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清醒

    云舒搓了搓胳膊,又谢了赵二哥。

    赵二哥便摇头说道,“我也是过来看看。”他对云舒说道,“我在宫中见过这几个人,倒是都颇为爽朗,也不是没有教养的人。”虽然老段老高这几个人都看起来粗鲁不斯文,可也不是那种没有教养,做事卑劣的人,因此赵二哥当时在门口看见他们,而且宋如柏也在,他就没有出来凑热闹。此刻他看了看云舒的宅子才说道,“阿柔非要叫我过来看看你们。你们既然没有受惊,我回去对她也好交待。”

    “方姐姐还好吧?”云舒急忙问道。

    赵二哥提到方柔的时候脸上才露出一些笑容。

    “她今天心情不错。你的建议的确很好。”女子在后宅喜欢胡思乱想,还是他这个做夫君的太粗心。

    现在把事情都说开了,他妻子的脸上笑容也多了许多。

    “今日她还反驳了大嫂,很难得。”赵二哥心情不错地对云舒说道。

    方柔性子温柔,而且也不是一个爱吵架的。

    赵大奶奶一向更傲气一些,时常会说一些不好听的话。

    为了家庭和睦,妯娌和睦,因此方柔平常全都忍了。

    倒是这一次,方柔竟然反驳了赵大奶奶,这叫赵二哥心里很高兴。

    谁都不喜欢自己的妻子被人欺负。

    赵大奶奶是长嫂,他做小叔子的不好说什么,不过方柔既然现在能厉害一些,他自然乐见其成。

    至于他大哥心里怎么想,赵二哥就不在意了。

    总不能为了大哥的妻子,就叫他的妻子总是被人这么欺负,还被人时常在嘴上说一些影响他们夫妻和睦的话。

    “那就好。知道方姐姐不好惹,那赵大奶奶也能收敛一些,起码不会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云舒这才放心地说道。

    “难得的是母亲也并没有训斥阿柔。”方柔和赵大奶奶呛呛两句,赵夫人也没有护着赵大奶奶这个娘家侄女,相反像是没听见似的,默许了方柔对赵大奶奶的那些反驳,赵二哥见自己的母亲也对妻子这样维护,便心有所感,对云舒说道,“你的话是对的。原来我才是阿柔的定心丸。”因为方柔已经确定他无论发生什么都会护着她,所以她才会敢于反驳赵大奶奶,能叫日子过得轻松一些。想到这些,赵二哥对云舒自然是很感谢的,便对云舒又点了点头说道,“如果平时有事找不到宋如柏,你就来找我。”

    “行。”云舒干脆地点了点头,这才送了赵家兄弟出去。

    翠柳和赵雨又不知说了什么悄悄话,正高兴得哼歌儿。

    云舒也很无奈了。

    她陪着翠柳一同回了卧房。

    因为隔壁似乎一直都有人说笑的声音,因此倒是人气比从前安静得死寂的时候多了,云舒觉得这样热闹其实也挺好的。

    不然隔壁空荡荡的时候,云舒总觉得太荒冷了。

    如今隔壁有人大说大笑,虽然并不能听得真切,不过那份热闹还有人声都叫云舒觉得很安全。

    她和翠柳都睡在床上了,翠柳才突然问道,“你今天看起来心事重重的,倒是怎么了?”她这话叫云舒一愣,之后忍不住摸了摸资质的脸问道,“心事重重?你看得出我有心事吗?”她觉得今天自己看起来和平时是一样的,却没想到翠柳觉得自己是有心事,一时想到上午的时候沈公子说的那些话,云舒的心情五味陈杂,实在是说不出的滋味。她安静下来的时候,翠柳已经披了衣裳爬起来,端详了云舒一会儿才说道,“我还知道,是不是跟沈公子有关系?”

    云舒很久没有说话。

    不是她想瞒着翠柳。

    而是她不知从何说起。

    很久之后她才也爬起来靠在床头说道,“他说想娶我。我已经拒绝他了。”

    “他想娶你?”翠柳没想到自己一问竟然问出这么一句叫她吃惊的话,瞪大眼睛问道,“是娶?是娶你做妻室吗?”说起来如沈公子这样的名门公子,不仅沈家现在是已经有了复兴之势,而且还因为皇帝也有着沈家的血脉,沈公子身为皇帝的表兄弟,这身份是很了不得的。如果沈公子说想要把云舒纳为妾室,那翠柳就觉得云舒肯定不会这么纠结。云舒的性子绝不是会给人做小妾姨娘的。

    因此,此刻云舒纠结着提到沈公子的意思,她就想到,这只怕不是要纳妾,而是要娶云舒做正室。

    那这就叫翠柳吓得一下子都不困了。

    她坐在云舒的面前,和云舒大眼瞪小眼。

    云舒便点头说道,“他是这么说的。所以我……”

    “你还拒绝他?为什么?你傻啊?”翠柳打断了云舒,一脸不明白地问道,“既然是做妻室,又不是做姨娘,你为什么不答应?”做个风风光光的沈家少奶奶这不好吗?而且沈公子人长得俊秀,性子也温柔,与唐国公府还那么亲近,这多好啊。如果云舒拒绝了沈公子,那只怕日后她再想嫁沈公子这样条件的人是不太可能了,因为不是每一个大家族的公子都乐意迎娶一个丫鬟出身的女子做妻室的。

    翠柳觉得云舒傻。

    这有什么不乐意的。

    又不是云舒去勾引的。

    沈公子自己喜欢云舒,这不就行了?

    “齐大非偶。”云舒摆手说道,“他的心意叫我很感动,不过我觉得我和他之间并没有缘分。”沈公子的话或许带给她很多的触动,可是云舒却更理智,更知道自己如果要嫁给沈公子会面对的是什么。

    “你是因为出身吗?可我也是丫鬟,我不是也要嫁到赵家了吗?”翠柳觉得这没有什么不一样。

    赵雨也是官宦人家的孩子。

    她不是照样嫁给赵雨做妻子了嘛。

    既然这样,云舒为什么不能嫁给沈公子?

    “难道你怕老太太不高兴?怕老太太觉得你不安分?不会的。老太太不喜欢丫鬟勾引府里的公子做姨娘。可你又不是做姨娘,你是做沈公子的妻子啊。”老太太讨厌的是那种如当年非要做唐三爷姨娘的珍珠,她本身不喜欢的是丫鬟给人做姨娘,而不是别的。因此翠柳就想劝劝云舒,轻声说道,“你可别错过了。小云,你一向心气儿高,性子也骄傲。”见云舒诧异地看着她,翠柳便笑着对云舒说道,“你对谁都很和气,可是你其实却不是一个唯唯诺诺的老好人。你骨子里强势……”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性子?”云舒对人一向温柔,却没想到翠柳早就看出她的真正的性子。

    她的确并不是一个心软,容易被撼动心神的人。

    不然如果她是个心软,并且耳根子软容易感动的女孩子,早就被沈公子感动得答应嫁给他了。

    “我爹说的。”翠柳便对诧异的云舒老实地说道,“当初爹见过你就说,别看你脸上笑眯眯的,很好说话,可却是个很有主意的人。”不然,云舒不会小小年纪就开始赚钱,经营家业,明明已经可以躺在自己赚到的那些银钱上舒舒服服地生活,却还是时不时地想一些主意出来继续做生意。翠柳想着过去陈白说的话,便对云舒说道,“爹还说,你虽然不是个软和性子,可却是一个心性正直的。投之以木瓜,报之以琼瑶……他喜欢你这样的孩子,觉得你有点像他。”

    “我像陈叔?”云舒从未听过陈白对自己说过这样的话,不由一时把沈公子的事都忘了,笑着问道,“陈叔说我像他?哪里像?”

    “大概是那种无论身在何处都不服输吧,我也不知道也不明白。不过爹倒是真的很喜欢你,对你比对我有时候还要用心些。”翠柳不是一个小心眼的人,所以就算是这么说的时候也很豁达,并没有嫉妒。不过云舒却知道她说得没错,陈白的确对她很慈爱,而且对她是真的非常用心,就比如她在国公府里,外头的生意,唐国公面前的好话,陈白都是在他能做到的基础上帮衬着云舒。

    说起来,陈白比当年卖了云舒的那个亲爹更像是云舒的父亲。

    因此当翠柳提到陈白说云舒的性子像他,云舒并不觉得不高兴,相反,她还觉得有点高兴。

    她便笑着点了点头。

    “这也挺好的。”她便说道。

    “你看我,都说到哪儿去了。”翠柳见她笑得很高兴,不由也跟着笑了一会儿,突然懊恼地拍了拍额头说道,“咱们说的是沈公子啊!沈公子既然说想娶你,就说明他是真的喜欢你,而且没有把你当做玩物。不然,他就是纳你做妾,而不是郑重地要娶你了。你顾虑得多,我都知道。可是我觉得错过了沈公子太可惜了。就算日后老太太给你挑一个好夫君,可是能跟沈公子一样,和你渊源这么深,这么了解你,你也了解她吗?”

    云舒心里叹了一口气。

    她只是摇头说道,“他是个很好的人,我其实都知道。不过他生活的环境不适合我。”

    翠柳一脸的不明白。

    云舒却没有再和她解释的意思。

    沈家日后的生活环境都是皇亲国戚。

    那些尊贵的,高贵得从未把一个丫鬟放在眼里的皇亲国戚,又哪里是她能应付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