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拜访

    这个评价真是叫云舒觉得很高兴。

    “这是好事啊。”皇帝既然封了宋如柏做忠义伯,就是肯定了宋如柏的忠心。

    之前虽然宋如柏说皇帝会封他做伯,不过却没有说封什么伯。

    而现在,忠义伯这个爵位真的是很叫人开心了。

    “早知道有这样的喜事,今日应该多做几样好菜。”云舒笑眯眯地说道。

    宋如柏却见她脸色依旧有些不好,便没有和她说太多的话,摇头说道,“只要陛下心中认可我,就什么都好。老段被封了威武侯。”老段当年一箭射死了谋逆的二皇子,这一个威武侯也算是合适。云舒点了点头,又问了一些其他人,见其他人虽然爵位不及宋如柏,却都有很好的封赏,爵位低一些没关系,好歹也算是有个世袭的爵位,而且皇帝大方着呢,知道这些北疆来的武将在京城里都没有宅子安顿家人,还从内库之中拨出了好几座宅子作为这些武将们的居住的地方。

    皇帝内库之中的宅子哪里有差的。

    哪怕是随便拨出几处,也肯定是最好的宅子了。

    云舒不由问道,“那大家现在都已经很高兴吧?”

    “自然是。咱们在北疆这么多年,回到了京城就得到了这样好的生活,从此都不用再拼命,自然高兴。”宋如柏却急着要走的样子。

    “宋大哥急着回去吗?”

    “你身体不好,我不想耽误你休息。什么时候你好了咱们再说这些话也可以。”宋如柏说着,便起身告辞走了。他一走,翠柳脸色便有些异样地从一旁小山一样的礼物里转出来对云舒说道,“宋大哥倒是心疼你,而且以你为主。”她这么说自然是为了帮宋如柏说说好话。云舒之前把宋如柏的心事说给她知道,翠柳心里便雀跃。她一直都为云舒担心,觉得错过了沈公子,云舒只怕遇不上更好的人了。

    虽然宋如柏不是比沈公子更好的人,不过翠柳觉得他似乎比沈公子更接地气。

    沈公子就像是皑皑山上雪,叫人仰望却唯恐冒犯他。

    可是宋如柏却接地气多了。

    就像是俗世里的人。

    “你可别错过宋大哥了。宋大哥现在都封爵了,还对你这么好。”翠柳对云舒低声说道。

    云舒哭笑不得。

    “你这么时候这么操心了?行了,我心里有数。”

    “你所谓的有数,就是一个一个地拒绝,然后一点机会都不给人家。”翠柳便噘嘴对云舒说道,“如果是拒绝沈公子,我觉得你做得没错。沈将军看起来太可怕了,而且沈家也不是你能玩得转的。可是你为什么不能多考虑考虑宋大哥呢?宋大哥的为人,你打小就知道的,知根知底,不必外头那些不认识的,知人知面不知心的强?”她本以为自己能不唠叨云舒,叫云舒自己想她自己的事,可是现在看看真是没有办法,就无奈地对云舒说道,“而且宋大哥的家里总没有看不起你的出身的人了吧?那你为什么还要一点机会都不给,直接拒绝?你不是想学琥珀姐姐吧?”

    老太太身边的大丫鬟琥珀就是拒绝老太太给她挑了的那许多的丈夫人选,现在还留在老太太的身边服侍。

    看琥珀的意思,是不想嫁人了。

    “怎么可能。我还是想嫁人的。”

    “既然这样,那你就多想想宋大哥啊。”翠柳对云舒说道,“宋大哥和沈公子情况也不一样啊。”

    “我没说一点机会都不给他,只是他骤然求亲,我总得跟他说个清楚。我现在对他没有男女之情。”

    “那以后呢?”

    “以后的事谁知道。”云舒更无奈地说道。

    翠柳却看着云舒笑了。

    “这么看,宋大哥原来还有机会。”听云舒并没有一口咬死这件事,翠柳便趴在她的肩膀上说道,“这么看,你也不是无情固执的人,我也就为你放心了。咱们慢慢儿来吧。或许以后你就喜欢上宋大哥,愿意嫁给他了。”她笑嘻嘻的,云舒便挠了挠她的腰小声说道,“这些话你不许告诉他,不然,他更要粘着不放了。”宋如柏在她拒绝他的时候还一副粘着不放的样子,如果翠柳做了叛徒,“出卖”了她,叫宋如柏知道他或许还有希望,那宋如柏就更要粘上来了。

    “粘着不放才好呢。”翠柳小声吐槽。

    “不过你怎么会愿意给宋大哥机会?”

    “没什么。只是他……”宋如柏看似木讷,其实巧舌如簧,有一句叫云舒有些触动。

    他说他的同僚都是军中的汉子,娶的也都不是京城里那些名门之女。

    那些女眷大多也都是寻常人家出身,而且听说都是爽快的人,所以云舒觉得或许这样的环境才适合自己生存。

    “我不问。这是你和宋大哥之间的事,我不问。”翠柳捂着嘴笑嘻嘻的,正在和云舒玩闹的时候,外面婆子进来,手里拿着几个画轴。见云舒正笑着跟翠柳滚在一起,便对云舒问道,“才听小姐的话把前头房里的那几张牡丹图给拿下来,所以想问问小姐,这几张画是要收到库房吗?”她一边说,一边对停了和翠柳的玩笑看过来的云舒说道,“这几张画还鲜艳着呢,瞧着也富丽漂亮,如果收起来了倒是有些可惜。”

    “收到库房里去吧。”云舒便对她说道。

    既然她不想和沈公子有牵扯,那这些画……还是不要再放在外面了。

    无论是对她还是对沈公子都好。

    “真是可惜。”婆子便又说了一句。

    云舒便笑了笑。

    她没说什么,见她已经决定了,婆子也只好把这几张牡丹图收到了库房里。

    翠柳也知道云舒的用意,所以在一旁看着,却也没有再说过什么。

    倒是第二天果然京城里就有了喜信儿。

    皇帝终于在登基这么久之后封赏了当初跟随自己回到京城护驾先帝,平定京城大乱的功臣。这圣旨一下子就似乎昭告天下了似的,云舒也听了个详细的,也确确实实地听到了皇帝封了宋如柏做忠义伯。而且不仅这样,皇帝还给每一个功臣都赏赐了大宅子,宋如柏也得了,云舒想了想也觉得宋如柏或许应该搬家了。毕竟隔壁的宅子虽然地方不错,可是其实并不大,并不能显示出宋如柏身为伯爵的身份,只要人一多,就人满为患,从前宋如柏一个人也就算了,以后做了忠义伯,难免有狭小的感觉。

    不过宋如柏没搬。

    云舒问他,他就只说自己一个人,住大宅子更荒凉。

    “不如住在你隔壁好歹还有一口热饭吃。”宋如柏对云舒说道。

    云舒觉得宋如柏这是有意卖惨。

    他堂堂忠义伯,难道还吃不上一口热饭?

    买几个下人就行了。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翠柳已经可怜宋如柏得不行,也不知道是不是装的。

    云舒索性不理这狼狈为奸的两个了。只收拾好了去陈家的东西,就去看了陈白。

    她这么久才回陈家,陈家已经好好的了,见宋如柏回来,陈白与陈平父子都很高兴地迎出来,因为之前都早就见过,所以也没有喜极而泣之类的,陈平只是对宋如柏笑着说道,“宋大哥来的正好,我和爹正忙着呢。”至于忙什么,当然是忙着陈平的婚事。陈平的年纪也不小了,又跟春华订了亲,本来也应该早点成亲,夫妻一同去边城照顾唐二公子去。只不过赶上了先帝驾崩,所以陈平才只能等着,等国丧过去。

    不过虽然国丧没过,朝中众臣已经开始跃跃欲试要为皇帝送嫔妃了。

    只要嫔妃进宫,那国丧就算是松动,他再低调一些也就能成亲了。

    因为要成亲了,所以陈平红光满面的。

    宋如柏先祝贺他,又把自己的贺礼给他。

    “这是……既然是宋大哥送的,我就不客气了。”

    见宋如柏送的是上好的一对比目鸳鸯佩,雕工极好,看起来应该是宫中工匠做的,陈平眼睛一亮,受了贺礼,又对宋如柏笑着说道,“还没有恭喜宋大哥得封忠义伯。”

    宋如柏一跃成为武勋。

    在这京城里也不算是寂寂无名了。

    而且爵位传家,日后宋家有了伯府的爵位,如他们唐国公府一般延续百年也不是不可能。

    这个爵位比宋如柏的大统领的位置更重要。

    因为爵位惠及子孙。

    陈白在一旁笑得悠闲地看着。

    宋如柏谢了陈平的贺喜,见陈家忙忙碌碌的,便也没有做了忠义伯的矜持,见陈白家的已经出来站在门口对他笑,便给陈白家的也请了安,之后挽起袖子就和陈平去收拾各种成亲要用的婚礼的东西。

    陈平还是与宋如柏与从前一样亲热,拍着宋如柏的肩膀嘻嘻哈哈的。

    陈白家的脸色有些憔悴地披着一件斗篷站在屋檐下,看着宋如柏那厚道老实的样子,不由心里生出几分难受。

    当初,如果劝服了长女碧柳,叫碧柳答应嫁给宋如柏就好了。

    如果是那样,碧柳如今就是尊贵的伯夫人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