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宋如柏的坦诚叫云舒无语了。

    耗得起就这么好着啊?

    更何况就算宋如柏耗得起,可是谁能担保以后她会不会喜欢他呢?

    “如果我一直都无法对宋大哥你动心呢?”她好奇地问道。

    “只要你没有嫁人,也没有心上人,我就等着。”宋如柏平平地说道。

    他看起来竟然是认真要这么做。

    云舒很想拒绝他了。

    “宋大哥,你……”

    “我不想和不喜欢的女人成亲。而且宋家只有我一个人了。”宋如柏见云舒似乎有些为难,似乎被自己吓住了,便对云舒说道,“我其实有很多优点,不如你多考虑考虑我。你希望的生活,我全都可以给你。小云,你想要一个平稳的生活,一个爱惜你,永远都不背叛你的丈夫,这些我都能够做到。我双亲断绝,宋家人丁凋零,不会有长辈给你难看,看不起你的出身,挑剔你。虽然有一个继母,可是就算她以后来闹,也闹不到你的面前。我会亲自解决他们。还有……”

    他对嘴角抽了抽的云舒继续说道,“我还很会赚钱养家。以后我赚到的钱都交给你。”

    他说得简直就像是二十四孝好丈夫似的。

    这么卖力地自夸,云舒也是无语了。

    “可我是丫鬟出身。”她拒绝沈公子的理由和拒绝宋如柏的理由没有什么区别。

    沈公子的周围环境也是宋如柏以后的生活环境。

    宋如柏现在已经是朝廷里的大官了。

    他如果娶一个丫鬟出身的妻子,也会叫他成为京城这圈子里嘲笑的对象,格格不入。

    “我和沈家不同。沈家是高门大户,可是我却是从底层爬上来。我这样的身份,本来就不适合迎娶高门大户的小姐,生活习惯都不一样。”宋如柏见云舒沉默地看着他,便不在意地说道,“我身边的同僚,你也看到了,除了陛下之外,就是老段老高这样的兄弟。他们的出身也不高,妻子的出身更没有大户人家的小姐,如果我娶了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那才叫格格不入,才会和兄弟们生疏起来。”

    他看着云舒的眼睛。

    云舒下意识地避开了。

    “可是你现在已经显赫了。”她轻声说道。

    “现在显赫,也不代表我已经忘记自己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宋如柏没有去勉强云舒,见她垂着眼睛不再看自己,便更加真挚地对云舒说道,“我想要权势,想要富贵,这些都可以用自己的手去得到,而不是依靠妻子的娘家,妻子的身份带来的荣耀。小云,我希望我的妻子因我而荣耀,而不是为了所谓的荣华富贵,就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妻子,去听从所谓的门当户对。其实宋家有什么门当户对可言。我当初运私盐,也没有比当丫鬟更高贵。”

    云舒哑口无言着。

    她已经不知道能对宋如柏说什么。

    似乎这些话宋如柏早就想好了。

    所以无论她说什么,他都能堵住她的嘴。

    不过云舒还是有些感动的。

    无论是沈公子还是宋如柏,愿意喜欢她,愿意对她许下婚姻的承诺,哪怕知道她的身份也不在意,这份真挚的感情都是她应该感谢的。

    她不去接受是一回事。

    可是她还是心里感动,并且很感激他们。

    他们叫她知道,她原来是有人愿意去喜爱,并且愿意放下地位娶她。

    她在他们的心里也是很好的女孩子。

    “我先回去了。”见云舒不知道想了什么,眼角微微湿润,宋如柏也知道不能逼得太紧,因此便对云舒说道,“我得回宫了。小云,我的话都是出自真心,并没有半分隐瞒。我也不会逼迫你,给你压力。你我……还和从前一样就好。我知道你拒绝再见沈公子。可我还是和沈公子情况不一样。你断然拒绝他,不见他,他就只能为了沈家早日成亲,所以你对他避而不见的选择是有效的。可是我不一样。”

    云舒一下子知道他想说什么了。

    沈公子有沈家的重担在肩膀上,任性不得,不可能跟她耗着。

    被她拒绝,又被她避而不见,没有了和她成亲的希望,就只能成亲。

    那云舒就算是和沈公子断了往来。

    可是宋如柏不一样。

    他没有家族的压力,而且父母双亡,哪怕被云舒拒绝,避而不见,他也能等着,一直一直等着。

    所以云舒不见他这种做法根本不可能叫他改变心意。

    “我走了。”见云舒聪明,一下子想到了自己和沈公子两者的不同,知道自己不是能随意甩得掉的,宋如柏便笑了笑,在云舒无奈的目光里轻松地说道,“我得回宫了。晚上……”他似乎脸色有些难看地说道,“晚上老高说要过来跟我蹭饭,我没有答应。这些人!”他的这些兄弟都是北疆的粗人,所以做事也粗糙,没有京城的那种权贵的守礼,觉得宋如柏家的饭好吃,就厚着脸皮上门来吃饭。

    “这有什么,你叫高大哥来就好了。”云舒便笑着说道。

    她对宋如柏的这几个同僚的印象都不坏。

    都是很豪爽的人,而且都对她很和气,也没有看不上她出身的样子。

    而且一顿饭又能怎么了?

    难道还能累着不成?

    不过是多做些饭菜而已。

    “你总是这么大方。”云舒从不是个小气的人,只要不是犯了她的逆鳞,就跟陈家的那碧柳似的得寸进尺这样,那云舒就是一个最大方不过的人。宋如柏与云舒相交这么多年,自然知道云舒的性子大方,而且并不拘泥,而且也不是假大方,却皱了皱眉说道,“叫你跟着费心才不对。”他这么说就是心疼云舒,不愿意云舒为了自己的那些兄弟就总是费心,云舒却只是摇头笑着说道,“可是却热闹着呢。你们在你家里热热闹闹的,我这边宅子也多了热乎气儿,其实我并不讨厌。”

    “叫高大哥晚上过来吧。”云舒便笑着说道。

    “粗粗地做些家常菜给他们就行,用不着过于精致。”

    “是因为宫中的饮食吃不惯吗?”云舒便关心地问道。

    宋如柏顿时一愣。

    他只是这么一说,云舒竟然想到了。

    “有点这个原因。你知道的,也不是咱们只喜欢吃粗糙的饭菜,而是宫里的伙食……”宋如柏咂嘴说道,“宫中的伙食都精细,虽然陛下已经叫人给我们预备从前习惯的饮食,可是味儿不一样。”外头的大块吃肉和宫里的大块吃肉,那肉的滋味儿肯定还是宫里的精细滋味儿好,不过太精细了,却反倒缺了烟火气,吃几天还可以,吃得时间长了,宋如柏的那些兄弟如老高之类的,就偷偷叫苦不迭。

    说是吃茄子竟然吃出了肉味儿,也不知道是不是舌头出了什么毛病。

    云舒无语了。

    她和宋如柏相对无言。

    “那茄子本来就是用鸡汤吊出来的吧。”

    “是。我也是这么说。”宋如柏做过宫中的侍卫,所以知道宫里的伙食做成什么样,他倒是没有不习惯,不过却有些无奈地说道,“其实陛下也有些不习惯。不过陛下刚刚登基,他忍着没说。”如今陛下已经是陛下了,自然不可能喜怒形于色,叫人看出他的心思,因此就算是觉得宫里的伙食有些太精致,不过皇帝也没说什么,毕竟他刚刚登基,放眼的都是前朝,而不是区区一些吃的。

    云舒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了。”她点了点头。

    宋如柏说得太可怜了。

    她见宋如柏除了刚刚说了那么多叫她震惊的话,眼下和她的相处还是跟从前没什么区别,心里一松。

    既然不能避而不见,那就只能当做普通的友人相处了。

    她也希望宋如柏如果什么时候改变了主意,就用不着她多费口舌了。

    “老高说等过几日高家大嫂进了京城,就介绍给你们认识。”宋如柏便说道。

    云舒还是点了点头对宋如柏说道,“你快回宫里吧。这么突然出了宫,长时间不会去,只怕不好交代。”

    她知道宋如柏是什么意思,却不好回应。

    宋如柏的意思是,他身边的兄弟家的女眷不会看不起云舒,拒绝云舒,不会跟那些京城里大户女眷似的,觉得云舒的出身粗鄙疏远她,冷落她。

    云舒会在他身处的这个圈子的女眷之中如鱼得水。

    正是因为这样的暗示,云舒心里清楚,可是又能说什么?

    老高是好意。

    她难道要对老高不知好歹地说一句拒绝吗?

    云舒都想叹气了。

    如今的宋如柏叫她想到了当年那个在离开京城之前露出了锋芒的宋如柏。

    他看起来沉稳老实。

    可是其实一点都不老实,也不厚道。

    “那我走了。”宋如柏见云舒低声叹气,不由笑了笑,也不叫云舒送他离开,自己背影似乎带着几分轻松地回宫去了。

    等云舒回到了宅子,翠柳一下子扑上来,捧着她那张犯愁的脸大呼小叫地问道,“你这是什么脸色啊?沈将军都跟你说了什么?难道他骂你了?宋大哥呢?他不是在边儿上看着你被沈家骂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