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同僚

    这几个人显然是和宋如柏认识的。

    云舒站在一旁,看见宋如柏皱了皱眉,之后往她的面前走了两步,把她给拦在后面。

    “老宋,这都是误会。”一个有着络腮胡子的大汉抢先一步对宋如柏说道。

    他们这几个人看起来都很高大,粗手粗脚的样子,并不斯文,云舒看着倒像是那些军伍中的人。

    果然宋如柏看了这几个对他赔笑的人,便转头对云舒说道,“这都是我的几位同僚。”因他这么说,云舒就知道这几位大概就是皇子从北疆带回来的武将了。她还是想了想,因看在宋如柏的面子,她也不愿做个扭捏小家子气的人,便从宋如柏身后走出来,对那几个好奇地看着她的人福了福说道,“见过几位大人。”她如今也已经是个十分美貌的女孩子了,而且打小在国公府长大,世家的礼仪与规矩都刻在了骨子里,因此就算是行礼也带着行云流水一般的优美。

    哪怕并没有十分的浓妆艳抹,可是这份气质与优雅却是很难得的。

    她福了福的时候,几个武将都看着她一时不说话了。

    刚刚那个络腮胡子,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大汉已经看着云舒呆住了。

    “这是……老宋你的……”

    “你们怎么到了我家?”宋如柏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直接问道。

    这几个武将都支支吾吾的。

    “这是老段。”宋如柏见他们一副心虚的样子,也没有说什么,而是先给云舒介绍这几个同僚。他指着那络腮胡子的大汉介绍,云舒便笑了笑又重新见礼,之后猛然想到,这“老段”怕就应该是当日宫门外惊天一箭射死了二皇子,因此得到了极大的功劳,听说会被封侯的那位老段了。她心里不由有些好奇,抬眼看了那老段两眼,却见他看起来是个十分高大的人,面目并不俊俏,不过带着几分豪爽,大手大脚的,可是却穿着一件用上好的绸缎裁剪的衣裳,并不像是其他人穿的都是柔软舒服的布衣。

    他还愣愣地看了云舒两眼,之后咋舌对宋如柏问道,“京城里的姑娘都是这样优雅的吗?我还以为只有在宫里才会遇到这样的姑娘。”他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似乎觉得云舒行至之间的优雅风度是一件叫他觉得很稀罕的事情。云舒便只是礼貌地笑了笑,想到大概这位老段是在北疆久了,见惯了的都是在北疆生活,性子更加坚强泼辣的女性,因此少见京城里这些养在奢华之中的女子。他在宫里见到的那些宫女自然是最优雅的,如今觉得咋舌,大概是因为见到普普通通拉出来一个宋如柏家的邻居也是如宫中的作风,因此以为京城里都是她这样规矩礼貌的女孩子。

    不过她也只不过是因为在国公府久了,因此才学会了这些礼仪而已。

    在什么地头唱什么歌。

    云舒觉得在京城,她这样礼仪规矩都上佳自然还是叫人羡慕的。

    可是如果在外地,她觉得自己还是喜欢那些坚强的,泼辣一些的女孩子的性子。

    不过老段显然是在夸奖云舒,因此云舒也没说什么,只是笑着说道,“我在国公府当差,因此学了国公府的规矩。”

    “你是个丫鬟啊?”一旁一个大汉便探头过来问道。

    不过他的眼睛瞪起来的样子像是在瞪人,却并没有恶意,只是好奇的样子。

    云舒便笑着点头说道,“是啊,我是个丫鬟。”她一点都没有在这几个武将面前坦诚自己是个丫鬟感到有什么好屈辱的,因此笑吟吟的,脸上也并没有自卑羞愤之色,倒是那眼睛比牛还大的大汉瞪了云舒一会儿,见她笑容坦然真诚,便转头对宋如柏说道,“老宋,这小丫头好!眼睛清亮,心也清亮!”他似乎没读过什么书,因此唠唠叨叨了两句话,就算是夸人也只说是清亮。不过云舒却觉得他这夸奖比刚刚老段夸她的叫她喜欢,她便抿嘴笑了,又给这位喜欢瞪眼睛的大汉福了福说道,“多谢大人夸奖。”

    “没啥。我这也是……”那大汉便呵呵地抓头。

    “这是老高。你叫他高大哥就好。”宋如柏便对云舒说道。

    他一边说,一边又介绍了一旁的几个武将,之后又对他们介绍了云舒。

    云舒一一认识过之后,老高便在一旁叫道,“对,叫大哥就行!从前在北疆,咱们谁不是叫大哥大妹子的,这一来了京城,好嘛,不是大人就是卑职,不是奴婢就是妾身的,叫咱这嘴都张不开了!”他显然是抱怨京城里的规矩多,不过倒像是个没什么心眼儿的汉子,云舒笑着在一旁听着,听着他这声音嘹亮,显然不是一个能按捺住性子做个细语轻声的大人的老高,便在一旁听老段讷讷地说道,“这已经不是北疆了。入乡随俗,咱们也得……也得斯文些,做个斯文的人。”

    “入乡随俗是啥意思。”一旁一个武将小声问道。

    老段知道自己这些同僚兄弟都是个什么人,便解释了一番。

    “老段,你什么时候也知道这样文绉绉的话了?”老高不由瞪大了眼睛,看着老段的眼神,仿佛自家小群体里出了一个会读书的叛徒似的。

    “多学学就知道了。”老段咳嗽了两声,摸了摸自己的络腮胡子才对老高语重心长地说道,“你们也得多学学京城里的规矩。”

    “学什么?小酒盅儿喝酒,樱桃小口吃肉?”老高便哼了一声说道,“就算京城里有规矩,也没规定不许咱们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规矩咱们是要学的,不过我看着那些教咱们规矩,背地里偷偷笑话咱们的家伙就生气!”因为他们都要留在京城守卫皇帝,因此自然也得学一学京城里的规矩,免得看起来没有教养叫人笑话。可是那些宫中的人来教他们规矩的时候,总是摆出一副对牛弹琴的样子,然后还偷偷抱怨他们什么朽木不可雕,可把老高给气坏了。

    他直接去皇帝面前告了一状,皇帝便将那几个人给赶走了,现在换来的倒是老实许多。

    而且老高还说道,“陛下都说,做咱们武将的没有那么多的臭规矩!往后咱们也是在军营里住着的,只要会带兵打仗,会管束麾下的将士,谁有那么多的规矩可讲!这在军营里拳头大的就是规矩,就是老大!那些个文绉绉的什么礼仪官,一个个的脑袋还没有咱们拳头大,还敢在咱们的面前那么嚣张!”他抱怨了一会儿,觉得这样是在别人家门前嚷嚷有些不好,急忙转头挠了挠头对云舒说道,“大妹子,你别见怪啊,我这人就是脑子直,嘴上没有把门儿的。”

    “高大哥是爽朗豪迈的人,这有什么见怪的。”云舒便笑着说道。

    “你看,大妹子这话我就爱听。我就瞧着你好,跟你投缘。可惜你嫂子没在,不然保准你嫂子也喜欢你!”老高便咧开大嘴对云舒笑了。

    老段站在一旁摸着自己精心修过的络腮胡子,看了云舒一会儿,见她似乎对老高的粗鲁俗气并不在意,十分温和的样子,便凑到一旁对宋如柏小声说道,“你这小姑娘相中的好,比咱们那几家的婆娘都温柔!我就说,这京城里的姑娘怎么都这么又温柔又秀气呢。”他其实在京城里也只不过学了几句文绉绉的话,因此此刻也说不出更多形容女子美好的话,见宋如柏没吭声,他便继续感慨地说道,“她还只是一个丫鬟……也不知那国公府里的小姐得是怎么什么仙女了。”

    一个丫鬟都能这样优雅美貌,更别提人家家中娇养长大的小姐们了。

    一时老段不由多了几分好奇。

    宋如柏皱眉,看着他羡慕的样子便说道,“文秀有文秀的好,不温柔也有不温柔的好。老段,你最近和宫里的宫女走得近了。”他本不是一个好管闲事的人呢。

    不过老段到底跟他做了这么多年的兄弟,当年在北疆的时候也是同一个饭锅里吃饭,为了陛下曾经出生入死过的袍泽。

    因此宋如柏觉得他得提醒老段一声。

    京城繁华,可别被这京城给迷住了眼,忘了自己也是有妻有子的人。

    “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就是你嫂子还没到京城,这身边没有人照顾。”见宋如柏沉默地看着他,老段却知道,虽然宋如柏这些年都是一副沉默寡言的性子,也不见他多么豪爽,不过他却是个心里有数的人,不由脸红着又挠了挠自己的脸对宋如柏说道,“我也没想对不起你嫂子。就是觉得她们跟你嫂子不一样。你嫂子那么泼辣,像辣椒似的,呛人。这宫里的小姑娘们都水做的似的……”

    宋如柏依旧看着他没有说话。

    一旁传来老高对云舒的声音说道,“丫鬟怎么了?你嫂子原先还是拾荒的呢!你知道拾荒的不?知道啊?那你就知道了,咱们都是一样的人!”

    老段在老高的兴高采烈的声音里,渐渐说不下去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