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找上门

    都不需要人家冷言冷语。

    只要都摆出一副把她拒之千里之外的冷暴力,就足够她喝一壶的了。

    而到了那个时候,难道她还要天天等着沈公子来保护自己吗?

    云舒可不想自找麻烦。

    她这么理智,翠柳觉得自己没法劝她了。

    之后她便小声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其实她能嫁给赵雨,也是赵大人妥协的原因,不然,她不也是因为做过丫鬟因此被人轻视吗?

    而且她都跟赵雨之间有了日后成亲的默契,可是赵家两位未出嫁的小姐这么多年都和她没有往来,除了方柔之外,赵家女眷就没有和她过来亲近的。

    哪怕她去了赵家拜访,除了赵夫人与方柔热情一些,旁人也都冷冷淡淡的了。

    赵家不过是小官宦之家尚且如此,云舒说得也对。

    那皇亲国戚之间不是这种冷淡还有拒人于千里之外更严重吗?

    翠柳便不再劝了。

    只是她是真的可惜沈公子。

    “总之,我不会劝你什么。我只是希望你再想想,别以后后悔啊。”翠柳觉得自己也没法插手云舒的感情问题,见云舒对她微笑了一下,便急忙说道,“这件事我会为你保密的。你放心。”她一定捂住嘴不对任何人说这件事,免得云舒被一些流言蜚语困扰。云舒便笑着点了点头对她说道,“那我就放心了。”她虽然是笑着,不过翠柳却忍不住心里有些难受,握着云舒的手低声说道,“说起来,你也是好人家的女孩儿。如果不是……”

    如果云舒当年没有被卖了做丫鬟,做过奴婢,其实她的出身也不是不好。

    她出身读书人的家庭。

    虽然寒微,可到底是读书人家的女孩儿,也算是能配得上沈公子了。

    “没有如果。如果当初我没有被卖到国公府,就遇不上沈公子了,又何谈如今呢?而且我倒是庆幸我是被卖到国公府里。”她那个无耻的父亲是肯定会买了她,如果不是卖到国公府服侍了老太太,那云舒会沦落到什么地方去,她都不敢想象。所以她只是摇头说道,“我从不后悔自己的出身,也不后悔服侍老太太一场。”她这么坦然,翠柳眼眶一红,又连忙点头对她露出夸张的笑容来说道,“你说的没错。”

    她想说什么,却还是忍住了,有些难过地抱了抱云舒。

    云舒其实心里没有她难么难过,也没有翠柳的触动。

    而且她对沈公子本来也没有动心,所以更不会因为和沈公子之间没有缘分而难受。

    又不是海誓山盟之后错失姻缘。

    她只不过是被人突然求婚,之后又有些震惊而已。

    所以倒是云舒没有负担地抱着翠柳一同睡了。

    到了第二天,等云舒和翠柳起床之后都已经日上三竿了,门口的婆子们进来给她们打了水,便絮絮叨叨地说道,“今天早上没有做小姐们的早饭。宋大人今天早早地去了外面的市场买了好些样的吃食,我瞧着很丰盛了,而且都是小姐们爱吃的。”她这话叫云舒有些诧异,梳洗之后便出来,果然看见桌子上被摆了满满一桌儿,什么羊眼包子,还带着热乎气儿的羊杂汤,各式各样的摆满了整整一桌,云舒看着眼熟,突然想到,这不是昨天晚上她向那几位北疆武将介绍京城里好吃的介绍的那几样吃的吗?

    她说这些的时候宋如柏在一旁静静地听着。

    云舒却没想到他竟然全都记在心里了。

    云舒的心里微微有些触动,不过还没有来得及想太多,翠柳已经欢呼着坐在了桌边,拿了一个驴肉火烧就往嘴里塞。

    她吃得香,云舒也忍不住有些耐不住了,见一旁还有卤煮火烧,这倒是云舒在国公府不能时常吃到的,便也拖过来和翠柳一同吃了。

    正吃着饭,婆子就说沈公子过来了。

    云舒嘴里正吃得香,听见说沈公子过来了,她心里都想叹气了。

    她一转身,就见沈公子从门外进来,手里倒是空空的,这叫云舒心里放心了。

    不然,如果沈公子来一个香车宝马追求她之类的,云舒可真的要受不了了。

    此刻沈公子进了门,并没有对云舒露出什么爱意绵绵的样子,相反,他看起来很平静,看云舒的目光也仿佛只是在看一个朋友似的,进了门便闻到了屋子里的香味儿,不由也食指大动地笑着过来问道,“你们吃得这么丰富?我都饿了。”他不客气地坐在云舒的身边,很自然地叫云舒家的婆子拿碗筷过来。因为他生得斯文俊秀,而且身为名门公子又对人和和气气的,婆子们也很喜欢他,听到吩咐,急忙答应了一声便下去张罗碗筷。

    云舒坐在一旁微微皱起了眉。

    “公子。”

    “你想说什么也得等我吃过饭。不会这么狠心,想饿死我吧?”沈公子便笑着对云舒说道,“我昨天忙了一晚上,晚饭都没吃,现在已经饥肠辘辘了。”他身材高挑许多,坐在云舒的身边,和从前那个不会带给她压力的斯文公子完全是不同的人了。云舒顾忌翠柳在面前不愿叫沈公子下不来台,然而沈公子却当没看见似的,见婆子给自己上了碗筷,便夹了面前的羊眼包子咬了一口说道,“我知道这是谁家的包子。这么多年还是这个味儿。”

    “公子能尝出来吗?这是宋大哥今早上叫人送过来的。”翠柳见云舒不说话,露出几分冷淡的样子,便忙在一旁活跃气氛。

    然而桌上的气氛却突然一僵。

    沈公子顿了顿,这才把剩下的一口羊眼包子塞进嘴里,仰起头笑着问道,“原来是老宋送来的。”他眼底飞快地闪过几分黯然,见云舒没有回应他这句话,似乎觉得没什么好解释的,便勉强笑了笑说道,“老宋一向都是心细的人。”他说完这句话,便沉默着吃饭,翠柳见他和宋如柏这么了解的样子,便点头说道,“可不是。宋大哥人很好。昨天还送过来很多水果,我和小云都很喜欢。”

    沈公子便抬头含笑听着。

    云舒坐在一旁觉得心累。

    她看着沈公子礼貌地听翠柳说话,觉得沈公子现在的心情似乎并不怎么好。

    她也知道沈公子大概误会了什么。

    不过既然她对沈公子无意,那又何必在意他误会了自己什么呢?

    她并没有解释。

    沈公子却静静地坐在一旁,许久,垂下了眼睛。

    他一直在等她解释。

    哪怕只是一句也好。

    哪怕只是一句,也能够证明她心里多少还是在意他,紧张他的。

    可是此刻,云舒一言不发,已经叫他明白了她的回应。

    他并没有怀疑云舒和宋如柏之间有什么。

    可是他只是难过在于云舒对他的这份冷淡与疏远。

    “原来京城里的变化这么大。”沈公子的脸上却还带着笑意,似乎对翠柳说的京城里多了什么好玩儿的地方很感兴趣似的,转头对云舒问道,“要不然趁着现在你们都在外面休假,我们出去瞧瞧去?”他还是笑着的样子,云舒刚刚想婉拒他的时候,就见外面突然匆匆地进来了一个小厮对沈公子说道,“公子,将军说宫里有些麻烦事,叫你赶紧进宫!”他口中的这“将军”应该就是沈将军了,沈公子听了脸色不由微微一变,急忙问道,“宫里出了什么事?连大哥都觉得棘手?”

    云舒也不由看过去,露出几分好奇。

    那位沈将军一看就是精明强干的人。

    他这段时间听说一直都在宫中帮助皇帝稳定皇宫。

    突然宫里出了沈将军都无法解决的事,甚至连沈公子都要进宫,云舒觉得这件事肯定不小。

    沈公子也这么想。

    此刻他急忙起身,又有些急迫。

    “将军没说,不过将军说必须得叫公子进宫,只怕这件事……”那小厮犹豫了一下没有再说。

    显然是因为云舒和翠柳也在场。

    云舒便也起身对沈公子说道,“公子快进宫去吧。既然沈将军要公子进宫,那一定是有事要公子出力。如今陛下在宫中正是需要公子的时候。”她从来都这么温柔懂事。沈公子转头深深地看了云舒一眼,低声说道,“你等我回来。”他似乎不想听到云舒的回应,便点了点头,直接匆匆忙忙地走了。云舒没有来得及说走了就别再过来了,然而见沈公子背影匆匆,显然也很焦急,她便揉了揉眼睛,坐在一旁有些无力。

    “宫里会出什么事啊?”翠柳便有些担心地问道。

    “不知道。不过陛下都已经登基了,而且先帝的皇子凋零,不会再有大的问题了。”

    云舒也好奇宫里出了什么事,不过她不过是好奇一下,也没有太多的同情心,倒是没过多久,突然家里的婆子慌忙地进来说有客人上门。

    看婆子的样子似乎很紧张,云舒不由疑惑地去了前院,却见前院里负手而立一个高大的男子,听到云舒的脚步声,他转头看过来。

    云舒脚下顿时一顿。

    是沈将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