似乎是老尚书的弟子,几年前老尚书做考官的时候拜了老尚书做座师,已经中了进士,才二十多岁的样子却已经是一县父母,也算是年轻有为。听说之前读书,刚刚为官的时候唯恐成亲会耽误了事,所以一直拖到现在。听二房的婆子们说,三小姐亲眼见过那位大人,是一位生得很周正,而且脾气很温和的读书人。因为不卑不亢,又尊师重礼,老尚书很喜欢他。”能二十多岁就中了进士,还能短短时间就成了县令,这的确算得上是年轻有为了。

    特别是在外地做县令,那起码要在外地为官十多年呢,唐六小姐嫁过去,就不会为难于京城的那些闲言碎语。

    特别是能被老尚书看在眼里认了做学生的,想必人品也能保证。

    云舒觉得这门婚事不错了。

    唐六小姐自己也有缺陷,就是她的名声跟死了的五皇子扯上关系,现在还被人拿来说她是五皇子侧妃。

    顶着这样的一个头衔再嫁,她能再嫁一个官宦,而且年纪也还算匹配,这有什么不好。

    那人就算是看在老尚书的面子上,也不会为难她。

    更何况唐二爷现在在北疆,二房也不算是过于显赫,唐三公子兄弟虽然出色,可到底还年轻,也不能支撑二房的门户。

    “三小姐是用了心的。”叫云舒说,唐三小姐是用心良苦。

    “那六小姐是嫌弃那位大人什么?”翠柳好奇地问道。

    “嫌弃那位大人才是个小小的县令。”陈白家的不敢多说,便低声说道。

    云舒扯了扯嘴角。

    年纪轻轻就是县令的年轻人,唐六小姐竟然还敢嫌弃。

    就算是老尚书年轻那会儿,二十啷当的时候大概也只是一个县令吧。

    不过人各有志。

    唐六小姐不愿意陪着小小的县令经历几十年的光阴往上爬,只想直接嫁到显赫的门第立刻就显赫,云舒觉得这也没什么。

    只不过是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

    不过非要跟唐三小姐吵闹却有些过分了。

    “那这门婚事肯定是做不成的吧。”以二夫人疼爱唐六小姐的态度来看,唐六小姐如果不愿意,二夫人肯定不会逼着唐六小姐接受的。毕竟二夫人最心疼的就是这个小女儿了。

    云舒便笑着说道,“其实不成也好。”如果成了,指不定是谁倒霉呢。

    那位年少有为的县令大人如果真的娶到唐六小姐……云舒都觉得那位大人有点可怜。

    至于唐六小姐以后想要嫁什么样的人,二夫人应该也心里有数,反正慢慢来吧。

    耽误了唐六小姐的花嫁之年,为难焦虑的只能是二夫人,又不会是老太太。

    陈白家的见云舒言之凿凿,却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干笑了两声才说道,“那你就错了。这个……六小姐不愿意这门婚事,可是二夫人却替她答应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