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 维护

    听到这里,云舒不由愣住了一会儿。

    她没想到之前看起来格外严厉刻板,而且很不好接近的沈将军会对她道歉。

    这都叫她满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很久之后,云舒才看着他说道,“那我……接受这个道歉?”

    沈将军这才微微点了点头。

    云舒便笑了笑。

    她此刻倒是觉得沈将军的确为人还算不错。

    虽然有些刻板,而且有些一言堂,甚至没有顾忌别人的心情有些自说自话,不过看起来却是一个人品不错的人。

    她虽然并不是不恼怒他这样跑过来警告自己,不过沈将军既然愿意道歉,那云舒也就不说什么了。

    “那今日这件事……”

    “我会告诉瑾瑜。”沈将军光明正大地说道,“我对你说了什么,你也不需要隐瞒他,也不需要为我说好话。”他是这样直接的样子,云舒便点了点头。她现在倒是觉得唐二爷的眼光是真的不错了,竟然能从沈将军那副严厉厉害的外表之下看出这人人品不错,因此不顾及他是个鳏夫愿意把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他。当然,唐二爷相中了沈将军也不是因为沈将军的人品,而是为了沈将军的权势。

    不过因此,云舒倒是想到了唐二爷。

    也不知道众叛亲离到了北疆的唐二爷如今冷不冷啊。

    妻妾儿女没有一个乐意跟他共患难的,也是够惨的了。

    “那将军你是不是……”云舒就示意沈将军是不是可以凯旋回家了?

    既然都已经跟她谈判到了这个程度,沈将军应该也不需要再和她在这里磨磨唧唧了吧?

    虽然云舒没有做出逐客的样子,不过看她的意思也知道,她其实跟这位人品不错,不过却有些过于强硬的沈将军没什么好说的。

    沈将军见她对他笑得一脸客客气气的,点了点头,又对她说道,“我今日来,并不是为了羞辱你。”他说这话都好几遍了,云舒便连连点头说道,“我送将军出门。”她正要把这位沈将军送出门的时候,便听到宅子外面突然传来大力的叩门声,那声音很大,震动得宅子的大门都在晃动似的,一个婆子急急忙忙去开门,却见仿佛是卷起了一阵风一般,云舒就见宋如柏脸色发黑地携着一身的寒意大步进了宅子,见到云舒正跟沈将军站在一起,宋如柏脸色猛地一沉,大步上前,伸手就将一脸诧异的云舒拽到了自己的身后,挡在了云舒的身前直面脸色慢慢冷了下来的沈将军。

    “沈大人。”宋如柏的一只大手攥着云舒的手腕叫她不能挣脱,把她用力地拦在自己的身后,一双眼睛带着冷意看着沈将军沉声问道,“你在小云家里做什么?”

    “宋大人。”沈将军看着云舒在宋如柏身后费力地想要挣脱他的大手,她的脸色还有些发懵,似乎不知道宋如柏为什么过来,便对宋如柏冷冷地说道,“你抓腾她了。”

    宋如柏一顿,急忙松开云舒的手,见她露出几分痛楚,急忙低声说道,“我有些急了。”他一边说,一边护着云舒对沈将军说道,“大人今日来见小云,末将觉得十分荒谬。如果大人不能约束自己的弟弟,又何必来勉强小云。她也不是那等可以被随意羞辱威胁的女子。如果大人一定要为难小云,那末将绝不能允许。”他转头,目光锐利地看着沈将军说道,“她并不是可以被大人随意轻视鄙夷,可以被大人随意欺辱的人。”

    云舒本来手腕疼痛,听到这里却突然怔住了。

    她看着一边护着自己,一边转头对沈将军说话的宋如柏。

    沈将军也在看着此刻满脸寒意的宋如柏。

    宋如柏此刻胸口激烈地起伏,似乎是匆忙地赶来,因此仪容还有些凌乱不整。

    看到他紧张地把云舒护在自己的身后,沈将军便看着他问道,“你从宫中来?你竟然猜得到我来找她?”

    “令弟无缘无故进宫,被你麾下的人拉着在宫中绕圈子。大人你却自己出了宫,末将想不到最近还有什么要事会叫大人离开陛下身边。”宋如柏脸色阴沉地说道,“听到大人出宫末将就知道你到底想做什么。大人,做人不要这样自以为是。”他在外人的面前总是一副沉默寡言,老实厚道的样子,可是此刻却露出几分和平时不同的锋芒,对沈将军锋利地说道,“要娶亲的是令弟,不是大人你。要选择和谁共度一生,也是令弟自己的选择,和大人你有什么关系。只要两情相悦,大人又有什么资格插手别人的婚姻?更何况……”宋如柏舔了舔发干的嘴角,在云舒震惊的目光里继续说道,“更何况爱慕小云的是令弟。是他对小云动了心。大人如果为了沈家的昌荣感到忧虑,应该去训斥令弟,而不是无辜的小云。”

    他的声音沉着。

    沈将军强硬的面容却露出一个奇异的表情。

    “你在以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邻居?”他讥讽地对宋如柏说道。

    宋如柏的脸色突然僵硬。

    “就算是无关的路人,也见不得大人这一副错误都是别人家的,自己的弟弟清清白白这样的嘴脸。”他很久之后才缓缓地说道。

    云舒想说什么,却看着此刻护着自己的样子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

    她想说他误会了,沈将军不是来威胁她,羞辱她的吗?

    她并不想这样。

    相反,当看到宋如柏这样激烈地为了她而在和权势赫赫的沈将军争执,说了这么多得罪人的话只为了维护她的尊严还有骄傲,云舒觉得心里是感动的。

    她便闭上嘴,什么都没说。

    沈将军却已经冷笑了一声。

    “无关的路人,也会叫你不顾公事,从宫中匆匆退出,只为了护着她?”见宋如柏并没有说什么,沈将军许久之后才慢慢地说道,“我已经向她道歉。”见宋如柏一愣,沈将军便继续说道,“我贸然而来,的确是对她的不尊重。我已经认错。倒是宋大人你,今日真是令我刮目相看。”沈将军认识宋如柏也已经很多年,对于他这个八皇子身边唯一不离不弃,生死追随的心腹,他也一直都跟宋如柏的关系不错。

    在他的印象里,宋如柏什么都好,只是不解风情。

    这些年在北疆不是没有热烈大胆的女郎对宋如柏示好,可宋如柏就仿佛是根木头,一点都没有反应。

    还有这段时间回了京城,宫中那些美貌年轻的宫女们排着队想要讨好他们这些北疆来的功臣,宋如柏如今做了禁军大统领,自然是令宫女们更加趋之若鹜。

    可是那些美丽多情的女子,宋如柏也一点反应都没有。

    沈将军本以为宋如柏是个和尚。

    他甚至怀疑曾经沈二小姐笑嘻嘻地说过“宋如柏心里有人了”这句话是骗他的。

    谁知道竟然叫他看到今天这一幕。

    他的目光同样锐利,仿佛看破了宋如柏心中的秘密一样。

    宋如柏却坦然地看着沈将军,之后对沈将军说道,“不管大人今日怎样决定,可末将希望日后小云可以不受任何人的叨扰。”他的意思很明白,就是叫沈将军有能耐就摆平自己的弟弟,没能耐就认了。不过这样无礼的话并没有叫沈将军动怒,他目光落在云舒的身上很久,在宋如柏脸色微微变色,把云舒更加护住之后,才点头说道,“你说的对。这件事是由瑾瑜而起,我日后不会再来找小云的麻烦。”

    是弟弟动了心。

    所以他来找云舒本来就是不对的。

    更何况云舒也并不像是他觉得那样的人。

    她的回应还有气度都叫他尊重。

    “末将希望大人记住今日的话。”宋如柏见沈将军这样简单地点了头,没有为难云舒的意思,便松了一口气。

    他认识沈将军很多年了。

    沈将军强势,硬气,从不允许有人反驳他,也不允许有人对他不敬。

    宋如柏本以为以沈将军一向强硬的性格,会对云舒赶尽杀绝。

    可是没想到今日沈将军却破了例。

    他竟然这么简单地就放过了云舒,并没有为了云舒勾引了他弟弟的事要对云舒做什么。

    哪怕是现在,宋如柏也依旧心有余悸。

    正是因为知道沈将军的性格,因此他才会在知道了他来找云舒的时候匆匆从宫中来保护云舒。

    “我不是出尔反尔的人。”沈将军见宋如柏紧绷的脸色慢慢地松动,便越过宋如柏再一次看了云舒片刻,转身大步流星地直接出了宅子离去。

    云舒看着他的背影,很久之后也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又急忙对慢慢地在自己的面前直起身体的宋如柏道谢说道,“多谢宋大哥为了我特意出宫一趟。”

    宋如柏在宫中当值呢,却为了护着她特意出来,云舒自然是感动的。

    宋如柏却皱着眉站在云舒的面前,露出几分隐忍与为难。

    “沈家公子向你提亲了?”他看着云舒的眼睛,压低了声音,仿佛惊扰了什么,却又带着几分紧张还有慌乱。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