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老段

    他慢慢地垂下了头,许久之后对宋如柏有些可怜地说道,“我也没想怎么样。之前太后还说要把个宫女赏给我做妾,我不是个拒绝了吗?我知道不能对不起你嫂子。”

    他格外高大,一双手大大的,上面全都是老茧,显然是一个在军中时间长久的武人。

    可是在宋如柏的目光之下,他却慢慢地缩小了身体似的,露出几分可怜。

    宋如柏没再说什么。

    不过他沉默片刻还是对老段说道,“心里稳当些。老段,你我是兄弟……你是陛下功臣,你得稳得住。”

    “我知道。”老段垂头看着自己精致的衣裳,又看了看宋如柏身上的简单的衣裳,却还是说道,“可是咱们现在已经在京城,咱们以后也是京城里的人。往后咱们也是要封爵位的……这礼仪传家不是应该的吗?”他们在北疆当穷苦人的时候,自然是随着心意来。可是现在他们也要做大官,做有爵位的恩侯了,这不是得慢慢地从军营里的丘八慢慢地也成为那些高居庙堂,看起来格外有身份气度的人吗?

    他只是想要学一学那些京城大世家里的样子。

    就如同……

    “你看看之前在陛下面前说话的唐国公兄弟,那气派……”

    前儿唐国公与他弟弟唐御史进了宫,不说唐国公一向气度威仪令人心折,就说那位唐御史,风流翩翩,俊美无双的样子,好一派世家风雅。

    唐御史一进宫,他们这些军营里的粗糙男人都被镇住了,都自惭形秽,觉得自己不及唐御史的一片衣带。

    那就是世家的气度与底蕴。

    这是叫老段格外羡慕,也格外憧憬的。

    他也希望自己的段家日后也能成为唐家那样的家族,自家也出一个唐御史那样的风流人物。

    他这么跟宋如柏说的时候,宋如柏并不是一个喜欢开口说话的性子,因此也没说什么。倒是他也能明白北疆的武将骤然到了京城会被这京城给迷花了眼睛。他也不相信老段是真的忘记了妻子儿子们真的和那些宫女有什么,毕竟老段在北疆这些年,和他一同出生入死,人品也一直都很不错,并不是一个背信弃义之徒。因此他点了点头,便不愿叫老段因这件事尴尬,反而问道,“你们今天怎么来了我家?”

    老段见他不再提自己的事,便裂开嘴也笑了。

    他这笑容里多了一些尴尬。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老高却在一旁和云舒说话。他们几个兄弟都对云舒很感兴趣,围着云舒问一些京城里的事,云舒耐心地说给他们听,都说到了这京城里谁家谁家的豆腐脑最好吃,大概是因为这样的谈话特别接地气,因此这几个武将看云舒的目光都更温和亲近,觉得云舒不是一个眼高于顶,或者装模作样的姑娘。等云舒说了这京城里哪儿哪儿还有什么好吃的,还有谁家的酒坊有名,老高都已经恨不得拉着云舒结拜做兄妹了。

    云舒其实也觉得老高的性子不错。

    她本来还觉得自己一个丫鬟在几位武将大人的面前不该那么没规矩。

    不过老高却不以为意,还跟她说自己的媳妇也是卑微的出身,拾荒的,因此在老高的眼里,丫鬟这样的出身并不算什么不好的身份。

    他身边的几个武将也都是这么觉得。

    因此云舒才会对宋如柏的这几位兄弟这样和气。

    不然,如果是觉得身份地位高不屑和一个小丫鬟说话的,云舒早就行礼之后就回宅子了。

    老高还兴致勃勃地说道,“老宋这两天就在宫里不对劲儿!他以前哪儿那么爱回家啊,到了京城恨不得天天泡在宫里,三餐都在宫里吃。可这两天好嘛,天天早早地出宫回家就不说了,每天早上进了宫,总说自己吃过早饭了!他一个光棍,家里有没有下人,谁给他做的早饭?晚上还不留在宫里吃……咱们兄弟一看,这肯定有情况啊!这不就过来侦查侦查。”他一口气就把大家的底儿都给掀开了,几个武将都哈哈地笑了。

    他们凑在一起大笑的时候,爽朗豪迈的气势叫云舒也忍不住微笑起来。

    宋如柏沉着脸,看了几个兄弟一眼没说话。

    “我也只不过是府中休假,因此出来两天。”云舒正说着话,却听见谁的肚子在响。

    “咱们追着老宋出来,也忘了在宫里吃饭了。”老段在一旁也咧嘴笑着说道。

    云舒看他穿着精致的锦衣,却咧嘴露出大咧咧的笑容,一时有一种惨不忍睹的感觉。

    这些北疆来的武将大多格外强壮,看起来手臂胸膛都隆起来的样子,全都是有力的肌肉似的,这一穿上锦衣,云舒都担心他动作大一些,再把这中看不中用的锦衣给宸破了。

    锦衣精致,可是其实并不那么结实。

    “家里正做着饭呢,不然几位大哥也趁热吃一口吧。”云舒想了想,却不预备在自己的宅子招待客人。毕竟这好几个大男人来往她和翠柳住着的宅子也不好看,因此她看了宋如柏一眼便说道,“不如几位大哥去宋大哥的家里,我家的厨房里今日做了不少,还热乎着呢,还有些薄酒。你们都和宋大哥是袍泽兄弟,在一块儿喝酒吃饭,想必也热闹,放松一些。”她格外温柔体贴,还笑眯眯的,老高不由瞪了云舒一会儿,就对宋如柏大咧咧地说道,“咱们大妹子倒是有些像是咱北疆的女人,别管是不是文绉绉的,这性子都大方,都爽快!”

    云舒就笑。

    宋如柏却皱了皱眉,拉着云舒到一旁问道,“会不会累着你?”

    “又不是我亲自下厨做饭,不过是叮嘱厨房再多做几道菜罢了。”云舒见他担心多做几个人的饭把自己累着,便摇头说道。

    宋如柏看她似乎对自己那几个粗鲁的兄弟没有什么讨厌的样子,便露出一抹笑意说道,“他们可都是饭桶。”

    云舒嘴角抽搐了一下。

    老高已经在一旁叫嚷起来。

    “饭桶怎么了?我们就是饭桶!你还替大妹子舍不得几桶米吗?”

    云舒嘴角又抽抽了两下。

    这种不以饭桶为耻,反以饭桶为荣的自豪感是怎么回事啊?

    “蒸饭又不麻烦。而且家里的吃的还有不少,你放心吧,不会饿着大家的。”云舒见宋如柏弯着腰跟自己说话,便抬脚凑近了他一些说道,“不过明天你们还要进宫吧?少喝点酒,我可不想在陛下的面前挂号。”如果这帮北疆武将都在宋如柏家里喝高了,明天统一宿醉之类的,那云舒大约就真的在皇帝的面前挂号了。她小声和宋如柏叮嘱,宋如柏便露出笑容来说道,“我知道,我会看着他们。”

    他的兄弟们在一旁想偷听却偷听不见,一副很急切的样子。

    宋如柏却并不想叫他们惊扰了云舒,打开了自家的大门,把他们塞进去。

    云舒看见老高挣扎地被拖进了一旁的宅子,不由笑了笑,回了自家。

    “外头怎么了?”翠柳在屋子里左等云舒不回来,右等云舒不回来,已经急得不行,也怕得不行了。见云舒裹着一身的寒气进门,忙扑上来问道,“外面是不是有坏人?宋大哥呢?”她刚刚听见外面传来陌生男人粗鲁的笑声,已经急着要出去找云舒,唯恐云舒遇到危险了。才一只脚踏出门云舒就回来了,看起来还好好儿的,这叫翠柳松了一口气,又急忙问道,“没什么。是宋大哥的几位同僚,因为要串门就在这条街上晃悠。宋如柏已经带他们回家了。”

    云舒见翠柳是害怕了,便忙安慰说道。

    “那就好。我以为京城里又有坏人了。”翠柳听说是宋如柏的同僚,便松了一口气坐了下来。

    云舒先叫她坐着,自己去了厨房,想到宋如柏那么能吃的人都说兄弟们是饭桶,便叫婆子们用大锅做菜,又蒸了三桶米饭,算上馅饼饺子的也差不多了,这才回了屋子,对翠柳继续说道,“都是跟着陛下从北疆回来的。我瞧着都是爽朗的人,因此多说了几句话。”她把刚刚在外头的事都说给翠柳听,与翠柳一同吃起了饭,等厨房里婆子们都做得差不多了,便叫她们连着酒一同送过去就不再理会隔壁的事。

    倒是片刻之后,赵二哥和赵雨兄弟俩过来看了她们。

    “街上有动静的时候我们就在家离的门口看着呢。”赵雨便对翠柳说道,“我本想出去。不过二哥认出来那几位大人都是宋大哥的同僚,因此不叫我出去坏了事,打搅了你们说话。”他见云舒和翠柳给他们兄弟道谢,见赵二哥没吭声,俊俏的脸便红了红,偷偷对翠柳说道,“虽然是虚惊一场,不过我还是央求二哥带我来看你。你受惊了吧?不见着你是不是已经不害怕了,我实在不放心。”

    翠柳的小脸也红扑扑的,看向赵雨的目光温柔得不像样。

    云舒被这狗粮塞得满嘴,牙都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