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忠义伯

    “没有,沈将军是个讲理的人。”

    云舒便安慰了翠柳。

    翠柳听着,见云舒似乎有心事的样子,迟疑了一会儿却没有多问。

    云舒一向都是一个有主意的性子。

    她既然这么为难,可见是的确有些大事。

    这样的事她只怕帮上忙,如果冒犯咋咋呼呼地问了,或许还是一件很大的麻烦事。

    倒是云舒只不过是为难了一下宋如柏的态度,就把这件事给丢到了脑后,吩咐了厨房多做几个人份的晚饭也就罢了。只是尚未等到晚上,沈公子气喘吁吁地过来,迎面见了她就问道,“大哥是不是骂你了?”云舒站在沈公子的面前,见他白皙的脸都因为剧烈的跑动而一片红潮,就知道她是真的急了。不过她也只是笑了笑说道,“沈将军没说什么。公子,你不用这么担心。难道身为弟弟,你不相信自己的哥哥吗?”

    沈公子一愣,脸色复杂地看着一脸轻松的云舒。

    “正是因为我知道,所以我才明白。”

    他看着云舒,眼里忍不住露出伤感的样子,对云舒忧伤地问道,“正是因为我知道大哥是怎样的人,也知道你是怎样的人。小云,你一向是个明白人。大哥来找你,哪怕没有羞辱你,也会叫你再也不会考虑嫁给我了,是吗?”云舒是个聪明的姑娘,沈将军来找她的态度,正是叫云舒明白她和沈家之间的地位的悬殊差距。她只要想通了这一点,就不会再向沈公子的面前迈出哪怕一步了。

    她只会躲得远远的。

    只会对他再也不动心。

    因为她知道她和沈家的距离。

    而这样的距离,正是沈将军这一次来而直观地带给她的感触。

    云舒见沈公子努力地忍耐,然而眼底却已经微微湿润,心里不由也有些难过。

    她其实一直把沈公子当做是很好的朋友,希望他过得好,能够振兴沈家,能够再也不受到当年那样的欺辱。

    “我从未想过嫁给公子。”

    “如果我还是当初的那个沈瑾瑜呢?”沈公子下意识地摸着自己额头上的疤痕对云舒轻声问道,“如果沈家从未翻身,如果我一直都只能做个奴仆,你是不是就不会拒绝我了?”他似乎想要最后问个明白,云舒的脸色也严肃起来。她认真地垂头考虑了一会儿,这才慢慢地摇头说道,“不会。公子,作为朋友,我愿意帮助公子,也愿意照顾公子。可是我却并不是我们国公爷那样有承担重负的人。国公爷为人正直,无所畏惧,因此愿意庇护公子,收留公子。可是我……”

    云舒半晌才说道,“我还是更喜欢稳当的小日子。小富则安,太太平平。可是沈家却并不符合。”就算沈家不能翻身,云舒也没有勇气嫁给沈公子,因为如果沈家没有翻身,那无论是当年的皇贵妃母子,还是任何一个上位的皇子登基都饶不了八皇子和沈家。沈公子身为沈家唯一的男子,一定是这些人的眼中钉,恨不得除之而后快。而云舒却没有勇气和沈公子过那样不安的,朝不保夕的生活。

    她这样严肃地说这些话,显然不是敷衍,也不是简单的拒绝。

    沈公子想了想,便低低地笑了。

    “原来在你的心里,我和你一直从一开始就不可能。”

    他是世家公子,她和他身份云泥之别,因此不会和他有半分牵扯。

    而他只是一个卑下的下人,她也不会为了他放弃自己平稳温馨的生活。

    想到这里,沈公子便哽咽了起来。

    他眼底微微泛红,温柔地看着就在自己面前的云舒,很久之后才笑着说道,“可是我还是喜欢你。小云,我还是想要娶你。”他微微侧头,抹去了眼角的一点泪痕,这才带着几分轻松地说道,“就算你从未想过这些事,可是我想过就足够了。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扰乱你的生活。我会离你远远的,给你想要的平静的生活。可是我还是想告诉你,喜欢你,想娶你,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也永远都不会后悔。”

    他这样难过,云舒也觉得心里格外难过。

    她轻轻点了点头,却还是劝他说道,“沈将军对公子都是一片关切的心情。而且沈将军并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今日他还给我道歉了。公子,如果为了一个女人,就对自己的哥哥生出隔阂来,这样也是不对的。沈将军或许欺骗你进宫,又来找我,可是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正所谓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兄弟之间的感情是不能这样折损的。”她说了很多。

    她说的话都是为他好,都是在为他担忧。

    甚至她说的那些话,她自己都没有察觉,都是为了他的和睦,都是为了他的未来。

    沈公子静静地看着这样为自己费心的云舒。

    她总是这样对他。

    可是她却从没有喜欢他。

    “我明白,我知道。”沈公子便笑起来,把伤心都隐藏在自己的微笑后,见云舒他笑了笑,便也对云舒笑着说道,“真是个唠叨的姑娘。小云,这么多年没见,你比从前唠叨了好多。”他抱怨了一句,又看了看天色,犹豫着对云舒说道,“我得去见见大哥。还有……”他沉默地低下了头,很久之后才对云舒说道,“过不了多久,我或许就要议亲。所以还是想和大哥商量商量。”

    “请公子日后好好善待你的妻子。”云舒便说道,“不要再分心怀念什么。”

    “我知道。既然嫁给我,我就会善待她,不会做三心二意的事。你放心。”沈公子见云舒听到自己要议亲也没什么表示,心里微微抽痛,却还是笑着说道,“而且就算是议亲,也一定会是我中意的妻子。”他吐出一口气,这才笑着对云舒摆了摆手说道,“我真的得回去了。”他一转身背对着云舒,眼泪就忍不住地落下来。滚烫的眼泪被寒风吹过,顿时变得冰冷起来。

    他背对着云舒无声地落泪,紧紧地咬着牙不能哭泣出声,不敢叫她知道,只能匆匆忙忙地离开。

    云舒看着他很快就离开的背影,不知怎么,眼眶也有些湿润。

    虽然他看起来好好的,可是云舒却觉得他是伤心的。

    直到沈公子那优雅的身影消失在了远处,云舒这才回了院子。

    她今天也不知怎么了,或许是因为辜负了沈公子的这份感情,多少也觉得对不起他,所以精神不太好,等宋如柏与几个同僚回了他的宅子,云舒只是叫人把饭菜送过去,也并没有去看望。倒是到了宋家的宅子从喧哗到平静了,宋如柏才带着很多的东西上门对云舒说道,“这都是老高他们给你的谢礼。他们白吃你家的饭,又叫你受累,所以给你送礼你也不用拒绝。”他那几个兄弟也不是喜欢白吃白喝的人,就算是厚着脸皮蹭饭,也没有厚着脸皮空手而来的。

    不过云舒是个女孩子,他们不好上门,就把这些礼物放在宋如柏的家里。

    宋如柏就给送过来了。

    “下次替我多谢几位大哥吧。”云舒便看了看,见都是吃用之物,便对宋如柏笑着说道。

    “他们应该多谢你才对。”宋如柏见云舒精神有些不好,不由关心地问道,“累着了?”

    “那倒不是。只是提不起精神。”云舒见翠柳忙着整理那些东西,便跟翠柳说,瞧瞧这么多东西里头又没有陈家能用得上的。反正陈白已经和碧柳翻脸了,碧柳不可能再会陈家打秋风,因此云舒也想着孝敬孝敬陈白夫妻。她的话叫翠柳也很认同,宋如柏见云舒精神不好,便也不坐了,起身说道,“你还是早点歇着。如果你想回陈家,我后日不用进宫,正好可以和你去看看陈叔陈婶。”

    “那也好。”云舒便笑着说道。

    陈白当初对宋如柏也很好。

    宋如柏回到京城也的确是要去看望他。

    所以她也没觉得怎么样。

    倒是宋如柏看了云舒一眼继续说道,“明日陛下会下旨赏赐平乱功臣,所以今日老高他们格外高兴。”皇帝要奖赏赏赐功臣,这些北疆来的武将们终于算是守得云开,能够论功行赏了,能不高兴吗?不过虽然行事不细致,到底都是知道深浅的规矩人,所以今天隔壁才没有大碗喝酒的,这顿饭也早早地就散了。云舒听了不由眼睛一亮,高兴地说道,“可算是等到这一天了。对了宋大哥,陛下会封你什么?”

    她十分好奇皇帝会封宋如柏一个什么爵位。

    毕竟,在皇帝的心里宋如柏大概地位和别人都不一样。

    他是从陛下少年时就一心追随,哪怕是被流放也生死追随的忠臣。

    这份感情是和别人,任何一个人都不一样的。

    所以云舒觉得皇帝对宋如柏的封赏应该很叫人感到期待。

    “陛下封我忠义伯。”

    宋如柏见云舒这么高兴,便也露出了笑容说道。

    忠义。

    就是皇帝对他的评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