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新人

    “你赶我走啊。”沈公子便笑着问道。

    云舒没有说话,却已经露出了请他可以回家了的意思。

    “我知道了。”沈公子却不在意她的无礼。

    其实他本来就是一个格外温柔的人,也并不是一个以身份为重的事。

    看见他笑吟吟,并不在意自己的冷淡的样子,云舒不由想到了曾经的那个沈家的少年公子。

    他也曾经矜持优雅,越喜欢这样笑,并且对每一个人,对待那时候如云舒这样的小丫鬟也客气有礼。

    正是因为他曾经并没有轻视云舒,因此云舒才会在沈家落难之后,用心地照顾他。

    这是当年云舒的投桃报李。

    只是她却没有想到,当初的投桃报李竟然会引来这样的一个很大的麻烦。

    她和沈公子是不般配的,就如同沈二小姐和皇帝那样。

    这样清楚的认识叫云舒没有再说什么,沉默着把沈公子送到了门口,看见他转头对她说道,“我这几日会和大哥在宫里,所以不会来叨扰你。其实……”他顿了顿对沉默不语的云舒说道,“其实今天我也该进宫去。只是我知道你回了这边的宅子,就想无论如何也想来见到你,想叫你知道我的心情。”那种心情甚至超过了在宫中陪伴皇帝,照顾太子。这样的心情,沈公子希望云舒能够知道,却不希望她为难,便继续说道,“我不是给你压力。小云,如果你最后还是不愿意嫁给我,那我愿意祝福你。”

    他说到最后虽然笑着,可是却露出几分黯然。

    云舒听到这里,不由低声说道,“公子不必给我时间。无论多久,我的回答都是一样的。”

    沈公子却只是微笑着走了。

    不过他离开得有些狼狈仓促,仿佛并不想再一次听到云舒的拒绝。

    云舒站在门口看着空空如也了的街道,很久之后才叹了一口气,却见街道转弯的地方走出了一个人来。

    “赵二哥!”见到赵二哥竟然从街道里走出来,云舒不由一愣,有些高兴,毕竟她和赵二哥也很久都没见了。不过她又有些紧张,因为不知道赵二哥是不是听到了刚才她和沈公子的对话。不过很显然赵二哥并不是一个喜欢追问别人隐私的性子,他只是对云舒点了点头,英俊至极的脸上难掩疲惫,直接到了自家门口,才想推门进去,却想到了什么,几步到了云舒的面前说道,“之前的事得多谢你和翠柳。”

    云舒不由疑惑地问道,“什么事?”

    “你们劝阿柔的那些话,我都听阿柔说了。”赵二哥缓缓地说道。

    这大概说的是云舒和翠柳劝了方柔不要在意之前朱侯玩笑说要把女儿嫁给赵二哥的事。

    云舒便笑了。

    “我们和方姐姐也是多年的交情,就算不是为了赵二哥的家庭和睦,也本来就该劝的。只是既然赵二哥提到这件事,我也想和二哥提个醒儿。”云舒虽然不会在方柔的面前说赵二哥的不是叫她更担心,可是在赵二哥的面前,她还是想提一句的,因此对他说道,“其实这件事也是方姐姐太紧张二哥。赵二哥,我知道朱侯的玩笑并没有被你放在心里,也知道你对方姐姐一直都是忠诚的。可是如果妻子不安的话,做夫君的也应该做安慰安慰妻子,至少给妻子吃一颗定心丸。”

    “定心丸?”赵二哥皱眉问道。

    他觉得这句话很难理解。

    “我已经对阿柔说过,那些都是朱侯的玩笑。”

    “多和方姐姐说些外面差事上的事,还有往来的事吧。”云舒想了想对赵二哥说道,“二哥在外面做什么,方姐姐什么都不知道的话,自然只会在心里慌乱地猜测,因此才会更加不安。我知道这对二哥你有些为难,毕竟每天从衙门回到家里已经很累了,你或许已经累得不像说很多外面的事,说来往了什么人。可哪怕只是一句两句,叫方姐姐知道二哥你在外面都有什么差事朋友,叫她觉得参与在你的生活还有人际往来中,我觉得方姐姐时间长了,自然会明白你对她的维护。”

    “我在外面的差事阿柔不大懂。”

    “你从不提到外面的事,那方姐姐只不过是内宅的见识,自然是不懂的。可是如果你慢慢地说给她听,叫她有了眼界,她就慢慢地懂了,就不怕了,心也开阔了。”

    赵二哥便考虑起来。

    “这样就可以吗?”他问道。

    “慢慢来吧。只有叫方姐姐自信起来,觉得和你依旧有很多共同语言,而不是你在进步,她却慢慢地跟不上你的脚步因此不安,等方姐姐和你能在眼里看到一样的东西,那别说是朱侯大人的玩笑,就算陛下的玩笑方姐姐也不会在意的。”云舒便玩笑了一句,赵二哥却一板一眼地说道,“陛下还没有女儿。”他这个笑话冷得叫云舒都无语了,干笑了两声,云舒便对赵二哥笑着说道,“不过二哥今天回来得正好,家里要烙韭菜盒子,还要做鸭血粉丝汤,晚上的时候我和翠柳送来些,给你们尝尝。”

    “焖羊肉你家做的不错。”赵二哥说道。

    云舒看着还会点菜了的赵二哥,突然觉得自己就不应该嘴欠。

    “行,那就烧个羊肉吧。”云舒叹了一口气。

    赵二哥眼底带了几分笑意,想抬手拍拍云舒的头,却想到她现在已经是个大姑娘了,便收回手走了。

    过了一会儿,赵雨高高兴兴地过来,还给云舒和翠柳送了半扇很新鲜的羊与半个新鲜的西瓜来对云舒说道,“我二哥说了,不占你便宜,怕你心疼得吃不下饭。”他这话叫云舒觉得被污蔑了,不过此刻她顾不得这些了,只和翠柳头碰头地看着那半个西瓜流口水。西瓜可是真正难得的稀罕玩意儿,这还没到开春儿呢,这时候的西瓜说起来都不是贵不贵的问题,而是压根儿想花银子都没处买去。

    她也不在意赵小三的揶揄,直接指挥他去把羊送到厨房去,自己和翠柳先把西瓜给切了。

    等赵雨回来,云舒叫他自己拿,赵雨却摆了摆手说道,“给你们吃。”

    他自然也是舍不得吃的。

    翠柳却已经不客气地往他的手里塞了一片说道,“省什么,不吃也浪费了!”

    “可留给你吃,比我自己吃还叫我开心。”俊俏的少年脸红红地说道。

    云舒被这句话给肉麻得直打哆嗦,觉得自从翠柳和赵小三约定了感情,她已经不能直视他们了。

    “我的心和你是一样的。”翠柳心里高兴,更加开心地把西瓜塞进了赵雨的手里。

    赵雨和她一人一口慢慢地吃着。

    云舒只给今天说要过来吃饭的宋如柏留了一块西瓜,剩下的和他们俩都给吃了,赵雨就低声对云舒说道,“我觉得二嫂今天看起来心情好多了。”

    “本来夫妻俩也都是和睦的。”其实赵二哥和方柔之间的感情一直都很好的,只不过是赵二哥突然一飞冲天,又有朱侯的玩笑,因此方柔一下子觉得自己和赵二哥有了距离罢了。

    她倒是没不以为意地说完了这句话,又张罗着晚饭,忙忙碌碌地张罗了几样家常菜,这才叫赵雨端了韭菜盒子与鸭血粉丝汤,外加几样菜一同送去了赵家。等快到了吃饭的时候,宋如柏果然从宫里回来了,还在云舒纠结的目光里推了一车的水果回来。云舒见上头有西瓜梨子的,正新鲜,便也不客气地收了,又张罗着吃饭,顺便也想问问宋如柏的宅子里还有什么要整理的,外面一个婆子进来有些紧张地对她说道,“也不知是不是咱们有些紧张了。只是宅子外头似乎有人窥视。”

    她看起来有些怕。

    显然刚刚京城大乱过,到了眼下也人心惶惶,一点风吹草动都叫人十分不安。

    云舒不由微微皱眉。

    窥视她的宅子做什么。

    她这宅子又不是大宅院,在外看来也没什么值钱的家产啊。

    “我出去看看。”宋如柏本来正摇头拒绝云舒帮他整理宅子的事,听到这里,便起身对云舒说道,“还是小心一些好。”

    这一院子的女人,说到底他也还是有些不放心。

    “那我和你一起去瞧瞧去。”云舒忙起身说道。

    “不用。”

    “还是一同出去看看。”云舒觉得怎么也得把这件事亲自给弄清楚,因此和宋如柏一同往宅子的大门走过去,一边走,宋如柏一边说道,“宫里倒是还稳妥,太后也并不是个爱生事的性子,陛下如今礼遇她,她对陛下就已经格外感激。倒是今日朝中有人建议陛下先选择几个嫔妃在宫里收着,免得陛下在宫中无趣,陛下已经叫人开始重新修缮宫中的殿宇了。”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云舒便不由想到沈二小姐,低声说道,“二小姐选择离开,其实也是一个好选择。”

    不然,难道眼睁睁地看着嫔妃进宫,然后把皇帝分成无数份儿吗?

    “陛下也明白沈二小姐的骄傲,因此虽然不舍,也愿意随她的心愿。”宋如柏一边说,一边走到了宅子此刻紧闭的大门,霍然打开,目光如电地向着外面看去。

    街道上几个慌慌张张的强壮大汉乱成一团,推推搡搡地内讧了一会儿,在宋如柏沉下来的目光里全都慢慢地转身,心虚地过来,对宋如柏露出了小心的笑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